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383 他笑了


  早年间的华国,就如早年间的华国人一样,内敛、还微微带着一点自卑或者是羞涩。解放、开放虽然成绩已经不错了,但是还是好像缺乏一种气质。

  好像也是从奥运年的前后,忽然间,华国拥有了那股缺乏了许久许久的气质。早年间灾害,华国政府咬着牙自己干,很少说是发动群众,更不要说是向外界求援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随着国力的上升,政府更加的有底气了。记者随着直升飞机进入了灾区,直接实况直播。虽然很多残忍的一面被避免了,但是还是尽量展现给群众一个真实的抢救场面。

  “条山在哭泣!灾区的群众在流血!请随我台现场记者进入灾区现场。目前受灾群众约有一千户左右,我驻防某团官兵在出现灾害仅仅一个小时内,前驱部队就进入了灾区。”

  “一方受灾、八方支援!”血液中心的采血车开进了高校、开上了街头、开进了各大机关单位。

  平时门可罗雀的采血车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大爷,您岁数太大了,都超过55岁了,不适合采血了。”

  “为什么啊,我健康的很,你看我这身体状态,哪个地方差了?灾区伤员等着用血呢,快抽吧。”

  “大爷真的不行!”

  邵华、贾苏越也排着队献血,“你家张凡去灾区了?”

  “是啊,半夜走的,王亚男也去了。哎,哪天晚上我动作慢了一点,不知道张凡他们在灾区冷不冷!”邵华说着话,让贾苏越一头雾水。

  “什么?”

  “没什么!”

  某个街道的居委会,“阿姨,灾区暂时不需要衣物的,如果需要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街道的干事,对着拿着一大包厚衣服的阿姨耐心的解释着。

  灾害的发生,忽然之间,让生活在安全中的人们好像随和了许多。往日里的暴躁、不耐烦都统统的不见了,一切都好像变的那么可爱起来。

  平日里冷漠非凡的人们,在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一个不是热心热肠的。可以说华国人,能不能共富贵不好说,但是共度难关,绝对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

  通往灾区的道路已经被管制了,因为有好多人驱车赶往灾区。“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

  “前方路面坍塌,说不定会发生二次灾害,前方已经被划为管制区域了,已经不让通过了。”

  “我们是去帮忙的,是去救灾的?”

  “私人团体真的不能通过!”

  无数这种情况不停的发生着。救灾不是盲目上去就可以的,必须有规划,必须听指挥,不然说不定就会出现帮倒忙的事情。

  路桥部队、地方国有大型工程公司,也接到了上级的命令。这个时候的命令可没有那么温情。

  “五个小时之内,必须打通通往灾区的交通,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手刨嘴啃都要给我打通!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干不了,我就换人干!”

  军队在集结,钢铁雄狮变成了带着铁锹和各种挖掘工具的工程队!除了自带水壶,自带压缩饼干以外,这些战士再什么都没有带,枪?武器?开玩笑,用不着!

  要说动员群众,估计全国各大城市,有一个算一个都比不上边疆。因为这里有许许多多的农场,平时他们就是百姓,关键时刻就是有纪律的部队。

  这些人不比部队差多少,部队有的这些人都有。卡车,军绿色的卡车、统一的迷彩服,各自有各自的连队。他们比部队多的估计也就是年纪吧!

  整个城市都被动员了,整个城市都在关心着这个地方,大家的心都牵挂着这个地方,以往不怎么被关注的地方:条山镇!一个在地图上都没标记的地方。

  臧彬不知道抢救了多少个人了,都麻木了。手脚都开始出现轻微的颤抖了,太累了,泥水包裹的鞋子越发的沉重了。

  喝口水,继续。面积太大了,在医院的时候,可以偷个懒,可以摸个鱼,因为有依靠,这里不行,这里他就是伤员的靠山。这里不行,在这里好像所有人都不知道疲倦,都成了铁人。

  “快,这里!这个断墙下面有人!”一位战士呼喊着周围抢救的人员。刚刚拿起矿泉水的臧彬都来不及喝一口,听到呼喊,赶忙的提起急救箱就跑了起来,他跑动的姿势太TM难看了,腰腿超级的不协调!

