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61 天赋


  人,其实能拼搏的也就那几年。没有结婚、没有生孩子的那几年是打基础的最好时间,有了基础随着时间,说不定就能有所升华。一旦晃荡过去,再想奋斗就千难万难了。

  也就张凡有系统,吃饱了喝足了,睡一觉起来,电量又满了!而医院内,特别是外科系统,因为超量的工作,上了点岁数的医生真的是咬牙在坚持,就连夫妻生活都成了奢侈。

  清晨的普外科,一帮子主治医生一脸的萎靡。高高悬起的住院总就如同驴子眼前吊起的红萝卜一样,不拼搏就归别人了。

  安排了明日的手术后,交代了一些科室工作后,普外主任赵平全就对着医生说道:“现在,让张院说几句。”

  “今天咱们的手术,就是胃石症患者的胃石取出术。术前准备都准备好了吗?”经过一段时间的迷茫,张凡现在也习惯了这个位置。

  “张院,准备好了。胃肠减压从前天就已经准备好了。从昨天就开始禁食了,营养全部是走肠外的。”管床的主治医生汇报道。

  “主任,这台手术您上吗?”对于老赵,张凡还是很尊敬的。

  “好吧,我给你搭把手。”老赵就喜欢和张凡一起上手术,除了手台上不能随便说话,和张凡上手术真的好像是一种艺术享受。

  “好,打电话通知手术室接病号。”

  张凡和赵主任一起走向了手术室。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最近科室里的医生,都是嗷嗷叫啊,抢着收病号。”

  “都是主任您的支持啊,普外不像其他外科,医生的成熟周期太长了。”

