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50 兵行险着


  “进肝门了。他进肝门了!”秦老的声音都带着一丝沙哑。太激动了,肝门让张凡解剖的干干净净。

  手术看起来非常的舒服,都不带一点多余的步骤,不带一点的犹豫。

  一步一步,非常的明确。会场中看懂的大拿不少。

  “这小子基本功很扎实啊,手底下的功夫真的厉害。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比他差了不少,就算现在,我觉得在这种手术上,我都没这小子做的干净!”张凡的大师哥对张凡的四师哥说道。

  “嗯!他的手术,你发现了没有,没有一丝的多余步骤。这一点就非常的厉害不。人的结构并不是全部都一样的。可他想都不用想,刀刀连贯,真厉害!”四师哥看着大屏幕点头说道。

  坐在前排的吴老静静的看着张凡的手术一言不发,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张凡的手。

  “强!真的强,这家伙从哪里忽然冒出来的啊。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过他的名号啊?”

  雅湘的肝胆主任惊讶的问着三川西华的主任。他们都是肝胆外科协会的常委。

  “不知道啊,看来是真有本事,不是专门走路子出来的角色。”

  “能请卢老走路子估计不可能。”这是几位看懂手术的大拿。

  这个时候,大拿们都对张凡认可了,手术虽然还没进入最重要的地方,就张凡这一手的解剖已经能让他们惊艳了。

  而中间一些看不懂的医生就没这么震撼了,特别是被师傅或者主任带来见世面的医生。

  看的一头雾水,“我觉得也就那样,不过他的手术器械挺漂亮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你知道不,我也想买一套。”

  “嗯,是挺不错的,不过他的止血还是比较厉害的,我觉得我练练和他也差不多。”

  半瓶子话多,不服气的品质也不是不好。不服气才有动力。

  最后一排的各大器械商这个时候才是煎熬。看,看不懂,听,听不懂。就知道做手术的很牛逼。

  因为秦老都激动了!大家也不傻。实实在在的不敢问也不敢说啊!

  “小王,打听打听这位有什么爱好没有,比如烟酒茶之类的。”

  “好的!”

  张凡的系统,让张凡有了一个充分去练手平台。虽然骨科比普外打开的更早。可要论对专业的理解程度,目前肝胆是张凡最强的。

  因为在肝胆这个学科上,张凡升华了,已经突破了,说通俗一点,就是量变达到质变。

  肝脏在张凡的脑海中,已经被他想通透了,可以说在肝胆方面,张凡已经能游刃有余的创立自己的东西了。

  如果按照江湖功夫来说,虽然未达到不败的程度,但是靠着堂堂正正的磨炼,差不多快到风清扬的水准了。

  身体的几大器官非常的怪异,要玩血管的不玩血管,玩肌肉,比如心脏。

  要玩肌肉的不玩肌肉,玩粘膜,比如胃。胃组织最重要的其实就那层胃部的碳氢粘膜,没这层粘膜,肌肉再厚也顶不住强酸。

  而肝脏,原本应该玩分泌玩生化,可它却操起了血管抡起了脉管和你玩武夫玩不讲理。

  人体消化道的静脉回流全部都过肝,从食管到菊花,全都要经过肝脏。

  这地方比九省通衢还重要。肝脏的门脉一旦不通畅,上下消化道的静脉就开始堵塞。

  通俗的说,十二指肠和胃以上就是上消化道,以下就是下消化道。

  上下消化道静脉被堵了以后,都会借道,不走肝脏,这里产生的疾病先不说,就谈血管的变化。

  消化道原本藏起来的静脉,都变粗变的菲薄,如同蓝色蚯蚓一样漏出来不说,还趴在食道、趴在肠道表面。

  进入下消化道的食物都是乳糜状的糊状物,也倒无所谓,除非硬走谷道胡来。

  而上消化道就不行了,一旦肝脏的门脉系统堵塞了,食道的静脉就是炸弹。

  吃口饼干,没咀嚼碎,结果轻轻划过食道的时候,已经非常的菲薄的静脉被划破了。

  然后,患者就会出现大口大口的吐血。吐血就能吐死人。

  常规的治疗就是结扎,在胃镜下结扎。而张凡现在做的就是让堵塞的脉管借道通畅起来。

  虽然不能彻底治愈原发的疾病,但是最起码能延缓患者的生命。

  有时候好似多活一天,多活一年好像没什么用。其实,这对患者对家属很重要。

  “刀!”解剖后的肝脏脉管清晰的展现在大屏幕中。

  当张凡拿起手术刀的时候全场鸦雀无声。就连做解说的秦老也不说话了。

  曲张的脉管波动好似都能看清。“啪!”张凡稳稳的接过了发着冷光的手术刀。

  “分开动脉!准备显微镜。”

  “是!”