  “哇!哇!哇!”从残缺的墙壁下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

  “快!是个孩子。快!拿撬杠过来。”

  “一二、一二、小心。”众人呐喊着!撬杠把肩膀压的发紫了,不疼,一点都不疼,婴儿的哭声就是号角,他们拼了。

  “起来了!不行,停止!不要再抬了,下面出现裂缝了。要塌!”被冲垮的砖头墙早就没了什么连贯性,稍微一抬,下面的就出现裂缝。再抬,估计就要断裂。

  “坚持住,我爬进去!”说话间,一位好像是个连长的军官,二话不说,直接生死不顾的钻进了这片四处龟裂的墙壁下。

  “坚持!千万要坚持住!”连长钻进去了,自动出来接替指挥的军官呐喊道。

  抬起来,靠着一口气说不定还简单,可是这种千斤重担般的撬杠持续的压在众人肩上,脸都成了紫色,憋着一口气,不能不坚持!就为了那声清脆的哭啼声,仍谁都无法放弃。

  连长如同老鼠一般费劲的钻进了缝隙之间。爬!爬!他不怕死吗?怕,谁不怕死。可是缝隙下的婴儿,哭泣的婴儿,怎能忍心不救呢。

  终于,看到了。一个光屁股的婴儿,静静的躺在身下的毛毯上,当看到灯光、看到连长的时候,婴儿出奇的不哭了。

  连长一只手轻轻的把孩子托起,当要离开的时候,他泪崩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双手!一双女性的双手,血肉模糊,但是这双手一直托着这个婴儿!

  连长一个手托着孩子,一个手拼了命的去挖,去挖,可是里面有太多的砖块有太多的石头,手破了,好像一点都不疼!

  “连长!快出来。快啊。要塌了!”外面接替连长指挥的军官着急了,他都疯了。

  连长清醒了,外面的呼喊声,和婴儿的哭泣声,让他清醒了。咬着牙,用另外一只手脱下外衣,裹住孩子后,倒退着,他只能倒退着出去。

  “放心,我在你的孩子就会在!”连长临走前轻轻的说了一句,或许是为了自己内心的平息或许是为了遗憾!

  好像,好像这双女性的手,撑起孩子的双手,好像慢慢的倒了下去!

  铁血的汉子托着婴儿,慢慢的倒退。进来容易,出去难,加上墙壁略微的有点改变,连长艰难,非常艰难的倒退着。

  砖头茬子划过他的脸庞、划过他脱掉上衣的身上,如同刀子一样,轻轻的一下就割破了他的皮肤!

  退,这时候的退却,就是在前行,虽然艰难,但是连长咬着牙,一个手垫在婴儿的下方,慢慢的退、太狭窄了,呼吸都不畅了!

  “出来了,看连长的腿出来了。”

  “看到了,慢点!坚持!”

  就在连长退出来得那一霎,墙壁也坚持不住了,碎成了四分五裂,原本的缝隙被坍塌的墙壁蔽塞了。

  “快,医生,连长受伤了!”

  “哪里受伤了!我看!”

  “不,不着急,我没事。我没事,先看看孩子。”浑身血液的连长赶忙的阻挡了医生对他的检查。

  颤抖着双手,他的右手手背直接就是血肉模糊!滴着血的双手,轻轻的把裹着外衣的孩子递给了医生。

  当打开外衣的那一霎,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好像笑了,好像他在望着浑身是血的他在笑!如此可爱的笑容,在这个如同修罗场的灾区,是如此的温馨,是如此的暖人!

  “快,拿毯子来,孩子有点受凉了,快送到下面去,找奶粉!”

  “你也下去,快!”

  “我没事。”连长无所谓的甩了甩自己的右手。

  “下去,有没有事情,我比你清楚!快点!”一个接着一个的伤员被抢救了下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