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九章 忐忑


  大菜,形成菜系的,不说边疆了,整个西北都不行,但是论小吃,边疆不次于任何一个地方。民族的多样性,让饮食也变的丰富多彩。

  锡伯族,老家原本在东北,不过来到边疆后,结合边疆的食物特点,也有了自己的特色小吃,虽然没有馕坑肉、切糕出名,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

  老太太知道做面食,肯定做的没有张凡妈妈的好吃,所以,随着张凡父母的到来,老太太做饭也朝着特色方面发展了。

  “来尝尝,我和小区的锡伯老太太学的。”邵华妈妈期待的看着张凡,至于邵华和自家的老头子,则被老太太忽略了。

  邵华虽然早就习惯了老娘偏爱张凡的举动,但总是有点吃醋,“看!看!看!我都没地位了!”

  ……

  说着话,老太太端上了一桌子的菜,最中间放了一大海碗的锡伯名菜,萨斯肯。

  老太太期待的看着张凡,张凡拿着筷子吃了一口后,瞬间的眼睛亮了。

  张凡的这个表情,不光邵华清楚,就老太太都明白,这是好吃。

  “呵呵,好吃就多吃点。”

  老太太看到张凡的表情后,不光高兴还满足,父母最大的愿望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吃的好吗!

  萨斯肯和东北的乱炖有异曲同工之妙,但相比较起来,萨斯肯颜色和味道更加的丰富。

  小牛肉切块过水,热锅冷油,伴着当年边疆晒干的通红小辣椒,然后混合土豆,彩椒,小火慢炖,滋味在锅中酝酿许久。

  颜色看起来就非常的好看,吃在嘴里层次感相当的明显,肉的韧性、土豆的糯甜,再混上超长时间日照过的辣椒。

  一口牛肉下去,味道是相当的丰富,再喝一口富含蔬菜牛肉汤汁,乖乖,从口腔能暖和到肠胃。

  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叔,听邵华说你以前开过康迈英?(早期苏联的大型收割机)”

  “嗯,哈哈,哪都是多久的事情了,当时还没邵华呢。”

  看着老头一杯酒下去,要拉出话匣子了,张凡赶紧说道:“你有驾照吗?”

  “有啊!~怎么没有,当年农场就三个人有,我就是一个!”

  “这么厉害啊,我看看你驾照。”张凡顺便说了一嘴。

  “我给你找去!”老头放下筷子就去了卧室。

  邵华咬着筷子瞅了一眼张凡,对于张凡说话的艺术性,她还是放心的。

  老头一会的功夫就拿出来了一个驾照,张凡一翻,“叔,你这个是农运车的驾照,而且好多年都没审验过了,估计都作废了。”

  “哦!”老头拿了过去后,仔细的端详着,好似在回忆当年的青葱岁月一样。

  “叔,你最近忙不忙。”张凡明知故问。

  “闲呢,要干什么,你说。”老头放下了早就失效的驾照,轻轻的放在了手边干燥的地方。

  “我认识驾校的人,明天我给你报个名,你去再考个驾照。”

  “考它干嘛啊!浪费钱。”

  “这以后,我估计会越来越忙,等我和邵华有小孩了,接送孩子之类的事情,还要托付给您了。就怕您不愿意!”

  “我怎么不愿意呢,我自己的外孙,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邵华脸都红了,虽然没出口说话,但还是悄悄的捏了一下张凡的大腿。

  “哪好,明天您去学驾照!可别挂到哪里过不去啊。”

  “不可能!”

  “呃!”邵华妈妈立刻看向了邵华。老太太一看邵华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事情邵华和张凡商量过了。

  ……

  吃完饭,张凡和邵华出门溜达去了,原本邵华要洗锅,被邵华老娘推出来了:“去和张凡走几步,他一天在医院,都不怎么锻炼。”

  等邵华和张凡出门后,老太太对老头说道:“发生么呆啊!赶紧来帮我洗锅。”

  “多大的锅,要两个人洗。”虽然嘴里嘀咕,可还是来到了厨房。

  “看出来了没,张凡挺在意咱们的。”

  “怎么?”

