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52 再现裘式刀法


  “电刀!”张凡放下了手术刀,换上了电刀。肿瘤,特别是恶性肿瘤,太霸道了。

  这玩意用什么样的恶心词语去描述都不为过。它的形态各种各样。

  一旦它突破覆膜,从内而外的破溃后,直接就是散发着恶臭的史莱克。

  玫瑰花色的或者红酒色的肝脏上,长出一个发灰发暗的包块,这个包块的形状还不规则。

  就如同一个发育不良可体态巨大还发了芽长了毛的土豆落在一团玫瑰软饼上一样。

  非常的让人不舒服。

  张凡接过电刀后,用左手轻轻的触摸着肝脏上恶心的肿瘤,如同抚摸双峰一样的温柔。

  虽然术前的各种资料都已经很完善了,但张凡还是要自己去体会一下这个肿瘤。

  轻轻的触碰,感受它的成熟度。如同挑选水蜜桃一样,看它是否内部已经完全腐烂。

  “师哥,在这里毕竟不如现场观看,要不我们进手术室吧。”随着张凡的动作,卢老有点紧张了。

  希望越大,就越担心失望。

  “不急,这么大的肿瘤,你我进去也帮不了他什么。徒增压力,咱们拿刀的岁月过去了……”

  “张医生下刀了。开始游离韧带了。漂亮!手法轻巧,镰状韧带被断离了,三角韧带……”

  全场只有秦老的声音。“挂线!”张凡对着护士说了一句。恶性肿瘤的切除,不单单是把肿瘤切除下来,而是要把肿瘤周围一定范围的正常组织也要切除的。

  而肝脏就如同一包血球一样,每一刀下去都会有大量的血液喷出。这种血液的遗失,一般医生根本无处避免。肿瘤越大,就出血都能让病人死亡,这就是它的难点。

  所以,就需要提前把肝脏正常组织周围先用缝合线缝合起来,结扎了血液后,才能切除肝脏。

  就如打包围战一样,先要做一个口袋,然后才能做歼灭。

  这里的难度就是在未切开的肝脏上做口袋,哪里是大动脉?哪里是大胆管?不对肝脏组织有个非常非常娴熟的解剖知识,就这一步就把全世界百分之八十九十的医生阻挡在门外了。

  肝脏知识张凡通透了,真正的升华通透了。今天就算张凡做骨科手术都没有做肝脏手术来的漂亮。

  虽然系统中的磨炼是基础,但是自己的感悟更是把张凡在肝脏手术提高了好几个高度。

  “看!张凡医生做结扎了,平行于肿瘤开始做结扎了。

  天啊!没有出血,大家看,这里没有出血。太厉害了。”随着张凡的结扎,秦老眼睛都瞪圆了,原以为会出不少血的手术,结果在张凡的操作下,就没有见到一丝的血液出现。

  张凡完美的做到了无血结扎。这就是本事,这就是肝出来的本事。牛,不是说出来的,而是肝出来的。

  张凡做的顺手,赵全平主任、马逸晨他们配合的也舒服,随着张凡的节奏,几人不紧不慢的一点点的做着包围战的口袋。

  “了不得!了不得啊!”张凡的大师哥看着大屏幕情不自禁的说道。

  他就是肝脏肿瘤起家的,可张凡给他太大的惊讶了。

  “赵主任,牵线!马逸晨牵线。”随着肿瘤四周的结扎完成后,张凡一声令下。

  老赵和马逸晨提起了留在肝脏外部的肠线。这个时候,从无影灯上方看下来。

  肿瘤和缝合肠线如同是天空中展开的降落伞一样。肿瘤包括肿瘤周围的肝脏组织被悬吊了起来。

  张凡也不多话,在他们提起的那一霎那,张凡动刀了,刺啦刺啦的炙烤声中,张凡的电刀入肝了。

  青烟袅袅而起,执刀如笔,张凡在肝脏上做着自己的心中完美的画卷。

  “天啊!看,快看,裘式刀法。快看,快看。这就是裘式刀法!”

  秦老激动了,张凡一点一起之间,让老人眼睛红了起来,自从裘老逝去,吴老渐隐后,裘式刀法在肝脏领域慢慢的好像消失了一样。

  今天,多少年了,终于又让他看到了熟悉的刀法。一点一提中,蕴含了最最合理的肝脏肿瘤的切除方式。

  不光秦老激动,卢老、特别是吴老,一辈子拿刀的人,不禁微微的出现了颤抖。

  对,这就是裘式刀法,肝脏切除中,最完美,也是最难的刀法,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酷!”就连普通医生都看出了张凡手法的玄妙,这就如同是在充满了水的套套上面绣花一样。

  张凡避开了血管、避开了胆管,庖丁解牛不过如此。

  这就是裘派大佬的可怕,张凡在系统中肝了两年,如果没有后来的感悟,他绝对做不到如此的惊艳。

  系统磨炼加上平日的超级肝,才达到裘老和吴老当年的水准,所以说裘派一祖一宗是开挂而来,也不为过的。

  肿瘤在张凡的旋切下,一点点的慢慢脱离着肝脏。肿瘤这个玩意不像是苹果一样的挂在树枝上的。

  而是如土豆一般埋在地下,因为太大后又冒出一半在地上。

  所以,肝肿瘤的切除,最难的不是肝脏表面的切除,最难的是埋在肝脏深处的这一段。

  越往肝脏内部,脉管系统越是复杂,肝脏内部的脉管就如同掰开的面包一样,到处都是孔泡。

  有规律吗?有,吴老当年就对华国人的肝脏脉管做过定义。

  有了定义就应该好做啊,其实不然,就如相对论一样,知道和理解是两回事情。

  理解和应用又是两回事情。所以,随着张凡一点点切除表层的肝脏组织后,手术也慢慢的进入了最难的一部分。

  难吗?非常难,就算张凡想通透肝脏后,也很难,不难早就被推广了。

  不光张凡,几个手术参与人员的额头微微渗出了汗珠。

  成败就在此刻。

  卢老暗暗的捏住了拳头。吴老紧紧的盯着张凡的双手,张凡的手术如同在复制当年他的手术一样,不,比他当年更精准。在控制出血上,张凡做的比他更好。

  “师哥,小师弟的手法是怎么练出来的。”老四问了问已经紧张到不能自持的大师哥。

  “天赋,这是天赋,靠练是不够的。”大师哥头都没回。

  悬吊的肿瘤就如一个大蘑菇一样,被赵全平和马逸晨悬吊着。

  两人咬着牙在坚持,绝对不能颤抖,绝对不能用力过大。悬空的手臂发酸了,发麻了,但是必须得坚持。

  这个时候,如果轻轻用点力,哪就是血染天下的局面,手术都不用再做了。

  所以,当手术做到极致的时候,必须有一个合格的团队。就如同战场上能把自己后背交给战友的团队。

  张凡两年的时间,一路走来,他再成长的同时,也如同一个磁铁一样,不断吸引着他身边的人也在成长。

  “刀!”张凡轻轻的转头,巡回护士非常有默契而快速的擦掉了张凡额头上的汗水。

  温柔的巡回护士擦掉张凡额头珍珠般的汗水,紧张超级紧张,累、超级累,这是他们的神经就如已经满月的弓弦。

  电刀交换成了手术刀。在肝脏内部,用电刀就不合适了。

  这里的脉管太多了,用电刀电切下,出血或许会被暂时的掩盖,可这种凝结是不牢靠的,一旦大意,关腹后就是病人和医生共同的噩梦。

  所以,张凡必须用刀,就算出血,他也要知道,在什么地方出血,出血量有多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