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82 扬眉吐气 可,已无牙


  欧阳现在把内外科彻底交给了张凡和任丽,老太太这个年代的人,有点奇怪,好斗,真的好斗。

  或许是张凡年纪不够,还是其他原因,张凡是看不懂欧阳这个好斗的性格。她不为意气之争,不为利益之争,就为一个话语权,就为一个意识形态。如同战斗鸡一样,时时刻刻准备着收拾她的两个副手,真是奇怪的一代人。

  老高和医院书记,现在都是她手下败将,让欧阳斗的在医院中都发表不了自己的意见了,一个集体的意志,把两个大男人压制的死死的。

  可是,对于张凡、任丽甚至一些医院的主任,欧阳很大度,很放权。要设备,想进修,甚至家里和老公打架,打输了,都可以找欧阳,能解决的欧阳绝对不推脱。

  护犊子、揽权、放权、独裁,彻彻底底的一个矛盾体,张凡不懂,他看的懂巴图,看的懂老高,就是看不懂欧阳!

  欧阳不在,可医院书记在,老高在,医务处的主任都不带通知他们的,宁愿去找抢救病号的任丽或者在手术室中的张凡。

  当张凡赶到行政楼的时候,已经来了好几个人在医务处了。医务处的小干事急急忙忙的端茶倒水。

  “这是我们医院的院长助理,张助理。这是市里的领导,这是电力局的邹科长。”医务处的主任作为大管家,忙前忙后的做着相互的介绍。

  “张院,您好,邹科长是我们茶素电力系统的功臣,请医院一定费心,来医院的时候,上级领导再三强调,不计代价,一定要对邹科长做最好的治疗。”

  随同来的干部很是正式的向张凡做着介绍和交接。张凡抽空瞅了一眼邹科长。

  一个电力局的科长,长得如同一个下地苦活三十年的老农名。

  瘦,枯瘦,黑,焦黑,张凡的黑是天然的黑,略微有点黑里俏的架势,可这位的黑,如同就是放在炉火边上,用无明火的烟给熏黑的,像熏肉,表皮黑。

  再看看手,如同耙犁,虽然干部做着交接,但是这位邹科长不急不躁,微微带着笑容,看到张凡的目光,还轻轻的点了点头。

  “咳!咳!”看张凡如此不靠谱,交接的时候三心二意,干部不得不咳嗽了两下,张凡赶紧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办法,医生就是对病人好奇。

  张凡目前猜测,患者首先是营养不了。

  公对公的交接非常麻烦,上级说重视,下级就必须非常重视。

  “邹科长,进入电力系统二十年,几乎年年是先进,XX年,大雪封山,边境苏泰县,全县断电,邹科长带头冲进了大雪中,九死一生,连机械都无法进入的情况下,他们保证了县城的供电。

  XX年,洪水冲断无数电线杆,邹科长……”干部如同读干部履历一般,把邹科长的事迹一项一项说了一遍。张凡一听,诧异了,真的是个劳模啊!

  “上级领导希望市医院不仅是重视,而是要非常的重视。必须派出精兵强将,形成初步的治疗方案,而且定期要向上级汇报,必要时要形成一个医疗领导小组。形成医疗负责制度,责任到人……”

  巴拉巴拉说了半天,也就是张凡,要是欧阳早就走人了,老娘的治疗还需要你来指挥?不过张凡也就听听而已,具体的治疗要是真去听外行的,哪就太……

  不过,坐在一边的医务处主任,倒是一笔一划的做着谈话记录。

  “行,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看市医院的了。邹科长,有什么需求需要,请直接向小李说,他全程在医院做联络员。”干部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个干事。

  “麻烦了,麻烦领导了。”邹科长的声音很是沙哑,张凡一听就知道,是个老烟枪,烟灰嗓太明显了。

  等政府的干部离开后,张凡笑着对邹科长说道:“邹科长您到底是怎么不舒服了。先给我说说可以吗?”

  “行,呵呵,怪麻烦你们的。”邹科长如同老农一样的焦脸笑了笑,很温暖,很平和。让人有种农村大爷的感觉。

  “早先身体还挺好的,能吃能睡,可就是从前两个月后,有点难受了,肚子时不时的有点疼,吃什么都不香,而且还瘦的厉害。

  本来没啥大事,估计是老了的缘故吧,可上个月在单位上班开会的时候,我晕了过去,当时是领导现场会议。

  这一下,让领导操心了。带着我去鸟市做了检查,还是检查不出来什么病。原本要让我在鸟市住院的,我扯心家里,就没住。这不,就来麻烦你们了。”

  邹科长不紧不慢的说着,好像再说别人的病情一样。张凡看着邹科长不带一丝作伪的表情,心里也是感慨不已:“如此淡然,不是心大就是傻!”

