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52 骨不连


  “周末做手术,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还给我买包包,你也不多休息一会。”邵华嗔怪着张凡,但是包包拿在手里根本不放下。

  “天啊,这么贵!”张凡躺在床上,呈现一个太字!都怪天气热了,衣服穿的少了。

  “这是名牌!”张凡抓着邵华的腰肢。

  “傻蛋,小城市哪来的名牌。”不过张凡心里有她,邵华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就是这个价格,让她有点肉疼,张凡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他是多努力,她都看再眼里的。

  “箱子里面是什么,这么重的!”原本去鸟市,张凡都没打算带箱子,就住一晚上,带个内衣小包行了,邵华不愿意,给备了一个箱子。要不是张凡拦着,估计把雨伞都要装进去。

  里面的衣服,怎样去的,现在怎样回来了。“陈主任给送了两条烟,李主任装了两坛酒。”

  “下次去给人家带点东西,怎么说,你做手术的都收过费用了,再让人家破费就不好了。”

  “嗯。”对于这种事情,邵华怎么安排,张凡就怎么做。

  周一,张凡采取了巴图的办法,根本不去自己医院行政楼的办公室,直接下科室。

  “张院,您说两句?”胸外科,交完班了以后,胸外的主任对着张凡说了一声。

  “不说了,杨主任,上班吧。我看医生们三天一个夜班,强度有点大啊,转科的医生还不能顶上来吗?”张凡拿着值班表瞅了一眼。

  三天一个夜班,强度不小。下夜班休息一天,上个正常班又要上24小时,要是遇上急诊手术,说不定连休息都没有。

  这种强度,不是医生受不了,就是病号受不了,总有一头会出事的。

  “您也知道,咱们科的病号,不管是术前病号,还是术后病号,相对都是严重一点的,科室里面最简单的闭式引流操作,不进科室半年,都拿不下来。

  我也是没办法,实在不行,我也开始值班吧!”一个三甲医院的外科主任参与值班,非常的不正常。

  不是说到了这个位置就不用值班,而是不能值班。科室主任就等于这个科室最后的一道防线,随时准备处理科室医生处理不了的事情,上个夜班,回家睡觉,出事了谁来处理!

  “不行,这样也不是办法。我觉得以后,咱们外科也应该和内科看齐,进科室考试,基本的操作都无法完成,转的哪门子的科啊。考不过就继续转,直到考过!”

  “有个大外科出身的主管领导,还是好啊,我以前也给提过,可没人给咱外科撑腰啊!你看看医院领导,不是普外就是哪个哪个什么其他外科的。”杨主任忽然想起张凡也是骨科出身!

  “呵呵,都一样,普外医生也是连轴转。我等会就组织医务处、总务处、科教科制定入科的制度。”

  张凡慢慢的开始学着管理,学者站在全局去看。什么是权力,这就是权力,一句话,几十口子人就要拿出时间来完成张凡说的事情。

  “张院,您在哪,有个病号出了点问题,麻烦您来看看。”骨三科陈琦主任的电话。

  医院的办公室,靠近过道的一侧是玻璃墙,从外面是可以看到里面的。张凡从胸外到骨三科的时候,发现走廊里面围着好多家属,病号。

  人,真的是个好奇心非常大的动物。一说吵架,就连做完手术,拄着拐杖的病号都趴在玻璃墙上仔细的观看者。张凡也没说什么,只是瞅了一眼骨三科的护士长。

  一个科室的主任和护士长,不管技术还是情商都是出类拔萃的。能在几十口子甚至上百口子中拔得头筹,都不是一般人。护士长前面忙着安抚办公室的病号家属,没注意外面的家属和病号,被张凡瞅了一眼后,她立马就知道什么事没做好了。

  “散了,散了,都散了。我说三十床的,你腿刚做完手术没两天,这么多的人,你不怕被人撞啊,你不怕手术白做吗。快点都散了!”老鹰追小鸡一样,护士长直接把走廊的病号给驱散了。

  办公室里,乱成了一团。“你们没水平,就早点说。别逞能,我们可以去鸟市看病,可以去鸟市做手术。手术前,给我说的天花乱坠,这么多的医疗费都让狗吃了吗!啊,你们这帮庸医!”

