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202 昔日王谢


  趋吉避凶是常人的本性,而疾病也是灾祸的一种,一旦不舒服后而炜疾忌医不去治疗,不去证实是不对的。应该积极面对,科学治疗,夸克县的这位领导,就是各种因为各种的原因逃避,逃避正常的体检,逃避正常的治疗。倒是常年吃着六味地黄,据说是某个大师给提供的药单。

  跌倒的后的一声巨响,响彻了会场。旁边的人还以为他打瞌睡,睡着了,还不好意思起来!笑着说道:“快起来!书记脸都黑了!”结果没反应,不得不去伸手拉人,可看到他牙关紧闭、脸色发青的时候,旁边的人也意识到了问题。

  “领导!他好像晕了过去!”声音不小。

  “欧阳院长快来看看。”领导通过话筒点了欧阳的名。欧阳虽然是院长,可这种会议只能坐到后排。欧阳快步走到前排后,一看这位躺在地上的赵书记,就觉得不对,再过去一摸,“坏了!估计是心梗,没时间了,赶紧先送医院。”说完话,就开始给赵书记做起了心肺复苏。

  会场中的领导们一看这个架势,吓坏了,大多数都是中年男人,多年的官场多少都有相似的毛病,这个时候,脸色难看的不止一位。领导的秘书赶紧去联系医院,而且这边也有保健医生,被叫来帮着欧阳抢救。

  心梗,全称叫心肌梗死。通俗一点说,就是心脏自己的供血系统,冠状动脉血供被堵塞后,发生缺血后导致心脏肌肉的坏死,临床上有持久的胸骨后剧烈疼痛!这里说下一下,上了年纪的人一旦出现胸骨后疼痛或者左侧肩背部放射性的疼痛,一定要去医院,就算白跑一趟也要去医院检查,很必要!很重要!

  这个疾病凶险异常,而且在欧美特别常见,所以一些发达国家很多医院都常年免费给众人培训急救常识,公共场合都配有除颤仪。因为这些发达国家每年因为这个疾病而死亡的人数太高了。

  华国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这种疾病还不多见,而且患者也是有身份之人,也就是近十年来,慢慢的才开始增多起来,早年间或许有人见过那种小瓷葫芦的丹参滴丸,其实这个药物,最早算是宫廷用药。

  急性心肌梗死也算是一些脱离体力劳动人群的通病,基本的病因就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而且绝大多数都是粥样硬化不稳定的板块形成了栓塞。诱因很多,大多数普通人都是因为饱餐后特别是进食大量脂肪后,导致血脂增高,血粘稠度增高所致,第二个就是重体力或者情绪激动导致。

  保健医生接过欧阳的抢救,欧阳拿着听着器一听,满肺的干湿啰音,她皱着眉头对市领导说道:“急性心肌梗死,而且面积不小。”

  “先努力抢救把!小王去通知家属。”市领导也是无比郁闷的说道。下属在工作期间出事,他是要对人家负责的,不管是给上级领导和患者家属,都要有个说法的。

  说话的时候,保卫科和一些年轻的干部,抬着担架来了,“心肺复苏不能停!一定要坚持到医院!”欧阳对着一帮年轻人说道。

  政府的商务车疾驰而去,会议也没办法开了,两位主要领导商量了一下后,书记带着好些人呼啦啦的去了医院。

  路途中的时候,欧阳就开始通知,首先通知了医务处,然后特意给林龙打了一个电话,欧阳一看就知道,今天这位县领导估计悬了,所以准备进入医院后,直接就去ICU的特护病房,普通的心内科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十来分钟,对于一般的疾病,这个时间不长很短,而对于心肌梗死的病人而言,这个时间已经错过了最最黄金的治疗时间,因为超过十分钟的心肺复苏后,就无法在进行介入溶栓了,介入溶栓通俗的说就是用一根导丝经过血管直接到达堵塞的地方用药打通堵塞的地方。