  看着邹科长双手不自然的摸着口袋,张凡对小干事说了一句:“拿盒烟给邹科长。”

  “呵呵,还是不抽了,在医院抽烟不好。”

  “在这里可以抽,去了病房,就不能抽了。”张凡笑了笑。

  上了年纪的男人,有种特殊的魅力,不是靠满身的肌肉疙瘩,也不是靠一脸的胶原蛋白,更不靠什么你浅我深。

  而是他的一种沉淀。这种沉淀靠时间靠岁月是不中的,张凡从老高身上能看出来一点,但是今天看到邹科长,张凡知道了什么是老男人的魅力。

  谈笑间,生死看淡。这是大智慧和大勇气,也叫豁达。

  “谈不上麻烦,医院本来就是专门管这种麻烦的地方。邹科长,您在鸟市的检查结果我看看如何。”张凡笑着说道。

  旁边的干事,立马就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了鸟市的病历和检查结果,医务处的干事已经拿了烟和烟灰缸,邹科长愣是拿着烟没点燃。

  小干事要给他点燃,也被他笑着拒绝了。

  张凡看了看检查结果,眉头皱了起来,不是很严重,而是检查结果没什么大问题,最多也就是一个营养不良。

  “邹科长,现在有什么不舒服吗。”张凡一边看着病历和检查结果,一边问着话。

  “就是乏,时时刻刻想躺着,站起来双腿发软,恶心,大便不正常,有时候便秘有时候腹泻。”

  张凡奇怪了,就算营养不良,也不会有如此重的体征啊。

  “先住院吧。”张凡一时间也想不出头绪,就对医务处的主任说道。

  “住哪个科室?”

  “住特需科吧。条件好一点,也安静。”

  “好!”

  “邹科长,先住院,咱们再系统的查一查,不是什么大病,估计就是您太累了。”张凡笑着对邹科长说道。

  “谢谢啊,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也只有邹科长笑着说,留下来的干事都开始鄙视张凡了,“哎!市医院还是不行啊,太不靠谱了。”

  现代医学,发展到目前,特别是华国的医学,算是能追的上发达国家的脚步了,甚至在一些领域已经有超越的架势。

  但是,人体这个玩意非常复杂,而且这玩意不是流水线的产品,差异性相当的大。今天这位邹科长只要能确诊,张凡就能给个治疗。

  虽然系统没有打开内科,虽然外科还没开全,可张凡自己肝过的岁月难道被狗吃了吗,没有,可操蛋的是,这个病没办法确诊。

  人家各项检查几乎都是正常的。而且鸟市附属医院几个主任签字的病历,绝对不会有大的问题,这就难了。

  张凡坐在办公室还在看着病历和检查结果,一会的功夫,医务处的主任来了。“张院,我听政府干事的意思,好像是要请内地各大医院的专家来会诊。

  在鸟市不方便,毕竟人家是首府单位,在茶素就方便多了。”

  医务处的主任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信息传达给了张凡。

  “请不请专家,先不说,咱们得有初步的诊断,总不能一问三不知,那就有点丢人了。”

  “嗯,就是。哪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医务处的主任询问道。

  “会诊,检查结果已经很全面了,请医院科室主任专家会诊。”

  “现在吗?”

  “就现在吧。估计等会院长就会来了。政府这么重视,院长说不定都已经在路上了。”

  “行,我现在就去安排。”

  果不其然,医务处主任还没通知几个主任,欧阳就来了。

  “怎么样?”她对张凡的水平很相信。这也是张凡外科太凶的缘故,把他内科是渣的事实给掩盖了。

  现在张凡在明确诊断的手术上,可以说是市级专家中的顶峰,这样说,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在内科,也就是一个普通住院医的水平。弄不好还没一些学霸内科医生厉害。

  “看不出来,院长您给看看,您在这方面比我强多了。内科我还是欠缺。”张凡把手中的病历交给了欧阳。

  欧阳笑了笑,随着张凡成为院长助理后,她对张凡的笑容越来越多了。哪像以前顿不顿就竖鼻子瞪眼的。

  “你啊,现在知道内科的重要了吧,医学,特别是现代医学,内科还是非常重要的,光会动刀子,诊断不出来疾病,你怎么动刀子。”欧阳一边笑着说,一边翻检查。

  说着说着,欧阳不说话了。笑着笑着,老太太不笑了,“这个检查字太小,我看不清。还是会诊吧。”说完,瞅了一眼张凡,把病历仍到张凡的怀里。

  “已经通知了,您要是不累,就……”张凡尴尬的笑了笑,马屁拍到痔疮上了!水平还是不中啊!

