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241 一老一宝


  就在张凡决定盘下医院的时候,在邵华家,张凡虽然心里想着不要给老人压力,可这么大的事情,老人肯定关心。晚上老两口虽然谈不上什么忧愁,可往日的那种自在消失了,忽然要做上百万的生意,这又不是寻寻渐进来的。太突然,老人有点接受不了。

  虽然他们把张凡当自己的儿子,可有些事情女婿和儿子肯定不一样,更何况还没结婚的女婿呢!张凡本来想着是找个亲戚去做法人,老头在一边听着,忽然插嘴道:“这事情,亲戚谁都别指望了,我给你做这个什么法人把!反正我岁数大了,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爸爸!”邵华有点不满,年轻人总觉得老人跟不上时代了。张凡倒是眼前一亮,说道:“叔,这个法人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我都土埋脖子的人了,怕什么。再说了,我们人丁单薄,估计你找谁都不放心,索性我去给你帮着盯着去。”

  “就是,听你爸爸的,要不是当年你爸爸脾气不好,说不定现在也是退休干部了!”邵华妈妈对着张凡和邵华说道。

  “你说这些又要干什么。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老邵白了自己老伴一眼,这个事情是他心中的痛,虽然是自己家人,也不愿意再提起。

  老太太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嘀嘀咕咕的走了。“就这样,我去帮着你盯着,其他的不懂,可是给你看个门,还是没有问题的。”邵华爸爸说道。

  “爸!”邵华拉着父亲的胳膊,本来她都准备好,她去做这个法人了,因为张凡是不可能去做法人的,其他不谈,首先卫生局就不会同意的。

  “嗯,老了能帮上你们的不多,既然谈起这个事情了,我们爷三个好好说道说道这个事情,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可也听你们说了半天了,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不是,咱们好好说道说道。你现在有什么章程。”

  “我准备专搞公立医院里没人干的手足外科,再附带一些运动医学,毕竟运动医学已经打出了广告,现在已经有点起色了。”张凡想了一想后说道。

  “这个事情,你自己做主好了,专业上的事情,你拿定主意去干就行了,也不用听谁的意见,我想你应该非常的明白,哪你这个生意怎么做呢?你这么多的股东。还按照原来以前的工资或者制度去进行吗?”

  “嗯!股东就按比例年终分红,工资照旧。”

  “哪我就要劝劝邵华留点私房钱了,你这个事情绝对干不起来,你这个医院的这些个朋友同事的,弄不好最后就是反目成仇的结局。”老邵一本正经的说道。

  老邵平时给张凡的印象就是一个有点倔的退休老头,没事下下象棋,邻居朋友家里有什么事情,也很热心的去帮帮忙,可从来没彰显过什么大本事,或者说从来没有什么目光长远的表现,可今天这话一说,张凡就有点不理解。

  “应该不会把,这个病源不少,而且已经算是做熟的行业了。”张凡纳闷的说道,毕竟还年轻。

  “我不是说这个行业的事情,就说这个超市、饭馆把,你看看街面上,为什么有好有坏呢?而且,你这个算是合伙的买卖,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制度,绝对黄。”老邵肯定的说道。

  “卖什么关子,你把你懂的说说不就完了。”老太太虽然在厨房里,可耳朵一直是支棱起来关心的在听。

  “嗨!你没事就坐在沙发上,过来过去的!”老头刚刚建立的气势,让老婆给打没了。

  “爸,您就说说吧,我们都不懂,张凡其实也很纠结。”邵华甩了甩老爸的胳膊。老头子满意了,曾经的辉煌如同又返回了一样。

  “这个生意啊,买卖的,不是喝酒吃饭,这里面是有利益的,一旦牵扯到利益,规章制度不合理,时间长了就是大麻烦。其他的不说,你的这个制度人家马老板可以干,你就不能干,为什么呢,我给你说说。”老邵喝了口茶水,点了根烟。

  然后慢慢的如同再回忆一般,吐出的烟雾弥漫脸孔的时候开口了:“当年,我们这个农场算是这边最厉害的农场了,大型机械、文化人知识分子也多,大家齐心合力的一去奋斗,可辉煌也就是几年的时间,然后就开始走下坡,越走越快,最后就是衰败。”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就是一个利益,刚开始大家都是在一个起跑线上,共同的去努力,可干多干少一个样,时间长了,人谁没有个私心,就开始往自己小家里划拉东西,当领导的也开始大吃二喝,好好的一个农场弄的人心惶惶,朝不保夕。”