  这是最好且最有用的治疗方式,可就是因为这位领导自己平时有所顾忌,没有正常的体检,而错过了提前干预,错过了治疗的机会,有些时候一饮一啄天注定,他大概没有那个命再去升迁了。

  欧阳作为一个心内的专家,判断的特别准确,十几分钟的时间,再加上其他人心肺复苏的不专业,让这位领导直接失去了介入的黄金时间,汽车直接开进了120的抢救室,各个专家已经待命,这个时候,欧阳就算是首诊医生了。

  “快,扶一把。”欧阳毕竟年纪大了,一路上虽然有人替换,可当看到对方不标准的心肺复苏,她又忍不住自己去做心肺复苏,虽然只有十来分钟,可对于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妇人,这一路咬着牙坚持,到了医院,她也脱力了。

  她的坚持不是对着领导、不是对官职,而是对患者的,她是院长不假,可首先是一个医生!患者是被抬下车的,欧阳被急诊科的护士长搀扶着下了车。

  “急性心肌梗死,赶紧处理!”虽然已然脱力,几乎全身都是依靠在急诊科护士长身上,可她第一句话就是先把病人的事情交代了。

  有这一句话就够了,都是干老医生的人了,不用再废话,医生们开始紧张而有序的抢救。

  可是路途中拖的时间太久,而这些做心肺复苏毕竟不是专业人士,只有欧阳的心肺复苏是有效的,其他人的心肺复苏几乎都是无效的,这个就是麻烦事情。

  插管接通呼吸机、开通静脉通道,患者休克改善了,可出现了更大的更严重的损伤,心梗缺血导致脑缺血而产生了脑梗死。

  大脑对缺血、缺氧特别敏感,几分钟就能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市委的领导随后也跟来过来。“赵向东同志的情况怎么样了?”市委领导问道。

  “心肌梗死并发脑梗死,很凶险。而且预后估计不好!”欧阳稍稍休息了一下后,好了一点,可还是有点萎靡。

  “尽一切力量抢救。赵向东是给工作累的!我们要尽一切可能的去挽救我们优秀的同志。不惜一切代价。”市委领导的话落地成音,这是个态度问题。

  家属也来了,普通人家能出一个县级首脑就已经算是很厉害了,赵向东可以说是全家族的期望了,各种亲戚各种朋友,消息极其灵通,四面八方的涌入了医院。

  赵向东的老婆在教育局上班,这个时候得到消息的她也赶来了,看到插满管子的老公,她奔溃了。

  “老赵!你怎么了啊!”泪水肆意,趴在抢救床边,任谁都拉不起来。哭声传出,赵向东双亲也赶来了,白发苍苍的老人颤抖这双手,抚摸着孩子的面孔,泪水涟涟。

  “赵向东同志是个好干部,我们一定会全力去抢救的,现在也不好耽误医生们的工作。”这个时候书记出面去劝阻了。

  “书记啊!你可要给我做主啊!一定要救救老赵啊。”女人大脑有点清明了,转身抱着书记小腿。

  “放心,一定会全力救治的。”书记没办法,四周的人赶忙的把老赵的妻子搀扶了起来。

  “如果市医院的医疗水平不够,就去请专家,去请最著名的专家,如果有困难,请通知我,我通过政府去请,不能让我们的同志寒心!”书记给欧阳再一次的强调了一下。

  “好的。”

  赵向东进入了ICU的特殊病房内,深度昏迷,靠着呼吸机,各种营养药物维持着生命。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依拉达奉、白蛋白,各种各种昂贵的药物不停的输入了身体。

    ICU的楼道里,等待消息的人群占满了两个楼层,小一百多人。这些都是赵向东的亲朋好友,中午时分,探望的人群高峰到达,县里的各个单位的同志们也来了。

  打探消息的、趁机想着靠近的各色人群,不停的寻找着关系打听着消息。市委领导临走前虽然给欧阳下了封口令,可这种事情怎么能掩盖的住呢。

  三天,仅仅三天,人世间的繁花似锦成了鸦雀无声。一百多人守护了三天后,很多有心之人已经得到了消息。除了近亲之外,已经没有人了。痛心的只有至亲。

  欧阳得到了上级的命令,开始聘请各个超级医院的专家来会诊,当在医疗系统努力到一定的地位,有时候地方政府的行政命令,对于这些站在顶点的人群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效力了,最好最有用的就是RMB。

