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373 抓重点,出奇兵


  估计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竞争,有竞争就有各种手段。现在,医院的急诊中心要成立了,绝对会拉出一帮成熟的医生去填充进去的。

  新招收的医生肯定拿不下来这个活。所以骨科的低年资主治以下,非硕士学历的医生,都有可能会被发派到急诊中心去。

  进去容易,想再出来,可能性就相当的小了。所以,大家都绷劲了神经,有个风吹草动,都能把一帮子医生给弄的神经兮兮的。

  这一点都不夸大,看看一些权威机构的调查,医院科室,纠纷最多的当属急诊科。别说在医院外部,就算在急诊科,被打的医护人员也不在少数。熬夜、紧张、劳累,说不定还有生命危险,都是普通人,谁想去谁是傻子。

  “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张凡快步的走了过来。老好人薛飞也气的不轻,嘴唇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说什么!啊,你们就是这样干医生的吗?啊,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拉着我家姑娘上手术,你们还是人不是人了。”病号家属是个中年大妈,已经发福了的胖大妈,看架势也是一个厉害泼辣的女人。

  她气的也不轻,站在王亚男对面,手都被气的再发抖。

  “不是,阿姨,有话好好说,吵架~~”张凡笑着走了过来。

  “谁是你阿姨,我不是你阿姨,你少和我套近乎。我找你们院长去。别以为我们好欺负,你们院长不管,我找卫生局,卫生局不管,我去政府告你们。我就不信了。”虽然说这要走,脚却纹丝不动。

  张凡瞅了瞅,仍然笑着,用手把王亚男拨拉了一下,“你先去写病历去。别站着了。”

  王亚男在家是小公主,工作后科室的人不受她欺负就不错了,哪里让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她站着不愿走,不甘心,可又说不过大妈,她委屈坏了。

  “听话!行了,你也别看了,带着亚男去写病历。”张凡又拉了一把薛飞。不管怎么样,今天就算大妈不讲理,也得好好安抚人家。

  不然,事情闹大了,什么精神文明奖、先进科室一大串平时见不到的东西,就开始扣钱,不仅扣医生的钱,还扣科室的钱。所以,还是得尽量平息,实在没办法了,才能推向上级或者说报警。

  “你是他们的领导?”大妈语气不好,非常的不好,就差把指头戳到张凡脸上了。

  “同志!你看多吵几句,你女儿就多会儿受罪,又事说事,来坐着说。”张凡不和她吵,而是直接说她闺女,说重点。

  “好,哪我就再说一遍。为什么给我家姑娘做手术啊。你们黑了心,啊!我家姑娘这么年轻,就要做手术,你们怎么自己不去做手术~~”大妈真的生气了,没说两句就又进入了骂街程序。

  张凡一听就大概知道什么事情了。虽然上班才两年,但是他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进修被人差点掉包、县医院各种人前笑人后刀、病号里面各种为钱为利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不做手术,你们跑来医院干嘛!你~”王亚男气不过,又跑来说话。姑娘太嫩了,能吵过也就罢了,吵不过还抓不住重点。只能把事情越闹越大。

  “行了,别说了。”张凡板着脸对王亚男说了一句。

  “你还有理由了,这是你家开的医院吗,啊!生病了我们是来看病的,不是来让你们这些屠夫屠宰的。”大妈立马跳起来了,拍着大腿开骂了!嘴上的功夫超级厉害,小姑娘哪里是她的对手。

  “好了,坐下。听我说,你听不听。你家姑娘都疼哭了。”

  “你~~”大妈让张凡给说气结了,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坐下了,一个手放在桌子上,一个手不停的摩挲着自己的膝关节。

  “是不是有其他医生给你说你家姑娘不应该手术,应该保守治疗是不是。”张凡非常肯定的说道。

  “原来你也知道啊,你说说,我家姑娘大学毕业,四处打工表演。我们花了多少钱,好不容易进了市剧团,有了一个编制。你们一做手术,留个疤,以后还怎么让她跳舞啊。你说,啊!我们容易吗,省吃俭用的!你们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大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哭的让原本气鼓鼓的王亚男都诧异了,这还是刚刚要吃人的泼妇吗!

