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66 都不容易


  当钱成为数字的时候,这些数字的拥有者,就会不自觉的用这个数字去衡量一切。

  因为这玩意太好使了,也不知道王总是实在人呢,还是觉得小地方的小医生就喜欢现金。或是觉得张凡还没达到让他去非常重视的地步。

  反正,漂亮的女秘书提着一公文包的现在来到了张凡的酒店。

  早上的手术是个老年人,岁数大一点,下午是个年轻人。做完手术后,患者家属要请张凡吃饭。

  张凡看着对方朴素的着装,非常客气的拒绝了。不是看不起对方,而是张凡也曾是从贫困中挣扎过来的。他懂那种把一分钱掰扯成几份去花的生活。

  要请客,医生护士十几个人,最少最少也要上千元,对于一个普通人家来说,虽然算不上伤筋动骨,但毕竟能省一点是一点。

  要是土豪,张凡估计就不会这样推辞了。

  张凡不去,其他医生护士也不好意思去参加。肝胆科的两位主任要自己招待张凡,也被张凡用太累的借口给拒绝了。

  每次让人家招待,张凡也觉得不好意思。因为上次人家送了酒,这次来鸟市的时候,邵华特意准备了一些价格比较贵的薰衣草精油作为回礼。

  价值上肯定不能和人家陈年老窖相比,但有这份心,让两位主任很是高兴了一番。礼尚往来就代表着张凡把对方也当成了朋友,平等的朋友。

  不让别人招待,但饭还是要吃的,张凡带着马逸晨走街串巷找到了一家据邵华说味道非常不错的抓饭,名字也非常奇特,原始抓饭!

  羊腿抓饭,虽然天气已经开始炎热起来,但是劳累了一整天,酥软的羊腿肉、夹杂着胡萝卜和皮牙子香味的油泡米饭,很是让人解馋饱腹。

  马逸晨也不作假,一盘子吃完,又让老板加了一份抓饭。张凡也是,两人能算的上是大肚汉了。

  边疆这点好,吃拌面,吃抓饭可以加饭、不要脸你可以加无数次,但是西北人好脸,一般加一次也就罢了,很少有加两次的。

  累,那就让食物转化的能量来调节调节身体。“馕坑肉吃吗?我闻着馕坑肉的味道了。”

  “呃!那就吃一点吧!”马逸晨都吃饱了,可看张凡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好败兴,小伙子家教很好。

  馕坑肉,肉要鲜嫩,不然烤出来的肉是僵硬的,如同橡皮一样。鲜嫩的羊羔肉,裹上鸡蛋液,稍稍放点淀粉。

  然后放入烤馕的炉子里面,这种炉子是没有明火的,而是靠直提前加热后的炉子内壁和炉子中的热气来半烤半焖熟的。

  一份馕坑肉,如果你进店就能吃到,哪就是上当受骗了,把烤肉当馕坑肉卖给你了。

  因为边疆的馕坑肉是提前预定,随时现烤的,烤一次大约要半个多小时。

  外层的鸡蛋和着淀粉烤的酥脆,靠近鸡蛋和淀粉的羊肉外皮也是一样的酥脆。

  一口下去可以听到如同吃干脆面一样,咔!咔!咔!的声音,肉香肆意。

  第二口下去,就是焖熟后肥瘦相混的软嫩羊肉,美美的一口,肥美的油脂略带一点焦熟味,直接在味蕾里面爆炸了。

  烤羊肉要放辣椒、孜然、椒盐,不然不好吃,但馕坑肉什么调料都不放,虽然城市中的羊肉一般,但味道都是非常美的。

  如果在草原上,特别是用半干旱草原上的羊肉做成的馕坑肉,直接能让人把舌头吞下去。

  “阿达西,真汉子!”老板大叔看着张凡和马逸晨不仅吃了抓饭加羊腿,还要了四大块馕坑肉。佩服的直接竖起了大拇指。

  吃饱后,一杯冰冰的卡瓦斯喝下去,打个饱嗝,我的天,给个神仙都不换。什么五星级酒店,什么大餐,都是渣渣。

  “张院好饭量!”马逸晨都看傻了,他象征性的吃了一点馕坑肉,剩下的全让张凡一个人吃了,“四五斤的肉啊!太能吃了。”马逸晨佩服的五体投地。

  马逸晨要买单,结果被张凡给强行拉到了一边。“我收入比你多,我出,你安心吃。”

  王总给张凡开的是套房,给马逸晨开的单人间。但是五星级的房间总归还是不错的。

  张凡躺在大床上舒展着身体,站了一天了,估计身高都没一米八了。一个太字摆在床上,微微有点隆起的小腹,就一个字,舒服!

