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330 恨不得手挠墙


  繁星点点的星空,不时的划过拖着长长尾翼得流星。毫无污染的夜空,繁星直接如同经过PS的一样,就差坐在草原上一起抬头看星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了,太美了。

  小地方的乡长不比大乡镇的乡长。这边的乡长就如同一个族长或者一个大家庭的家长,没有威望是无法管理自由惯了的百姓。

  他们或许不懂太多的文化知识,或许不会说什么大的口号,但是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只有俯下身子想办法带着大家一起致富的人,才会得到拥护,才能有话语权。

  色楞乡的乡长也是一个奇人。早年间的他也算闯过南走过北,不知道怎么的回到家乡后,竟然考上了公务员。虽说这边不是自己的家乡,但是也算是一个大部落的人。

  刚来的时候,乡里面的人各种的不服气。他也不多话,开着拖拉机拉了一车斗的夺命大啤酒。在草原的巴扎上,摆了一个擂台,用他当时的话就是:色楞没汉子!有本事就把他喝翻!喝不翻,以后就得听他的。

  他也是拼了,草原上可以骂男人牲口、畜生,但是就是不能说他不是汉子。整整两天的巴扎,乡长一直矗立在擂台上。各路好汉纷纷而至,最后在乡里德高望重的老人阻止下,闹剧结束,他住了一周的医院。但是色楞乡,他有位置了。

  上级派了多少干部,都没办法很好的在色楞开展工作,他算是有点位置了。他也是有本事的,见过世面的他带着乡民的皮货到南方跑销路,沪上、宁海,最终签订了很多合同,价格比卖给二道贩子高了不知道多少。

  然后组织群众发展特色养殖业,什么草原狐狸、草原鹿,一个一个的出现在色楞。最后这家伙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竟然把色楞的广告给弄上了央妈的农业台。旅游也开始有了起色。

  一时间,乡里面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街道两边的小二楼,就是他上任后建起来的。上级要提拔他,结果乡民不让走,而他也不愿意离开,就这么着,一个原本是个外乡人的家伙,竟然成了色楞的话事人。

  不过人无完人,乡长什么都好,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兄弟,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毛病,所以就猫在色楞哪都不去,时不时的带着异性在这天蓝草绿的地方,也是逍遥自在。

  站在人群中的他,好像就是百姓的主心骨,“去,杀鹿,把撞翻吐孙汗江的那个鹿给宰了,毛病大的很,敢撞主人,钱我出。记得把鹿鞭和鹿蛋蛋留下,谁敢偷吃,我就把他的给捏下来。”

  招呼完男人,又对着几个女的说道:“哭个蛋啊,哭能起作用吗,快把吐孙汗江的婆娘给拉起来,下完雨的地上都快爬了一夜了。壮小伙子留下几个,把胳膊洗干净,说不定等会要用血呢。”

  “再去几个人,把我家的奶酒给搬出来。吐孙汗江救活了,我们给他开庆祝大会,死球了就当给他开追悼会了。快,走动起来,木头桩子吗!”乡长连骂带赶的,人群忽然好像是也有了活力。

  忙忙碌碌的人群,让张延峰医生也放心不少,静静悄悄的站在手术车门口的人群,让他头皮发麻。人就是这样,相互信任太难了。

  吐孙汗江,失血太厉害了,刚送来的时候,情况太危机了,快速输液都没办法把血压提升起来,张凡也没办法才冒险用了O型RBC血,也是命大,没发生输血反应。

  张凡处理完腹腔内的器官后,就回头开始慢慢处理肌肉、腹膜、大网膜上的出血。一边处理,一边听着宝音、吕淑颜和刘耀文斗嘴。

  吕淑颜和宝音都是未婚的姑娘,对上刘耀文还真不是对手。老刘一会一个段子,一会一个段子,说的吕淑颜脸蛋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人救活了,大家都高兴,都兴奋。这个事情就如同是兴奋剂一般,紧张过后就是无限的愉悦。“这个救人啊,就和夫妻之间一样,比夫妻之间的那个事情还刺激。你看张医生这会绝对在高潮之中。”老男人刘耀文指着张凡说道。

  吕淑颜偷偷的看了一眼,深怕张凡看到一样,偷看了一下后赶紧的把眼睛往向了其他地方。

  “你这么大岁数了,也就嘴上的劲大!”宝音笑骂了一句。

  “你可以质疑我的技术,可以质疑我的长相,但是绝对不能质疑我的能力。我给你说我~~”

