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182 泪光闪闪


  科室的少妇们也不调戏张凡了,当一个人的技术忽然提升许多许多,让其他人必须抬头看的时候,同事们虽然谈不上尊敬,可起码的一点尊重还是会给的,目前张凡就是这个状态。

  几个少妇调戏其他转科的时候,也不会拿张凡来说笑了,而且现在任丽娜对张凡也很客气,张凡刚进科室的时候,帮忙干活,她觉得理所当然,现在就有点不好意思了,有些小事情都不让张凡干了,她发现张凡爱琢磨病历,粘贴化验单、开各项检查单、和病人家属谈话等这些小事,她就自己干了,也不麻烦张凡。

  尊严来自实力,她们未必会求到张凡门前,可现在就是会尊重张凡。这就是技术单位的特质,只要你做人过关,成为技术尖子后,在单位真的很舒服。上级哄着,同事捧着,这种环境,别人要想挖你,不花费个十倍左右的工薪估计是挖不走的。

  狄主任的医学有点偏苏式医学,不好说谁好谁坏,华国早先也是学的苏式医学,把医学系从各大高校分出来独立建校,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缺点被无限放大。

  毕业生只懂专业,上班定科几年后,只会看本科室的疾病。医疗界有个笑话,说是一个三甲医院组织医生去社区义诊,全是各科室的专家。结果社区里的什么疾病最多?感冒。然后,除了呼吸科的还能诊疗一下,其他科的专家连感冒都不会诊疗!虽然有点夸大可相去不远。

  现在国家又开始把各个高校的分出去的医学院合并进来,不管如何,已经分离了几十年的医学院各个体系和本部格格不入。而且人事及政治,从一个学校的一把手变成排名靠后的副校长,医学院的领导层阻力也不小,虽然是大势所趋可学校合并的并不全面,最后造成的后果只有学生去承担。

  科室工作还在继续,内分泌的病人没有高峰低谷之说。

  鸟市的普外主任打电话通知茶素市的医院,周末有两个典型的巨型中心性肝癌患者来做手术,请医院做好相关准备。

  这一下医院露脸了,第一次做这个手术的时候欧阳还忐忑不安,现在该是露脸的时候了,迪大附属医院来茶素市医院求教,不显摆一下就不是她了。

  也不向卫生局打报告,直接给直管卫生的市长汇报,然后市长下达命令给卫生局,全力配合,要配合什么呢?

  首先向市县所有的公立医院下达通知,市医院在周末有一台高难度的手术,每个医院必须派出普外的主任和医生来观摩。

  然后就是各种标语打的满医院都是,绝对能让来看病的病人一眼就看到。“你看,现在市医院牛了,竟然能让迪大的专家放下身段来学习。”这是病人之间的聊天。

  真的露脸!市中医院的院长直接把茶杯都摔了,“这个女人真的是过分!还有没有一点业内规则了!一点都不顾及其它医院的面子!”

  一般的公立性质的医院很少主动去做广告。可欧阳这一套下来,给下级医院明显传达了一个信息,在茶素市,市医院最牛!

  而且这种广告最管用的,最懂医疗的都是内部人士,这些县乡的医生回去以后,只要亲戚朋友打问市里的医院,绝对首推市医院。

  老常去了内地,一个三甲几十年的主任医师最后因为欧阳的提议,没有进入市中医院。这就是小看天下英雄的后果,以后老常也只能奔着钱去了,其他的什么技术、政治地位对于他来说已经结束了。

  因为和迪大附属医院的普通外科当时谈的条件,是他们负责病号,而且助手必须要全部是他们医院的医生,所以医生要准备的就是张凡了,不过王全平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连迪大的教授都来当学徒,他也没什么放不下架子的。

  华国肝癌患者患病率最高的地区是东南沿海地区。而近几年边疆的肝癌患者也开始急剧上升,黄曲霉素首当其冲的,成为很重要的原因。这玩意是什么呢,就是腐烂的花生、瓜子产生的毒素。好些人吃个坏瓜子,嘴苦的不行,赶紧喝杯水冲一冲!请记住,这口水一定不要咽下去,必须吐出来!

  李京津要把病号带到茶素市做手术很不容易,病人不太理解,为什么不在首府医院做,非要去地区医院做呢。李教授实话实说的告诉病人,茶素市的医生做这个手术特别厉害,病人都不太相信,而且不太愿意去地县的医院去做手术。

  首先是不方便,病人手术完了要恢复、家属就得在当地租房子什么的,反正理由特别多,这个就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如果李教授联系一个首都的医院,病人家属绝对不会提这些事情。

  不过这些事情难不倒李教授,因为这个手术在肝脏肿瘤彻底根除中是最顶端的手术了,如果非要找一个更高级的那就是肝脏移植了。可肝脏移植首先不说费用的事情,就一个适配的肝源都特别困难,所以在省级医院,这个手术真的算是最适合最有用的手术了,所以李教授也很上心,家属提的这些要求,李教授一个电话就全部解决了。

  省级医院的医药器械商人每年都会组织一些学术会议,虽然请去的教授不会帮着他们站台打广告,可他们自己可以做广告啊,一个省会的普外的大拿讲课,听课的人不要太多!