  “这和医院有什么关系呢?”邵华纳闷的问道。

  “你别打断,叔你继续。”张凡听出了一点意思。

  “这个人心啊,是经不起考量的,特别是你这个合伙的生意,谁干的多谁干的少了,谁拿的多了谁拿的少了,这个都要提前规划好规章制度,做生意就是做生意,朋友就是朋友,一定要分清楚,分不清楚到最后什么都没有,钱亏了,朋友反目成仇了。”

  “哪您觉得应该怎么办呢。”张凡问道。

  “首先,你这个合伙,让医生们都入股我是赞同的,而且你小子心也不小,扯起一百多万就投入了进去,这个就很好,舍不得就得不到,你入股最多,而且技术又好,这个话语权算是确立了。”

  “为什么我赞同你让医生入股呢,这个说道就多了,首先这是个技术单位,这些人没有一个稳定系带,指望着朋友关系,指望着面子都是不牢靠的,大家都要吃饭养家,所以最牢靠的就是利益。可你还是按照以前的规矩来,就不行了。”

  张凡拿起桌子上的水壶,给老邵填满了水,认真的听着老邵的话。

  老邵越说越有状态:“咱既然干这个生意,就要干好,不能糊里糊涂的,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首先咱们的资金不多,这个不能和马老板比,他可以用钱砸人,咱不行,咱只能用以后和期望给大家信心,第一步,把大家的工资降到一个市面上大众化的水平。”

  “哪要是大家不愿意呢?”邵华问道。

  “肯定有不满的人,不过只要拉拢过来大部分人,就不怕。为什么我赞同你的这个入股计划呢,这就很好,把一帮子打工的都升级到老板的地位,但是这个买卖的声音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你,这一点一定要明确。”

  “工资降到大众水平,这个也是必须的,首先能缓解你的资金压力,第二也是给他们有个上升的空间,工资可以降低,但是提高奖金,奖金和工作挂钩,然后分红,咱也不搞什么一年一分,前期的先来一月一分,等所有的事情进入正轨以后,再一年一分或者两年一分都没有问题。”

  “要是有人不同意呢?”邵华天真的问道。

  “简单,走人!只要拉拢了大部分人,留住技术尖子,其他人还不好找吗。这个入股以后,就首先能让这些人把这个生意当成自己的生意,工作效率就提高了,降低工资提高奖金,更加能体现出多劳多得的好处,大锅饭要不得!前期的一个月一份红,这个分红绝对比银行利息高,这么一来大家就有动力,而且你这个入股要提前说好,不是想入就入,想撤就撤的!有利益就有风险,不能你一个人承担所有的风险,哪不是买卖,是慈善!”

  “额!”一席话,说的张凡冷汗都下来了,这个不是买卖方便面,这是一个几十人的单位,牵扯的东西很多很多,张凡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个事情不简单!

  看着被镇住的张凡,老邵也是一脸的得意!

  “哪我们该怎么入手呢。”

  “这个就简单了。开会,毛爷爷已经把这个事情早早就教给我们了,开内部会议,先谈困难,吓走一帮意志不坚定的,这些左右摇摆的人最可怕,顺风的时候他们是刹车,逆风的时候更是造反的源头。”

  “然后就是统一思想,这个和你做手术其实一模一样,就是一个主导思想要明确,生意场也罢、官场也罢,从来不是请客吃饭,而是什么呢?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一定要把这些人统一在一个目标线上。”

  “接下来就是最简单的,指定一些制度,必须严格执行的制动,比如你做一台手术多少钱,他做一台手术多少钱,必须写的明明白白、详详细细。”

  “最后也是最难的,也是咱们的短板,和各大管理部门的联系,这个,叔没本事,帮不上你了!”老头激昂的语气终于落了下来。

  “叔,看您说的,这就已经很厉害了,我如同拨开迷雾一般,现在总算是有点头绪了。这个部门的联系我去想想办法。”

  “这个啊,其实也有捷径的。咱没关系就想没关系的办法。”老邵脸上带着一点狡猾的笑容。

  “爸爸!”邵华不满了。

  “哎!女大不中留啊!”老邵看着女儿心里有点不满,可不满也没办法,“这个办法就是去请一个相关单位退休的人员,给个位置,让他去联系这些事情,最好是曾经有点能量的人员。有些事情,人头熟悉和人头不熟悉,差别很大的。”

  “而且,不管是医院也好,超市也罢,总的来说就是个买卖,就是个生意,不能一团的死水、一团的和气,这里不是养老的养老院。必须有竞争,有淘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嗯!我知道了。”张凡心里太诧异了,“老爷子没看出来啊,还是个如此厉害的人物!”

