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22 老司机开飞车


  来时的路,乘坐的是依维柯。虽然底盘什么的也比较不错,但是对于哈国这边的山区非铺装道路,还是途乐这种车的天下。

  而且开车的驾驶员估计以前都是开坦克的,艺高人胆大,横冲直闯。过小河,减速?不可能,直接如同冲锋舟一样,破浪而行。

  也可能是回到自已人身边了,平时一般都很稳重的医生护士,这时候高兴坏了。不仅不阻止,还不停的怂恿,快点,快点,我们要坐飞车!

  一路烟尘、一路土。放牧的牧民、种地的农民,望着远去的车队,不停的he、tui,“囊死给!Qiao、xi、ga(猪)。”

  离开草原,翻过群山,沿着回来的路,感觉很快就到了石油基地。太阳虽然依然挂在了山头,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了,按照华国首都时间,已经22点了。

  蓝色铁皮房虽然简陋,但睡着安心,也不用提心吊胆。基地的炊事班,早早就给张凡他们做好了好吃的。

  肉,红烧肉,大盆的红烧肉、面条、大米饭、炒菜,一帮子医生护士,如同没见过大肉的人一样,端着米饭,筷子如同雨点一样的伸向红烧肉。

  从来不馋红烧肉的三个护士,都吃了不少。“还是大肉解馋啊。老王,晚上有地方洗澡吗?”王凤边吃边问王总,两人共同经历了一次生死,结果成了哥们。

  “有,等会我通知下去,今天基地的工人们晚点洗澡,你们先去洗,大澡堂子,舒舒服服的泡一泡。然后美美的睡一觉,驱驱乏。”

  说完,老王又端起面前的白酒,茶素老窖。“来,兄弟姐妹们,干了。这次老王我谢谢各位专家了。”他临走的时候,去看望了老酋长,老酋长已经答应把探测出来的石油交给华国石油公司。

  这次老王算是立大功了。

  “来干!”

  张凡不喝酒,向医生和麻醉师程医生两人好这一口,三人不停的碰着杯。食物谈不上精美、酒水算不上纯酿,但是众人吃的就是香,喝的就是美。

  吃饱喝好,美美的泡了一回热水澡。张凡就召集了众人,“钱到手了,现在就该分钱了,哈哈,来向医生,这是你的,师哥你的,护士长……”

  印着老富脑袋的钞票,一沓一沓的分了出去。“张院,这不合适。”老向还想说什么,结果被张凡给打断了。

  “行了,生死一场。这是你们应得的。”张凡挥了挥手,护士李倩倩就喜欢张凡这个姿势,太有气势了!

  “张院,这个……”护士长扭捏的不太好意思说。

  张凡太了解她了,“怎么,不想要?拿来,还给我!”

  “不是,不是。”护士长连忙把钱放在了身后,然后又觉得不好意思,脸歘的一下来了一个白透红,刚洗过澡的皮肤,那叫一个嫩啊!

  “有话就说。你们把钱都拿好了,现在钱已经下发了,各自保管,遗失不补啊!”

  “嘿嘿!”这是王凤的声音,这会姑娘高兴的如同小老鼠进了米缸一样的高兴。

  “张院,这个劳务费,回医院怎么说?需不需要上交,我们以前被排出去给患者导尿,处置费一共100元,医院只给我们10元,这钱会不会……”

  “哦!原来你操心这个事情啊。回医院,个人上缴百分之九十。”

  “什么?”

  “不会把!”

  “天哪,我现在辞职行不行,张院,你也是领导!”

  “哈哈,哎,瞧你们这群财迷。放心,这是你们自己的收入,一分都不用上缴。”张凡笑了笑。

  “真的吗?”小财迷王凤疑惑的望着张凡。

  “当然了,人家王总,已经给医院交过费用了,两辆大客车,三辆手术车,不然,你以为咱们能如此方便的出来吗!”

  “哦!谢谢张院!”不知道是谢谢张凡解惑,还是什么,小姑娘竟然给张凡鞠了一躬。

  “可别,你这样我可受不起。”张凡连忙闪开了。不过还没等说什么呢,小姑娘抱着钱就跑去她们的房子了。

  其实异地行医,在执业法上是这么规定的,要在当地医疗管理机构报道,得到当地医疗管理机构的许可后,才能夸区域行医,而且执业必须达到副主任以上。

  其实这一条主要是限制和保护普通医生的。而真正的大拿,根本不在乎这一条,而且飞刀,私人行为占90%,至于公对公派遣的很少很少,因为公对公,医生所得也就占个两成。

  而且当医疗技术达到某个领域顶峰的时候,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制约其实也都没什么了。比如,欧美的医疗体系就不认可华国的西医教育。他们宁愿承认三本华医学院,也不会承认中庸的西医毕业证。

  可当医疗水平达到顶峰后,这个条款就会被忽略。李家坡的医疗体系就是走的欧美路线,他们就不承认华国的医疗体系。

  当年他们的某个大佬生病,就专门请了首都军队医院的医生过去治疗的,要是按照法规,这是非法行医,要判刑的。

  但用一句装逼的话就是:为了解决大众日益增长的就医需求,这种飞刀不支持也不否定。直接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要不出事,没人管。

  晚上张凡坐在铁皮房外纳凉,铁皮房里面太热了,这个房子,外面气温高的时候,房子里面能比外面高个四五度,当气温下降的时候,它的温度又比外面能低个两三度,也就是能遮个风避个雨罢了。

  “张医生,我能不能打扰您一下。”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在张凡房间外徘徊了好久,当王总去方便的时候,小伙子赶忙凑了过来。

  “可以,怎么了?”张凡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您帮我看看,我身上长了好多豆豆,痒的厉害。”小伙子有点不好意思。

  “行,来你掀起衣服我看看。”

  当看到小伙子上身的时候,张凡心里哪个酸楚的,真的说不出来了。

  这帮子出国钻井开矿的华国工人,说是出国赚美元,其实生活条件真的一般。住的是简易房,吃的还是国内带来的物资,有时候物资被压在海关的时候,他们只能吃压缩饼干,吃罐头。

  因为远离城市,平时下班也只能自娱自乐,只能在巴掌大的基地内活动,不能出去,如同是监狱一般。

  赚的钱,真的是苦巴苦熬出来的。

  因为都是年轻人,基地只有一个随行的一位医生,治疗感冒什么的拿手,但是遇上其他疾病就不好说了。

  “这个看样子不是你一个人有啊,其他人也有吗?”

  “有,很多人都有,有时候太痒了,忍不住就找块粗石头,在太阳底下晒热了,然后在发痒的地方蹭一蹭,也能管会用。”

  “行,你先忍一晚上,明天我给你们开诊治疗。”

  “谢谢!谢谢!”小伙子不停的感谢鞠躬,张凡站了起来,还没说话,小伙子看着王总来了,立马像兔子一样,嗖的一下,跑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