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63 复发的肝包虫


  手术做完了,张凡和普外的主任下了手术,护士长连忙走了过来,“张院,院长打电话让您去趟行政楼。”

  “说什么事情了吗?”张凡有点纳闷,自从成为院长助理后,欧阳倒是很少再指派张凡干什么事情了。

  “没说,就说了一声,让您下了手术就赶紧过去。”护士长羡慕的看着张凡,她也想去,可是院长不让啊!

  “赵主任我先去看看,你多盯着一点,我怕患者忍不住偷偷吃东西。”张凡又给普外的主任交代了一句。

  “你去吧!放心,没事的。我盯着呢。”

  医生就是这样,手术前要仔细对症,手术后要小心操心,好多病号手术前,难受的时候,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乖的如同幼儿园中班的小朋友。

  可一旦手术结束,感觉不难受了,好像痊愈了,一下子就成了初中毕业班的学生了,你不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还是偷偷的干!这种病号,也是很让医生头疼的。

  张凡交代了一番后,快步走到了行政楼。当敲开办公室门的时候,罕见的看到医院书记也在院长办公室,而且老高、几个副院长,还有任丽都在,医院的管理班子就差一个张凡了。

  “下手术了吗?”欧阳看到张凡后,问了一句。

  “嗯,刚下手术。”张凡也没问要干什么,领导叫你肯定有事情,询问就不好了。

  估计是等了有一段时间了,书记稍稍有点不乐意,笑着对张凡说,“当领导,就尽量少干一点实物的工作,多多考虑一些思想上的事情。”

  他的意思可能就是,领导要多务虚,多把控路线,当好带头人。

  话还没说完,欧阳直接说道:“医院就是治病的地方,不看病不手术,当什么医院领导!”书记都被噎死了。

  他和欧阳虽然是同级,可人家是正的,他是副的!书记的手捏了又捏啊,恨不得立马把笔记本拿出来。

  “走吧,去开会,张凡我坐你的车。”欧阳临出门又说了一句。“哎!好的。”

  “院长,怎么回事,一开会全部都去开。”只有他和院长的时候,说话就自然方便多了。

  “上级已经明确了,要成立一个新的城市,就在保税区的边缘,新城市中的医院,谁来主导,支持中医院的领导和支持我们医院的领导一直在竞争。

  上面领导的争议也很大,不过最后还是让我们医院做主导,将来建立一个分院。这次就是去谈这个事情的。”欧阳坐在副驾驶上,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医院领导里面,别说张凡了,就连书记都不知道,就欧阳一个人知道。

  “哦。”张凡听了一下,也就没朝心里去。欧阳看了一眼张凡,“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欧阳笑着问张凡。

  “啊,这有什么可反应的,再说了城市都没建立呢,医院还早呢。”张凡有点纳闷。

  “哈哈,你啊,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是不是老天给把你技术的门打开以后,就关上了其他的窗户了。”欧阳笑了笑,也不说什么了,望着窗外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沉默一会,欧阳忽然说道:“对了,还有一个事情,你知道就行了,不要传出去。”

  “嗯!”张凡答应了一声。

  “有人举报了医院。你有什么首尾不干净的,自己操心一点。”欧阳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什么?举报什么?”

  “你自己知道就行了,这事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欧阳也只能说道这一步了,具体就看张凡自己去领悟了。

  “哦!好的。”反正张凡自己也没什么可让人举报的,也没往心里去。

  张凡第一次作为医院领导班子参与了政府的会议。特定环境,庄严的气氛,由不得你不重视,由不得你不紧张。

  会议室里面,大大的国旗,大大的党旗悬挂在前方。一切都是那么的肃穆,就连会议室中的椅子都排列成一条线。

  张凡坐在办公室的最末尾,他旁边是任丽。入座后,大家都拿出了笔记本。这个时候,张凡尴尬了,他什么都没带!

