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53 吾往矣!


  当肝脏被张凡游离了上层组织后,手术也进入了最后的范围,就如同歼灭战最后的突击一样。

  打好了,是场漂亮的歼灭战。打不好,就成了医生的笑话、患者的事故。

  随着肿瘤的分离,终于张凡把肝脏游离到了肝脏门脉系统的地方。

  这里说一句,肝门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本,简单的描述一下,肝脏就是个大房子,而脉管进出肝脏的地方就称之为门,也就是肝门。

  人类正常的肝脏脉管,是非常漂亮的,排列的非常漂亮又科学。

  厚实而韧性的蓝紫色肝管在最右侧,这里流淌着从胆囊和肝脏中流出的胆汁,肝胆相照,肝脏胆囊依附在一起。

  胆管旁边则是纤瘦却有力的肝动脉,动脉这个玩意,看起来不粗,但是力量不小,就如同常年健美的女士一样,看着没肉,可一旦发怒,满身的肉疙瘩。

  肝动脉旁边则是肝淋巴管、神经,特别是神经,一般都如小白脸一样,靠着动脉这个大姐姐。

  淋巴管、神经边上则门静脉,这里流淌着从肠道回收的静脉,等待肝脏解毒的静脉血液。

  这些组织如同电缆一样,被捆绑在一起,脉络清晰,就如一个非常有经验的电工所排布的电线一样,很漂亮。

  这些管道进入肝脏后,开始分叉,就如同一颗大树一样,所有的分叉都是靠近树干的地方是最粗的。

  而肝脏中叶就是这些管道分叉的地方。所以,肝脏中叶又被称之为肝脏的禁区。

  在边缘地带,就算切下拳头大的肝组织,了不起也就伤到了一个末端分支罢了。

  肝脏中叶则不同,一个不慎,或许伤到的就是一片,甚至是半个肝脏。而长了肿瘤后的肝脏脉管,就如一个见习的电工排布的电线。

  用一团麻来比喻,绝不为过。所以,想要弄好肝脏中叶的肿瘤手术,没天赋,想都别想。

  全世界能常温下进肝脏中叶的医生超不过十个,这就吴老牛逼的所在,不仅进入了,而且还是第一个进入了。

  虽然能进中叶的医生超不过十个,但是看懂手术的人大把的存在。

  这就是外科手术的奇妙,你看的懂,甚至说得一清二楚,可给把手术刀,就全……

  “到最后最关键的几刀了。2mm之间就是生死,手术做到这里,我可以拍着胸脯说,张凡医生的团队是非常专业的。虽然他们来自基层,但华国顶尖医院没有几个团队能超越他们。”

  秦老动情的说道,肝脏中叶的手术做到这一步,未见明显出血,未见肿瘤破溃,患者生命状态仍旧是平稳的,他真的想说一句张凡牛逼,但又怕给张凡惹祸,所以就把张凡替换成了张凡的团队。