  “任书记呢。”欧阳问了一句,在诊断方面,任丽比张凡强,当然了比欧阳也强,欧阳很清楚。

  “有个危重病号,在主持抢救呢。”医务处的主任赶忙的走了过来。他太羡慕张凡了。张凡从小医生的时候,院长就另眼相待,其他中层哪敢用这种态度和老太太说话啊。

  “等任书记忙完了,就让她主持大会诊。”大家先看看检查结果,先做做查体。欧阳最大的优点就是会用人。

  今天要是做手术的病号,她就会让张凡出头主持会诊。可这种算上疑难杂症的疾病,一个不小心,被其他专家难为在台上,哪丢人就不是张凡一个人的事情了。

  特需科,各个科室的主任,心内科的任丽书记也忙完了。医院这种级别的会诊其实不多。

  说实话,一个三甲医院的主任,很忙的,一个会诊,其中的协调工作非常繁琐。能做好一个三甲医院的医务处主任,其他本事不好说,这种左右调和的功夫一定要到位,不然绝对焦头烂额。

  几十号医生围着邹科长上手了。主任来了,聪明一点的医生也就来了,学到东西学不到东西先不说,态度是有的。而且这种会诊,只要不是特殊病号,一般都会让年轻医生参与的。

  “任书记,你牵头吧。”欧阳看着大家都上手检查后,对任丽说了一句,这就把主持会议的位置交给了任丽。

  “好的。”

  “谁先谈谈。”任丽性格不比欧阳,要是欧阳,这个时候就开始点名了。

  “院长,任书记,我先说说吧!”王红笑着站出来了。

  “嗯好,你先说。”任丽点了点头,欧阳也是笑了笑。她就喜欢这种有魄力的女医生。

  “嗯,患者目前营养状态较差,虽然检查结果未见什么异常,但是我认为还是要再次复查一些检查,……”说了一堆废话,但是调理清晰,不怯场。

  王红现在是消化科的医生,而且是医院团高官,算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当然了,张凡不能算再其中。

  主任们一个一个的说,外科的糙人们非常直接,就是继续检查,腹部未见明显压痛反跳痛,但有隐痛,且有少量不固定便血,必要时可剖腹探查。

  意思就是,什么病,现在看不出来,但是问题就在消化道,不行就打开肚子看看!

  专业术语说出来,大家听不懂,通俗的说出来,大家觉得很操蛋,其实普外科,大多数疾病都不能明确诊断的时候,都是剖腹探查的。这不是笑话。

  内科主任们鄙视的眼神非常的明显,张凡都不好意思站在外科医生的前头了。诊断不出来,就没地位,真的,这就是医院。

  “做胃镜,做肠镜。”这个时候,退休返聘的老年科主任说了一句。

  这个老主任是个奇葩,早年的赤脚医生出身,学历不高,大半辈子一直行走在乡间农村。年老后,被政府照顾进了市医院,在医院的存在感不强。

  而且这老头所学非常杂,华医略懂,西医略懂,甚至一些少数民族的医学也懂一点。

  内科会,外科会,关键时刻甚至能做剖腹产,虽然只能做一些小手术,但在当今这个时代,真的是个奇葩的存在,估计往后,他们这一代医生离世后,华国不会再有这种医生了。

  可,在现代科技检查和学科细化大行其道的时代,他的这些特长倒是成了鸡肋,东不成西不就。

  “鸟市的医院已经做胃镜肠镜了。”有个主任反驳了。

  “一次不够,甚至三四次都不够。必要的时候,可以两天做一次。或者在凌晨的时候做,特别是肠镜。”老主任老神在在的说道。

  “您的意思是……”

  “对,你们再仔细询问病史,我觉得可能性非常大。”

  “不应该啊!”这成了内科暗语了,一帮外科医生听的一头雾水,欧阳倒是听懂了。

  “可以,我觉得老主任说的可能性很大。有必要。”任丽看着欧阳说了一句。

  “行,那就做好患者的思想。准备吧。”欧阳说完就走了。

  张凡纳闷了,欺负人不是,你们倒是说清楚啊~!

  “老主任,到底什么意思?”张凡几步追上老主任,他没什么觉得不好意思,医学必须要有低头做人的态度,不然学不好。

  “去问病史,嘿嘿。张院,光会动刀子,可不中啊!嘿嘿!”老头亮了一招,很是得意。

  张凡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老头猥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