  “他拿着接孩子的借口……”

  ……

  “家人就是这样,有些时候还是要讲究一点方式方法的,不能好心办个坏事。”

  张凡牵着邵华散步,一边走,一边显摆。

  “嗯,脸皮越来越厚了!”邵华这是说张凡,口无遮拦的说以后有孩子的事情。

  “哪里厚啊,我摸摸!”

  “讨厌!”

  ……

  累了一天,张凡上床,在系统中做了一台手术后,就直接进入了昏睡阶段,一点都不犹豫,能吃睡的快,真的是年轻就是好。

  半夜,张凡的电话响了起来。散完步,因为有点晚了,张凡就没回,直接睡在了邵华她们这边,当初留给张凡的书房,老太太收拾的干干净净。

  睁开眼,张凡一咕噜翻起身,擦了一下眼角,电话响起,张凡的大脑就清醒了,可眼睛酸涩的怎么都睁不开。

  都没看号码,张凡直接接通了,大半夜的绝对是医院的,一点都不用犹豫。

  因为自从张凡成为医院院长助理后,他的号码是在移动公司备过案的,骚扰电话基本是打不进来的。

  “张凡,我李辉啊,我老婆要生了,肚子疼的厉害,你快来啊!”

  一接通电话,李辉的带着哭音的声音传了出过来。

  “别急,你现在在哪?医院吗?”

  “没,还在家,我手抖的厉害!”

  “行了,等我!”张凡挂了电话,就开始穿衣服。张凡收拾的空闲里,邵华也起来了。

  “怎么了?”张凡有段时间不再这边睡觉了,邵华都不习惯了,半夜的电话声,把她也惊醒了。

  “没事,李辉的老婆估计要生了。你别管了快去睡觉把!”

  “要不,我也去看看?毕竟他和你关系不错!”

  邵华说了一句。

  “行,哪就走!”张凡看了看邵华,微微一想就说了一句。

  女人,迟早要面对这一关的,张凡也想让邵华提前见识见识也好有个准备。

  婚前的李辉,谈不上花花公子,但还是能称之为一个花蝴蝶。

  可婚后,小伙子彻底的转变了,可以用顾家男人来描述。不知道是李辉玩够了,还是女老师调教的好,反正李辉好似一夜之间长大了。

  或许这就是命,王莎调教了七年,快要功成的时候,他们的感情结束了,而女老师和李辉认识没几个月,就感受到了成熟男性的疼爱,真的,这就是命吧。

  张凡带着邵华下楼,邵华虽然没经历过半夜急诊这种事情,但一点也不懵懂,换衣服下楼非常的利索。

  “怎么不去医院?”上车后,邵华发现张凡开车的方向不是医院,就好奇的问道。

  “哎!说不成,李辉估计现在已经没了章法,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说他浑身发软,手抖的厉害。”

  “呃!怎么能这样啊,你以后会不会也这样?”

  “放心,就算在家,我都能给你接生!忘记小肥羊我给别人接生的事情了吗!”

  半夜的城市,连出租车都猫起来了,张凡的车开的飞快。没用几分钟,张凡就到了李辉的家。

  人生不易,生人更是不易。生孩子,不是说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个如同老年人下台阶一样,一层一层慢慢进行的。

  李辉是呼吸科的医生,说实话,当时转产科的时候,因为和小护士眉来眼去,不被妇产科的带教所喜,李辉在产科也就是一个过场,所以,他没真正经历过什么是产妇的煎熬。

  当他老婆见红,宫缩开始频繁的时候,随着他老婆痛苦的呻吟,大汗淋漓,甚至都出现哀求的时候,李辉直接乱了分寸。

  看着老婆痛苦的样子,看着她老婆疼到都像是要快到极点的时候,李辉着急了,没有给他的大舅子哥们打电话,而是第一时间给张凡打了电话。

  他老婆的预产期原本还有一周,可能是高龄产妇的缘故,孩子提前一周要降临了,家里李辉的丈母娘还没来。

  下车,张凡和邵华三步并作两步的到了李辉的门口,还没敲门,就听到房间里面女人的尖叫声。

  “老天啊,疼死我了,啊!”

