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二十八章 第一日


  成人的世界逃不开两个字,利己。当看到一起吃过旱懒肉的朋友被隔离在远处,而且还有很多的武警在站岗的时候,有心人就藏了起来,藏在角落里面暗自观察。

  看是不是如同传说中的一样,这些辣手摧花的医生和士兵会不会毁尸灭迹。至于是否会传染给其他人,这不是他所考虑的。

  简简单单的想法,导致了张凡带领的医疗团队,如临大敌。

  “谁和他有过亲密接触?”

  “快,有过接触的快点站出来,时间不等人,如果提前没有预防治疗,一旦发病,后果……”

  一遍遍的询问!

  传染病可怕之处就在这里,它不像是外伤,非常的明显,也不像是内科疾病,有起病前起病中的症状。

  这玩意它能潜伏!

  “我!”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低着头走了出来,她也害怕了。

  一起来的不是被淹死,就是被隔离,听说还死了一个,这个时候,再让医生和士兵们一诈唬,她藏不住了。

  任丽摸着额头,一股股的眩晕冲上她的头颅,她是实在没想到,有如此多的人潜伏在人群中。

  “你吃旱懒肉了吗?”

  “我嫌肥,没吃。”姑娘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就在任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姑娘又说道:“我和他哪个了!”

  “隔离!”

  平日里的哥们兄弟,铁子好友,这个时候如同炸了群的鸡一样,纷纷指责。

  “闭嘴!”任丽冒着无名之火。

  隔离圈里面还有一家一户的牧民,有老人有小孩,这都是易感人群,任丽带着医生护士,穿着大胶鞋费劲的一个帐篷一个帐篷的询问。

  “老太太,你吃旱懒了吗?吃野兔肉了吗?”

  “羊肉不好吃吗?”没牙的老太太稀奇的看着任丽的装扮。

  “我们从来不吃旱懒和野兔的,就算家里的牧羊犬抓到了,我们也会埋起来的。”

  “哪就好,那就好啊!你们和外来的人有过亲密接触吗?”

  “哪里和他们能接触啊,我觉得他们不像是好人,白天漫山遍野的乱跑,见了野物如同野人一样,成群搭伙的追赶。

  家里怀孕的羊都被他们吓早产了。晚上又不睡觉,成宿成宿的胡闹。我们早起早睡,没和他们接触。”

  任丽终于舒了一口气,“这几天就不要出帐篷了,外面要是有人要来也要阻挡,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的,大前年就有过一次,姑娘啊,以前都发方便面的,这次怎么变成馕了?”

  “马上就来了,方便面马上就来了!”

  “总算有个好消息了。”任丽对身后的医护人员说道。

  “任书记,您看他们的精神面貌,再看看来这里来游玩的精神面貌,直接就是天差地别。”

  “是啊,人家早睡早起不熬夜,就算有过短暂的接触史,估计都不会轻易被感染,就怕抵抗力不高,又……”

  任丽他们还没排查完,又再人群中发现了发热的群众。

  直接如同炸弹扔在了人堆里一样,“轰!”跑的一干二净,什么亲哥哥情妹妹,这个时候恨不得能多长两条腿。

  “快,呼叫张院!”有疑似病例发生,必须给张凡汇报。

  张凡带着人也赶了过来,这一天,说实话,焦急、紧张、满山的跑,真的,下午时分的张凡,都出现了两股颤颤的感觉。

  “张院,这里有患者出现了发热现象。”

  “先查体!”

  “我来!”任丽看张凡疲惫到了极点,这个时候,越疲惫越容易感染,任丽跑的比张凡少一点,所以她就对张凡说了一句。

  “没事!我来吧。”

  ……

  “我有钱,我家在鸟市、我家在三川、我家在首都有好几套房子。

  我有钱,只要你救活我,我可以给你钱。给你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一个肥硕的年轻人,恐惧的对张凡说道。

  “躺下!”张凡没多话,对方说的事情,压根就没进他的耳朵。

  “真有钱,你别不相信,给你,现在就给你。”说着话,男人从背包里面,成摞子的现金拿了出来,硬是朝张凡怀里塞。

  “躺下,脱衣服!”张凡语气变的严肃,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隔离区的病号分分钟都可能出现各种衰竭,这个胖子还在这里玩死狗。

  “好,好,我躺下,我躺下。你要轻一点,大夫,我从小就怕疼。”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这玩意越说越溜,说着说着,感觉他的恐惧感都减轻了不少。

  张凡一看,也就再没阻止,毕竟人吓人还是能吓死人的,能减缓他的恐惧感,也算是好事。

  胖子躺下后,费劲的脱着衣服裤子,胖人张凡见过,比这位胖的张凡也见过,可张凡真的还没见过胖子脱衣服。

  躺下够不到裤腰,坐起来肚子上的赘肉又把裤腰给遮盖了,真心的替他着急。

  张凡上前,一把扯掉了胖子的裤子,胖子眼睛都差点蹦出来,要不是在场的医生护士多,估计这家伙绝对能尖叫出来。

  脱下衣服,脱下裤子,张凡顺着脖子,顺着腋窝,顺着腹股沟摸了过去,嗨,没摸到肿大的淋巴。

  然后张凡又翻开胖子的结膜,翻开嘴唇,甚至于肛(a)门四周,会(a)阴四周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肿大和出血的现象。

  “大夫,我……”胖子幽怨的想要说话。

  “闭嘴,吃旱懒了没?”张凡问话的声音也很是不客气,这种玩意,张凡清楚的很,给鼻子就上脸。

  “傻子才吃哪东西,我家还有个宠物店,我知道,那玩意就是个大老鼠,我疯了,我吃老鼠,我又不是衰崽!”

