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372 呜呼了


  这种动物雄性的性腺气味,非常浓烈。据说雌老鼠多少公里以外就能闻到。幸亏是左手,不然张凡不得不用右手抓筷子了。虽然难度不大,但是毕竟还是不方便。

  “好好吃饭,皱鼻子干嘛。”邵华老爸看到邵华吃饭皱鼻子,就不乐意了。老头规矩多的很,什么吃饭不能躺着吃,碗里不能有剩下的米粒。反正一套一套的。

  “不是,是哪个~~”邵华说不下去了,她有点恶心了!

  “呵呵,叔,今天去做动物实验,让老鼠给尿了一手,有点难闻。”张凡赶紧解释道,不解释不行,不然等会绝对会被邵华上刑的。

  “毛病,以前我们在地里面干活,打死了多少老鼠,不照样吃饭吗!”说完,老头抿了一口酒,吃饭二两白酒,顿顿有。

  “真的难闻。你又没被老鼠尿过手!”邵华不乐意了。女儿和爸爸就是这样,虽然老头看着严肃,其实邵华要是真生气了,先投降的绝对是她爸爸。

  “我闻闻,多难闻,还怪了。”老头不相信了。

  “算了吧!”张凡把手往后又刻意的放了放。

  “吃饭,就你事多。他们两人,上了一天的班,不累吗。”邵华妈妈瞅了一眼自己的老头子,“太讨厌了,哪都有他!”

  “别听她们的,来我闻闻,我就不信了。”老头倔的很。

  “好吧。”张凡无奈,把左手伸到了老头的面前,倒是没再往前伸。

  “呃!”老头伸过头,鼻尖往前一凑,呃逆了!“我的天啊,这是什么啊,这么难闻。馒头馊了,然后又捂了半年啊!太冲了。”老头赶紧把面前杯子里的白酒一口给干了。

  “你个老不死的,吃不吃饭了!气死我了。”老太太不乐意了。

  “呵呵!看吧,难闻吧。还说我呢!呵呵!”邵华高兴了,看到老爹出丑的样子,她乐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还有你,吃不吃了。”邵华妈妈转头看着邵华。

  “吃,这不是吃着呢吗!嘿嘿!”邵华真乐了。

  “还笑!”邵华妈妈忍不住也笑了,老头样子太怪了,一口酒下去,憋了半天的气。

  “啊哟我的天啊,差点给憋过去。”老头知道错怪邵华了,算是赔礼道歉的说了一句。

  “吃点小油菜,这个清淡,哎,当医生真辛苦。听说楼上的陈护士都累晕在科室了,是不是。”老太太八卦的问张凡。

  “嗯,估计是低血糖。”张凡不是很清楚,这种事情在医院太多了。特别是女性,减肥、节食再加上来例假,然后工作负荷有太强,晕倒是跑不过去的。

  “怎么就低血糖了啊!”老太太好奇的问道。

  “节食,减肥什么的。”

  “听到了没有,一天不爱吃肉,给,把这个排骨啃了,你看你,风大一点你都要被吹走了。”邵华妈妈絮絮叨叨的给邵华、张凡夹菜。

  来客人了,邵华爸爸就是一家之主,没外人,邵华妈妈就是一家之主。很温馨,很温暖,日子就是这么一天天的,安安稳稳的过着。

  清晨上班,交班、查房,张凡他们组一个病号都没有了,前面三个病号都出院了,幸亏是薛飞上门诊,不然估计这周得剃光头了。

  一个早晨才收了一个病号,现在因为急症中心马上就要成立,谁也不知道谁会被发配去急诊。所以外科,特别是骨科的医生一个比一个敬业。要是真被发配急诊,哭都来不及。

  急诊科,外行人看着好像风光无限、很帅,医生如特工一样,穿梭在各种事故现场。其实行内人宁愿干儿科,也不干急诊。

  首先,急诊科能处理的疾病,几乎都是基本疾病,干多少年其实对医生本身来说,提升不大。第二,急诊的疾病太繁杂了,从头到脚各种意外都有,哪你就得学习,就的肝各科的入门,也就成了所谓的万金油。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一点。急诊经常出入各种的事故现场,反过来说对医生也一样。喝醉打架的,被打的一方,打不过对方,说不定就会把气撒在医生头上。最最可气的是,干急诊你还要忍受一些不讲理的人。

  “救护车还收费吗?凭什么?我就不交,你有本事把我干下去?”

