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260 无妄之灾 (D版哥,赶紧支援一下!)


  手术开始,欧阳生气,普外的主任和泌尿的主任都上了,虽然欧阳没指定让谁上,不过两位主任都乖乖的去上手术了。给欧阳找茬收拾,没必要。

  肛肠科的主任,有点尴尬了,进不好进,出不好出,尴尬的搓着手望了望欧阳,虽然他不争气,被人给吓唬住了,可总归是医院的科室主任不是,是欧阳的下属不是,老太太寒着脸说道:“不去上班,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让我给发奖牌吗!”

  “好!好!院长,我现在上门诊去了。”一边走,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他的压力不小,为了年轻的夫人,算是净身出户的,所以越是在乎什么越是不敢逾越什么!

  说完话,转身对边疆老板说道:“等消息吧!替我问候一下秘书长。”说完话,就转身走了,理都没理几个港湾人。

  边疆老板一脸的铁青,他不懂医疗,可总是知道这个行业越老越吃香,欧阳让一个毛头小子做主刀,他能有好脸色吗。一般的人,遇上这情况,要么就是想办法哀求,要么就是暴跳如雷。

  而这个老板虽然脸色不好,可一声不吭,他在想办法,想挽救的办法,一个是想找人给欧阳施压,另外一个就是,今天真要是让茶素市的医院把港湾老板给放命了,他要怎么办,怎么及时止损,这就是与普通人的差别吧。

  手术室,医生护士紧张的忙着,这种病人是麻醉师最讨厌的病人,不光要注意麻醉,还得注意生命体征。

  手术开始,张凡和两位主任,有条不紊的开始了手术,这种手术,要是没有腹腔脏器的损伤,其实也简单的很,修复肛门就行了,可现在有腹腔脏器的损伤,就首先要把脏器中的出血给止住后,在处理外伤。

  切开、探查,这个手术,进入的腹腔的速度要快,本来就是失血状态,现在再开个口子,出血更多,所以,必须要快。张凡不说话,一层一层,进入的很快,两个主任手底下配合的很好,这种手术入路,几乎都印刻在他们的脑子里面了!

  剖腹探查手术要求动作迅速、准确、轻柔、既有重点,又要按一定次序进行以免遗漏。特别是一些位置比较隐蔽的器官,一定要探及。

  开腹后,可根据腹腔内容物,来判断哪一类内脏损伤,切开腹膜时,有大量血液自腹腔溢出,表示有实质性脏器或大血管破裂;有气体或消化道内容物溢出,表示胃肠道破裂;有胆汁样液体时,表示有胆道系统或十二指肠破裂;有粪样液体或粪臭时,表示有回肠下端或结肠损伤;有尿液或闻到尿味时,表示有输尿管或膀胱损伤。

  当张凡打开下腹部的时候,直接尿液就奔涌而出了!洗肉色的尿液混合在血液,直接就流了出来。“升压!纱布!再来一个中单!”

  张凡对着器械护士和麻醉师说道。腹腔内的压力猛然间的消失,有时候会导致血压急剧下降。张凡不得不防。

  “这人真的太倒霉了,插进肛门不说,还弄破血管,扎破膀胱,你说倒霉不倒霉。”老王对着泌尿科的主任说道。

  和张凡做手术,下级医生无所谓,张凡不说话,别人也不说话,可上级医生和张凡做手术太难受了,张凡手下麻利不说,还非常的专注,从不多说话!弄的他们就是想说话都不好意思说话。

  “看情况这人有钱的很,你说有钱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往老林子里跑呢!这不是给菊花找事情吗!这半年内估计连辣椒都不能吃了!”

  “南方人不吃辣椒!”张凡终结了两个老男人的索索叨叨,张凡做手术讨厌别人说话。这个就是在系统中独自一个人练出来的。

  以前没资格,别人说话就说话,而现在的张凡有这个资格了!

  内脏损伤的处理是按“先止血,后修补”的原则,腹腔内的大量血液,应迅速吸出,张凡用手捧出血块,然后逐一检查实质脏器。好在男性盆腔器官不多!

