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39 呃逆关


  远在茶素的邵华家里,这个时候也来了客人。是邵华爸爸农场的两位领导,这次他们不是来找张凡的,也不是来找老邵的,而是来找小邵的!

  “丫头啊,你也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农场也算是养育了你。现在你一定的帮帮我们啊。”他们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知道,邵华和银行的王主任关系不一般,所以就找上门了。

  “两位叔叔,不是我不帮忙啊。你们以前虽然还不上贷款吧,可每年的利息总还是按时还的。可这两年,你们甚至连利息都还不上了,银行怎么可能给你们继续放款呢。”

  邵华也是无奈,都是一个农场的,真的能算是乡里乡亲的,但凡有点办法,她都会想办法的,可现在,她真是有心帮忙也无力着手,银行早就把农场拉近黑名单了。

  农场这几年也真的是王小二过年。最早是大机械化种植小麦之类的农作物,算是红火了一段时间。

  结果随着粮食价格的变动,利润越来越少,最后不得已只能种植棉花,结果茶素这边的雨水太丰沛了,棉花这玩意需要暴晒,雨水多,结果长出的棉花球还没鸡蛋大。

  棉纤维短,没人要,只能当残次品买了。

  种棉花不行,他们就改变思路,开始做养殖。从外地弄来了一大群黑白花,价格高的吓死人。没想到这个品种的奶牛太娇气,时不时的就生病,一生病就得乳(a)腺炎,产出来的牛奶菌群数目根本不达标。

  而且因为茶素周边全是草原,本地土牛的牛奶更加醇厚,比黑白花如水一样的牛奶好多了。根本没什么市场,不得已最后只能杀牛卖肉了。

  一次一次的创业,一次一次的失败,终于让农场熬不下去了,银行也是需要盈利的,对于这种无底洞,不可能再放款了。

  “哪怎么办?难道只能把土地转让给甘省的洋芋蛋?”农场的两位领导哭丧着脸,相看无言。

  在边疆有个笑话,边疆地大物博人口少,所以其他省来边疆发财的人很多。时间一长,各省的人就有了区别。

  说,三川人在边疆垄断了饭馆和大肉铺。南河人垄断了废品收购站和菜园子。温带人垄断了穿衣打扮。江浙人垄断了房地产。而甘省人就干老本行,种地。

  大片大片的承包土地种植洋芋。所以边疆人把甘省人也叫洋芋蛋。甘省人干其他的行业,估计也不行,但是这个洋芋产业,甘省人说第一,估计其他省的人也不反驳。

  从洋芋的种植,到粉条、淀粉,甚至新式的生物涂料直接是一个产业链。

  “隔壁农场不是发展薰衣草产业了吗。据说挺不错的啊,咱们农场也可以发展一下啊!”邵华好奇的说道。

  “哎,哪是光脚踢墙听响了,看着好像赚钱,其实也就是个辛苦钱,利润全部让二道贩子给赚去了。”

  “薰衣草的香精不是说特别特别值钱吗?”

  “哎,哪是在欧洲值钱,在咱们国那玩意不值钱,没人要,都嫌弃薰衣草的味道太浓烈了。”

  “他们怎么自己不去销售呢?”

  “谈何容易啊!丫头,要不你找个时间把王主任约出来吃顿饭怎么样?只要再给我们放出几百万,我们弄个万头猪场,绝对能翻身!”

  看着自家丫头难为的样子,邵华爸爸说话了:“大几百万的事情,她一个刚毕业的丫头能说上什么话。你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等他们出了门离开后,邵华爸爸就说道:“东一棒槌,西一榔锤的,今天觉得养殖好,明天觉得种植好,家底就是让他们这样给折腾光的。还不如早点让甘省洋芋蛋给承包去了。”

  “什么洋芋蛋,人家张凡也是甘省的!”邵华妈妈白了老头一眼。

  “爸爸,你说我们承包个几百亩土地搞点种植怎么样。”

  “你懂什么?几月种?几月除草?几月打药?赶紧上班去,少胡思乱想。”老头在农场干了一辈子,当看着农场一天不如一天,他只能干看着,出不了力,心中也是窝着火的,只不过是嘴上说不出来而已。

  邵华撇了撇嘴,一边换鞋一边嘀咕:“你知道,你知道,都什么年代了,老封建!”

  老头装着听不到,躺在沙发上闭目生气。“你少气你爸爸了,赶紧去上班。”

  等邵华走了,邵华妈妈推了推老头子说道:“其实我觉得邵华的意见挺不错的。”

  “怎么?”老头知道自己的老伴。他自己强于下苦力,在农场干活是把好手,但老伴强于眼光,比他看的远,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内心里还是不得不认可。

  “你看啊,农场越来越不景气了。而且人也越来越少了。可这个吃穿能离得开土地吗?不能,国家总不至于把粮食全部进口吧,我觉得,不如在农场不行的时候,咱们承包上几百亩土地。”

  “你这叫落井下石,挖社会(a)主义墙角,也就是现在了,要是按以前,你这是犯罪。哼!”老头气鼓鼓的起身走了。

  “哎!你这老不死的,我怎么落井下石了。你说清楚!”

  如同老头越来越衰老的身体一样,他听不得别人说他老,也不想看到以前工作奋斗过的地方如同他的身体一样,一天不如一天。

  色楞县,张凡他们按照第一次手术的路径进入了患者的腹腔,当打开腹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就是冲天的臭气。

  就如三伏天打开垃圾车的后箱门一样,一股让人能窒息的臭气传了出来。张凡和老赵有经验,当第一时间打开腹膜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闭住了气息。

  因为这个第一波是最臭的,马老滑人老奸,说的一点都没错。而马逸晨就不行了,娃经验没张凡和赵主任丰富。

  当打开腹腔的时候,娃还探头看了过去。腹部内感染的地方冒着气泡,如同夏天的旱厕一样,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

  加上腹腔发热的温度,发酵的气体。想都不用想,马逸晨直接开始“呃!呃!呃!”眼泪从眼眶中直接就流了出来,止都止不住。呃逆带着气体的刺激,泪水就如小河一样开始欢腾了。

  更变态的是,这个时候,张凡对着马逸晨大声的说道:“大口呼吸,张开嘴,快,吐出来以后就别和我上台子了!”

  马逸晨流着泪,大口的呼吸着,大口的呼吸着。就如同对着旱厕,对着冒泡的粪水流口水一样,他不停的强迫着自己大口呼吸。

  “普外的第一关,就是呃逆关,你过不了这一关,上台子就吐,是不行的。听张院的话,快,大口生呼吸!”老赵坏笑的看着马逸晨。

  想提高自己,想提高手术技术,只能痛苦的磨练自己,没有捷径。

  流着泪的马逸晨,舌头不停的在嘴里翻着筋斗,就是为了压住呃逆!而张凡和老赵等避过第一波的生物打击后,也开始大口呼吸了。

  没办法,只要是人,只要是个正常的人,怎么会不恶心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