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41 哪来的冷风?


  现在就连登顶珠峰,登山者都要排队,何况是在平常社会中呢。其实,在职场就如攀登珠峰一样,你得做大量准备。

  然后才有资格去攀登,至于结果,就不好说了。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太多了,或许一场突变的暴风雪,就让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

  赵京津教授就像是攀登珠峰的攀登者一样,多点助力、多点资本,最后说不定就能登上这个省级三甲医院的顶峰。

  “哈哈,张医生,怎么这么早就到了,我以为你还得等一会。”说着话,赵京津带着两三个去过茶素的医生向张凡快步走了过来。

  “客气的,直接说楼层我上去就行了呗,没必要下来接我。”张凡笑着和几个人打了声招呼。

  “走走走,咱们先去科室。”赵京津教授一行人,带着张凡来到科室。科室里面的医生虽然好奇,倒是也没围过来,毕竟张凡还没什么名气。

  老赵带着张凡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去把病人家属请过来。”赵京津教授对身边的一个医生说完,然后有对张凡说道:“你看看检查结果。”

  打开观片灯,把患者的做的各种CT、MRI、腹部X平片都放了上去。又把彩超、血常规、生化等各种的检查报告单和病历一起也放在了桌子上。

  张凡看了看病历,“病号年纪倒也不是很大,才六十三岁,也没什么基础疾病。”说完,就开始看观片灯前的检查。

  “这个肿瘤说大,也不算是太大,你看,它的这个范围应该不是在门脉系统周围。”张凡点着管片灯上的片子对办公室的几个人说到。

  “对,但是位置缺在肝脏中心,要不是我见过你成功的做过这种位置的手术,我也不敢保证,这种手术就能成功。”老赵隐蔽的拍了一下张凡的马屁。

  “呵呵,手术也是我们一同做的啊。您太谦虚了。”张凡笑了笑。还没说几句话,病号家属就来到了赵教授的办公室。

  “这是患者的儿子,鸟市的陈老板。”赵教授对张凡介绍了一下,然后又对病号家属说到:“这就是张医生,他在肝肿瘤手术上,我不敢保证是不是全国第一,但是在西北,想找出比他更厉害的医师,估计是没有了。”

  家属都迷了,“这小伙子,就是西北第一了?他才多大啊。”随着赵教授的介绍,家属的看向老赵的眼神都充满了怀疑,虽然话没说出口,但是表情、神情无不表示,“你糊弄谁呢!”

  幸亏他知道老赵是医院的大拿,而且自己父亲又在人家医院,不然早就发飙了。

  老赵什么人,一看就知道患者家属不相信,直接就说到:“你还别不信,就你父亲的这个手术,我估计你就是去首都和魔,都不一定能找到张医生这样厉害的医生。”

  “赵主任,言重了,言重了,我哪里是怀疑您啊。呵呵,就是有点让人惊讶,张医生好年轻啊。”

  “呵呵!”张凡都没办法回话了。

  “我能不能,能不能再去商量一下。”患者家属都开始打退堂鼓了。他是带父亲来看病的,不是来让人练手的,不是来放命的。

  别说对方是医院的主任了,就算是医院院长他都不会完全相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人与人之间连点最基础的信任都没有了。

  老赵脸都黑了,说好的同意手术,把人都请来了,家属反悔了。“我可给你说……”老赵想说点什么,结果被张凡给劝阻了。

  “行,你去和家里人好好商量一下,不着急。我理解的。”不管老赵今天是为了什么,张凡都不能让他把狠话说出来。

  手术,这种手术虽然对于张凡来说,难度不大,出问题的概率也不大,但是谁都不能保证,不会出一点点问题,手术原本就是创伤性的治疗。

  要是老赵为了他的面子或者是为了保全张凡的面子,说了狠话,患者不情不愿的上了手术,不出问题则罢了,一旦出个问题,家属能把张凡和赵教授给吃了。

  “好的,谢谢张医生,我去商量商量。”家属走了,能让医院院长都重视的病患是简单的忍吗。老赵也是热血上了头,太过于重视某些东西了。

  当他被张凡制止以后,脑袋里的那股热血彻底凉了下来,“嗨,张医生,都是我没和家属沟通好,没有把事情做到位,抱歉啊。”

  “没事,看您客气的。没事的!”张凡不在意吗,说不在意是假的,可现实中就是这样,老赵凭什么替你扬名立万。

  张凡一看就知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这绝对是仓促中做出的决定,和患者家属根本就没有沟通好,甚至连他这个主刀医生来自何方估计都没说。

  世界就是这样,你有用了才会被人记住。张凡也算是多少有点历练了,脸上根本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是感慨不已:还是实力不够啊。

  家属发动关系四处打听,有说可以做的,有说绝对不能做的,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可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

  花白的头发,萎靡的精神,浮肿的身体,心里像是刀子在绞一样的难受。“爸爸,今天感觉怎样?”

  “挺好的,没事。别担心,我都到这个岁数了,还有什么可担心害怕的呢。你事业稳定,我孙子健康,我也算完成任务了。

  就是扯心你妈妈,要不然我都不来住院。死就死了,这岁数都能算的上是喜丧了。”

  老爷子说着说着就开始恶心,为了不让儿子担心难过,想憋下去,可这是能憋下去的吗,“呃!呃!呃!”