  结扎,远端结扎后,张凡不带一丝迟疑的下刀了,这一刀下去就没办法后悔了。

  老天不会让开了口的血管,让医生从来的。

  如果一旦借道不成功,患者连手术台都下不来了。会场中静静的,只有呼吸声。

  当手术刀划过,残留在血管中的一点暗红的血液轻轻的渗出,如同橡皮管口一样,在显微镜下,静脉被放大了。

  借道,门脉系统的脉管被张凡直接跨过肝门动脉连在了下腔静脉上。

  当张凡用血管钳钳夹下腔静脉的时候,看懂的大拿们发出了一声:嘶!

  特别是秦老,在扩音器的加持下这口冷气吸的格外的响亮、格外飘逸。

  “靠!他胆子太大了吧。直接动下腔静脉。我的天啊!这一个不小心,病号直接就挂了啊。”

  一些普通医生虽然看不懂手术,但这时候,手术的危险性他们还是懂的。

  “别吵!”另外一个医生不乐意了。

  通俗的说,血管分三层,外衣,肌肉、内衣。张凡靠着超级稳健的双手先把肝门静脉的外衣和下腔静脉的外衣连在一起,留一个小口。

  “降压!”

  “是!”

  “血压已经到底!”麻醉师大声的汇报着病人的情况。

  就在这一刹,张凡的剪刀进入了下腔静脉的肌肉层。

  “咔!”的一声,全程未见明显出血的手术,这个时候,出血了。

  如同泉水一样冒了出来。呼呼啦啦的冒了出来,全场的医生们都情不自禁的直立的身体,捏紧了双手。

  血管开口,特别是大血管开口,开玩笑!这种手术不管有多熟练,都有巨大的风险,一个不慎直接就成大出血而死了。

  显微镜放大的血管,如同奔溃的水坝一样,血液咆哮而出,放大下的画面,看起来更加的可怕。

  “挂了!挂了!这人没救了!”一些普通医生盯着大屏幕喃喃自语。

  手术室内,医生护士,动作娴熟,衔接稳定。急促而不慌乱。

  当血液喷出的那一霎,张凡动了,眼科钳在手中飞舞。一下两下,血管的肌肉肉眼可见的被缝合了起来。

  一针两针,大坝合龙,血液停息。

  “升压~!”当张凡收回钳子的时候,话语也从他的口中发出,一点都不带迟疑。

  随着血压慢慢的提升,张凡开始缝合血管的外衣。

  “漂亮!”当血压升到正常后,缝合借道的血管未见一丝丝的出血。

  秦老大声的喊道,老头脸都涨红了。

  “漂亮!教科书般的操作,甚至比教科书都做的漂亮。

  虽然这种手术在肝病中的应用不广,但这种思路这种技术却是非常可贵的。”

  秦老如同酣醉了一般,带着一丝遗憾或许是一丝回味一样的说道。

  “兵行险着啊!这小子胆子太大了。”这个时候吴老微笑着对卢老说道。

  没等卢老说话,吴老又说道:“不过,这样一来,我就更加期待他下午的手术了。看他是不是能堂堂正正的进入肝中叶。”

  “呵呵!”卢老带着一丝骄傲和满意,笑的非常舒心。

  大师哥眼高过顶,别说小一辈了,就算他们这一代,都没几个能入大师哥眼的。

  张凡能让师哥说期待,了不得啊!

  秦老,继续解说着手术,当血压升起后,借路的血管如同原本就长在下腔静脉上一样,没有见到一丝的出血。

  “没什么用,这病号怕是两天就要做一次透析!估计他天天拿猪血管练习缝合呢!”

  一位边疆的医生有点羡慕嫉妒恨的说了一句,声音稍微有点大,结果,换来的全是看SB的眼神!~

  人就是这样,张凡要是首都的专家,估计就没人说这个话了,估计全是清一色的赞扬。

  可谁让他是基层医院的医生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