  吸取干净尿液后,张凡轻轻的一翻开膀胱,就找到了出血的静脉血管!直接就上指头了!一指头上去,压住了像泉水一样涌出的血液!“快,吸血!”张凡速度超快,两个主任还在找出血的时候,张凡已经按住了。

  普外的主任老王,迅速的吸干净积血,张凡开始结扎,这种结扎非常忌讳盲目的在血泊中乱扎。

  老王还准备用纱布压迫的时候,张凡已经上止血钳了。

  “小心!血管!”老王急了。这种盲扎非常容易把损伤到正常的血管,因为这里的组织很丰富的,而且一般情况大的静脉和动脉是伴行的,也就是说静脉旁边就是动脉,相互之间的距离也就是几毫米的距离。

  很多时候,手术野很清晰的时候,都会损伤到血管,别说这种盲扎了!张凡下钳子的那一瞬间,普外的老王和泌尿的主任,冷汗都下来了!

  因为他们两个人懂,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着一家伙下去伤到动脉后,直接人就完了,本来就维系着的基础血压,再弄开个动脉!真的不可想象。

  “咔的一声”,卡住钳子后。张凡说道:“吸血把!”

  “你千万别松手!”老王手都有点抖了,然后给巡回护士说道:“快,去拿止血棉,大量的止血棉!”

  张凡楞住了!“要止血棉干什么?”

  “你这一钳子下去,动脉早破求子了!你说要止血棉干什么!”老王又气又急!他本来觉得张凡做手术,非常稳当,而且技术也好,结果没想到,犯了这种低端错误~!

  “哎!还是太年轻了!”心里有点惋惜!

  “呵呵!~”张凡笑了一下,还想说什么。结果老王说道:“你还笑,下去!好好反省去!把钳子交给我!”

  因为钳子还在张凡手中,如果不是钳夹的是血管,老王早就把钳子夺过来了!这不是胡闹吗!这是手术,能盲扎吗!

  这就是差距,系统带来的差距!正常的手术训练就算做五百台这样的手术也不敢盲扎,可张凡敢啊,别说这点距离了,就算再近一点,张凡都敢盲扎,无他,唯手熟尔!

  别人没办法训练,他能训练,别人得等机会训练,他只要有时间,只要愿意努力,随时都可以训练!能不熟吗!

  “一定不会的!绝对钳扎了出血点,还没伤到动脉!”张凡也是为了更快速的止血,所以迫不得已的亮了一手绝活!

  “扯淡!下去!”老王真的怒了!

  张凡还真的不着急了,这个时候血管也扎住了,也就不用着急担心了。“王主任,真的止住出血,而且绝对没有损伤到动脉!”

  “你不下去,是不是!”老王脸都青了!拿病号开玩笑,这不是一个医生能干的事情,所以他生气了。

  常规办法已经无法让老王平息怒火了,张凡稍微一顿后说道:“今天要是动脉破了,责任我承担,而且以后永不再做手术!”张凡说的非常正式!一本正经,语气也很严肃!

  “额!”这话一说。老王头脑冷静下来了,他也清楚张凡的过往,从来没有这么莽撞啊!也不忍心毁掉这样优秀的年轻医生。

  “要是钳扎住了,没有损伤到动脉呢?”看热闹不怕事大,泌尿科的主任相对的要冷静许多,这就是人的性格所致。

  “呵呵,那就的看王主任了!”有人搭台子让张凡说话,张凡看了看王主任后说道。

  “什么意思!”老王语气不怎么好,不过脸色已经稍微好一点了,瞪圆的眼睛也稍稍缓和了一点。

  “要是今天没有损伤血管,以后普外的手术必须对我开放,而且向科室医生解释的理由,由王主任来帮我说!”张凡一边说,一边拿着针线准备缝合!

  “额!”老王愣住了。他盯着钳子看了看,因为这个时候,张凡已经把周围剩余的血液清除干净了!

  “一针一线!”张凡再没理会老王,开始缝扎血管。几针后,张凡撤掉了钳子,用纱布轻轻的蘸了一蘸后,纱布是干净的!

  张凡也不是故意为难老王,是为了平息他的怒火而找的借口!这种医生是要钦佩的,关心患者,能不顾同事之情,对张凡如此年轻、如此优秀的人翻脸,真的是让人钦佩的。俗话说的好,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何况已经展现了水平的少年呢!

  职场上,天才是有特权的,而且天才犯错也能得到更多人的谅解!但是这是医疗行业!

  今天如果没有普外主任,而是只有张凡和泌尿科主任做这个手术,就算张凡扎破血管,泌尿科主任也不会翻脸的!说不定还会帮忙掩饰!谁让张凡是天才呢!

  所以,虽然老王发火了,可张凡一点都没往心里去了,这种医生就是他的榜样,虽然老王拿把不住科室的其他副主任,可对病人对患者的这个关切之情,真的能称为医者!