  两人聊着天,从专用电梯进入了手术室。医院的电梯,当初建设大楼的时候,老黄小气了,弄了四部,当时觉得这四部电梯,都有点浪费。

  结果,现在外科楼的电梯根本不够用,早晨必须有人组织排队。不然,天天有人为乘坐电梯吵架。

  欧阳在这方面就比老黄大气,急诊中心,一共八部电梯,一部手术室急诊病号专用,一部医生护士专用,剩下的六部留给了患者及家属。

  进入手术室,金牙大叔看到了张凡,讨好的向着张凡笑了笑,想说话,可跟着的小护士态度可没张凡那样好,他也不敢跑过来和张凡说话。

  金牙早就放在里家属哪里。消毒、刷手、铺巾,上手术。胃部,人体的胃部,要是用专业术语来描述,太枯燥了。

  当年张凡上人解课的时候,非常不爱学腹腔脏器和神经的课程,还是骨科简单。腹腔脏器的解剖太多,太繁杂。形态各异,不下苦功,就会弄混。

  而神经解剖,直接就和听天书差不多,太抽象,一会是电传导,一会体液传导,时不时的还会出现跳跃传导。上课听不明白,下课不复习,考试就是一片浆糊。

  也就是后来有了系统,张凡肝了无数遍才把这两个系统的解剖弄明白了。

  食管、胃,用通俗的语言可以描述成电缆。从食管衍生到胃部的时候,这个电缆变大加粗加厚了。

  外皮是耐磨保护层,内层走着血管神经。

  胃的结构可以分成四层,由内向外分为粘膜层、粘膜下层、肌层、浆膜层。而肌层又可以分成三成。

  好复杂的,就这个肌肉层的走形都不是一样的,最内层的肌肉是斜型的,从食管和胃部的接触开始一直斜型到十二指肠。

  这个形态是有道理的,肌肉斜型有利于食物的下行,你要是弄个环形的肌肉,说不定,食物就会嵌顿在胃部。

  而中间层就是环形肌肉,这个形态一圈一圈的把胃部包裹起来,增加胃的坚固性。最外层则是纵行的,这是为了减少和其他脏器的摩擦性。因为胃一直是活动的。

  一圈一圈的,真的如同是个毛线团团。

  胃部能分泌很多东西,不下十几种。早年间的医疗界,只是认为胃部只有消化研磨的功能,后来发现,胃还有分泌的功能。

  最主要的分泌物也就是HCL和一部分特殊的酶,它的PH大约在0.5~1之间,这种浓度的盐酸,扔进去个铁片,说不定都能给你化了。

  可胃,它难道不会被HCL腐蚀吗?会,会被腐蚀,可就是因为胃内表面有一层弱碱性的保护层,大约有0.5mm厚度的碳酸氢盐屏障,这是胃部最最重要的防护层。

  没有这个防护层,就算胃的肌肉有十米,也能让胃酸给穿透。吃口辣椒、喝口酒、嘴馋吃个巧克力,然后出现了胃疼,这就是说明胃部有溃疡了。

  生气,特别是年轻女性,因为机体分泌功能旺盛,生气后产生的各种激素,也会导致这层粘膜减少,所以这也是生气后胃疼的原因。脾气大的人,把胃给气穿孔了,也不是没有。

  溃疡,就是因为碳酸氢盐的保护层被胃酸穿透后导致的。一直生气,一直被胃酸腐蚀,腐蚀着腐蚀着,胃通了,就是穿孔。穿孔的治疗方式很简单,面积小就缝,面积大就切胃。

  而且溃疡,一旦面积过大,出现一定的深度,好吧,就算不穿孔,时间变长就会出现癌变,根本跑不掉的。

  所以,按时三顿饭,少喝酒少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少生气,是对胃最好的保护。

  麻醉后,手术开始。“这就是小病变大病的典型例子。如此大的石头,胃的切口不会小,以后说不定患者会出现长期慢性的疼痛。”

  张凡一边准备手术,一边给其他人说了一句。其实张凡说这句话,是想看看其他人有没什么其他想法。

  结果没有!别人只是说:“就是,开大切口把!”

  张凡笑了笑,没说话。“酒精棉球!”张凡接过棉球开始皮肤最后一次的消毒,然后再正中位置打开了一个特别小的口子。

  也就和普通的阑尾切口差不多大。“张院,口子有点小了,这个口子,怎么能取出石头吗。”管床的主任纳闷了。“这是要干嘛!”他迷茫了,看不懂了!

  老赵倒是看懂了。不过他没说话,张凡转头看了看几个医生后,说道:“术无定式的!”

  “MMP!我连定式的手术都没学完呢,你个住院医就开始术无定式了,什么世道哦!”听张凡装逼的几个医生都崩溃了。

  这也不怪医生。其他不说,就一个胃溃疡的手术方式,在教科书就不下六种,还有一些教科书中没有的,现在来了一句术无定式,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只有大量的学习大量的手术才能升华,或者有超级的天赋。

  疾病越来越多,医生学科分的越来越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人又是个整体,所以很是矛盾的事情,这也是医学未来发展的问题。

  打开腹腔,止血,拉开网膜,终于看到了胃部。因为石头的缘故,虽然两天没吃饭了,但是患者胃部是饱满的。

  真的如同是一个待产的孕妇一样。“尖刀!”张凡接过手术刀后,在胃体上打开了一个小口子,非常小的一个小口子。

  这个时候,天赋就拉开了距离,有些医生看懂了,有些医生还在迷茫。

  看懂的医生恍然大悟,“靠!我怎么想不到,这样太简单了,损伤变小了许多。”

  看不懂的医生,还在迷茫,“这是要干什么!打开只能放进一个指头的口子能干什么!”