  晚上,老两口躺在床上,邵华妈妈担心的问道:“张凡的这个事情,到底怎么样。”

  “我估计悬!”

  “那你不阻拦,还帮着出主意!”

  “悬是悬,可也不一定就不行。”

  邵华妈妈不理解了。

  “这个张凡啊,心思还是在他的手术上,这么大的生意,可他还是不愿意离开公立医院,这就是说他做这个事情不是奔着钱去的。第二呢,这人和人之间也有个磨合过程,只要能熬过一年时间,这个生意就成了。第三呢,这小子我也是越来越看不透,胆子太大,他哪来这么大的信心呢!”

  “哎!你这么一说,我心都悬起来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哪有能怎么办,自己选的路,笑着走哭着走,都得走,谁让她自己选的呢!真的是不省心啊,平平安安,简简单单的不好吗!非要选这么个是非头子!”

  “这话,你可别给邵华说啊。”

  “我傻啊!既然选择了,那我们就扑倒身子的想办法帮忙吧!哎,老了老了又要不省心了!”

  “你就偷着乐吧,这个法人估计也是个处级干部把!”

  “处级!睡吧!你还是想想明天做什么饭的好!”老爷子不愿意聊了!

  张凡也是一脸的忧愁,老陈、李亮三个男人坐在一起,张凡现在就和自己的核心团队商量着里面要去化解的问题。

  第一,没有高年资的医生,马老板走了,鸟市的专家和主任级别的专家走了,这些人说实话,不是能用一点小钱能请的来的,大钱张凡也请不起。

  “没有高年资医生,手术就做不下去。卫生局分分钟让你关门。”张凡说道。

  “哥,请个市医院的专家来不行吗!”李亮说道。

  “估计费事,我倒是有个人选。”老陈眼睛一亮说道。

  “嗯?”张凡疑惑的看着老陈。

  “师傅,记得努尔不?”

  “怎么会忘记呢,你说他?他现在退休了,在家养老,应该不会来茶素市吧!”

  “绝对能来,咱又不指望让他干活,就是来签个字,他家里的孩子不争气,他的那点退休工资,估计发下来的那一天就被瓜分了。这里给点钱,又不干什么,他绝对会来的。”老陈肯定的说道。

  “那就赶紧联系,我联系还是你联系。”张凡问道。

  “师傅,还是你联系,这以后啊,你就是话事人了,还有李亮,以后再单位不要在哥长哥短的,直接叫主任或者院长。”老陈拿着李亮说张凡,意思就是张凡有些时候没有架子!这就是成年的世界,这里没有童话,而是赤裸裸的上下压制!

  “嗯,好的我会注意的。”李亮还没说话,张凡赶忙的说道。

  “哪接下来就是这个科室工作了,我想分成两个或者三个组。”张凡说道。

  “分组干什么?”李亮有点不理解,他毕竟年轻,而且在公立医院干的时间短,不是很理解。

  “对,这个本来我也要给你建议的,分组是必须的,不然不出三个月,大家都成混吃等死的。而且这个分组,师傅你一定要把握好人员分配,最好是三个组,两个组不行,人员太多了,要是咱们干好了,一定会有老板来挖人,挖走一个两个一点都不怕,最怕就是一挖一个组,哪就麻烦了,索性把人员分散开,一旦有竞争了,下面的人就是想造反都没什么气势!”

  人老奸马老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老陈在县医院呆了几十年,这里面的是是非非清楚的很,他真的把张凡当成师傅了,不然这话绝对不会说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其实这是张凡老泰山的思想,张凡不过是拿来用而已。

  “人员完了就是薪水了,现在医生们的工资水平,压力有点大。我想把基础工资减低,提高奖金,然后每月分红,你们看怎么样。”

  “就这样,不然大家都没压力。”反正张凡说什么,李亮想不通也支持,这就是信任。

  “这个事情,你别说,等开会的时候,我说或者李亮说,这里面出钱最多的就是你,接下来就是李亮,你不能说,你说了就有点太哪个了。”

  “我说!”李亮直接说道。

  “怎么说,自己回去想好,演习上几遍,然后给我来说一下,我听听。”老陈虽然是张凡的徒弟,而李亮其实也就是他的徒弟,所以说话的时候,对李亮有点长辈的姿态,不过李亮这点好,不是不服管的人。

  “还有就是要有个和官方打交道的人,这个我还真的没个眉目。”张凡这边无亲无故,还真的难办。

  “是啊,这是咱们的短板。”老陈和李亮也沉思起来。

  “先这样,你先把这一块负责起来,等找到合适的人选了,你再专心搞临床。”张凡对老陈说道。

  “行,就怕耽误事!”