  手术费、机票、食宿费都是这些商人出钱的,他们的要求也不高,就是开手术观摩会议的会场,必须要让他们来布置。李教授和欧阳一沟通,欧阳就同意了,这是行内的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这些商人布置会场,也就摆一些自家公司的商品彩页,还有就是会给每个参会的人员发一些小礼物了,因为来参会的这些人都是潜在的客户。淡然了这些必须得留下电话和所在医院的所在科室和职位等相关信息。

  这些事情也不用张凡去操心,而且张凡也不会去操心。

  学霸之所以是学霸,知道自己的不足以后,绝对会奋勇向前的,张凡写着病历,忽然绝对旁边有人,他转头一看,是王晓燕站在他椅子旁边,神情纠结。

  “怎么了王医生?”张凡纳闷的问道,

  “那个,你查房的时候,说的那些知识都是从哪来学到的,我也想去学习一下,要是,要是不方便就算了。”很客气,也很内敛,学术较量的那种气势,现在荡然无存,现在的王晓燕就像一个不好意思的女人!

  “哦!这里有本期刊,你可以看看,不过下班就必须还我,因为我还没看完呢,而且这书也不是我的。还有你说的那些解剖和外科知识,都是我去进修的时候学了一点皮毛。”张凡没办法解释,因为好多知识没办法在期刊上寻找。

  “哦!好的谢谢你了!”王晓燕眼睛发亮,她觉得她找到了提升的办法了。拿着张凡的书,直接就坐在办公桌上研读起来。

  张凡边写病历边观察王晓燕,他想知道这种学霸是怎么看期刊的,而且她手里也没什么翻译工具书。张凡偷偷的观察,一个小时后,张凡被打击了。

  英语渣张凡,真的被打击了,人家从头到尾就没找过什么翻译字典,一篇文章虽然看的速度不快,可绝对比张凡的速度快多了,而且还在写心得做笔记,张凡借着接水的功夫,起身去看了一眼,被打击的心脏又开始一抽一抽的,因为王晓燕的笔记是全英文的!字体漂亮极了!

  这就是差距,怎么办?那就肝,人家王晓燕能请教医学上的知识,张凡肯定也能请教英语上的问题。

  下班的时候,王晓燕准时把期刊还给了张凡,“张医生,期刊明天还能借我看看,今天时间太短了,没看完。”

  “好的,没问题。”人家一个下午就看了少一半,生无可恋的张凡说道,然后又问道:“王医生,这个医学英语怎样才能快速的提高呢。”

  “嗯!这个好像没什么快速提高的方法,首先你要储备医学的专用词汇,把词汇量提升上去,应该就会好一点了。”

  “可有些单词直接查不到,就是度娘也没办法查询。”张凡不甘心的问道。

  “英语的好些医学名词是用拉丁文缩写的,所以查不到!”后面的话张凡没听到,他眼前发黑了!真的难啊!

  张凡低头丧气的下班了。当他看到了一个去提升技术的途径时,就要准备冲锋的时候,却发现大门前面还有一座很高很高的大山,名字叫英格丽是山脉!着急也没用,慢慢来吧!

  天气越来越冷了,单身汪的时候,张凡从来没带过什么围脖、手套、帽子什么的。缩脑袋塞口袋也就解决了。

  恋爱后这些事情,邵华都替张凡准备的妥妥当当,以前穿着打扮都很随便的张凡,现在被邵华收拾的利利索索。

  他的一件衣服能换邵华好几件衣服,邵华对自己舍不得,对张凡可是大方的不行。对于吃穿,张凡要求真的不高,好吃了多吃点,衣服干净就行。人靠衣裳马靠鞍,现在的张凡终于有点儒雅的气质了!

  边疆天气虽然在华国不算是最冷的地方,可一到冬天雪也不小,大雪封门的那种暴雪,张凡就碰到了两回,所以一到冬天,这边汽车全部都是雪地胎,虽然是特种防滑的,可事故也多了起来。

  张凡忙着要肝英语,县里的骨科手术也多了起来,张凡忙的焦头烂额。

  冬至,是汉人给去世的亲人烧纸、献上过冬祭品的时候。邵华家里,邵华妈妈在包饺子,冬至吃饺子不冻耳朵,这就是一种口口相传的传承。

  晚上七点多,家里高高兴的准备着吃饺子的时候,张凡的电话响了,一看是医务处的,张凡赶紧接通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出事了。“张医生快,现在以最快的速度来医院集合了。”

  “是,马上就到。”邵华一听张凡的电话,她的心就紧绷在一起了,不由自主的担心!这就是特种行业。

  “我得走了,估计出事了!”张凡拿起手套就要出门。

  “你小心点,路上慢点开车!~”邵华赶紧追着张凡嘱咐。

  “知道了。”

  “要不你带点饺子吧,你一口都没吃呢!”邵华妈妈追着出来了,手里端着一盘冒着热气的饺子。

  “顾不上了!”张凡已经走远了!