  张凡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中年妇女,插着腰指着办公室的一帮男医生骂。特别是陈琦,直接被女人把手指头都快插到嘴里了。

  “你先不要生气,听我解释。听我解释!”陈琦翻来覆去就这一句话,不是他情商不高,而是这位女士太凶悍,直接压着一群壮汉骂。如同机关枪一样,又快又狠,其他人根本没办法插嘴。

  “怎么回事。”要是以前,张凡估计也是吃瓜群众,可现在,他不得不上前去处理。外科所有事物都是归他管的。

  “我们领导来了,领导来了,有什么事情,你对领导说,我说了你不相信,你给领导说。”陈琦额头上油都冒出来了。

  “领导!领导怎么了,领导难道不是吃人饭说人话的吗!你们到底是医院还是黑店。有没有点章法了,医术不行就不要逞强。”女人看张凡年轻,根本就不鸟他,继续插着腰骂。

  “到底怎么了。”张凡也没再理这位,估计这会她都成惯性了,一时半会的停不下来,张凡问向了已经驱赶完围观群众的护士长。

  “她家老公是XX单位的股长还是什么来着,和陈主任关系不错。原本就有糖尿病,而且还酗酒。

  结果醉酒后,从楼道里面滚了下来,不过我觉得不像是自己摔得,因为脖子上脸上都是抓痕,而且……”

  “说正事!”张凡都疯了,女人在旁边指着骂,护士长一边嘴里八卦着,还能分出心去看!

  “哦!”护士长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张凡,赶紧说道:“当时来医院的时候X片显示的是肱骨骨折。

  主管医生说是先让降糖治疗,然后再做手术,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陈主任第二天就给拉到手术台上了。

  手术倒是顺利,谁知道今天家属来找麻烦,据说是因为骨不连!”

  张凡一听,就心里暗自骂陈琦:“处处交友,处处有面子,现在面子被踩在地上连块破布都不如。”

  “片子呢!”张凡直接对陈琦说道,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劝这位家属,张凡知道劝说没用,先看片子再说。

  “张院!在这里。”管床的医生都快哭了,无妄之灾,真正的是无妄之灾,陈琦没来的时候,这女人就先骂他,陈琦来了以后,这女人才把火气转移到了陈琦头上。

  都什么时候了,张凡也没去什么去观片器上看片子,直接拿着片子对着窗户。右侧肱骨中断骨折,钢板已经出现偏曲了,因为断端的骨头已经开始萎缩了。

  “出院以后就没复查过吗?”张凡也有点生气。一看这个片子,他就知道,这估计都手术后三四个月了,可直到今天才发现。

  “没有!”管床医生低着头,他都憋屈死了。

  “为什么没复查,出院病历上面没写清楚吗?出院医嘱没写吗?”怎么会不写呢,张凡一听完护士长的说法,他心里大概也清楚了。

  “写了!都写的很明白,很清楚。一条一条该写的,该注意的,都写了。可是病号一次都没随诊过。”管床医生也没明白了张凡的意思。

  “什么写明白了,手术做成这样,你们还好意思说,要脸吗?”女人如同狮子一样,甩着大波浪来了。

  “同志,你是来解决事情的,还是来吵架的。如果想解决事情,我们就坐下来好好说,如果吵架,你一个女同志骂两句,我们也掉不下一块肉,你报警抓人不是更好吗!”