  “现在咱们只有C型臂,CR和彩超,生化仪器什么都没有,这也是个大问题。”老陈沉思了片刻说道。

  “这个事情,我联系的差不多了,应该问题不大。”张凡说道,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呢。

  张凡昨天和老高的御用器械商联系了一下,其他人张凡也不熟悉,张凡在医院和走穴的时候太佛系,从不管器械的问题,李琼气的咬牙也没有办法。

  可她接到张凡的电话后,立马从鸟市飞到了茶素市,其他人不知道张凡这种人才的重要性,可她清楚的很,就算是张凡现在让她去给买个牙膏,她都要打着飞的亲自买给张凡。

  “张主任,我时刻在等着您的召唤,终于等到了您的招呼。”一身西装的李晓一副白领的打扮,气质立马从娇媚转成了专业。太会打扮收拾了。

  “您太客气了,这次是有点事情想求您!”有求于人,张凡的姿态非常低。

  “嗨哟,张主任,受不住啊,您别一个口一个您的,直接叫我小李。”

  “那好,咱们都不客气。是这样,我收购了一个医院,现在缺检查设备。”张凡说道。

  “嗯,好事啊,您想要什么设备。”李琼一听就没什么兴趣了,私人医院的设备不是要淘汰的旧货就是卖不出去的老设备。

  “我要一台主流的CR和生化仪,还有血常规、彩超。还有一些比较小的设备。你看看你有货没有。”张凡也有点小鸡贼,他要探底!

  “嚯!怪不得张主任看不上我,原来您还是个富豪啊,这一套下来可不便宜啊。”李晓惊讶的看着张凡。其他不说,一个CR主流的CR最少两百万起步!一个生化,专业的生化三百万起步,重点,是起步!就算是私人去购买也便宜不到哪去。

  这里就是华国的悲哀了,如此昂贵的设备,主流的全是进口的,而国产的只有国家购买以后配给医院,把钱下放给医院,医院绝对不买国货。钱多选欧美的,钱不多不少就选丸子国的,钱不多就选棒子国的,这些都不够,那就不买了,等着国家发!

  而私人医院一般就是通过关系购买一些医院淘汰的设备,便宜不说还好使,价格就看本事了,道道就太深了!

  “你有没有吧!”张凡笑着问道。

  “有,国产进口都有,高端低端都有。”李琼说道。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按揭!”张凡说道,

  “按揭!这个,有点难办了主任。”李晓兴奋的脸蛋直接变成了抹布,皱到了一起,这些设备价格不菲,要是张凡到时候没能力还了,你能怎么办,还能吃了他不行?所以李晓直接拒绝了。

  “这样,按揭不行,那就合伙。”张凡又来了一套,他今天就是要吃定李琼的。

  “怎么个合伙,其实张主任,按您现在的这个水平,只要沉下心来。几年以后,什么钱赚不到呢?何必这样劳心劳肺,还有亏本的可能。”李琼把张凡朝着她预想的道路上劝阻。

  “嗯,怎么会亏损呢,不发财以后我把名字倒过来使。”张凡有没有信心不知道,反正现在是大言不惭的给李琼灌着鸡汤。“我也是听高主任说,你李总方方面面做的都是非常好,才来找你的,如果实在难办,我就去再找找别人。也不难为你。”上赶的不是买卖,张凡开始迂回。

  “张主任,不是我不愿意,这个按揭,真的不行的。”

  “真不行?”

