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198 差点!电话是谁发明的~


  现代社会,金钱的威力已经在普通老百姓中间横行,小到六岁老到八十岁,都知道钱的重要性。而且进医院,得先交钱。雪场老板想跑都没机会,牧民们现在也不傻了,一有信号就先报警。这种偷偷干的雪场什么证件都没有,一抓一个准。

  偏乡僻壤中,你的运气好多干几年就多赚几年钱,打点好周边的各个相关节点,说不定干上几年财富等级就能上好几个台阶,可运气不好一旦出事,几年的辛苦钱估计是保不住了。警察第一时间就控制了雪场的老板,封掉了雪场。

  在医院,能长期住在ICU的病号脱不开这几种情况。富豪、领导、因公受伤,这里的这个公必须是公务的公,绝对不能是工作的工。因为ICU的价格真心的贵,超级的价格,收费的单位一般都是按照万元来计量的。

  人体是个复杂的机体总和,各种生理环境的崩溃,就能导致人体产生重大疾病。而身体中的电生理,是目前还未正真破解的一环很重要的人体秘密。

  巴音是被抢救过来了,可接下来的治疗还很重要。特别是一个正确的复苏后治疗,能避免好多好多不必要的后遗症。

    120可以直接把病人拉入急诊科,进行必要的抢救,可想把病人再送往ICU就必须先交住院费用或者领导打招呼,这个领导必须是医院院长级别以上的。雪场老板的家属先交了十万,这个费用还不能走医保,因为这是意外伤害,各种的保险都是不能走的。

  因为是周末,ICU中只有一个主治医生黄文志值班,张凡送着病人进入ICU后,就把情况向黄文志交代了一下。

  这种病人首先要确保维持良好的呼吸功能,因为经过了心肺复苏所以先要确保有无肋骨骨折、气胸和肺水肿,庆幸的是巴音还年轻,肋骨中的有机物含量较高,韧性足,并未发生这些并发症,可麻烦的是他虽然有大动脉的搏动,可自主呼吸还未产生。

  缺氧的危害极大,几分钟就能让大脑的氧储备耗尽出现脑死亡。床旁呼吸机直接就开始使用。这才是第一步,确保了氧气的循环,还要确保循环功能的稳定。

  循环功能的稳定是一切复苏措施之所以能奏效的先决条件,索性的是张凡他们一路来的按压让巴音的循环功能开始见效。可也不能放心,电击已经让机体的电生理紊乱,说不定就会随时发生心脏暂停或者出现各种心脏颤动。ECG、动脉压、CVP和尿量是必须严格检测的。

  目前可以用药维持正常的循环,可不能完全依靠药物,一定要及早脱离这些支持。人性有懒惰的一面,而这些器官也有懒惰的一面,长期的辅助作用下,它们也会习惯依赖。

  呼吸循环的骤停,第一要注意脑部,第二就是肾脏了,好多好多复苏后的病人就是因为肾衰使整个复苏工作陷入徒劳。心脏是电生理,而肾脏就是化学生理了,体液的酸碱性、各种大分子物质的监测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好多病人及家属不理解,我就是一个重感冒,你为啥要抽血、化验大小便呢?其实这是一个预防机制,好多小疾病会产生一些特殊的生化反应,然后引起一系列的不良反应,而使小病变大病然后再要人命。

  张凡帮着黄文志处理病号,虽然只有一个医生,可护士不少。六个在科护士步伐频率极高的在执行着医生的医嘱。

  “还可以,各项指标还算正常,双侧瞳孔也未见明显变化,也幸亏发现的早,你一直按压着保障循环,不然这病号直接就完了。”黄文志对着张凡说道。

  “不过还是要观察,看看今晚能熬得过去不,一旦出现脑部再灌注损伤就麻烦了。”张凡点了点头接着话头说道。

  张凡和ICU的医生都很熟悉,毕竟很多下了手术的病人都要在ICU度过一两天,张凡经常早上在科室查房结束后,来ICU查看术后的病人,所以对这些ICU的医生护士都很熟悉。

  “嗯,就是,要不今晚你值班算了,我听说你下周就来我们科室转科了?”黄文志和张凡开着玩笑,病人现在病情稳定,两人也放松了。

  “今天真的不行,女友还在楼下等着呢。今天就麻烦你了,黄哥。”

  “开玩笑,你小子还当真了。什么时候有的女友?动作可够快了!”