  医生其实也无奈,价格、收费什么的都不归医生管的,可真要是不拉,然后人死了,出问题了,好麻烦的。所以,医生,愿意当急诊科医生的几乎没有。

  大医院,特别是超级医院的办法多一点,急诊科的普通医生几乎都是外聘的,也就所谓的没编制。

  都是一些用青春赚钱的人,等年岁稍微大一点,不用医院赶,自己就走人了,因为他干不动了。

  基层医院就不行了,没编制谁来,有编制了谁还去干急诊!所以,这个科室够麻烦。薛飞好不容易收了一个锁骨骨折的病号,张凡他们组也算开张了。

  病号是一个年轻姑娘,是茶素市剧团的舞蹈演员。漂亮、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的脖子,好像是在排练舞蹈的时候,和舞伴没配合好,摔伤后导致锁骨骨折。

  送来的时候姑娘哭的稀里哗啦的。疼,太疼了,再加上舞蹈化妆,一脸的黑坨坨。原本应该去同情的事情,可看到她的脸,就会不自觉的想笑。

  “收住吧。今天用点脱水药物,明天手术把,肿胀的太厉害了。”张凡检查了一下后就对王亚男说道。

  “好!”

  “医生,疼死我了。你快想想办法啊。”姑娘哭着说。

  “行,我现在就给你处理。”张凡安抚着病人。然后准备三角巾把姑娘的胳膊悬吊了起来。“再给点止疼药吧。尽快把术前准备完善。”

  一个早晨,薛飞就收了一个病号。让期待的王亚男再次失望。姑娘现在水平也是越来越好了,缝合、上钢板已经有板有眼了。

  张凡现在算是两头跑,早晨在医院上班,下午就得去茶素市大学的动物实验室。既然答应了人家赵教授,就要认认真真的去完成。

  “张医生来了啊!”梁博士和两个研究生已经在实验室了。

  “呵呵,要抓老鼠吗。我回去,自己想了一晚上,我觉得现在我能安全的抓到老鼠了!”张凡真的在床上想了半天,脑海中把梁博士的动作不知道反复练习了多少遍。

  “今天不用了。直接开始手术把。”老梁也担心,要是今天再来了个状态不好就麻烦了。

  不用自己抓老鼠,哪更好了。张凡洗手消毒,这一套程序其实和给人做手术差不多。老鼠已经被麻醉了。

  麻醉后的老鼠,吐着舌头,歪着脑袋,被牢牢的固定着,四肢被固定在小型手术台上,比人多了一个就是它的尾巴也被绑了。

  “备皮!消毒!”张凡穿戴手套的时候,夏清扬和刘瀚清开始着备皮消毒。这种老鼠很大,看起来像小兔子一样的大,体毛也很重,肚子上的毛都很厚的。两硕士在学校的时候干这种事情太多了,非常的娴熟。

  “张医生,你在肝胆外科的造诣如此之高,而且师门又是非常正统的普外肝胆,你怎么去骨科了。”夏清扬一边消毒一边随口问道。

  张凡师承青鸟卢老的事情,现在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了。其他科室的人听了也就听了,也不觉得有多厉害。

  但是对于肝胆外科的硕士,可以说是嫉妒的要死。真的,太嫉妒了。算起来,张凡师傅的师傅是华国外科鼻祖,主要功绩在肝胆,就连德国都承认人家的功绩。

  而张凡师傅的师兄,吴孟超院士。更是凶的不得了,华夏的第一个肝胆中心就是人家负责弄起来的,而且在肝胆手术方面,好多个世界第一,就是人家创造的。

  虽然张凡的师傅,名气好像不是很大,其实这都是因为他们这一门太耀眼了。张凡如此年纪如此运气,竟然能成这一系的第三代,能不让他们羡慕吗!

