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232 从业者的悲哀


  看完一个门诊病人,开完检查单,先让他去做实验室检查后,张凡起身走到了检查床边上。“陈均,我要给你做个检查,你别紧张,放松一点。”张凡一边带着手套,一边对陈燕堂哥说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嗯,好的张医生,我不紧张。”嘴里说着不紧张,可看他臀部肌肉的紧张程度,就知道他紧张的要死。

  冬天,虽然门诊里面有暖气,可门是大开的,而且长时间的写字,手也是冰凉的,所以张凡一边搓着手,一边问话,让陈均放松下来,“陈燕是你亲堂妹?”

  “嗯,我大伯家的孩子。我妹子对工作、对家里的老人都是很优秀的。”他一边说话,一边夸着自己的妹子,因为妹妹的婚姻算是家里的一个老大难,条件差的她看不上,条件好的又看不上她。

  张凡做好检查准备后,再手套上抹了一点液体石蜡后,对陈均说道,“我要用指头塞进你的直肠,做个简单的检查,你别紧张。来,先吸气再呼气,放松对,就这样,放松。”

  说着话的时候,张凡就慢慢的用指头进入了对方的直肠。指检特别是对直肠的检查,是非常的重要重要,这个虽然是一个常规而简单的检查,效果却非常不错,可就是因为门诊病人数量大,医生忙不过来或者其他的因素,这个检查往往会被医生所抛弃,直接开肠镜。这里面的是是非非说不清楚。可有一点是明确的,肛肠科的医生怀疑患者直肠有疾病,而不去做指检,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张凡用指头慢慢的检查着,这个正常的指检是怎样一个感觉呢?其实所有正常的检查,反馈给医生都是一种舒服的感觉。

  人体是很奇妙的,心脏有规律的跳动,医生用听诊器听着,虽然不是什么歌曲,可正常的那个频率就是能让人舒服。肺部正常的呼吸,就是让不是医生的普通人用听诊器去听,也是非常舒服的,柔柔的呼吸声,如同山岗的清风一般。

  可一旦有异常后,把这个声音放大,就算不是专业的人也知道,这个有问题,因为这个音调、频率所发出的声音都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指检也是一个道理,塞进指头后,指头的根部如同被一个橡皮的松紧口一样的橡皮套套着,不紧不松的包裹着指头的根部。指头中部肠壁不断的抚过,温热而不烫,如同一个温度适宜的暖宝一样。反馈给医生的感觉是舒服。

  而一旦出问题,哪感觉就是一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有时候,还能让医生产生剧烈的膈应感,就算是专业人员,天天看,可有些疾病照样能让人产生强烈的膈应感。这估计是人体基因中与生俱来去避免危险的因子。

  张凡慢慢的旋转着指头,不停的触及着能触及到的地方,病人是趴着的,看不到医生的表情,可赵子鹏就站在张凡的身边,看着张凡皱着眉头,就知道有问题了。

  “麻烦了!”张凡心里说着,这个是陈燕的堂哥,算是熟人了,因为张凡摸到了直肠内部硬质而凹凸不平的包块了。

  正常人的直肠内部触及的时候是柔软而平整的,可以说是如同丝绸一般的平滑。就算是一些静脉丛也是能让人感觉到顺畅感,而这个异常的东西就不是这样了。

  特别是一些肿瘤,恶性肿瘤真的算是头角峥嵘,张牙舞爪。摸上去的时候感觉就是可以和你指头能对抗的那种。

  检查完后,张凡慢慢的退出了指头,看了看指检的指头,有血丝和脓液。张凡不动声色的对陈均说道:“好了,检查结束了,看你紧张的。白长这么壮实了。起来把,把裤子提好。”

  然后,张凡脱掉手套,洗手。坐到座位上对着赵子鹏说道:“开个肠镜,加个急。”

  赵钧已经收拾好出来了,听到了张凡的话,张凡又多说了一句,“这是陈燕的哥哥,快点做检查插个队,也算医院内部的福利了。”

  “呵呵,谢谢了!谢谢了,哪张主任,我先去上个卫生间,然后再去做检查啊。这会又有点想上卫生间了。哎!”陈均客气的对张凡说道。

  “行吧!去吧。”等着病人出去以后,张凡对赵子鹏说道,“看一下他是不是走了。”看着赵子鹏出去后,张凡拿出电话,给陈燕把电话打了过去:“陈燕,你忙不忙,不忙的话过来一下。”

  因为是熟人,张凡必须对人家解释清楚。陈燕一听心就呼的一下掉了下来,都是干医疗的,人家医生打电话让她过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要是一般的病情,张凡电话都不会打,要是稍微严重一点,也会在电话里解释清楚,可现在什么话都没有,就是让她过去,这就是大麻烦了。

  搞医疗的对这种事情特别敏感,张凡一个电话,陈燕一想,眼泪都快出来了,“希望哥哥不是最差的哪一种把!”想着想着,眼泪自不由然的落了下来,可爱的侄子才几岁啊!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而是对于这个行业的了解,对张凡的了解。

  心内的护士长看到陈燕,接完电话眼泪就出来了,赶忙的问道:“怎么了?”

  “我哥哥不舒服,今天让张凡检查了一下,结果张凡让我过去。”

  如果是其他年轻医生,护士长还能安慰一下:让其他老医生再看看,说不定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张凡检查的,也就是说在市医院算是到头了。

  “张医生怎么说的。”

  “他问我忙不忙,不忙就赶紧过去一下。”陈燕捂着嘴,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流。

  “哭什么,哭有用吗。走我陪你去,今天要是张凡这臭小子吓唬你,看我不收拾他,走。”护士长如同老母鸡一样护着陈燕向门诊大楼走去。

  这就是干医疗行业同仁的悲哀,自己的挚亲如果不幸生病,他们是最先知道的,他们也是压力最大的,因为他们懂,其他家人不懂,所有的决定几乎都要他们来做,压力也是他们来承受的。

  无所谓公平不公平。谁让你干这一行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