  “任书记,这个开会要做笔记吗?”张凡不好意思的问道。

  “意思意思就行了,你没带笔记本,我给你一个。”任丽递给了张凡一个笔记本。

  “谢谢,谢谢书记啊。”别人都拿着笔记本,要是自己面前不放一本,怎么看,怎么怪异。虽然领导也没要求。

  开会,不知道为什么,上级领导不会直接开题点名的说事情,首先谈思想,再谈如果困难,然后就是怎么奋斗的。

  最后才是关于未来新市区医院的建设,一个接着一个的发言,坐在角落里的张凡听的头昏脑涨,看情况张凡也不是当官的料子。

  熬了半天,看领导不会点名,张凡直接进入了系统,成为院长助理也不是没有好处,首先这个手术进度就快了很多。

  普外需要的进度,已近过了大半,“再肝一段时间,普外估计就能满了,然后就可以打开新的科目了!”

  张凡看着进度,也是有点小激动,普外这个坑太难填了。子项目太多了,从头到脚,几乎都有普外的小学科。

  现阶段的系统,全是手术教程,包涵了各种术式的手术教程,比如阑尾,系统中只是明确了怎样去做,各种类型的阑尾手术,但是阑尾到底如何形成的却没有说明。

  比如肿瘤,也是怎样去根除手术治疗,而没有为什么会出现癌细胞的演变。也就是说,目前的系统只不过是一个术的平台。

  做了一台模拟手术,“也不知道,基础学科全部完成后,系统二级科目会有什么!”张凡有点感慨的想着。

  这一路走来,因为系统的缘故,张凡的生活改善了太多太多,到目前为止,张凡心中哪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才慢慢的消减了许多。

  两年之前,张凡时时刻刻在担心,无时无刻的不在担心系统会突然消失,深怕自己一觉起来,一切好像梦一样,所以张凡强迫自己不停的去肝,想尽一切办法的去找手术,去提高自己的手术技术。

  随着技术的提升,现在张凡的心态也慢慢的变化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的焦躁了。虽然技术提升了许多,可张凡对于系统的升级并没有放松,反而越发的好奇了。

  “此次会议是保密的!”就这句话张凡记在脑子里面了。“都传达到医院这一级别了。还保密什么哟!”张凡顺便吐槽了一下。

  回去路上,欧阳一脸的笑意。老太太当然高兴了。一个能按照她自己的意愿去建设的医院,只要这个医院建立起来,就是她事业的丰碑。

  中午回到家,家里乱成了一团麻。“这是怎么了。怎么穿着旧衣服?”张凡进房间后看到邵华爸爸妈妈穿着旧衣服要出门的样子就好奇的问道。

  “听说要成立新城市了,据说好像就是在我们农场那边,我和你叔叔寻思着去盖几间房子,国家补贴的时候能多要一点是一点,我们知道的消息都晚了,隔壁大奎家都准备要盖楼了。”邵华妈妈神秘的给张凡小声的说着。

  “呵呵,别去了叔叔阿姨。”张凡无奈的笑了笑。

  “你别小看这个补贴款,挺多的。”邵华妈妈诧异的看着这个未来的女婿,“平时看也挺聪明啊!”

  “我今天去政府参加这方面的会议了,人家早就已经航拍确定了建筑和种植的面积,而且领导们也确定了,这次补贴不走建筑面积,按人头补贴!”虽然张凡没仔细听,但是关于医院附近的搬迁,还是听了一耳朵。

  “啊!哪我去给大奎妈妈说说,他们准备要盖五层楼!别到时候出问题了。”

  “能确定吗?别到时候按照建筑面积补贴,人家不怪死咱们啊!”邵华爸爸紧接着说道。

  “呃!这个……”张凡张口结舌了。“我就知道,我们要建设一个新医院,医院附近的搬迁是按照人头补贴的。”

  “你就把张凡的原话给大奎妈说说,盖不盖的,还是让人家自己决定。”

  张凡笑着摇了摇头,还保密呢,连跳广场舞的大妈都知道了!