  准备给邵华打个电话后,冲个澡,张凡就想睡觉了,两台手术太耗费精力了。

  结果,电话还没打出去,倒是王总秘书的电话打了过来。

  “张院,您在哪,现在方便吗。我在酒店大厅。”

  “我在房间……”张凡挂了电话,慢慢的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门铃也响了起来。

  “张院,您好。今天王总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所以不能亲自来,只能让我来问候您了,请您不要介意。”

  “嗨!这么客气干什么。快进吧,请坐。”张凡一边招呼着对方,一边给对方倒了一杯水,然后准备打电话把马逸晨也喊过来,孤男寡女的张凡得避嫌。

  “张院,我说几句王总交代的事情立马就走,我知道做手术是很累的,您也早点休息。”

  能当大集团老总的秘书,不要太精明了,她一眼就看出张凡的意图了。

  说话很委婉,但是意思也非常明白,我不是……

  边疆出美女,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城市中有现代都市气息的美女,草原上有带着野性的美女。

  其他不说,就张凡认识熟悉的几位姑娘,也是各有特色。

  邵华初看不会给人惊艳,但她自强的气质,特殊的个性越交往,越让人沉迷。

  贾苏越,初看就能给人惊艳的感觉,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就是脾气略微有点公主的味道。

  王亚男,有种中性美。短发,白肤,大大的黑眼睛,当穿起白大褂,双手插入白大褂口袋中的时候,真的能让她产生一种严肃的美。

  吕淑颜则是一种略微成熟忧郁的美。好像永远都有心事一般。忽冷忽热,让人能体会到冬日立转酷暑的感觉。

  而这位王总的秘书,则是彻彻底底带着大都市的那种白领美,唱念坐打俱佳,是连眼睛都会说话的那种美女。就如同,非诚勿扰中范总的秘书。

  “呵呵,好吧,好吧。”张凡略微有点尴尬,然后把拿在手中的手机放了下来。

  “王总父亲的手术就拜托您了,虽然王总抽不开身,但是王总一直在念叨,而且还要给您表表他的心意。”

  女秘书说着话,打开了手提包。随着拉链声,一摞摞红票子呈现在张凡的面前。然后,坐在沙发上的女秘书,轻轻的把手提包推到了张凡的面前。

  钱,张凡瞅了一眼,最少也在十几万上下了。喜欢吗?废话,张凡又不是富二代,怎能不喜欢呢。

  但,看到这一手提包的钱,张凡脑海里面,第一时间就闪现出他老子的面容。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老子国有企业的职工,虽然不是什么劳模,但是一辈子没偷摸占过公家的便宜。

  就因为这个个性,虽然混的不怎样,但是面对厂领导的时候,他老子腰杆是直的。

  至于什么法规、国法,说实话,张凡还真没想过,因为他当领导的时间太短了,还没有体会到国法的威严。

  没有系统,不管说什么,这一包钱,张凡绝对会拿。

  钱谁不喜欢,他生长的年代和他老子的年代不同了。

  至于谁的处世方式更好,不好说,太年轻,他体会不到。

  可,他现在有系统了,现在已经走过艰难困苦的日子了,用他老子的话,没必要为了一点钱,在别人面前点头哈腰的。

  用比较有文化水平的语言来说就是:宁可直中取,莫向曲中求。

  不是装逼,而是老子有系统,没必要装孙子。

  “这是干什么,劳务费早就和附属医院说好的,我已经拿过我应该得到的,没必要再给我这些钱了。”