  绝对的是尖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李辉家暴呢。

  “开门!”张凡也顾不得隔壁的邻居了。大声的砸门和叫喊声惊动了整个一栋楼的照明灯,可就是没一个人出来看一看。

  李辉开门的速度也非常的快,当开门后,李辉脸色惨白惨白的出现了,“张凡,快看看,我老婆疼的厉害啊!”

  “送医院啊!你墨迹什么呢!”张凡一边进,一边没好气的对李辉说道。

  “她疼的厉害,我一碰,感觉她疼的更厉害了,脸都没点血色了!死活不让我碰她啊!”看到张凡后,李辉都差点哭了,好像在幼儿园里受了委屈,终于见到家长了一样。

  “你当个蛋的医生!”看着李辉的样子,张凡气不打一处来。

  产妇的宫缩就如同是大海的潮起潮落一样,并不是一波接着一波,而是阶段性的。

  当张凡进入客厅后,看到躺在沙发的大肚子。这个时候,疼痛高峰估计已经过去一波了。

  女人一头的汗,脸色、嘴唇不带一丝的血色,当看到张凡后,仍是勉强的露出了一个非常非常让人心酸的笑容。

  “张院,您别骂他,他担心的都快哭了。我说我没事,他非要给你打电话,给我哥哥们,他倒是没打电话。

  邵华也来了啊,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没事,没事!”邵华看着衰弱的孕妇,心慌的厉害,她一点都没想到,产妇在临产前是如此的状态。

  “哎!”天大地大,大肚子的面子最大,张凡也没再数落李辉,“现在感觉怎么样?”

  “这会好多了,没前面那样疼了。”

  等大肚子说完后,张凡转头问道:“病房预定了没?”

  “预定了!预定了!”张凡来了,李辉感觉身上也有力气了。

  毕竟是自己朋友的老婆,而且再一看对方的状态,估计还没到宫口全开的时候,张凡也不方便给她做检查,所以才转头问李辉。

  “那就赶紧的,送医院。产前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

  “准备好了!都准备好了。”

  “毛巾!纸巾!浴巾,最好找个大浴巾,孩子的衣服,奶瓶、奶粉,都带上。”张凡一边说,李辉一边收拾。

  手忙脚乱的李辉,邵华看不过去了,赶紧上前帮忙,“谢谢啊,大晚上的,让你也没休息好了。”

  “好了!还有功夫说话,等会马上就又要宫缩了,麻利一点。”

  嘿!被张凡这么一骂,李辉倒有了点镇定的劲道。

  “抱着你媳妇下楼,你行不行,不行我抱。”收拾好东西后,邵华帮着提了好多,张凡从邵华手里接过了大部分后,看了看李辉的状态。

  “没事,没事,这会我有劲了!”赖皮子话没了,当初那个跳脱的青年不见了,而是一个忐忑的丈夫,忐忑的父亲。

  张凡提着东西,帮着李辉把他媳妇给抱下了楼,邵华早早的就把张凡的车门打开了。

  “要不坐我们的车把,我这个……别弄脏你的车了。”李辉的老婆对着张凡轻声的说道。

  “没事!你不用管了!安心待产吧。”

  上车,张凡一路开着车驶向了医院。

  也由不得李辉不紧张,原本怀孕的时候,孩子差点就没了,而且他老婆又是高龄产妇,这次预产期又提前了,娃真的没一点点章法了。

  虽然随着张凡在医院的地位越来越高,平日里,李辉也很少去找张凡,但,心底里,关键时刻,他脑海里跳出来的就是张凡。

  而李辉老婆,对于自己老公的这个朋友,也是相当的重视,深怕张凡会对李辉有什么意见,特别的注意。

  运气也是好,当张凡他们刚进产科,李辉的老婆第二波宫缩才开始。

  疼痛极度的呻吟,抓着李辉的手都快被他老婆给抓破了。

  “张凡,张凡!”李辉可怜的望着张凡。

  妇产科,特别是一个地区最最厉害的医院妇产科,说实话,不要说医生了,就算是护士,都很牛气的。

  李辉虽然是同一个医院的医生,但待遇也就略比一般的患者好一点罢了。

  看着自己老婆疼痛的呻吟,看着自己老婆痛苦的扭动,李辉心都碎了。

  “哎!”就在张凡拿出电话的时候要给妇产科主任打电话的时候,妇产科的主任、副主任,还有两个主治医生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