  张凡急匆匆的走了,本来热闹的气氛忽然冰冷了下来,邵华担心张凡,也没什么胃口了。“哎!这叫什么事啊!安生饭都吃不上。”邵华妈妈自言自语的说着。

  “什么话,这是工作,是职责!既然是人家的家属,就要有这个心理准备。”邵华爸爸虽然是在说自己的老伴,其实是在劝解邵华。

  冬天,当雪线从山腰漫延到山脚的时候,一些行走在黑暗中的行业也开始活跃起来。华国的边疆周边,都不是什么富裕的国家,而且现在这些国家还是三方的角斗场,俄罗斯、美国都在这里不停的找事,本来这些国家的制度就很脆弱,现在彻底的让两个大家伙给搅和乱了。

  然后紧接而来的就是犯罪!周边国家乱成一团,军火、毒()品很容易就能得到,一个小小的部族就有好些武器。世道不太平,人命不值钱,这些国家的人就开始铤而走险。

  这些乱成一窝蜂的国家,目标就是周边比较富裕的地方,华国!边疆省靠近这些国家的公安,名称都和其他城市的不一样,他们叫边防公安!在内地当了一辈子的警察,没开过几枪的都很多。可在这里,一旦有事,手枪都不顶事。

  国家穷的时候,别人看不上,现在稍微富裕一点了,间谍、跨国卖(啊)淫、毒(a)品像苍蝇一样,使劲的朝华国这边钻,有人曾说过,在华国,国外间谍最多的三个城市分别是:首都,连大、鸟市。

  这些周边国家的人都是集团式的犯罪,碰到华国戒严的时候,就蛰伏,而且在夏天他们几乎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就是在冬天,他们带着枪带着货,从一些非常隐蔽的路线进入华国,成功一次,一个部落可以有吃有喝三年。要是连续失败几次,这个部落也就不会存在了,男人都死了,女人会被瓜分,孩子就再不说了。

  这一次,苏木县的边防公安巡逻的时候,就碰到了一个没多少男人的部族。十来个人,手雷、冲锋枪该有的都有,这种部族,算是破釜沉舟了,这次要是不成功就没有以后了。结果还是被边防公安发现了。

  直接就开火!刀枪无情,战斗结束后。牺牲人员不详,重伤就有六人。现代火器威力巨大,这种火器伤,县里医院直接没有办法处理。

  边防公安归军区管辖,军区直接联系省里,省里直接下命令给茶素市,茶素市的领导再给欧阳下命令。

  “现在有一批特殊的伤员,正在赶往夸克县医院,主管医疗的市长和你带组,带上医院最强力的医疗人员,带上抢救所必须的装备,以最快的速度,朝夸克县医院出发。保持通讯畅通,茶素市的武警配合你们行动。”书记的声音都是嘶哑的!

  夸克县正好在茶素市和苏木县的中间,为了让这些负伤的人员得到最快的治疗,在苏木县医护人员的陪护下,这些伤员赶往了夸克县。

  夸克县的老邹也接到了上级的命令,接完电话,他就软在了椅子上。今年是他最后一年了,眼看着要退休了,可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个事情,真的让他措手不及。

  按他平常的那些小动作,只要上级不追究,他也能逍遥下去,可现在外科有点技术的医生都跑了,剩下的都是年轻医生,利利索索连个阑尾都做不下来,这些即将到来的伤员,要是在夸克县医院出事,本来是没人追究的错,说不定就是要命的错误啊!

  张凡赶到医院的时候,医院门口已经全是武警的车辆,闪着警灯,车两边站着持枪的武警,表情严肃,还有一些武警在往车上搬运东西。

  张凡刚进医院,就被外科副院长给送到了车上了。清一色的猎豹越野,边疆冬天其他车不顶事,必须是四驱越野。

  车里面已经做了四个人了,除了司机是武警以外,其他都是医院的同事。手术室技术最好的陈芸护士、普外的副主任还有ICU的主任。

  司机表情严肃,目视前方,头都不转一下。张凡刚上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贸然说话,就用眼睛看着医院的三个同事,“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眯一会吧,养好精神,要去抢救伤员。”普外的副主任绷着脸对张凡说道,其实他了解的也不多。

  “哦!”张凡睡不着,他还没吃饭呢,肚子咕咕咕!就在张凡想着怎样遗忘饥饿的时候,司机的对讲机发出了声音,“准备出发,目标323号地区,开启警灯!全速!”

  车启动了,早早的,交警就已经把市区的道路戒严了。车速很快,这是张凡做过,在夜晚最快的车了,出了城区,天已经黑了,从旁边车窗车外边望去,什么都看不到。张凡探头看了看,车速110!

  “看来真的是大事!”前后警灯闪烁、警笛四起,车队高速行驶在荒野之上,就这个时刻,对讲机中传出了欧阳的声音。

  “同志们,我是欧阳红。就在不久前,国境边上发生了一起敌对势力暴力袭击我边防公安的恶性事件,目前有六名公安同志重伤,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请大家养好精神,边防的同志们都是好样的,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

  医院的几个同事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各自闭目休息。就在他们闭目的时候,却未曾发现,司机眼中泪光闪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