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79 慢慢插


  菊花,有很多描写菊花的诗篇,可到了现代,比较著名的就是这首: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而且,不知道是哪位大神,用菊花比喻了肛门。这位大神很牛,对肛门的描述和比喻非常的到位。不是医疗界的,估计也是专门干菊花和肛门相关专业的工作。

  不然一般人绝对描述不出来这么贴切的比喻。为什么要把菊花描述成肛门,而不是百合、不是喇叭花呢?

  这是有原因的,菊花花序上着两种形式的花,其中有一种就是,简状菊花,俗称“花心“,花冠连成简状,为两性花,中心生一雌蕊,柱头2裂,子房下位1室,围绕花住主5孜聚药雄蕊。

  就是这种花,和肛门神似。特别是和紧缩的肛门非常的神似。

  肛门,结构复杂。长约4cm,从直肠衍生到肛门的时候,就开始变厚,如同嘴唇一样的变厚。还有竖着的肛柱。

  嘴有牙,肛门有肛柱,就如牙从嗓子眼开始张一样,肛柱就是如此的肌肉条索,如同无牙的老头或者老太太。一点不夸张,有些奇特的疾病,就会出现肛门长牙,而这个牙就是从肛柱里面出来的。

  估计当年女娲造人的时候偷懒了,就是拿着嘴巴为模板做的肛门。

  人就是这么奇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可是仔细剖析一下,就会发现他们竟然出自同源。

  例如肾脏和睾(a)丸就是堂兄弟,肾脏几乎就是放大版的**。它们两直至出生前的一刻,都靠在一起玩耍。

  舌下有丰富的舌下静脉丛,肛门有超级发达的直肠内外静脉丛。这种末端的静脉丛有多发达,几乎就是趴在肛门四周的蜘蛛网。

  目前对于痔疮病因的学说很多,比如下坠学说,静脉曲张学说,但都离不开这个静脉丛。

  长期坐立,上卫生间看手机一蹲半小时,肛门塞异物,都是导致痔疮的罪魁祸首。

  很多人头天一场白酒宴,第二天头疼不说,肛门也疼,这是因为大量的刺激性食物可以导致血管末端出现充血。

  久而久之,血管被血液吹大了,吹粗了,然后就淤血,然后淤血的血管带着周围的脂肪,变成了一个包。

  忽然有一天,这个包突然从肛门里掉了出来,像丸子一样挂在肛门处,这就是痔疮脱垂的来历。

  痔疮脱垂不仅看着怪异,而且很疼,嵌顿后的绞轧样疼痛。能让一个壮汉哭爹喊娘的打着滚落泪尖叫:幺!幺!幺!

  什么好汉无泪,让他来个脱垂嵌顿试试。

  肛门口有条白线,如同皮筋一样把肠道衍生下来的地方给勒紧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内外痔的分界线。

  白线以上是内痔,白线以下是外痔,当然了既然有了内外,就有混合。

  而肛瘘则是另寻通道的一种疾病。90%的肛瘘都是肛周脓肿引起的。这玩意就是直接在屁股上开了一个口子直通肠道,形成了没有肛柱的肛门!

  肛瘘治疗的时候很麻烦。有切开治疗的,直接暴力切开管腔,让机体自己长出新的肉芽堵塞,很是痛苦。

  第二种就是挂线治疗。用皮筋或者带有腐蚀性的药线,从屁股上开口的瘘口进入,然后经过直肠最后从肛门出,接着就是勒紧。

  其实就是用绳子把肛瘘通道中的组织死死结扎起来,让它缺血坏死,然后靠着机体自己重新长出新的组织来。

  第三种就是直接把整个瘘道切除了,本来是牙签细的通道,切成筷子粗的通道,然后缝合。

  最可怕的是复杂性肛瘘,没办法治疗的。只能挂线引流,用专业术语来说:带瘘生活也是一种安全的选择。一路走来,一路臭!