  “劳务费是劳务费,这是王总的一点心意,清您一定笑纳。”

  秘书看着张凡,心里也没什么想法,她碰到过太多这种事情了。推辞还是会有的。

  原本带着微笑的张凡,坐直了身体,面容一正,“真的不用了。你回去替我谢谢王总,手术我会尽我全力的去做好,请他不要担心。”

  “呃。真不要!”女秘书诧异了,昂贵化妆品下精致的面孔也有点微微的惊讶。

  “是不是,这个您不太满意?”她试探的问道。

  “呵呵,真不是。这一包钱估计比我一年工资都多,怎么会嫌少呢。我还是哪句话,四台手术劳务费已经谈好了,其他的就没必要了。”

  张凡非常肯定。要是一般人,估计也就放弃了。但是这种成为大集团领导的秘书,能是一般人吗?

  她在同龄人中也算是很成功了,这种人几乎都会有一个品质,就是坚韧不拔,这不是一句笑话。

  “您放心,这点钱对于我来说很多,但是对于王总来说,就算不上什么了,这是他小小的一点心意,您一定要收下。”姑娘原本公事公办的表情,开始柔软起来。

  “真不行。”张凡咬死不松口。

  “您是个好人,心好,技术好,更是个好医生。可您不收,就是害我了。我回去绝对会被批评。

  王总会说我不会办事,说不定一气之下就会把我开除,您知道吗,我为了这个职位,吃了多少苦。

  您就当可怜可怜我吧!”也不知真假,但是柔弱中带着自强的表情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呃!”不按套路出牌了,张凡张口结舌了。怎么好像自己是坏人一般,好像不收钱就会内疚一样。

  “哪我给王总打个电话。”张凡想了想,他也懂对方的难处。

  “千万不要,您打电话,王总虽然不说您什么,可一定会辞退我的。求您了!”

  说实话,要不是有系统,就为这姑娘的不容易,张凡都把钱收了。

  “放心,不会的,我会给他好好解释的。”

  “真不行!求您了!”僵持,真的是僵持。张凡也不能翻脸,直接让姑娘走人,那也有点太不讲情理了。

  僵持了十来分钟,张凡汗都下来了。这个姑娘真是一个人精,拿捏的太巧了。

  “这样,不管这些钱有多少,我只拿两万,就当王总是单独清我来做手术的。”说完,张凡看到姑娘还要说话。

  紧着张凡又说道:“这是我的底线,就当王总是个VIP,单独清我来为他父亲做手术。

  其他人的手术都是顺带的,只能这样了,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的难处,请你也体谅我的不容易,可以吗?”

  “呃!”姑娘看着张凡,黑脸上好像带着一丝的正义,或是严肃。

  她见过太多太多的职场精英,帅的,聪明的,有手段的,但是这种能想着别人的难,但又不打破自己底线的人,她见过的太少太少了。

  “谢谢!张院,您是个好人,还是一个好医生。”说着话,姑娘好像想起自己曾今拼搏过的日子,微微带着有点发红的眼睛,轻轻的拿出两摞百元大钞。

  起身,然后竟然给张凡鞠了一躬。也不多话,提着公文包和剩余的现金,转身走了。

  张凡看人家鞠躬,手忙脚乱的要阻止,可又不方便,只能生受了。

  “谁都不容易啊!”望着姑娘离去的背影,张凡心里轻轻的感慨了一句。

  “王总,我没能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姑娘低着头,忐忑的站在办公室里,面对着坐在大班椅上的老总。

  “怎么了?对方嫌少?”平时就很威严的王总,板起面孔来,还是非常能吓唬人的。

  “不是,张院他不要,我好说歹说,他始终不要,我都快哭了,他才折中了一下,只收了两万。

  说是当您父亲是VIP,单独请他来做手术。其他人算是顺带的。”姑娘已经准备好接受惩罚了。

  结果,等了半天,才听到王总说了一句:“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呵呵,有意思,不想沾因果!有点小傲气!”秘书走了以后,王总看着桌子上的貔貅,笑着自言自语道。

  都是小事,对于他来说,都是小事,只要做好他父亲的手术,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