  张凡快速的缝合后,然后准备先修补直肠,因为直肠相对的污染度更高,早点缝合修补,也能早点杜绝感染!

  “甲硝唑冲洗!”张凡对着巡回护士说道。

  “额!”老王稍稍有点尴尬,但心里一点都不懊恼,轻轻的摸了摸缝扎的血管后,不用确认,因为已经不出血了!

  “就算是今天没损伤动脉,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快几秒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等术野清晰再钳扎呢,弄破动脉的结果你会不知道?多流几秒的静脉血,和扎破动脉,那个风险大?”老王好歹是一个主任,还是有两下子的。不仅批评了张凡,还把尴尬的场面给化解了!

  这个事情真的没办法解释,难道说个艺高人胆大?敢说这话,直接能让老王把他赶下去,这是手术,不是走钢丝!

  泌尿科的主任说话了:“张主任绝对有把握,你没看人家一点都不着急吗!这就是水平。不得不服啊!”

  “哼!”老王没办法说了!止血后手术进行的就顺利许多了!大量的甲硝唑冲洗后,轻轻的把木签子去掉。

  巡回护士带着手套拿着木签子看了看后,有点发愣的说道:“真粗!”

  “噗嗤!”泌尿的主任和麻醉笑了。“是挺粗的!”

  “讨厌!”巡回脸都红了,她也意识到有点歧义,赶紧就带着木签子出去了。

  “张凡,要不来普外把,我为你强权一把,科里的手术让你挑!”老王第二次招揽张凡了!张凡亮了一手,他仔细思量,就觉的震惊!真的是震惊!这水平太高了!

  “呵呵,老高估计不会放人的。”泌尿的主任挑事的说道。

  “和你有关系吗!怎么哪都有你啊!”

  “呵呵,老不羞!”

  手术顺利,两人语气也轻松了许多,可老王其实还是有点肝颤了,张凡的哪一下,太吓人了,左右稍微偏移、晃动一下,弄不好就是髂内动脉啊!老王看了看张凡,他心里真的是百般滋味!

  修补好直肠、检查腹壁,没有什么破损,继续,这个时候就必须换手套了。因为直肠是污染区域,而膀胱算相对清洁范围,所以重新换手套。

  膀胱很好缝合,这个东西有一定收缩舒展性,就像篮球一样有内囊,先缝合内层,然后外层,缝合的时候其他都无需注意,也没什么要注意的血管神经,最大的注意点就是不能缝合后出现渗漏!

  最后就是肛门了!很麻烦,虽然木签子不是三棱形的,可肛门已经撕裂了!一点一点的缝合。环形肌!括约肌!

  “两位领导,这个病号放在哪个科室!”

  “放到普外吧!”老王说道。张凡本来想把这个病号放到泌尿的,泌尿病人少一点。可泌尿的主任惧怕欧阳,一点都不想沾染!

  手术做完了,张凡作为主刀医生,拿着木签子得去给患者家属交代一声。手术外,生活秘书、保镖、边疆老板都在。几方人马相互不怎么搭理!

  边疆老板在手术之前真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满世界的找人想给欧阳压力。结果,打问到李晓哪了!

  李晓一听,就说道:“主刀是张凡,张医生?”

  “是的,我问的清清楚楚,一个刚来医院还没两年的一个小大夫!李总,救兄弟一把!赶紧给想想办法,不然我死定了!”

  “放心,没事情了,你就安心的等着把!”李晓一听是张主刀,也不着急了,她和这位老板关系还不错,本打算去医院的她又坐了下来。

  “怎么?”边疆老板听出了不对劲。

  “欧阳院长算是给秘书长面子了,那个年轻医生是他们医院的一把刀!第一把刀!懂了吧!”

  “就他!一个娃娃!”边疆老板直接都不相信!

  “对!就他,你等会客气点~!很厉害的医生!”

  挂了电话,他都不敢相信,太匪夷所思了,他好歹也了解医疗行业的。

  “老常,茶素市熟悉吗!”

  远走内地的常主任,一听茶素市,肝都颤!

  “嗯,怎么了!”

  “张凡,张医生知道吗!”

  “那个兔崽子!他是不是说我技术不行,他就牛了!我是大意了,懂不懂!我是大意了!”老常气的口吐白沫,老子都远走内地了,你还追着不放!有意思吗!

  无妄之灾!张凡摸着有点发烧的耳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