  因为有些特殊的肛瘘,一旦预估不足,治疗的时候损坏了提肛肌,哪就是大事了。说不定吸口凉风,肛门都能喷出粪便渣子。

  “升床!”张凡收拾好后,站在手术床前比划了一下后,对着巡回护士说道。先进的手术床如同塔吊一样,下面是那种交叉三角形的液压钢条,通过电动遥控,慢慢的展开后,床就升起来了。

  而老式的手术床,如同老式大炮一样,升床的时候,巡回护士得抓着带手柄的圆盘旋转,因为没助力器,胳膊上没点力量的人根本摇不动。

  调整好了手术床,张凡就开始手术,这种手术做起来很简单。

  用一根有一定硬度但又能转弯的导丝,就如硬塑料棒一样的细导丝,一头栓着丝线,慢慢的进入。

  肛瘘这个玩意,不一定是直线的,它就如欺软怕硬的人一样,遇上血管丛丰富,系统免疫因子多的地方,它就绕着走。

  张凡慢慢的用塑料棒插入肛瘘,这个一定不能着急,不然不是走错道,就是插入正常的脂肪层内。

  这种手术,一般都是结婚的医生做的,没结婚的医生做不来,特别是单身汪,根本不懂什么叫慢慢的来。而张凡因为有系统,所以他会。

  带着丝线的导丝一点点的进入了肛瘘,张凡靠近患者肛门部,也就是消毒了,不然熏都熏死了。

  张凡闭着眼睛,通过手的感觉,感受着导丝的走向。一点一点的插入,当忽然感觉到一个突破感的时候,张凡知道,这个时候导丝进入了直肠。

  就连教科书上也都说是突破感,可什么是突破感。插入正常的脂肪层也是突破感,从瘘口突出去,也是突破感。

  新手医生怎么去了解呢。真的,这种感觉,只能结婚了细细体会才能体会到。比如你玩气球的时候,用手指头插破气球的那一霎,就是突破感。

  不懂的人,永远不懂,懂的人,老师一说就懂。

  比如张凡现在闭着眼睛,感受了从导丝传来的突破感,他就明白了,进入直肠了,绝对没有进入脂肪。

  进入直肠后,更要小心了,直肠的肠壁是很薄的,这里比插入脂肪层还容易,要是用力不当,把直肠戳破个口子,就搞笑了。

  手感、经验,在这种没有可视条件下的手术太重要了。多做一台手术就能多一台手术的感悟,这个事情一点都没错。

  经验可以通过工作去练习。

  而手感的培养就非常的麻烦。既要多摸多练还不能过于多的练习。

  比如手腹的感觉系统是最敏感的,可一旦使用的过多后,手腹皮肤角质化,敏感度就下降了。

  所以张凡在家,从不来干家务活,就是为了让手部皮肤保持一定的敏感性。

  进入直肠,张凡接着用柔劲让导丝从开口处转向,平行直肠。这个是个小难点,什么是揉劲,比如你和你老婆吵架,你推了人家一把,然后又带着一点向你怀里拉的劲道,这就是柔劲。

  “齿镊!”张凡感觉快到肛门口的时候,对着庄洪旭说道。

  庄洪旭利索的把齿镊递给了张凡。松开闭合,齿镊略张开小口,然后顺着肛门塞了进去,当齿镊进入大约有三四厘米的时候,撑开。

  直接就是一个简易的肛门撑开器。

  “出来了,出来了。”巡回护士眼尖,第一时间看到了黑色导丝。张凡拉着导丝头部的线头和手中的导丝尾巴并齐。

  手术的难点来了。前面虽然难,但是还能有迹可循。可最后一步,真的就是全凭经验了。

  不仅是庄洪旭,就连管床医生都瞪大了眼睛关注着张凡操作。

  张凡一手拿着导丝,一手拿着皮筋,慢慢的开始操作了……

  几个助手眼睛瞪得越来越大,手术倒了这一步就是最关键的一步,以前的主任根本不会讲解,而张凡再这个时候开口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