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491 一句话


  “术前准备都做好了吗?”张凡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询问,至于其他,也轮不到张凡操心,这是人家自己科室的工作,怎么安排都行。

  说个不好听的话,张凡就是被请来念经的和尚,怎么念,是张凡的事情,至于给谁念,张凡都不能插手,也不会插手。

  “准备好了。张院,今天下午的手术患者比较年轻,您看能不能让我做前期。”肝胆二科的主任,笑着说道。

  “呵呵,看来主任是有心得了,行,那你下午上手试试。”人家一个主任口开口了,张凡必须得给面子。而且张凡也愿意早点把这种手术方式普及开来。

  手术按照先易后难的顺序排的台次。酒业老板的手术放在第一位,说实话,两台大手术之前再来个小手术,真的,天大的本事啊!

  酒业老板,年轻的时候浪迹南方各地,早年是干代理的,据说八二年的拉菲他就卖了不下几百吨了。

  当年国家刚刚起步,对外界的一切都非常的好奇,只要带上字母的东西都好卖,他的第一桶金是靠着洋酒起家了。

  然后,不满足当二道贩子,索性自己干了起来,边疆酒怎么样不好吹,但抡起葡萄,全国每一个是边疆对手的。

  酒老板,少不了喝酒,几十年算是喝出来一个泼天的富贵,命真的好,这家伙竟然只是喝出来了一个良性肝脏肿瘤。

  有钱,有资本,消息灵通的不是一般,原本都准备去内地就医的他,得知了附属医院肝脏肿瘤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哪就更方便了。

  这不,查出肿瘤的三天后,手术就被安排上了日程。

  肿瘤,除了心脏没有,人体的器官,几乎都有癌变的可能性。而且恶性肿瘤带来的不光光是死亡,还有一系列的社会家庭问题。

  而这个肿瘤,也是被医学界单独拉出来成了一个亚临床学科,就目前而言,很大一部分肿瘤的成因,医学界争论纷纷,没个定数。

  治疗,无外乎是三种,手术、化疗、放疗。其中手术方式有彻底手术,姑息手术。总的一句话,能手术的癌症,都算是好的,就怕没有手术的几乎。

  用专业术语解释肿瘤,几乎都没办法让外行人明白。想透彻的解释一下,没个十几万字是说不清楚的,什么基因,什么诱导,什么突变,太复杂了,太复杂了。

  用通俗的话来说,简单的很。恶性肿瘤细胞就是一个不听话不服从工作安排的坏人。从生下来的那一个刻开始,它就不听组织的安排。

  组织让它朝着圆形生长,它就不听,非要长成四方形,不听吩咐,身体组织就会安排人手把它给收拾了。

  所以很多肿瘤细胞,在出生的时候就被人体的免疫系统给挑出来干死了。可还有一部分,机体干不死,只能由着它生长了。

  能吃能喝,张的快,而且还会换地方生长。随着时间的发展,身体养不住癌细胞了,人也就挂了。

  而良性细胞呢,它是介于听话的细胞和不听话细胞之间的另外一种细胞。

  身体组织让它长成圆形,它听一点,但也不是完全服从,然后它就成了椭圆形。虽然比四方形圆润了许多,但是比圆形还是差着那么一点点。

  好在,它饭量比恶性肿瘤的饭量小,而且它也比较害羞,不喜欢做啪啪啪,所以也不会转移。但是这玩意的饭量虽然比恶性肿瘤小,但是比正常细胞那就大了许多。

  就如同一个吃了激素的人一样,忽然胖起来,在器官中长得高大胖,身体强壮了,它就开始欺负其正常细胞。

  恶性肿瘤细胞对于正常细胞不叫欺负,直接就是绞杀,不留一点营养给正常细胞,几天就能饿死附近的正常细胞。

  而良性肿瘤就是欺负了,它长的快,长得高而胖,它就用它庞大的身体趴在正常细胞的身上。短时间内,问题不大,时间长了就是问题。

  比如长在肝脏内的良性肿瘤。它会压迫各种管道,造成肝脏内部结构的不通畅,不通畅人体就会出现各种问题。

  而且良性肿瘤,这个玩意毕竟不是正常的细胞,等它越来越多的时候,迟早会有更加不停的话的细胞出现,而且相对于正常细胞,它的身体中出现不听话细胞的几率更大。

  也就是恶变率更高。所以,良性肿瘤更要抓紧时间做手术,彻底的做手术。

  吃过饭,张凡和肝胆二科的主任到了医院。肝胆科的医生们早早就等在科室里面,虽然不上班,但是只要是科室的医生,几乎一个不差的都来了。

  “张院!”

  “张院来了!”

  “张院,您喝茶。”

  张凡笑着打过招呼后,就去看病号了。

  第一个病号是酒业的老板,虽然穿着病号服,可面像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深眼窝,白眼仁比黑眼仁多了很多,不经意间总是觉得他在盯着人看。

  “张专家,多费心了。大恩不言谢,一切看行动吧。”酒老板说话倒是很客气,不过张凡没当回事,这种人的话听听就行了,而且张凡也不愿意和他们深交。

  没必要,人家出了医药费,张凡是吃这碗饭的,就要给人家治疗好。至于其他,真的就是听听就可以了。

  张凡宁愿和良善的普通人打打交道也不愿意和这种身价已经成数字的人打交道。当金钱到了一定的数量级,其实和洪水猛兽差不多,虽无伤人意,可不经意间说不定就能给普通人带来伤筋动骨的灾害。

  “客气了,安心治疗了。”张凡笑了笑,做了一个查体后,就离开了病房,去了另外两个患者的病房。

  另外两个病号的身体状况就比较差了,消瘦,慢性疼痛的折磨,已经让两人失去了仅有的精气神。

  “疼吗?”张凡轻轻的做着腹部检查。

  “嗯,疼。”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躺在病床上,他就是今天随时比较小的患者。

  “医生,求您一定要多用点心啊。家里就靠他了。”旁边憔悴的女人双手合十,可怜的向张凡不停的说着好话。

  虽然面带笑容,讨好的面容,可她的笑容比哭还难看,还让人难受,可怜的人啊!

  “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张凡轻轻点了点头,和蔼的对家属和病号说了几句话。然后,带着医生们去了另外一个病房。

  “好医生啊,当家的,我们运气真好啊,碰到好医生了,你有救了,你一定要有信心,孩子还在家里等着爸爸呢。”流着流水的妻子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男人颧骨突起的脸庞。

  说句好话,说句暖心的话,不难,真的不难。特别是医生的一两句暖心的话,真的或许会让病人有生的勇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