  院士级别的专家会诊一次,会诊费用四万,还得托关系。南北两派,各个著名的心脑专家被请来过来,千篇一律,虽然是个过场,可必须得去做到。

  一周的时间,家属从怀抱希望到绝望到平静,其中的酸楚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已经不希望能保留官职了,只要能醒过来就是万幸了。半个月的时间,七十多万的医疗费,无数的专家会诊,比内科书还要厚重的病历,这些都没有用,赵向东静静的躺在病房内,靠着呼吸机维持着生命。

  一个月的时间,一百多万,仍然没有效果。无数人的探望到最后的门可罗雀,医院尽力了,能做到的事情几乎都做到了,可还是没有希望。

  一个月,市委的一位领导来了,和家属谈话。最终家属选择放弃,花费太巨大了,就不算一些护理费用,检查费用,仪器设备的使用费用,光这些专家的会诊费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再加上后期并发症越来越多,药物使用越来越多,市委也选择了放弃。

  家属妥协了,条件就是让还未大学毕业的孩子未来能进公务员的队伍,市委同意了!拔管的当天,已经没有入院那天的鼎盛了,只有医生和家属在赵向东的身边。

  张凡也在场。拔管,对家属是无尽的痛苦,而对医生,却是一个人性的历练,一个月的时间,赵向东方方正正的大脸盘已经萎缩成了瓜子脸,颧骨突出、下巴尖锐。

  “向东啊!你就好好的走吧,再也不用受罪了。向东啊!”妻子一边哭,一边为赵向东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擦拭着衰败的机体。ICU的医护人员静静的站在一边。

  “医生,开始把!”

  “张医生,你去吧!”林龙对张凡说道。

  因为今天是张凡值班,张凡慢慢的走到了赵向东的身边,手伸向了面罩。突然,赵向东的妻子抓住了张凡的手,“医生,真的就没有机会了吗!”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曾经风光的女人衰老了十岁,眼泪已经干了,哭不出来了!

  “对不起!”张凡小声的说道。

  赵向东的妻子放开了张凡的手,发呆般的看着赵向东。她的男人!

  当取下面罩的时候,张凡看到了泪珠,赵向东的泪珠,慢慢滑落!

  已经很久没有抽烟的张凡,在林龙的办公室罕见的要了一根烟,“怎么?心里过意不去?”林龙问道。

  “也不是,就是感觉好像特别特别的无助。”张凡有点压抑的说道。

  “你太顺当了,没历练出来。你看其他转科的医生就没有你这样的悲春秋。知道为什么吗?”

  张凡摇了摇头。

  “因为,他们已经懂得了职场的残酷,巨大的压力已经无法让他们去怜悯别人。以往没人愿意来的ICU,现在都抢着来,这就是压力,而你不一样,在医院各种的顺心,各种的风光,我也不知道,你这种怜悯的心态是好是坏,可我知道,这个心态很珍贵。”林龙感慨的说道。

  “那我应该去怜悯还不去怜悯呢?”

  “保持你的本心把。”

  这个就是一个片段,医院生活的片段。生活还要继续,脚步停不下来的。

  恢复不错的王勇勇来了,两个多月的休息,让他恢复的不错。疼痛已经消失了,他的广告已经打遍了边疆,当年打篮球没出名的他,因为膝关节而名声大噪。

  很多很多当年的队友联系了他,“老王,你牛啊,都上电视了,怎么样到底靠不靠谱?”

  “不靠谱,我会去做广告吗?我是哪种人吗?你还别不信,来,那天看哥哥给你表演个折返跑你就知道了。”

  “真的有效果?”

  “有!”

  马文涛走对了路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