  张凡不软不硬的说了一句,这也是他进门以后第一次和这位女人说话。

  “你以为我不敢吗?我现在就报警。”

  “弟妹,弟妹,消消气,消消气,我们坐下来好好说,你看我们领导也来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呢。”

  “呸,谁是你弟妹,要不是你们这帮狐朋狗友,我家老周也学不坏。”女人一点不给陈琦面子。

  “这家伙胆子太大了!”张凡一听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事情,陈琦什么人,粘毛比猴都贼,平时非常注重自己的面子,今天倒是奇怪了。

  “行了,闹什么闹,你去病房。你去不去,不去,我走了。”一个看起来有点所谓什么气的中年男人进来了,张凡一看,就知道他生活估计不怎么规律。

  眼袋明显,脸色病态的发红。虚胖,就这几句话说的都是底气不足。估计陈琦抽空给这人发了信息了。

  “你就作吧,有你后悔的时候,你看他是好人吗!”说这话,女人指着陈琦,也不等男人说什么,女人走了,把门摔得震天。

  “老周,你可坑死我了!”陈琦都快被骂哭了。

  “陈主任,对不住啊,实在抱歉,她就是这个脾气,多包涵,多包涵,晚上我做东,给你端茶敬酒,赔礼道歉。”

  “你的酒,我真不敢喝了,不说废话了,这是我们医院的张院。张院,这是XX单位的周股长。”

  “张院好!对不住啊,真是对不住啊。”男人看了一眼陈琦,然后非常客气的对张凡说道。

  “坐吧。”张凡看了看这个男人,然后对护士长说道:“护士长,去把管床的护士叫过来,我们开个会。”

  看着张凡面无表情,这个男人脸色有点不好看了,怎么也是股长,走到哪去,别人不的给点面子,不就是个助理吗,看你架子大的。

  陈琦有点尴尬。因为他知道,只要张凡一看片子,一看病历,就非常清楚这个事情了。

  “护士长,你做一下记录。”等管床护士到位了以后,张凡对着护士长说了一声,然后直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一句:

  “做第三方医疗鉴定吧。是我们医院的错误,我们承担。不是我们的错,我们也不能平白无辜的让人骂饭桶!”陈琦差点没被吓死,病号直接脸都青了。

  “怎么能这样说呢。”张凡不说话,其他医生护士都不能说话,病号不乐意了。

  “为什么不能这样说?这里是医院,你家属再来闹几次,这个科室也不用开了,每个科室都有这样两个病号家属,不分青红皂白上门就来骂人,上门就来闹事。这个医院也就不用开了。”张凡没留一点余地,明摆的公事公办。

  “张院,这个事情,其实……”

  “这个事情,等会再说你的责任,现在当着病患的面,我们就落实一下,到底是想要怎么办。是要鉴定,还是一起想办法解决事情。”张凡没让陈琦和稀泥。

  这位周患者,爱好不多,喝酒、抽烟、KTV,好像还和一个有夫之妇牵扯不清,他的这条胳膊就是被人家老公一拳打下楼梯的。他老婆没地方撒火,把骨三科当成了尿盆,直接就来闹医院。

  陈琦呢,原本就和这位经常在一起,而且手术前连基本的血糖都没控制合理,就给他做了手术。

  还因为要面子,想把钢板给上的严丝合缝,绝对把骨膜等软组织剥离的过多,几项结合起来,就导致了今天的结果。

  这里面最倒霉的不是患者,不是陈琦,而是管床的医生,主任说做,他难道就能不做了?听着张凡如此强硬的态度,他都快哭了。

  “张院,我家属绝对不来闹了,您给看看吧,真不闹了,再闹我也不多话,你们直接报警。”他根本不敢把事情闹大,这个破事,他盖都盖不住呢,原本单位里面已经风言风语了,再闹,估计……

  “好,既然不闹了,哪我们就坐下来好好谈。你这个必须二次手术,而且二次手术的费用,风险都是成倍增加的。弄不好就是残疾!”

  “这!”患者望向了陈琦,张凡太年轻,要不是自己屁股上有屎,他根本不想理张凡。

  “张院是我们骨科的一把刀,老高、老王都没我们张院水平高。”陈琦虽然说的实话,但是这个时候,这个语气和拍马屁差不多。

  这个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张凡暂时解决了患者闹事的事情后,就给欧阳打了电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