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62 好硬


  纱布拉起胃部的石头,电钻破坏了大部分的石头后,虽然变小了但是还不能从小切口中拿出来。

  切口很小,几乎只能放进去个中指,大拇指都放不进去,就是这么小,损伤就是这么一点点,要是不动脑子,取这种石头,几乎就成了胃大切了。

  “爱丽丝钳。”张凡放下电钻就开始要钳子。

  “张院长,能不能用大一点的尖嘴钳,上次您把器械弄坏,领导都说我了。”护士手里拿着爱丽丝钳就是不给张凡,说话间都带着哭音了。

  护士长,别看对水平高的医生温柔又客气,其实很是凶的一个女人。也是,手术室的主管护士不凶不行,首先一个无菌操作就要时时刻刻的提点周围的医生护士。这是手术最后一道防线。

  好好说,效果不好,只有喊着骂着才行,所以护士们也是很怕护士长发火的。

  “没事,给我,等会下手术,我去和护士长说,不会找你麻烦的。尖嘴钳进不去。”张凡笑着对小护士说道,骨科医生废器械,这是众所共知的事情。

  “哪您可别说是我说的,不然护士长……”小护士把爱丽丝钳还是给了张凡。

  “放心,不会说的。我们是一伙的不是!”张凡一说,小护士高兴了,快快乐乐的擦拭着手术器械。

  手术交给医生的时候会被弄的血糊糊的,这个时候,护士就必须在血液凝固前,擦拭干净。所以手术台上的护士,也很忙碌的。

  “我就喜欢和张院搭台子。”小护士笑着说道。

  “李医生,你手里几个病号?”张凡接过爱丽丝钳后,一边用力夹着石块,一边问上台子的主治。

  “张院,我现在还有十五个病号,今天才出了五个病号,不然有二十个病号。”主治医生显摆着自己的病号量。

  普外的主任赵全平脸都气变型了,“手术上面没天赋也就算了,怎么连情商都不高。这不是明摆着要把你的病号要走吗,傻乎乎的!”

  “哦,得注意身体,我觉得李医生在普外主治这一档还是很厉害的。不过自己厉害不叫厉害,得把手下的医生带起来,才叫厉害。这个患者交给马逸晨吧,下去以后,你一定要把好关,出了事情我拿你是问。”

  “好的,好的,张院,您放心,我一定操心着让小马管好这个病号,尽快的提高医疗水平。”

  李医生高兴了,张凡说话的语气就没拿他当外人啊!

  “哎!手术水平高,还会说话,他不当领导谁当领导。”赵平全心里感慨着,再一看自己的徒弟,气不打一处来,“这个二傻子!”

  张凡能这样,首先得益于当年卖方便面的功劳,有这碗酒垫底,相对于其他的技术狗,张凡的情商算是练过的。

  再加上职位的提升,眼光的提高,而且因为欧阳的敲打,巴图的传授,老高的以身作则,张凡的大局观,还有和人打交道等方方面面都有了一定的提高。

  怎样和人打交道,其实也是一门非常重要的本事,靠着讨好,压迫都不是正途。

  “马逸晨,能管好这个病号吗?”张凡看着马逸晨问道。

  “张院,您放心,我一定管好。”领导给机会,马逸晨也是非常高兴。

  “好,这个病号交给你了。”张凡点了点头,老赵这个时候,咳嗽了一声,意思也很明显“老子是普外的主任!”

  “不懂的多多问问赵主任,在茶素,普外方面,咱们赵主任是第一把刀。”

  “行了,少糊弄我了。你啊!练出来了,现在已经把附属医院的肝胆科拿下来了吗?”老赵非常欣赏张凡,也就不追究了。不然,张凡直接插手科室工作,还当着他的面,不吵架才是怪事。