  “老刘,准备催醒吧。”张凡听不下去了,老刘就是故意调戏两小姑娘呢,宝音傻乎乎的还搭茬。

  “我缝合?”吕淑颜想替换替换张凡。

  “没事,我来。你要是累就下去休息休息,顺便的给乡卫生院的医生说说,准备好病房,监护仪也要准备好。脾脏部分切除后,特别容易感染。术后的护理一定要跟上。”

  “好吧。”吕淑颜脱了手套手术衣,就转身出门,这个车的是分隔的,要下车得走通道。

  “张医生,听说你有对象了?”宝音接替了吕淑颜的位置,一边拉钩,一边穿线,嘴上还不闲。

  “嗯。”

  “可惜啊!为了一棵树而放弃了整个森林。”老刘嘴碎的不是一般。

  “哪你干嘛结婚。森林那么多。”宝音和老刘又搭上茬了!张凡都无奈了,有些人就是这样,手术紧张的时候还好说,一旦危险渡过,就开始了。

  “哎!麻醉师没地位啊,我当年要不是受骗上当去干麻醉,现在绝对风流倜傥。你看看我们张医生,手术室多少的小护士看着他流口水。估计我们吕医生也馋的不行了吧!”

  “别胡说。”张凡缝着腹膜,说了一句。

  “哎!还是年轻啊,脸皮薄。你会后悔的!”

  “要是都像你这样想,估计世界都没办法运行了。”宝音帮着张凡说老刘。

  “手术结束!走吧,把病人送下去。”张凡忍着两人永不停息的废话,终于缝合结束了。放置好引流袋后赶紧说了一句。

  吕淑颜下了手术车,吐孙汗江的家属呼啦啦的围了过来。听不懂的语言从他们嘴里说了出来,吕淑颜虽然听不懂,但是也知道什么意思。

  “病人算是救过来了,但是出血很多,以后恢复需要很长时间,这是他切下来的脾脏,你们谁是他的家属,请过来看一看。”

  “救过来就行。命大啊,赶紧的散开,看什么看,你们能看懂吗!快,把热好的骆驼奶端上来,让我们的女菩萨喝一口。”乡长开始招呼。

  哈达被一个老人用双手轻轻的放在了吕淑颜的脖子上。看起来八九十岁的老人,双手抓着吕淑颜的小手,轻轻的用嘴唇触碰了一下,然后用吕淑颜听不懂的话,开始吟唱。

  都是边疆人,虽然不懂,但是也知道,他们在赞扬。吕淑颜静静的站在手术车的门口,替张凡骄傲,是的,生在城市,长在都市的她这个时刻才真正体会到了医者的荣耀。

  银碗,珍贵的骆驼奶被能做吕医生爷爷的老人双手端了上来。敬天敬地后,吕淑颜慢慢的喝了下去,暖暖的如同一股暖流一般从咽喉流进了胃部。

  这个时候的礼仪,比他们刚来的那个迎接晚会庄重多了,当初的那个迎接,大家是给人家乡长面子。而现在真的是实心实意。

  张凡他们终于下来了,吐孙汗江平静而悠长的呼吸,让周围的人群发出了低沉的喝彩声,或许是怕惊扰到吐孙汗江或许是怕在这些医生面前失礼,他们努力的克制着激动的心情。

  是啊,吐孙汗江当时的情况他们都知道,都没抱什么希望。结果,这些市里的医生们把他救活了。

  乡卫生院的医生在吕淑颜的帮助下带着吐孙汗江去了病房。女医生可以放过,但是男医生就不行了。

  哈达、银碗,姑娘们献哈达,老人双手端着马奶酒,不喝都不行。“我实在喝不成啊,一喝就倒了!”

  “张医生,您用嘴唇沾一沾,这是我们最高的礼节,不然我们心里过不去啊。”乡长站在一边指点着张凡。

  草原上的夜晚,如果没有什么聚会,睡觉都比较早,今天又是下雨,其实吐孙汗江被撞的时候也就九点多。三个多小时的手术后,才十二点多。这么一闹腾后,大家也没什么睡意了。

  乡里最大的最豪华的帐篷被打开了。厚厚的白色羊绒地毯上围了一圈的小桌子,其实在草原上,这种帐篷就如同内地汉人家族的议事大厅。一般人是不得入内的。

  两位老人一左一右搀扶着张凡,别扭、不好意思可盛情难却。张凡他们在老人的搀扶下进入了帐篷里。

  “你安心坐,你有资格。”张凡被安置在了主位上,这个位置比其他位置明显高了一点。张凡真是坐立不安啊。

  乡长陪在右边看着张凡不自在就说了一句。左边是一位年纪没有八十也有七十的老人。这个招待规格就高的很了。

  “又要吃肉啊,我都快吃伤了!”吕淑颜羡慕的看着张凡,对宝音悄悄的说道。

  “哈哈,还有你这样的,给你说,我都没参加过这种规格的宴会。你就等着吃好吃的把,绝对是你没吃过的。”