  薛飞眼看着大妈哭声越来越大,赶忙的起身把科室的门关上了,然后用非常非常鄙视的目光扫了一下科室的同事。

  他算是明白了,这里面肯定有人给说什么了。

  锁骨,在女孩子身上又俗称美人骨。特别是年轻高挑的姑娘,穿个漏肩的衣服,S型的锁骨能给她们增色不少。

  这个姑娘又是舞蹈演员,就更加的注重这个了,原本她妈妈看到姑娘受伤后就心焦的不行,又要手术,更担心了。

  结果不知道被谁给指点了一番,“这个不用手术,做手术一道疤痕,你姑娘的工作都是问题了。”

  “哪为什么他们要给我家丫头做手术呢。”

  “做手术要钢板啊!你懂了吧!”

  就这几句话,直接把姑娘的妈妈给弄的火冒三丈。也就是个普通人家,家里没什么势力,不然,估计这事情绝对小不了,毁掉自家孩子的前途,放谁身上都不会罢休。

  先不说这个是非之人的目的,这种事情在哪都避免不掉,他不把事情说清楚,就是煽风点火,然后隔岸观火。要是大火能烧来医院领导,哪更好了,说不定就顺便把这几个接诊医生踢到急诊中心了。

  他们和张凡小组有仇吗?没有,说不定平时还嘻嘻哈哈的在一起,也就是张凡他们碰到了这个病号而已。所以,职场真的难,因为这地方好些时候没办法分清是非的。

  这个锁骨骨折,非常的多,在所有骨折中能占到6%,一年下来,可想而知得有多少这样的病人。对于锁骨骨折的治疗,医疗界也分为两个阵营,而且争议还非常大。

  一种是手术治疗,好处明显,恢复快,很少发生骨折不愈合。而另外一种就是保守治疗。

  以传统的八字绷带固定为代表。这个八字绷带固定的好处就是损伤小。八字绷带,其实就是借着绷带把肩膀向后拉,让后让锁骨断端复位,然后固定,固定的绷带看起来像个8。

  不是张凡想做手术想的发疯,而是他知道,在将来,医疗界对于锁骨骨折的争议就会很快消失。

  科技在发展,询证医学更是发展的越来越厉害。八字绷带固定后有很大一部分患者出现胸锁关节炎。

  胸锁关节,下巴低垂,紧贴在胸前,然后顺着下巴向两边触摸,有凸起的骨头。这就是胸锁关节。胸部和锁骨链接的地方。扩胸运动、舒展运动,甚至呼吸运动这个关节都是参与的。

  当然了,这个方法不适于胖子或者脸大的人!

  关节一旦产生炎症,那就麻烦了,它不是感冒的那种炎症,这东西是没办法彻底治愈的。产生炎症,然后就是无边无际的长期慢性疼痛。

  天阴了疼、稍微累了疼,无缘无故的也会疼,有时候就连呼吸的时候都会疼。所以,相比锁骨的一道疤痕,张凡还是选择了手术。

  大妈这么一哭,科室外面围过来的病号、家属也是越来越多。张凡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了大妈,然说非常温柔,真的,估计他都没这么温柔的对邵华说过。

  “阿姨,真的,我也痛心,我也不想给你家姑娘做手术。但是你看看这个是什么。”说着话,张凡就把一个人体骨骼模型拿了过来。

  “怎么了。”泪眼迷蒙、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妈抬头看了过来。

  “这是哪?”张凡声音不大,刻意的保持着温柔,再不敢刺激了,都不容易。

  “膝盖。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大妈眼睛又瞪圆了。

  “天阴的时候,你是不是左侧的这个膝关节就疼,站的时间长了也会酸疼不适?”张凡看着大妈仍旧护着的膝关节说道。

  “是又怎么了,和你做手术有关系吗?”大妈略微收敛了一点。因为张凡一眼就看出她的不适后,她觉得这个医生好像还算靠谱。

  “你看,其实你这个关节就是因为关节炎,导致长期慢性疼痛。如果给你姑娘打绷带固定,以后说不定,在胸前这里,出现疼痛。和你这个膝关节的疼痛差不多,说不定还频繁。”