  “算是吧,约了好几台手术了,这周末就去,要不您也去?”这个时候,手术简单了,就是夹核桃一样,夹就行了。所以张凡也乐得说两句话。

  “你抬举我了!你多带带小马吧。不过先说好,可别带着带着带到肝胆外科去了,哪我可不同意。”老赵瞪眼睛说道。

  “好,放心,一定不会。”张凡笑了笑。至于到底会不会,还要看马逸晨的天赋到底怎样。

  “姑娘,来把持针器给我,爱丽斯不行了,夹不动了。”张凡把爱丽斯递给了护士,小护士拿着爱丽丝钳都快哭了。

  张凡上手术台,护士长一般都安排的是最新最好的手术器械,原本想着是普外,应该不会把器械弄坏。

  结果,新新的爱丽斯钳已经有点弯曲了!这还能用吗!小护士拿着钳子心疼的翻来覆去的看。

  “呵呵,没事姑娘,放心,等会我去给你们护士长说。她不会批评你的。”

  “嗯!您可一定要给护士长说说啊,爱丽丝钳都歪了。现在您又要用持针器!”

  “没事,放心。”张凡乐呵呵的说道。医疗,特别是西医,其实是一个浪费大户,想张凡这种,这个几十块钱的器械就用不了了。以前国家条件不好,什么都是多次使用的。

  现在条件好了,能重复使用的东西不多了,几乎都是一次性的。虽然费用增加了,但是安全性大幅的提升了。

  “你们骨科医生,就是糙!好好的持针器都能给用歪了,让给我们普外的医生,用退休了,都用不坏一把。以后要把你们骨科器械和普外的器械分开。”老赵不平的说道。

  “嗯,下次我用我自己的器械,有一套进口器械。”张凡得意的说道,自己专用的器械,以前张凡不是不爱用,而是地位没达到,自己专用一套器械,不说其他,设备科的护士就不给你消毒,你个小住院医还能的不行了。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这也是当领导的好处。

  “哪个国家的?”

  “德国的!”

  “有机会,给我也弄一套。”老赵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过普外相对于骨科,器械上商不怎么重视。

  “好!”张凡一边拿着持针器,一边用劲的捏着石块。

  这个石头的硬度太坚硬了。胆结石,是酥的。别说用器械了,用手就能捏面了,肾结石稍微坚硬一点,但是也不用这么费力。

  这个胃石就太坚硬了,能熬过强酸腐蚀的,真不是白给的。“来,李医生你捏一会,我手酸了!”持针器的手柄比较细,张凡捏了一会,手都开始疼了。

  张凡真的捏不动了,幼儿头大的一块石头一下一下的捏,真的好费事。李医生接过持针器就开始捏,捏了十来下,不好意思的把持针器给了马逸晨,他也捏不动了。

  小马上手,也捏了十几下。“看着张院轻松的捏着,以为非常简单,结果这个石头好坚硬,像铁块一样。”

  “知道了吧,张院平时锻炼的厉害,你们大早上睡懒觉的时候,张院就开始跑步了。”护士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

  老赵年岁大了,这个纯粹的体力活,张凡就没再让他干。听着护士长进来了,张凡接过持针器,开口了。器械小护士,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张凡看,她生怕张凡把她也牵扯出来。

  “护士长,我又给你惹祸了。”张凡笑着说道。

  “看您说的,你干什么我都乐意。”护士长一边帮着张凡擦了擦原本就没什么汗的额头,又从身后给张凡整理了一下手术服。

  然后对着巡回护士说道:“以后给张院,把手术服穿松一点,太紧了手术时间长了,勒的难受。”

  “好的,护士长。”巡回护士笑了笑。

  “挺合适的,护士长,我又弄坏了几把器械。小王护士都说了我好几次了,可这个手术没办法,这个石头太硬了。”

  “哦!我看看。”然后趴在张凡背后,站在小凳子上隔着张凡的肩头看了看器械,略微的张凡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天啊,张院,您力气好大啊。这么硬,都能弄弯了,下次我打器械报告,您可要早点签字啊。以前的副院长老说我们在吃器械,你是知道的,对不!”护士长笑着说道。

  “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放心。”张凡笑了笑了,然后轻微的超前稍微的移动了一点。虽然已经贴在了手术台上,可张凡还是超前走了一点。