  患病以后,胃口本来就好,而且因为今天要做手术,早上就没吃一口饭,没进一口水,哪还能吐的出来啊。

  擦着父亲眼旁难受的眼泪,嘴角发绿发黄的口水。他咬了咬牙,对着父亲说到:“没事的,爸爸,等做了手术就会好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呵呵,你啊,就会给我宽心。我什么病我还不清楚,肚子肿的如同孕妇一样,让医院随便给我治疗治疗,咱就出院吧。”老人望着往外的蓝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担心别人说儿子不孝顺,他是宁死也不来医院的,还没怎么的,就天天的抽血,做检查,原本就剩下的半条命,都快被折腾没了。

  “做了!这活着比死都还煎熬。”看着老父亲难受的样子,他咬着牙,在心里说道。

  有钱也罢,没钱也好,健康是最重要的。身价千万又能如何。

  “赵主任,商量好了,做手术吧,千万千万用点心。”

  “好,那就签字,准备手术吧。张医生是外请的医生,是需要劳务费的。”

  “这都不是问题,张医生了,谢谢您了,请您一定上点心。”

  “肯定的。”张凡也没多话,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做好手术才是最重要的。

  签字,按手印,他如同再出卖自己的父亲一样,一边签字一边流眼泪。多少年了,他都没如此脆弱过。

  手术室,张凡静静的坐在一边闭着眼睛在假寐。手术室的护士、麻醉师好奇的偷看着这个被请来的年轻专家。

  张凡没心情说话,老赵也是略有尴尬的坐在一边。光顾着宣传手术去了,没和家属沟通好,他也是懊恼不已。

  “等下了手术,一定要好好给张凡道个歉,这事弄的。”

  手术室旁边的科教厅内,坐满了肝胆外科的医生。虽然附属医院的肝胆外科,没骨科哪样有七八个,但是也不有不少,一共分了五个肝胆外科。

  一个科室二十多个医生,加上来进修的医生,研究生、博士生,还有轮转的医生,实习的学生,大厅里面坐了小二百人。

  毕竟都是文化人,也没谁跳出来制止手术的,或者说什么嘲讽的话。就是坐在科教厅里面等待着手术的直播,就连原本要做的择期手术,能停的都停了。

  “老赵再玩火!他想压咱们一头,是不是想疯了,都开始胡来了。”一个科室的主任对另外一个主任说道。

  “我看未必,可这个医生真的眼生啊。你知道来路吗?”这个医生看着显示器里,静静的闭眼假寐的张凡。

  “我打问过,说是茶素医院的。”

  “茶素医院已经这么厉害了?不是老赵怕咱们沾他便宜,把实验室搬到茶素去了吗?”

  “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最近一年茶素医院没有再请我做过手术,原本以为被老赵包圆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陈咬金。”

  “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出来了,还真是没有再去茶素做过手术了。肿瘤医院的老常不是在茶素给弄的灰头土脸吗,现在都去了内地了。”

  “我有老常电话,等我问一下。”说着话,医生拿出了手机,开始拨号。

  “老常,我附属医院的老王,怎么样,在内地逍遥自在吧。”

  “哈哈,挺好的。就是海鲜吃腻了,天天大龙虾、都快吃吐了。你还在边疆啊,该出来看看了。”老常现在就爱给以前边疆的朋友显摆。

  “哎呀,你的这个生活,真是舒服啊,哎,我问你个事。”

  “行啊,你问。”老常感觉好像有股子冷风开始吹了,可明明气温都快三十八九°了,哪来的冷风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茶素有个张凡你知道吗。”这边的主任脸带笑容的问了出来。

  “艹你娘!”老常一听这几个词,脸都开始变型了,爆出了粗口。

  直接把电话挂了,然后拉对方进了黑名单,“真TN的阴魂不散!”老常拿着手机,喘着粗气,然后想了想,直接去了移动公司,他准备换号!

  “神经病!我去,怎么骂人了。”这边的这个主任一脸的便秘相,大早上的被人骂,他也是差点背过气去。

  “怎么了?”坐在一边的另外一个主任,明明都听到电话中老常的骂人声,但是他还是故意要问一问。

  “姓常的已经疯了!”两人也聊不下去了。

  有准备等着看赵京津笑话的,也有等着赵京津没办法收场,然后黯然落场的。可就没人相信这手术能做下了的,也没有站出来的制止的。

  如果今天做手术的是个首都的专家或者魔都的专家,这个大厅里面绝对不会坐满这么多人,就是这么奇怪。

  就是这么安静,就是这么玄妙。大家好像高手一样,暗自运转着腹腔内的气息,等待着,等待着到时候能大声的去说,去喊!

  “赵主任,准备上手术。”麻醉师提醒了一句。

  “哦,好的。”随即赵京津教授转头看向了张凡,张凡已经睁开了眼睛。

  “刷手!”

  “好勒!”老赵看着张凡发光的眼睛,语气都轻快了几分。

  助手们开始铺单子,准备电刀,吸引器,完善着手术中需要的器械。

  手术室外,家属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真的是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哎,毛糙了。不应该在这里做手术。”

  一会又想着:“这么大的医院,应该不会胡来吧。”真的是纠结万分,谁生病谁知道。

  医院外,邵华她们准备带路宁转转鸟市,结果路宁说有事拒绝了她们。没辙,邵华她们只能自个去逛了。

  “学校好像没怎么变化啊。”三个姑娘走在学校的绿荫小道上。

  路宁忙着联系总院的几位专家,都是资格比较老,而且都是有名头的专家,其中一位就是给卢老打过电话的专家。

  说是上门去道歉,其实也就是说说而已,路宁不可能带着自己的师弟去上门,难道祖系弟子就没一点牌面吗。

  “陈教授,我是路宁,哈哈,身体还好吧。我想请您吃顿饭。嗯!好的好的,我老师身体挺好的。”

  “王教授!我是路宁,……”

  附属医院的科教大厅里,“嗨!你看,真的是这个小伙子主刀。”

  “老赵真的胆子是够大啊!”一位嘴角带着笑意的主任看着显示器中准备开始手术的医生。

  手术室,张凡说话了:“开始。酒精,尖刀!”

  手术开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