  “真的假的,你别骗我。”大妈惊讶了。

  “你的这个膝关节,是不是看了好多医院,吃了好多药,疼起来的时候,是不是恨不得把这个腿切掉。”张凡继续说道。

  “嗯!就是。难受啊,特别是稍微累点,真的有时候真的不想要这个腿了。为这个腿我不知道吃了多少药了。”大妈彻底平息了。

  “那就是,现在我给你家姑娘马上就能做绷带固定。真的,上手术还麻烦,我还要承担风险,打绷带多方便,你说是不是。”

  “嗯。”

  “其实,给你说打绷带的人,真的,他不懂。他技术不行,不然他也不会悄悄给你说的。是谁,我也不问了,没必要。但是呢,这个后果我得给你说清楚。

  你看,做手术还是固定,都行。其实很简单的,没必要这样闹的。这里是医院,不是监狱,你放心,我们不会强制你的。”

  张凡不软不硬的说了几句。

  “哪,哪,哪我应该怎么办啊!”

  “其实,阿姨,这个手术,也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大的一道疤痕,我就打个钉子,疤痕不会太大的,以后不注意看,也看不清楚的。”

  “是吗?医生,真的,孩子不容易,大学毕业四处跑着表演,吃了不少的苦,一晚上赶四五个场子,有时候还会被流氓骚扰,这才好不容易有个编制,真的不容易啊,医生,求您了!”大妈彻底相信张凡了。

  “行,你放心,我绝对给你姑娘把手术做的好好的。”张凡保证的说道。

  “做什么做。手术室来接病号的护士都让她给骂走了!”王亚男气不过的说了一句。

  “姑娘,对不住啊,是我混账啊。我给你道歉,我给你鞠躬。”说着话,要给王亚男鞠躬。

  “哎呀,不是,我不是生你气,我是生气说小话的人,真的可恶。现在怎么办,手术都让手术室的人给停了,临走的时候还说了我两句。”王亚男也是小脾气,真的,人家低下身子来,她又不好意思了。

  “行了,我去处理。准备手术把。”

  “哎!今天做不成了!”薛飞说了一句。

  “怎么了?”

  “病号吃饭了,哎!”

  “额!哪就明天吧。”

  “啊,我找他去。”说着话,病号家属要去找给她说小话的人。

  “算了算了,明天就明天吧。阿姨,再不敢闹了。真的,再闹我可不给你家姑娘做手术了。”张凡赶紧拉住了这位大妈。

  “谢谢,谢谢啊,你是个好大夫。”

  大妈去了病房,今天的手术算是泡汤了。“你怎么不让她去找啊。我到是想看看是谁。”王亚男恨恨的说道。

  “知道了能怎样,不嫌丢人啊,到时候医院追究下来,你以为我们能跑掉吗,就这几个人,你自己不会想一想吗!”张凡白了一眼王亚男。

  “哎,听张凡的,一个科室,真的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对我们也不好。以后自己留个心眼,给病号解释清楚一点,尽量把自己的事情先做到前头。”薛飞也说了一句。

  “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厚颜无耻啊。”王亚男嘭的一下,把病历仍在了桌子上。生气的跺着脚出了科室办公室。

  当大妈说要去找的时候,张凡就知道是谁了。今天上手术的就那几个医生,所以,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而且科室其他人都不是傻子,也就清楚了。真的把事情闹大了,倒是有点落了下风。

  “这事虽然不能闹大,但是咱找个机会,给主任说一声。”薛飞悄悄的给张凡说了一句。

  “嗯!”张凡不可置否的说了一句。薛飞这娃其实情商、智商都够了,就是麻将害死人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