  “张院就是好说话!我就喜欢这样的领导。”说完,护士长摇着稍微有点粗的杨柳腰出门了。

  三个人,直接把三把持针器给毁了。“真的太坚固了,这玩意和标号低一点的水泥差不多了。”张凡揉着发酸的虎口说道。

  捏成小块的石头,张凡开始钳夹,一块一块,小弯盘直接放满了一盘。最后慢慢的提出了纱布,石头算是终于取完了。

  “这个病号,回去以后,一定要主意胃肠减压,别着急让他进食。保护胃黏膜和抑酸的药物都用上。

  必要的时候,多给他灌几次肠,这东西胃里面都消化不掉,别让剩余的渣子进入肠道后形成梗阻了。”张凡对马逸晨交代着。

  “好的,张院。”领导能赏识,马逸晨也是非常高兴。

  张凡交代完事情后,就开始缝合。“张院,溃疡处理不处理了?”主治医生问了一句。

  “不用了,这种溃疡,就是这个石头摩擦产生的。只要石头没了,用点抑酸、保护胃黏膜的药物,自己就恢复了。倒是这个病患的老婆是个麻烦事情。”张凡对着主治说完后,又对着老赵说道。

  “是啊,她的肝包虫手术,在当地医院已经做过一次了,现在又复发了,手术比较麻烦。”

  “赵主任,明天把我师哥,鸟市的赵京津教授都请一下,咱们一起会诊一下。看看有没好的办法。”

  “行,常规手术是不行了。得想个好一点的办法。”

  张凡一层一层的缝合着胃体。开的小洞,损伤不大,恢复起来应该没问题。

  “张院、赵主任,我也经常胃疼,哪天给我看看成不。”手术快结束了,护士长也没难为小护士,器械小护士,这会也活泼起来。

  “不按时吃饭的,还减肥对不?”老赵没开口,张凡就接着话茬说话了。

  “嗯!不减肥没对象。”小姑娘也是个汉子!

  “你才多大啊,千万别为了减肥把胃给弄坏了,可以去健身啊!”老赵听着笑道。

  “懒!下班腿都快断了,都不想走路,哪里有力气锻炼。而且我最近吃点巧克力就开始反胃!张院您给我说说呗!”小姑娘故意说道,这家伙有护士长的潜质。

  “这个胃啊,它有两个口,进口叫贲(ben)门,如同是汽车的喷油口一样,出口叫幽门,连接着十二指肠。

  贲门处有个括约肌,如同阀门一样,食物进入胃部以后,这个开关就关闭了,所以一般不会出现反流。

  但是一旦使用大量的脂肪、酒精以后就会产生返流,很多人不要说多吃多喝,就吃一点喝一点,就会出现返流症状,所以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要避免吃巧克力啊、高脂肪、含酒精的食物了。

  如果长期返流,食道就会被腐蚀,腐蚀着腐蚀着,食道粘膜破了开始恢复,恢复了又开始被腐蚀,周而复式这个被侵蚀的地方,细胞增生变异,说不定就会出现癌细胞。”

  张凡也知道小姑娘故意的,不过既然开始说了,就要说清楚一点。

  “天啊,太可怕了,我最爱吃巧克力了。还爱吃白巧克力。”

  “嘴这么馋,哪你估计瘦不下来了。”普外的赵主任笑着说道。

  “赵主任,你讨厌。我决定了,以后不吃巧克力了!”

  “哪我把饭也戒了!”

  “哈哈,为了赵主任的身体,我还是吃一点吧!”

  手术顺利,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把手术结束了。

  “一定要操心好,术后的恢复一定要重视起来。”张凡特意给马逸晨又交代了一边。

  “张院,您放心,绝对完成任务。让患者健康出院。”马逸晨拍着胸脯答应道。

  “那就好。”

  金牙大叔,摘掉牙,鼻子里面插着塑料胃肠减压管,管子里面可以看到淡淡的血性液体,被护士和麻醉师推出了手术室。

  老头没牙,上嘴唇和下嘴唇收缩在一起,然后又因为生活习俗,嘴唇周边有长长的胡子,怎么看,怎么怪异。好像是一种奇怪的花朵,张凡看了看后,决定以后坚决不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