  前一次的欢迎会,其实就是人家借着名头自娱自乐,一帮子医生护士都不怎么习惯。人家穿着皮衣袍子,随地就坐了,这帮子从城市来的人就不行了。潮湿的地面坐都不敢坐,深怕坐出痔疮。

  而这次,就正式多了。烤全羊,在草原只要是有点规格的宴会,首道菜必须是烤全羊。而且还不是随意吃的,没有什么大刀切斧头砍的。

  部落里面威望最高的老人,敬过天地后,用小刀在烤羊身上轻轻的薄薄的切下来一片最肥嫩的羊肉双手递给了张凡。

  然后依次切给几个医生护士。然后就有专人专门为大家切片,谁吃完了就会有人给你端上来。要是自己刀砍斧剁的,都是被人给忽悠了。

  “时间仓促,来不及准备,请您不要生气。这是野生的獾、这是小鹿、这是狼肉、这是大雁!”老人一边介绍一边还带着歉意的语气道歉,乡长在一边翻译。

  “额!太客气了,真的太客气了,没必要,这么破费干什么,我们来就是干这个事情的。”张凡看着草原特有的动物,不敢下筷子,这玩意是不是保护动物啊,犯法吗!

  “嗨!你觉得是平常事,可对于我们来说就太珍贵了,你救的不是单单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救的是他还未长大的孩子。也就你不喝酒,不然我绝对要和你多喝几碗!”对于张凡不喝酒这个事情,乡长有点不满。

  规格高,倒是感觉没什么意思,所有的人都规规矩矩的,感觉少了一点浪劲,人就是贱皮子,不重视吧觉得自己不被看中,重视吧又觉得这种宴会没意思。

  最后一道菜也上来了,特别好看,圆圆的不知道是什么食物,烤制成金黄色,撒上辣椒面孜然粉,煞是好看。圆圆的食物旁边还放着如同古代铜钱一样的肉食,摆放的整整齐齐。

  这个食物不多,也就几个医生护士和乡长才有,其他人都没有。“这怎么好意思,大家都没有,就我们吃,不太好吧。”张凡说道。

  “没事,你吃你的,你们城市人没吃过,这个有钱都买不到,滋阴壮阳,美容保健!”乡长的口才真的不差。

  麻醉师刘耀文一看,笑的眉开眼笑。这个东西他吃过。

  张凡被老人和乡长客气的让着,没办法,他拿起筷子轻轻的豁开拳头大的圆球型食物,外面成烤制成黄金色,就算是外科医生,张凡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可豁开以后,也看不出来。因为厨师好像是处理过。食物内部结构已经变化了。

  沾着辣椒、孜然轻轻的吃了一口,香!特殊的香味,一种从来没有见识过的香味,有点像什么呢。嗯,张凡想象不出来。

  吕淑颜、宝音也没吃过,味道好,虽然都吃了晚饭,可这个食物太好吃了。外皮脆,薄脆薄脆,里面的不像脂肪,但比脂肪的那种香味还香。

  当夹起铜钱一样的食物,张凡大概看了看,好像知道了一点。但是也没说什么,吃都吃了,还能怎么样,没看别人都没有嘛。好多人都看着不停的咽口水呢。

  “这个真好吃,这叫什么啊,我们走的时候买点行不行啊。有嚼劲不说还特别香。”吕淑颜和宝音吃高兴了!

  “多吃点,这个有钱都买不到。”老刘一边劝着,一边加油的吃。

  “什么东西啊,这么珍贵。”张延峰发觉老刘好像知道,就问道。

  老刘趴在老张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老张听完,夹起一块铜钱一样的肉后,仔细看了看,然后利索的放到嘴里,还举起银碗和老刘碰了一杯。

  “好吃吗?”老刘又问了一句吕淑颜和宝音。

  “好吃!”

  “嗯!多吃点。你们以后就知道了!”

  众人吃喝到了凌晨三点多才休息的,天亮以后估计也没办法走了,政府的领队早就让牧民给灌翻了。

  躺在床上的张凡燥热,非常的燥热,就算有系统,也燥热,春天的草原,凌晨气温不是很高,但是张凡竟然热的没办法盖被子。是在不行了,只好强行进入系统去做手术去了。

  隔壁的吕淑颜和几个护士,也差不多。燥热,吕淑颜都把脸和身体贴到冰冷的墙上了,还觉得燥热,燥热的她恨不得手挠墙。

  “宝音,你热吗?”