  “真的不行。”李琼后悔死了,早知道就让业务员来了。

  “这样,合伙。设备你们出,检查费用咱们商量着分。先别拒绝,你听我说。”张凡看着李琼舒不展的眉头,赶忙的说道。

  “现在检查费用是医保报销的,就是因为报销,所以公立医院对于设备这一块购买的权利不大,你们竞争也很大对不对,而且这个设备,放个三四年就是要被淘汰的东西。”

  “哪有!”李琼说道。

  “那你说,竞争大不大!你一年能卖几台,估计你也就两三年才能卖出去一台是不是。”

  “嗯。”

  “你看,医院真要购买也是购买近期生产出来的,两三年前的绝对不会要的,这些设备放一年就掉一年的价,仓库费用管理保养,那个不要钱,你不如给我,这些费用能减少不说,还能产生经济利益,我的医院投资好几百万,你说我能甘心它黄了吗?”

  “我去打个电话。抱歉!”李琼去联系更高的管理层去了。

  “就是这么个事情,而且,这个张医生算是茶素市的一把刀了,鸟市的专家也来向他学习。”

  “你先去确认他医院的实力,如果真的有实力,也不是不行,仓库内有好几套库存出不去。大医院虽然看不上,可配给私人医院算是高端大气的设备了。”

  “好的!”

  看完医院,李琼觉得有利可图,“张院长,医院太小了!而且治疗手段太单一了,而且还没有大量的体检客户,这个费用来的太慢了。”嫌弃的才是真真的买家!张凡一听就知道有门。

  “医院是不大,可大医院也不要你的这个设备不是,再说了,这个检查怎么会少呢,你想想一个地区,只有这么一个专业的手足医院,怎么会缺少病源呢,再说了,体检也不是我们的主业啊,只要手术做好了,绝对能引来大量的病源,怎么样,趁着我们现在起步的时候,早点进入,在分成上还可以谈一谈,如果我们步入正轨,估计就没什么可谈了。”

  “入股,我们不要设备的分成,直接用设备入股,后期的维护保养。全部归我们,然后还能给您联系器械、药品,绝对让您省心。”李琼亮刀了。

  “不可能,器械,手足外科能有什么器械,大不了几根克氏针而已,药材更不用了,就一些简单的抗生素而已,用不到什么药物的。再说了,你设备入股你想占多少股份,你也知道,这个手足外科是以医生为主的科室,其实设备不是很重要的,我也就是为了正规才这样的。其实按我来讲,一个台C型臂就够了。”

  “呵呵,张院长,没想到啊,您还真不简单,咱都不打马虎眼了,都是这个行当的从业人员,我骗不了您,您也忽悠不了我。入股,不然这个事情没得谈。”张凡还是太嫩,这个事情应该再拉一个器械商来,两家一起谈!

  “你想入多少。”

  “您的这个医院,我看了看,也就是房租和人员工资占大头,原有的设备我预估了一下,也就是三百万到头了,装修房租下来顶天四百万。”李琼微笑着看着张凡。

  “哪有,你们是一手商,我们购买的时候,没有个六百万是买不下来的。”张凡冷汗都出来了,这女人眼睛太刁了。

  “就算是六百万把,我给您配上六百万的设备,我们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狮子开口,不见血是不可能的。

  “那算了,我还是再想想办法把。”张凡直接就拒绝了。他心里寻思着是不是去找找老王的器械商。

  “四十,再不能少了。”张凡要走,李琼着急了。

  “百分之十,我也不要你给我配备什么六百万的设备,我还没地方放,就要我要的那些设备,而且你们只有分红和财务监管权,其它我说了算!”张凡已经站起来了,他没多少时间,医院不能长时间的关门,不然人心和病源就流失完了。

  “张院长,就是您要的那些东西,主流一点的也不少了,百分之十太少了,何况经营还是您说了算,我们一点保障都没有啊,您别急,咱们慢慢谈。”

  “没时间了。最多十五,我的底线,想好了给我打电话吗,明天过后,就没有机会合作了。我先走了。”张凡直接走了。他忽然想通了,茶素市只有一家这一个专业的手足外科,可器械商不止他一家啊。

  结果中午不到,李琼的大老板也来了,张凡咬死不放口,最后按照百分之十八,签订了协议,只有财务监督权。他们看上的不是医院的规模,而是张凡。

  并不是所有的医生都看好张凡,技术是不错,可医院不光是靠技术能拿下来的,走了三个医生,好合好散还是朋友。

  老陈说的一点都没错,一个电话,努尔来了,退休后的努尔衰老的厉害,也没喝酒。见到张凡后,没有了以往的爽快,只有一个老人的畏畏缩缩。这就是时间这就是现实,如同一把刀,杀的一个当年的主任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终于,前期的工作算是完成了,医院再次开门营业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