  “行了,黄哥,病人我就交给你了,我现在走了,明天来找你报到。”张凡打趣的说了一句,他的意思就是黄文志已经是ICU的主任了!

  “你个臭小子,赶紧去吧!”黄文志看着张凡走开后,回到了科室内。

    ICU的工作很枯燥,永远无休无止的观察各种仪器,护士也非常的忙,ICU的病人都是特护病人,这些病人如果入科室前未发生褥疮,而在ICU中发生了褥疮,直接就算医疗事故了。所以这个科室的小姑娘们想睡觉是不可能的,一个晚上下来,能苍老个两三岁!

  张凡回到车上后,给几个人汇报了病人的情况,看到邵华红红的眼睛像是哭过的样子,就问道:“怎么了?”

  “还不是心疼你,给心疼哭了。”贾苏越接过话茬说道。如果是以前她绝对会奚落张凡的,不过经过这两次事情后,她也算是有点理解张凡了,所以很给面子的没有嘲笑张凡。

  邵华让贾苏越一说,给弄了一个大红脸,她有点不好意思了,人多张凡也不好去说什么,一转头发现贾苏越也是红着眼睛。

  “那你怎么眼睛也红红的。”话一出口,张凡就暗自后悔,这话问的不合适!可已经问出来了,也没办法了,也不等贾苏越回话,就对李亮说道:“咱两先去急诊科处理一下吧!不然以后耳朵上就是瘢痕。”

  “我已经拿来了一点碘伏和脱脂棉,也没其他好办法了,先来给你们消毒吧。我们的越越也是个感性的女人,看到120的时候,竟然激动的流泪了。”王亚男说着话,就要给两人消毒。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虽然还是奇痒无比,可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去挠,不然冻伤的皮肤一挠就是一个瘢痕,而且还是永久性的。

  张凡开车送完几人,准备和邵华回家的时候,接到了邵华父母的电话,邵华姨妈家的孩子明天订婚,今天他们去县城了。因为这事情是早就订下来的事情,老人不愿意麻烦张凡和邵华,临走的时候才通知了他们两人。

  一路的按压、着急,然后病人得救,心情跌宕、情绪紧张的结果就是饿的厉害,“我们去吃大盘**!然后辣辣的吃上一盘皮带面,真的给个总统都不当。”张凡说着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好吧!那就走吧,我也饿的不行了。今天看着李亮的样子,我就想到你的样子,真的!我心疼的要命。”这个时候,坐在副驾驶的邵华,才慢慢的倾诉衷肠。

  “没办法啊!碰上了你说怎么办?”张凡抚摸着邵华的脸庞轻轻的说道。

  “我们怎么一起出去就有事情呢?”邵华抓着张凡抚摸脸庞的手,轻轻的把脸蛋依偎在张凡的手上,感受着他的温度。

  “不是我们出去就有事情,而是因为我是医生,今天要我要不是这个医生职业,也不会上前去好奇观察去抢救,你信不信,雪场的几百号人里面,绝对有好多人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

  “嗯!可你要答应我,以后抢救别人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嗯,我会的。”这个话纯粹是扯,救人的时候,医生其实肾上腺也在飙升,哪个时候其实他已经化身为了超人,勇往直前。而且这种超人情形特别容易发生在不是医院里的时候。

  真正的在医院的时候,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也可能是人类的依赖性吧。当无助的时候,只有你才能救别人的时候,那个时候不说热血迎头吧,最起码也是勇于拼搏,如果说一个医生,在别人危在旦夕的时候,畏畏缩缩,那么他已经失去了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

  每当在火车、飞机上,有乘客发生病患的时候,只要这列火车,这架飞机上有医生,不论他是多么的厌恶这个工作,只要还有一个医者之心,他绝对会站起来的。而这个时候,见惯生死的他或她,绝对也是肾上腺飚起,就是那种站在山巅挥斥方遒的感觉。和死神去掰腕子,不是谁都能去做的!这也是医生这个职业的魅力所在,有医生经常说成就感,其实这就是一个职业最大的成就感!

