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18 流星划过


  羊水栓塞,真要找原因,还真找不出来。不过剖腹产的并发症之一就有羊水栓塞这个疾病。这种疾病,说实话不好预防。

  有的产妇羊水进入血液系统,没有任何问题,而有的一旦进入血液系统直接就是要命的事情。张凡他们做到的抢救只不过是止住了目前的大出血。

  至于栓塞,只能靠产妇自己了。而且这种栓塞还没办法溶栓,羊水栓塞的机制太复杂了。目前给与了激素冲击、脱水、抗炎。补液,剩下的就看产妇了。

  人体有时候真是一个不讲科学的机体。

  贴好切口的辅料,挂上液体,患者被护士和医生,慢慢的推下了手术车。

  人群呼啦啦的围了上来。“让一让,让一让。”张凡带领着医生,慢慢的在人群闪开的通道里,慢慢的推着昏迷的产妇。

  这个时候的张凡脑海中一片的空白,人力终究有穷时,他尽力了,无悔,真的无悔,但是心里怎么都好像有点难受。

  手术车的车轮碾过草原,留下了深深的车辙,雄壮的汉子用皮袍子裹着刚刚出生的孩子,当手术车送到部落帐篷医院的时候。

  这位汉子哭了,趴在女人的头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布丽布丽汗,你醒醒啊,你醒醒啊,看看你的孩子啊,你看看她啊,看她长的多么的像你啊。

  布丽啊,醒醒啊,我的布丽啊!”汉子抱着孩子瘫坐在地上,流水顺着眼睛哗哗哗的流淌着。”

  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及伤心时啊!张凡他们虽然听不懂,但是看着汉子长大着嘴巴,痛苦的呜咽着,怎么能不明白呢。

  刚生了孩子,连孩子的模样都没看一眼,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或许这一睡就是永远,可怜的女人。

  人群中,男人黯然,女人抹泪。人世间的悲剧,不过如此。

  部落的老酋长深怕出意外,早早的就安排着伊斯坦布尔的医生们准备离开。临走的时候,伊斯坦布尔主刀的医生,拿着一个包袱找到了张凡。

  “朋友,我现在的心情或许只有你能理解。这是部落给我们的奖金,我和我的团队都认为应该补偿给那个可怜的孩子。

  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些钱亲手交给孩子的父亲呢。其他人,我……”这位医生,年纪大约四十来岁,原本非常犀利的眼神,也变的忧郁起来。

  “可以!”张凡没有拒绝,打开提包看了看,确认了数额后,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无话可说。

  “你吓死我了,你知道不知道,今天要不是我机智一点,说不定现在我们都成了枪下鬼了,你还要强出头。”张凡看着离去的白人医生,准备返回帐篷的时候,王总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张凡的身边。

  “是吗!哪你的意思是,让我见死不救?”张凡没给王总好语气。

  “嘿!我反倒里外不是人了。我给你说啊,当初出来的时候,上级领导可是说了的,让我当组长的。”王总追着张凡絮叨。

  “行,明天你上手术。”张凡心情不好,莫名的烦躁。

  “呃!”王总气的牙都快咬碎了。

  张凡走进帐篷,刚准备把钱给这位已经蔫了的汉子,估计是孩子饿了,小娃娃,半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哇!哇!哇!

  从出生到现在,已经三个多小时了,小娃娃只喝了一点糖水,真的是,没娘的娃娃,最可怜。“快,你们有奶粉吗,给孩子喂一点,估计是饿了。”

  张凡走向前,看了看孩子。指头触碰着孩子的脸颊,小宝宝如同小雀儿一样,使劲的想把张凡的指头含在嘴里。

  “没有奶粉,牛奶行不行。”翻译在一边翻译。

  “不行。第一个产妇呢,把孩子送过去,先让她喂喂孩子。”张凡一听就拒绝了!

  “doctor,代养的羔羊是长不大的。能不能让孩子喝一口她妈妈的奶?就算闻闻妈妈的味道也行啊!”部落的酋长第一次站出来和张凡说话了,他会汉语。

  “好吧!估计,不会有奶水的,失血太严重了!”张凡黯然的说道。

  老酋长轻轻的从汉子怀里抱过了孩子,慢慢的摇了摇,然后轻轻的放在了沉睡的产妇身边。护士长,赶忙上前帮着打开了产妇的衣服。

  “体温都不怎么高,哎!”护士长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孩子爬在妈妈的胸前,护士长轻轻的托扶着。孩子哭泣的她停止了哭泣声,两个小手甩动着,攀爬着妈妈的胸膛。

  出生的小孩子,没多少力气,轻轻的嗦着、嗦着。什么都没有,孩子又开始哭泣了,哇!哇!哇!真的能让在场的成年人感觉心都被这哭泣声给撕裂了。

  “抱走吧!”张凡忍不住了,太心塞了。

  护士长抱起孩子,要遮盖孩子妈妈衣服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产妇眼角慢慢的流出了眼泪。

  失血估计约有1000到1500ml的产妇,几乎都是她三分之一的血液了,现在竟然渗出了奶(a)水,母爱大过天啊。

  婴儿甜甜的吃着妈妈的奶(a)水,张凡带着医生们退出了帐篷。

  “哎!休息一会吧。”张凡很累,身体累,心更累。医生的心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中,慢慢的变硬。

  晚上,张凡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繁星满天了,毫无污染的草原上,繁星闪烁。饿了,不管心情多么沮丧,但人活着就会饿。

  听着张凡帐篷里有了动静,王总第一时间跑了进来。“怎么样,睡的好吗。你没事吧。”

  “没事,好多了,傍晚的时候,心气不好,你别介意。”

  “嗨,出国在外,咱们就是兄弟,你心里不痛快,只要能出气,只要心里能畅快,打我几巴掌,我都不介意。饿了吧,我给你弄了一点面条。草原上肉不金贵,但面条可是稀罕物。”

  说完,时间不长,王总就端着一碗鸡蛋面条进来了,“吃吧,其他人都吃完又睡了。我说兄弟啊,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的医生。真的,老哥我终于知道,你为啥能在边疆出头了。”

  张凡吃着面条,也没说话,也无需说话。“你也别嫌老哥话多,我能不能求你个事。”

  “嗯,你说。”张凡吃着面条,点了点头,含糊不清的说道。

  “老酋长说了,明天让咱们休息一天,后天做手术,到时候,到时候,你能不能把手术做慢一点。”王总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凡纳闷的瞅了瞅王总,他的意思张凡没理解。

  “你看啊,你做阑尾、做胆囊,速度太快了。俗话说的好,太上老君炼丹都要七七十九天不是,要是炼的太快,说不定玉皇大帝还觉得老头糊弄他呢。”

  “嗯?”

  “我的意思就是,现在就剩下咱们一家了,给酋长做手术的时候,要让他们觉得咱花了大力气,费了大功夫了。”

  “呵呵!”张凡笑了笑,没说话。

  “好好好,笑一笑就好了,别自己把自己弄的成什么一样,你们医生见过的死人还少吗?”

  “我这人就见不得小孩子哭。”张凡吃完了面条,王总立马递了一根烟,张凡犹豫了一下,接过了烟。

  “我也见不得小孩哭,不过我这人心硬,小孩哭,我也哭,但是,哭完就完了,绝对不会再想的!”

  “呵呵,看来王总有当医生的天赋啊。”

  “哈哈,谁说不是,当年就是学习不好,哎!”

  吃过饭,张凡站在帐篷外,看着满天的星辰,天边慢慢的飞过一颗流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