  看看其他第三代,几乎都是能参与出版医学教科书的人物。

  “额!骨科,骨科赚钱。”张凡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张凡觉得这个扯虎皮,扯的有点收不住了。他知道卢老很厉害。结果,没想到,卢老的师傅和师哥更是远古大神。

  “额,赚钱?”夏清扬一听,恨不得掐死张凡,他心里都快骂死张凡了:“土鳖啊,真是大土鳖啊,来给你一百万,我去当卢老的徒弟!”

  “呵呵,好了,开始手术。”张凡直接灭了话题,没办法聊了,太气人了。

  肝脏,有超级强大的再生能力。大鼠或者狗的肝脏被切去80%,经过一年时间,肝脏能再生修复至原来肝的重量,人的肝脏也差不多。

  而且又因为肝脏功能超级的多,从凝血到造血,从解毒到免疫,从代谢到合成,几乎人体所有的生化反应,肝脏都是直接参与或者间接参与的。

  修复性强代表着它的可塑性就多,功能多代表着它的重要性,所以全世界有非常非常多的医疗团队前赴后继的入了这个肝脏大坑。

  虽然能再生,但是肝脏结构非常复杂了。其他不说,首先这个血液系统,肝脏就有两套。肝脏正常的血液供应,50%的来自肝动脉,剩下的一半来自门静脉。

  门静脉就是从下腹部,从肠道、脾脏的静脉汇聚而成的。当肝脏生出肿瘤后,出现问题甚至衰竭的时候,就会产生静脉血液回流不畅。

  张凡他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做门静脉的分流,从粗大的静脉分出小静脉到肝脏正常的组织。肠道的血液因为含有大量的氨元素,如果不经肝脏解毒,直接进入血液后就会让大脑中毒。

  氨元素,其实就是蛋白质分解的产物,比如吃豆类食物就会屁多,其实就是这个道理,豆类含有大量的蛋白质。

  重建,还要保证机体的正常运行。难,非常的难。张凡他们就是选择了一个侧支循环,难度都非常的高。

  “大鼠这个门脉系统还是太小了。”张凡做的也困难,显微镜下,肝门附近的管道,如同紊乱的电线一样,七零八落的。

  “咱们经费有限,如果选犬类估计这实验就做不下去了。而且这种老鼠的肝脏是单位时间内恢复最快的。”老梁监测着老鼠的生命体征。

  “不好!”梁博士说道。

  “不好!”瞬间的老鼠血管塌陷下去,张凡感觉到了,这是心衰的表现,没动力了。

  呜呼了。老鼠一命呜呼了,“额,手术还是太大了,刺激性太强了。应激反应太强了,还得想办法,改善手术方式。”梁博士看着心电监护说道。

  “是啊,得好好想一想。”虽然手术没成功,但是张凡的进度比起在梁博士他们在鸟市进行的进度快多了,这才是第一次手术,就有如此大的提升。

  手术虽然失败,但是老梁并不沮丧。“不错,张医生,不亏是做过巨大肝肿瘤的,真的不错,太厉害了!~”

  其他两位研究室,体会还不深刻。但是他们看张凡手术,特别是张凡精细的手术程度,相当的让他们有感悟。

  “张老师,你平时是怎么锻炼的。太稳了!”三川毕业的夏清扬羡慕的问道。

  “多做手术,额,还有就是,那个多多练习,买点猪肝,多练吧。”张凡想了想说道,这个真不好解释。

  “好,看来我还是练习的不够啊。”半年以后,我们的夏清扬医生,再也不吃肝脏了,吃伤了,一天一个猪肝,维生素A是真的不缺了。

  做完手术,张凡洗手的时候,抽空进入系统瞅了一眼,果不其然,手术进度没变化。“哎!还是得去医院肝啊,这里不中啊。”张凡明知结果,可也有点失望。要是动物实验能提升手术进度就好了!人就是这样得陇望蜀。

  第二天,刚查完房。锁骨骨折的病号家属就来到了科室,张凡出去方便了一下,等回到科室的时候,发现王亚男和病人家属再吵架,姑娘气的脸蛋通红,泪水在眼圈里面转,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