  “少废话,吃就吃,没吃就没吃,到底吃了没吃。”

  “没吃!”胖青年偷偷翻了翻白眼,看张凡盯着他,赶紧又低下了硕大的脑袋。

  “旱懒没吃,哪你和他们有亲密接触吗?”

  “想亲密来着,人家看不上,嫌我胖。早知道我就不来,NM有钱还找不到……”

  这就是个活宝,张凡也看出来了。这玩意估计平时熬夜暴饮暴食,生活不规律抵抗力差。

  下雨被雨一淋,然后人群爆发了鼠疫,这家伙连惊带吓的自己把自己给吓唬感冒了。

  “把他单另弄个帐篷隔离起来。”张凡对身后的武警说了一句。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不是鼠疫,但张凡不敢大意。

  “不要啊,哥,爷爷,先人,你别弄死我啊,我求你了。”

  胖子一听,鼻子哈喇子都给吓出来了,单另一个帐篷,这能是好事情吗,别看胖子面憨,可是也挺鸡贼的,肥硕的身体,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扑到了张凡的腿边,光pi(a)股如同磨盘一样的,趴在地上抱着张凡就开始喊。

  “你这个估计是感冒,我单另隔离你,算是保护你,你不想去也行,这边热闹,刚死一个,还有个位置,你去不去。”

  张凡被这个家伙差点扑到,想用脚甩开,吨位太大,甩都甩不动。

  “你别骗我!”胖子抬头看看张凡,马上又说道:“我去单人间,我去单人间,哥,我记得你的好,只要我出去,绝对有后报的。”

  ……

  发病的帐篷里,气氛紧张。“一定要注意,一旦出现恶化,及时提醒一声。”

  “好的,张院。”

  傍晚,秋天的草原上,牧群的鸣叫声此起彼伏,伴随着金黄色的夕阳,洒在草原之上,微风吹过,就如同金色的海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

  轮换的医生们进入了疫区,可张凡他们是首诊医生,这个时候,他们也算是疑似感染者,是不能出去的。

  欧阳汇报过后,任谁拦着,都拦不住,她换上防护服:“我是茶素的院长,我的医生护士们在没有防护服的时候,没有犹豫,没有胆怯,他们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现在,有防护服了,我如果还不进去看看他们,我是不称职的。我要亲眼看看他们。”

  说完,欧阳带头进入了疫区,医务处的主任,紧死忙活的套着防护服,然后赶紧追着欧阳进入了疫区。

  “大家辛苦了!”欧阳轻轻的握着每个医生护士的双手,虽然带着胶皮手套,可不知为什么,大家好似能感觉到欧阳手的温度一样。

  “院长,您怎么进来了,这里有我们。”

  “嗨!老了,都开始让你们嫌弃我了,我来看看你们,不看看你们我不放心。

  怎么样,都好吧。”欧阳一个一个望了过去,深怕漏掉一个似的。

  “都好,都好。”

  “帐篷够不够,这里的晚上还是很冷的,大家的一定要注意保暖,不要感冒。

  这几天大家凑活一下,吃的也只有牛奶矿泉水和方便面,等出去以后,我在茶素酒店请大家吃大餐。”

  欧阳没有动员,也没有鼓舞,因为用不着了,她微微发酸的眼睛看过去,一个一个,都是合格的医护人员。

  ……

  “大家先休息一会,累了一天了,方便面马上就好了。”

  张凡充当着司务长,换下来的医生们集中在一个帐篷里。

  “张院,我不想吃,我就想睡觉,两个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手术室的护士长略带撒娇的说道。

  “吃点,吃点,不吃不行,明天还要干活呢。”

  “doctor,吃方便面?哎呦,这怎么行呢,来来来,我给你们做了好吃的。”

  这个时候,牧区的一位哈人老汉笑着进入了张凡他们的帐篷。

  “老爷子,您怎么来我们这里了,快回去。”张凡他们算是疑似患者,所以,他很紧张。

  “哈哈,没事,我小的时候得过一次鼠疫,差点死掉,结果从那以后再也没被感染过。”

  “那也不行。”

  “哈哈,好好好,不行就不行吧,来,帮把手,我给你们拉来吃的了。你们是为了我们草原,我们懂!”

  不得已,张凡带着人出了帐篷,一看,乖乖,一辆马车上拉着一口锅。

  这个铁锅有多大,这样说,张凡躺在里面能洗澡。

  “老爷子,里面是什么啊?”虽然锅盖还没掀开,但是香味已经让帐篷里嘴尖的护士长起来了。

  “哈哈,好吃的,行了,你们吃吧,老汉我走了。”张凡他们帮着把还烫手的锅搬下来后,老头赶着他的拉拉车哼着歌走了。

  原本不准备吃饭的护士们,都跳起来了,因为香气太汆了。

  掀开锅盖,热气伴着香味,勾引的张凡他们口水都要下来了。

  “这是什么啊?”

  “乖乖,怎么这么香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