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66 一声老师,你小心


  早些年的时候,如张凡父辈他们这一代人,估计是当年各种的因素下,他们比较信奉的是强人理念。而到了张凡这一代,这种理念就慢慢较少了许多。

  而欧阳刚好是在哪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人,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强人理念的信徒。

  所谓一条好狗看三家,一个好汉护一村。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他们这一代人的性格很特别的。

  用个西北特别的土语土词来描述,就是“怪仗”。大概就有点不讲理的意思。

  欧阳骂完人还不解气,第一时间就把状子告到了茶素政府一把手的电话里面。

  “医生们冒着生命危险,还受到别人的打击威胁……”欧阳的告状直接就是……

  有理咱们讲道理,没理想办法找,一句话的事情,挑事之人没想到惹到了一个如此难缠之人。

  估计他现在头上的火已经快燃烧起来了,毕竟能为下属去和上级据理力争的人不多,更何况是在这种上下级分明的地方呢。

  ……

  手术室内,张凡他们已经开始清除腹腔内的出血了,破了口子的胃部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这个时候的胃部,就如同一个上了岸的鱼一样,溃疡处的口子随着肌肉一张一合,还吐着血液混杂着胃液的泡泡。

  说实话,人体健康的大器官,要是按照普通人的审美观点来看的话,胃部是最漂亮的。

  这个是有说法的。

  颅脑中的脑组织,就不多说了,不是很漂亮,它就如包着塑料的肥肉一样,就是个白腻,如同恶心的中年肥男人一样,卧在沙发中。

  仔细看肥肉间还在慢慢蠕动,好似肥大肉里面还有蛆在活动一样。

  肺部原本是很漂亮的。特别是婴幼儿的肺,粉粉嫩嫩的,就像粉桃色的蛋糕一样。

  但是只要上点岁数,要是再抽口烟,这玩意直接看不成。

  直接就是发了霉、隔了年的鸡蛋馅大月饼,而且还是掰开馅,显露出受潮发霉的一面。

  肺部吸入的灰尘就贴服汇集在肺细胞中,隐约可见,灰黑黄相交!

  心脏,原本有点小鲜肉的潜质,可做为永动机的它,身体表面趴附了太多清晰可见的大血管,而且血管为了不被磨破,下面还垫着白黄色的脂肪肉垫子。

  就如年轻时候的洪银宝,肌肉是有了,但是肥肉也不少。

  肝脏呢,怎么说呢,健康肝脏的颜值可以排名第二,酒红色的身体还是挺漂亮的,就是有点娘娘腔,稍微感觉有点软脆。

  肾脏,原本长的还可以,可是它头上顶着肾上腺,直接就成了小沙弥被打得满头包一样,好似西游记中的如来佛祖的头一样,或者如包了头的阿三一样。

  胰腺,这个玩意谈不得,白的发腻不说,身体表面好似还有网格一样。

  如果没有网格还可以说它有富贵之象,可有了网格,画面就被破坏了。

  直接就是一条粗、白的大腿,一颤一颤间还又穿了一条白色网格丝袜,直接能溟灭男人的欲望。

  大小肠道就不说了,它的颜值就直接看不成,满身挂着血管不说,身体里面还有各种的红黄蓝紫青,就看吃什么色的食物多了。

  它就如一个正在叛逆期的胖孩子,挂着大而粗,像是脱了色的金链子,还画着五彩艳妆一样。

  膀胱,就是个不规则的圆球,圆球也就罢了,可圆球左右两端挂着从肾脏延伸出来的输尿管、下面还有……

  直接就是一个流着拉丝口水、吐着舌头的天线宝宝,可爱丝毫不见,反而多了一点猥琐。

  至于男女生殖器,就不谈了,一谈就是XXX!

  真正算漂亮的就是胃部。外面穿着淡白色有点米黄的西装,西装下是强壮的肌肉,血管被肌肉压迫的发着淡淡的红色。

  真的就如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健壮男人。

  可胃部要是烂个口子,就不好看了,直接就成了咸鱼一条,还是被晾晒在干涸的池塘中半死不活的咸鱼。

  张开的口子里面,时不时的还吐出一两片沾着血、带着粘稠液体的菜叶子,直接就是沾着粘痰的菠菜一样。

  而且开口子的胃壁上不停的滋着鲜血,好似水龙头在洗刷这个沾了痰液的菜叶子,血腥中带着恶心。

  可是,今天这个恶心没让手术人员感觉难受,因为HIV就如头顶悬着一把随时会掉落的菜刀一样,恐惧压过了所有的身体不适。

  人的感觉其实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当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大脑直接就把感官器官反馈的感受给屏蔽了,一心一意的去求生。

  进入胃部,清理了腹腔中的消化液和消化物后,张凡对着老宋和马逸晨说道:“我缝、我打结、我剪线,你们拉钩。”

  “好的!”老宋点了点头。

  “老师,你千万要小心点!”马逸晨紧张的对张凡说了一句。

  说实话,人,谁不好个面子,张凡就比马逸晨大一半岁而已,而且马逸晨还是硕士。有时候,年轻人的面子太难拿下来了。

  虽然他很是佩服张凡的技艺,但是相同的年纪,让他实在不好意思叫老师。

  这就是技术狗的粗糙之处,当老师这个词语侵入到各行各业的时候,搞技术的人,其实最不愿意就是喊老师。

  不是他们不懂礼貌,而是他们太看重这个词语了,这个词不是简简单单喊出的,而是传道受业解惑的高贵之词。

  可现在,面对危险的时候,马逸晨紧张了,他抛下了所有的一切不好意思,一切顾虑,打心眼里的喊了一声张凡老师。

  一声老师,不是屈服而是尊敬,骨子里硬气的人,轻易不开口,开口就不轻易异弦。

  张凡笑了笑,盯着马逸晨看了看,虽然他也没说破过要收马逸晨做徒弟,但是这一声真真切切的关心,让张凡的心里暖暖的。

  人与人要是都是这样,简单一点就好了。

  “放心,没事!我会小心的。”

  普通的手术,是主刀和助手配合的工作,主刀缝合,助手打结,二助手在需要的时候剪线,器械护士穿线递针。

  针出,就要打结,衔接要快。

  当然了匆忙间,在各种小心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因为各种原因出现被缝合针扎到之类的事情。

  张凡为了避免这种危险,直接就把风险自己承担了。

  这不是张凡多高尚,而这是在医疗行业中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当遇上比较危险的手术,需要冒险的时候,往往都是有经验的医生先上。

  行业中的法律法规没有一条这样的规定的,但是华国的医生们就这样言传身教的遵守着。

  溃疡的缝合和其他伤口的缝合不大一样,它的缝合有点像是挤压式的缝合。

  简单的说一下,比如一张纸上有个口子,入针的地方要远离这个口子大约一两厘米。

  而且不是同一时间去打结,比如这个口子需要缝合五针,那么都是把线头穿过两侧的口子,两头留线。

  盐酸的腐蚀,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脱水,首先是把机体内的水分全部给脱去了,然后随着这个反应带来了巨大的热量。

  所以,这种穿孔的周围其实都是有点碳化发硬的,如果单靠挤压闭合,估计是不会愈合。

  所以当缝合线穿过后,接着就把大网膜拉了过来,填塞在切口处,就如同一块油腻的抹布一样,把伤口先给堵上。

  大网膜,血供丰富,它会随着时间让伤口吸收愈合机化的。

  这种缝合非常的讲究,因为穿孔后,机体组织非常的脆,力量稍微不注意,带来的或许就是豁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