  在边疆,大盘鸡绝对算是美食之一,特殊的辣皮子、吸收了充足阳光的西红柿,当年的小公鸡经过厨子的简单烹饪,味道真的美极了。

  吃完鸡肉,再就着鸡汤吃上一条宽宽的白皮面,味蕾都要爆炸。

  这还不算完,最后喝上一杯,用蜂蜜发酵的格瓦斯,那种胃部充实的感觉真的舒畅,再轻轻打一个饱嗝,就算是给个神仙都不换。

  边疆人实诚,做生意不是很精明,早年的时候有个关于大盘鸡的笑话,说是一群单身的体育老师,凑份子吃大盘鸡。

  十来个人要了一盘鸡,然后一共要了三十多碗的白皮面,这个就是边疆饭店的特殊性,在饭馆里吃面,是可以要求加面的,只要你脸皮厚,老板绝对会一直加面到你吃饱,而且这个加面是不收费的。

  吃完饭,两人也没有再逛街,张凡的耳朵还在流水呢,回到家,邵华坐在张凡身边仔细的观察着张凡冻伤的耳朵。

  她小心翼翼的轻轻的碰触了一下张凡的耳朵问道,“疼吗?”

  “不疼,现在就是痒!”张凡闻着身边心上人淡淡的花香味,有点情不自禁的抱着邵华说道。

  “别闹了,你都受伤了。”邵华今天出奇的没有抗拒,要是在平时绝对不会给张凡这种机会。

  “没事,这不算受伤。”说着话张凡轻轻的把邵华压在了沙发上。软而甜的香舌,刚刚可以盈握的玉峰。

  张凡心中如同山火一样的燃烧,如同涡轮增压一样,还是双涡轮。邵华也感受到了张凡的异样,轻轻的用双手抚摸着张凡的脸蛋说道:“这里不行!”

  顶着帐篷的张凡呼的一下就把邵华横抱起来,太猛然了,邵华惊讶的发出了一声“嗯!”客厅到小卧室的这段距离,张凡用最快的速度去移动,如果有个世界排名的话,张凡估计也能进入前三。

  少女的房间,充斥着粉红色。各种的玩偶。“轻点!你个小笨蛋,别把衣服扯坏了。”邵华轻轻的敲打了一下张凡。

  这个真的不能怪张凡,在医院的张凡如果碰到急救的病人需要脱衣服,永远都有一把锋利的剪刀。

  现在,这个特殊的装置让猛牛一般的张凡恨不得去拽断。

  用什么语言去形容呢?就是甜、热、发颤,邵华不断的在轻轻的抖动!迷乱的双眼。世界上最甜蜜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小宇宙已经要爆炸的张凡猛的脱去裤子的时候,电话响起!

  接还是不接,天人交锋三秒后,张凡对着邵华尴尬的笑了笑,提着裤子,接起了电话。

  “张凡,快来啊!我老婆流产了!”李辉在电话那一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回事?”张凡纳闷的问道,李辉一个大男人的哭泣声直接让张凡瞬间打开了所有静脉通道,海绵体的充血也回收了!

  “不知道啊!我今天在值班,她妈妈打电话来说我老婆见红了!”李辉无助的说着话,这个地方,他唯一的朋友就是张凡。

  在这个最脆弱的时候,他打电话给了张凡,就是一个慰藉,他真的需要一个慰藉,要当爸爸了,可孩子出意外了!

  “你现在在哪?”张凡一边穿着裤子,一边问道。邵华这个时候也是双眼明亮了,从情迷中已经走了出来,羞红的脸蛋。双手把被子抓在胸前。好奇的听着张凡的对话。

  “妇产科的门口。我不知道,我现在能干点什么呢。我不知道啊!”李辉语无伦次的说着话。

  “行了!等着我,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张凡很不好意思的对着邵华说道:“李辉说他老婆流产了。哭的稀里哗啦。想让我过去看看”虽然是在对着邵华说话,可张凡羞愧的不敢看邵华的双眼。

  “那你快去吧,需不需要让我也去?”

  “不用不用,那个!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落荒而逃的张凡,恨不得把电话砸了!

  躺在床上的邵华,看着落荒而逃的张凡,嘴角轻轻的上扬,笑意越来越浓,最后竟然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哎!女人啊,永远都是复杂的生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