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58 孩子头


  李享主任,在华医和西医中找到了一个结合还算不错的消化之路,特别是在溃疡治疗方面非常有一套。

  当她脱掉白大褂,换上短袖的绿色刷手服的时候,张凡就知道这位女医生是个胃镜高手。

  胃镜是个什么玩意,现在科技发展下,胃镜越来越细,越来越好操作,但是万变不离其宗。首先是一根长管子,管子尽头是摄像头。

  这个摄像头可以通过医生手里的控制盘做万向转变。就如蛇头一样,进入消化道后,这个镜头可以随着控制观察各个方位的消化道。

  胃镜的控制器现在小了许多,早年间的控制器,就如同没有助力器的方向盘一样,很是沉重的,一次胃镜大约在二十分钟左右,甚至时间更长。

  长年累月的操作胃镜,李享医生控制方向器的右臂明显比左臂粗大许多,如果是个男医生还不一定能看出来,但是在女医生身上就非常的明显。右臂肌肉条纹非常清晰。

  “这个李医生也是一个能肝的医生,这个胳膊不知道做了多少台胃镜检查才能锻炼成这样。”张凡暗自想着。

  “李主任,你做胃镜大概有多少台了。”任丽倒是问了出来。

  “我啊?估摸着一两万台有了吧。呵呵,我刚进医院的时候就呆在胃镜室。”李主任笑的很是温柔,一点也看不出来像是和院长顶牛的人,估计也是被欺负急了,才开始反抗。

  “来,张嘴,朝下做吞咽动作,来咽、吞咽。”随着李医生的声音,胃镜顺着口垫进入了口腔,食道、胃部。金牙大叔眼泪鼻涕的开始吞管子,吞黑色的管子。

  长长的管子要从嘴里一直进入胃部,难受是必须的。现在的胃镜纤细了好多,大概也就是一根普通的筷子粗细。

  早年间的胃镜才叫一个粗,能产生非常强的窒息感、还有想吐没办法吐的呃逆感。这个感觉非常不好。这也是做过一次胃镜的患者,非常抗拒再次复查胃镜的原因。

  如何难受呢,其实也简单的很,长大嘴,把自己最长的指头朝着食道塞,不管呃逆不呃逆一直插进去,不拿出来。这个感觉放大十倍也就是做胃镜感觉。

  金牙大叔花白的胡子上流着拉丝的口水,虽然手里拿着的纸巾,可难受的他哪里还能顾得上擦口水。

  “有溃疡!看,这个就是他胃里面的结石。”随着李主任的说话,张凡和其他医生们立刻上前盯着显示器。

  “我的天,这是吃了什么?”另外一个医生看着显示器说道。

  “真大!”

  这个时候,医生们也从显示器中看到了金牙大叔胃部的这个结石。质地发黑,而且因为胃部粘液的原因,这个圆形的东西上面如同青蛙身体表面的粘液一样,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菜叶子、胡萝卜碎片,面条挂在这个质地发黑的东西上面。随着内窥镜的靠近,圆形的东西也越来越清晰。

  大大的圆球上面挂着食物残渣,而且在这些残渣的缝隙中,竟然还有黑色的毛发一样的东西衍生处来。

  因为这个异物太大了,直接压迫胃部幽门,随着呃逆的动作,胃部发生波动,圆形异物也在金牙大叔的胃部不停的滚动。

  黑色的绒毛状的物体不停的刺激着胃部粘膜,如同一个幼儿脑袋一样,在金牙大叔的胃部滚来滚去。

  “呃!”一个怀孕的女医生,差点吐在胃镜室,因为是个孕妇,站在一边的欧阳也没批评,“快出去,别看了!”

  “李主任,这就是胃石症吧?”这是张凡第一次遇到这种疾病,虽然是第一次遇到,但是怎样治疗,他还是知道。

  “对!就是胃石症,不过如此之大,而且还伴随毛发的这种结石非常的少见。”李主任一边操做着胃镜,一边对着张凡说道。

  “李主任,你试试这个东西的质地如何,看能不能把它碎片化。”张凡紧接着说道。

  “估计难,你看。”说着话,李主任把胃镜更加的靠近了,“毛发如同你们男人的毛寸一样被粘连在一起根根竖立,估计难,我试试。”

  说着话,李主任用活检钳上前去夹持,结果根本没办法夹持。“这是个混合的结石,活检钳没办法。”试了好几次,只是拽出来了一点毛发,而结石上面连点痕迹都没留下来。

  活检钳,就是如同连接电极的多牙连接器一样,不要说软组织了,就算是软骨说不定都能咬下来,而这个结石因为形状和性状的缘故,活检钳也没办法。

  “李主任,这东西是不是会随着时间是增大的。”张凡看着孩子头一样的东西,对李主任说道。

  “对的,你看这些毛发,是不是人类的毛发,这个就是被胃部蛋白质一层一层包裹着变成男性寸头的样子。没办法,先试试酶溶液或者碳酸氢钠溶液看能不能溶解,活检钳没办法。”

  拍照,取样后,胃镜一点一点的开始撤了出来。

  “这是复合型的胃石症,很少见。”李主任说完后,对金牙大叔又问道:“年轻的时候是不是爱吃酸涩的东西,比如没熟的柿子、黑枣、山楂?”

  “没!爱吃酸溜溜。”护士翻译道。

  “酸溜溜?”

  “酸溜溜?”一帮年轻医生一脸懵像,就连张凡也是一样。

  “我知道,是草原上一种野生的酸果子,非常的酸,比未熟的青杏子都酸,我在牧区下乡义诊的时候,吃过几次。”欧阳接过了话茬。

  “哪就跑不了。”李主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哪这个头发、毛发哪来的。”另外一个女医生想起孩子头般的东西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会是真的吃人吧!”这句话,她没说出来。

  “你年轻的时候是干什么工作的。”没人回答这位女医生的问题,倒是张凡开始询问起来。

  “放羊,打猎!”

  “一个人放羊,一个人打猎吗?”

  “嗯,年轻的时候大多数是一个人,孩子小,只能一个人。”小护士一边做着翻译。

  “爱吃肉?天天喝牛奶?”

  “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