  “钳子,加持切口两边。”肌肉不同于皮肤和脂肪。皮肤和脂肪拉开一个小口子,如果不用大力气,是不会让切口衍生的。

  但是肌肉不行,只要裂开了,会随着切口自动变大的,张凡用钳子加持住切口,就是为了防止切口变大。

  手术钳子,在医生们手中,咔!咔!咔!的加闭切口。“纱布!爱丽丝钳加持纱布一头。”张凡给护士交代着。

  这种手术,护士也没遇上过,张凡得给护士说清楚。不然护士也不知道手术的步骤。

  外科,太考究医生的刻苦和天赋了。迷茫的医生继续在迷茫,看懂的医生,已经开始积极配合了。

  长长的爱丽丝钳加持这纱布顺着胃部的小孔进入了胃部。

  “轻轻把石头向喷门位置推一推。”张凡对着第三助手说了一句。第三助手是个住院医,虽然上班时间不长,但是天赋好,他已经看懂了张凡的手术意思。

  配合着张凡的爱丽丝钳,张凡的爱丽丝钳向左,他就轻轻的把石头推向右边,张凡向右,他就推向了左边。

  懂手术,辅助做的就好,张凡做的就非常顺手,老赵诧异的看了看这个年轻的住院医。“马逸晨,可以啊。你以前上过这种手术?”老赵开口了。

  二助手是主治,现在还没迷茫呢,没想到这个小子已经开窍看懂了手术。一个上班没半年,一个上班已经十年了,这就是天赋的差距。

  “主任,我没上过这种手术。”马逸晨笑着对赵全平主任说道。

  马逸晨,三川北医学院的研究生,因为他老子在边疆做生意,他是川北普胃肠研究生毕业。想留在西华,研究生是不够看的。

  毕业后,他索性就来了边疆茶素。原本是准备上几年班,然后考博继续深造的,没想到,这个小地方的小医院,竟然这么厉害。

  张凡也抬头瞅了一眼这个小伙子。虽然带着口罩,可以看出来,小伙子应该很清秀,而且身体也很棒。

  张凡用爱丽丝钳加持着纱布慢慢的转换着方向。前面手术进行的很快,这个时候就慢了起来,这个是个靠耐心的工作,不能着急,一着急,就得从头再来。

  马逸晨配合的很好,老赵动心了。张凡就是医院最好的例子,张凡的出头,连带着老高都把几个骨科主任压制了,这就是徒弟牛,师傅也开始牛了。

  “以后想搞哪个方向?”老赵还没开口,张凡先说话了。

  “继续搞胃肠把,我挺喜欢胃肠的。”马逸晨笑着说。

  “你……”老赵刚开口,张凡紧接着说道:“别局限在胃肠。虽然你是胃肠的硕士,但是最好还是眼界开阔一点,周末我在鸟市附属医院有几台肝脏肿瘤手术,你跟我去瞅瞅。”

  “好的,张院。”马逸晨估计嘴都笑开口了。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张凡也动心了,天赋好,年纪小,这就是苗子。做手术,张凡要是和薛飞一起,他能把张凡气个半死。

  不是薛飞技术不好,而是天赋不行,好多东西,他就没想通透,而这个小伙子,能如此短的时间内想通张凡的意图,这就是天赋。

  “张院,不合适吧!”老赵不乐意了。“MMP,手术霸道也就不说什么了。现在都开始打我徒弟的注意了。”以前的时候,老赵还没发现马逸晨的天赋如此只好。

  “多见识见识,对他有好处,咱们这地方毕竟病号还是少。主任拉好钩,快点用吸引器,吸血,血都出来了。”官大一级压死人,老赵嘴都气歪了,可能怎么办?

  一点一点的,张凡终于用纱布把石头包裹起来了。“哦。我懂了!”管床的医生,现在才明白了张凡的意图。

  他是老赵的徒弟,“你才懂啊!”老赵气的肝都疼了。

  “呵呵!”管床的医生,略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早就骂娘了,“也不说清楚,谁求知道你们要干嘛!”

  “电钻!宽拉钩!”纱布四边已经拉出了切口,这个时候,就等于张凡用纱布把金牙大叔胃里面的石头给拉起悬空了。

  电钻是要分解胃里面的石头,而宽拉钩是为了保护切口不被电钻损伤到。

  拿起电钻,张凡就开始顺着小切口,朝着胃里面的石头开钻。蛋白质混合着钙还有头发,非常的坚固。

  钻头钻下去后,如同石膏的粉末一样,飞溅开来,因为有毛发,钻头高温度,直接产生了一股子,火烧毛发的味道。朝上钻、朝下钻、朝左边钻,朝右边钻。几个助手用力的拉扯着纱布。

  必须用非常大的力气去纱布,一旦滑手,说不定钻头就进身体了。终于,听着咔嚓一声,石头开裂了。

  “牛!太牛了,着办法好。损伤小,而且简单,等于是个微创手术。”主治医生羡慕的说道。他的心里也是一股子mMP,“我怎么想不到呢。这样做,手术就太简单了。”

  接着钻,把大一点的石头,继续钻小一点。这个时候就不是很好钻了,“再提起来一点!”张凡说了一句。

  其他几个医生,用劲的提着纱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