  “热!不仅热,我还想我对象!”

  “额!”吕淑颜没办法说话了。

  清晨,被煎熬了大半夜的几个人才进入了睡眠,睡的特别的香甜。张凡早早就起来了,没办法,心里有事。

  他要去看看病房里的吐孙汗江,这就是医生,“嗨哟!小伙子这么早就起床了,怎么样,效果好不好。”乡长不知道从哪来了,不过看他一脖子的印子就知道昨晚干嘛去了。

  “以后再也不吃了,太燥热了。”张凡笑着说了一句。

  “你这就不知道了,我给你说,多少达官贵人想吃都吃不上呢。我也就占你们光了。”

  “有这么夸张吗?”张凡有点不相信。

  “废话,鹿群里的王,能不珍贵吗,这种鹿王是要放出野外的,能生存下来的,得多野,平时都看不到它们。只有每年春天它们才现身一次。你们昨天一顿就差不多把这几年成长起来的鹿王给干光了。”

  “额!哪多可惜啊。”

  “是啊,知道珍贵了吧,要不你们再待上几天,不然你们对的起鹿王吗!”能当官,还能服众的能是简单的人物吗,转手一句话就把张凡给套住了。

  “额!我做不了主啊,你和领队说,我还要去看看吐孙汗江。”

  吐孙汗江早就醒过来了,他彪悍的妻子坐在他的身边,轻轻的给他梳理着头发。

  “医生来了!谢谢啊,张医生,你也不多休息休息。”随着进来的当地护士给张凡翻译着吐孙汗江老婆的话。

  “没事的,怎么样,通气了没有?疼不疼了,头晕吗。有什么不适吗?”

  询问了几句后,张凡又给乡卫生院的护士交代道:“术后护理一定要注意,无菌操作必须严格执行。按时换敷料。”

  “好的,张医生,我知道了。”

  吕淑颜和宝音她们在中午的时候才起床,几个人脸上发光,好像做了一次美容一样,皮肤都泛着亮光嫩的能出水。

  老刘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几个人看,“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眼睛。”

  “呵呵!小丫头片子。”老刘得意的说了一句,他就是不告诉她们。然后心里踅摸着是不是要找乡长给自己老婆也买点。

  因为吐孙汗江的手术,又或许是乡长私下勾兑的缘故,医疗小队又在色楞多呆了五天。张凡他们的名气也在这边一下子起来了。

  周边其他乡的人听说后,也来这边看病了。一时间,色楞成了一个小集市。吐孙汗江终于可以下地了,虽然苍白的脸色,还要在旁人的搀扶才能行走,不过这已经让乡民高兴的不得了了。

  医疗小队不得不出发了,这里时间待的太久了。清晨,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张凡他们原本准备悄悄的离开。

  结果,不知道是谁透露了消息。乡卫生院门口,如同军队一般,静静的围着好多好多的人。也不强留他们,就是塞东西。

  语言不通,但是表情是相同的,鹿茸、肉干、草原的各种药材、皮货,不要都不行。

  “乡亲们,谢谢了!谢谢你们了!真的,装不下了。谢谢了!”

  奶酒送行,骏马列队。车队行走在草原的小路上,送行的马队如同千军万马一般伴随在他们的左右。下过雨的路面上,早早的就被牧民们用黄土填的干干的。

  一路黄土、一路送行。吕淑颜坐在副驾驶上,不停的挥手、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他们打动了他们,他们也打动了他们。

  “哟!哟!”出了色楞的地域,马队止步,可长调还在伴随着他们慢慢的离去。

  第二站,红星农场。一说红星,在华国是有特殊含义的,自己起的红星不算数,能得到上级认可的红星名字,必须有一个辉煌的历史,或者过人的战绩。

  早年间,这个农场全是军人,铁血军人。上级一句话,这群全国各地汇聚在一起的汉子在国境线上驻扎了下来。

  早年间,这边因为道路不畅,经常大雪封山,一封就是好几个月。物资进不来,支援进不来。他们不但要自力更生,还要时刻防备着反目成仇的大哥和大哥带领的小弟。

  无数人用鲜血,用青春抵挡了对华国抱着恶意的狼群。世界和平了吗,没有!这里的建制还在,一代一代的农场人还在看着国门。

  站在山巅,看不到家乡,看不到都市,但是可以看到国外,可以看到带着五角红星的界碑。安静,静悄悄的半山中,他们一直无怨无悔的看着自家的大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