  等着张凡吃完午饭,老太太着着急急的出门了。张凡还想送一送老太太,老太太连说不用。下午,张凡开始第一次组织医院专家会诊。

  医院专家会诊,必须要做备案的,而且医务处主任也参加了,医务处的干事做记录。谁说了什么建议,都是一条一条的记录在案的。

  张凡不在的话,医务处主任做会议主持,张凡在,就得张凡主持。张凡毕竟是医院领导,而医务处主任只不过是医院中层而已。

  “人到齐了,咱们今天讨论一下,特需病房玛依拉的病情。马逸晨你来介绍一下患者的病情。”张凡主持会议。

  “好的,患者玛依拉,女性,62岁,十年前曾在当地医院因肝部肿物就诊,且行手术治疗,诊断及治疗,具体不详。

  今,患者因为腹部肿胀不适伴咳嗽,纳差。收住我院特需病房,查体可见,患者右腹部明显有长约十五cm术后瘢痕,且腹部膨隆,压痛明显,呕吐。双肺未闻及明显干湿啰音,但患者自诉曾咳出白色囊性不明物质。

  行相关检查后,实验室结果汇报示:彩超示肝部明确钙化点,可见明确玫瑰花样变,胆管阔张。

  X胸片及腹部平片可见:患者膈肌抬高。

  CT示:肝棘球蚴囊肿明确,且有活性高度怀疑胆管中存下活性幼虫。

  MRI示:患者心脏、骨骼、脊柱未见明显棘球蚴囊肿。

  免疫学检查中,间接血凝实验阳性,……”马逸晨非常简练的介绍了患者病情,然后入座。接着,张凡对着在座的医生专家们说道:“大家都说说吧。”

  普外副高以上的医生、肝胆副高以上的医生、心胸副高以上的医生都参加了会议。马逸晨是张凡特别交代来当病历介绍医生的。

  医务处主任按照医生年纪资历从小到大,开始点名,普外最年轻的一个副高开始发言:“患者诊断:肝脏棘球蚴复发是明确的,保守治疗估计意义不大了,可行手术治疗。”

  一个一个开始发言。这种疾病好发于牧区,所以路宁在这方面不是很权威,反而是鸟市的赵京津教授比较权威。

  等茶素医院的普通医生都发言结束后,张凡对着赵京津说道:“赵教授,您说两句?”

  “好,哪我就说两句。此类病虽然在我省比较多见,但是如此严重的复发病例还是比较少见的,我建议完善胸部检查,患者主诉曾表明有白色囊样物质的咳出,虽然没有发现胸膜炎,但是我们不能大意。

  先保守治疗,杀灭幼虫后,再行手术,且需要心胸外科和普外、肝胆三个科室联合手术,术前一定要做好患者身体评估,手术难度大,损伤大,手术时间长,对医生和患者都是一个考验。”

  老赵发言后,张凡略微沉思了一下后,说道:“主管医生,尽快请相关科室做好相关会诊,评估好患者身体状况,联系好彩超室,如果患者身体条件支持手术治疗,必须在彩超下行手术治疗。备案上报卫生局。”

  虽然玛依拉不是华国居民,但是这种疾病还是需要上报卫生局的。

  “好的,我下去就准备好材料后,立马上报。”

  “记录好会诊记录,给家属交代好病情。”张凡继续交代道。

  “好的,张院!”肝胆科的主任答应道。

  这台手术,难,虽然讨论中大家没有提到,但是在座的专家都知道,患者第一次手术做的不好,导致患者出现了复发,而且有非常大的可能,已经传染到了肺部。

  此种疾病,如果只是切除,难度不大,也就如同一个囊肿一样,但是难点就在于如何把虫囊做干净,防止复发。

  只要是手术,复发的总是比第一次难做。张凡心里已经开始筹备这台手术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