  赵全平主任、马逸晨、宋医生,这个时候咬着牙坚持着,一丝的抖动说不定就是一场事故。

  手术当中,不管主刀还是助手,没有一个医生是不重要的。他们的肌肉已经从有氧变成无氧了,双手虽然酸楚,但稳如磐石。

  他们如同背景墙一样,给主刀医生营造了一个优良的手术环境。如同无名英雄一样,默默的用肩膀撑起张凡。

  “换刀柄啊!换刀柄啊!”张凡的大师哥紧紧的捏着拳头,低声对着大屏幕中的张凡念叨着,

  2mm的距离,距离大血管只有2mm,用刀,锋利的刀锋,微微的一个不慎就是人死灯灭的事情。

  而用刀柄虽然安全,但是有很大几率撕扯破肿瘤,破溃的肿瘤说不定就会形成转移。

  这就医生的难,左右为难,要手术安全,那么手术就有瑕疵。

  要手术完美,那么就要承受巨大的风险。

  如果大师哥是手术医生,说不定他也会选择手术刀,但在场下的他,则希望这个见面没几天的师弟用刀柄。

  虽然手术有瑕疵,但总不会让患者丧命在手术台上。

  患者死在病房和死在手术台上,对于医生来说,差别非常的大。

  可张凡没有如他所愿,刀!刀锋点点寒光中,张凡下刀了。

  长十厘米左右的切割范围,一直是紧靠着2mm的大血管在动刀。刀下就是大动脉和大静脉,手术刀的锋利程度,太可怕,懂得人想都不敢想。

  每一刀下去,稍稍偏斜那么一点点,或许就是血溅如花了。

  看懂手术的大拿们,心脏也悬吊在嗓子眼中。

  “一刀,两刀、三刀!”秦老失神一般如同小儿数数一样,慢慢的跟随着张凡的手术刀说着数字。

  腹腔脏器的手术差别很大,胃肠、肝胆、胰脾,每一个器官的难点都不同。甚至同一个脏器每一段的手术难点都不同。

  随着二战后,科技飞速的发展,手术好像越来越朝着精细化发展,特别是欧美医疗系统,对学科越分越细。

  可紧接着,随着生物分子科技的发展,医疗前沿专业又开始慢慢的综合起来。

  而医学也开始变的越来越难。想要把一门手术做到极致,太难了。

  所以,当张凡亮刀后,吴老爷子真的激动了,如同遇到敢亮剑的后辈一样。

  老爷子双手抓着扶手,紧紧的抓着扶手,已经老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大屏幕。

  如果张凡用刀背,老爷子可能会失望至极,但,张凡没有。

  他亮刀了,如同度过易水的剑客一样,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不是炫技,这不是鲁莽,这是一个真正的医者仁心。

  面对得失,会选择有利患者的,面对艰难不计艰辛。好似是个大话一样,其实,能做到的医生不少。

  但……

  “师弟,你的这个小弟子了不得啊,虽然他的刀法已经有了裘式的影子,但还是很青涩。

  你怎么把他放出门的,这小子心性、天赋俱佳,就欠点火候,欠点正规系统性的调教了。”

  “师哥,这刀刀危险,我心慌的厉害啊。”这种手术,卢老太清楚不过了,这也是他老人家心中的一个痛,所以当张凡刀刀靠着血管的时候,老人手背都是冷汗。

  “没事,虽然青涩,但你看他的前几刀,刀刀齐平如线,如同横切一般,不多一丝一毫,非常的精准,说实话,他很厉害。你就放心吧,不会出意外的。”

  毕竟是此种手术的创始者,吴老的眼光更是比其他人高了不少。

  “嗨,这兔崽子我说等他考研,结果如同撒出去的二哈一样,嗖的就不见影了。

  要不是我来找,估计……”吴老的几句话,让卢老也安心了,虽然也有说笑话的心情了。可眼睛却没有意思离开张凡的双手。

  “呵呵,怎么,他还有其他想法?”吴老的意思就是张凡想出国移民。

  “哪倒不至于,路宁给我说了,张凡口语只有他自己能明白。”

  “哦,哪等他手术结束后,和他谈谈。”吴老放松了,张凡最初的几刀,就让老头放心了。

  这个时候,吴老放松了,躺在沙发上,端着白瓷杯,慢慢的喝着茶水。

  “这小子有点咱老师的风采啊。他今年有三十岁了没。”

  吴老军队的几个大弟子,看着大屏幕中的张凡。

  “没,大学毕业没几年。师哥,要不特招?”一个走行政的师哥坏笑着看着师哥。

  “呵呵,我倒愿意,你要是不怕卢师叔找你拼命,你可以试试。”

  “呵呵……”

  原本静寂的会场,随着张凡刀刀朝着大血管杀去。场下的医生们也是议论纷纷。

  “靠!这家伙的胆子铁打的啊,一刀下去血管壁都清晰可见。何必呢,用刀柄啊,马上就要一举成名天下知了,别最后死在终点线上啊。”

  “这就是差距,人家这叫艺高人大胆,懂不懂,没听秦老说,这是裘式刀法吗?”

  “好似你懂一样,秦老他自己都不会裘式刀法,他说是就是啊。”

  这就成抬杠了。

  “快找国外的专家问问,我怎么听着,好像这位爷的胆子太大了。感觉有点莽张飞的架势呢。”

  秦老在呢喃,解说也就不成解说了,普通医生在抬杠,会场最后排的器械商抓紧时间在收集着张凡手术的信心。

  有说好的,有说坏的,也有说艺高人胆大的,更有说张凡傻大胆的。

  所以,这帮家伙心里不托底了。赶紧开始询问大听起来。

  器械商找医生,就如同企业找明星代言一样,对于有不良嗜好的、太过另类的,一般都不会考虑的。

  手术最后的十几厘米,让张凡耗费了最多的精神状态。

  系统太逆天,张凡的手法是自己练的,系统只追求结果,对于其中的小技巧,张凡无法从系统中获得。

  所以,这台手术,张凡做的虽然漂亮,但是相对于卢老来说,他耗费了更多的精力,这就是闭门造车和有师傅带路的差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