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399 风中的花瓣


  备过皮的地方,如拔光毛的鸡一样,孤零零的,沾染上消毒的碘伏以后,怎么看怎么像周黑鸭的卤制品一样。

  “小拉勾!”张凡说了一句。盆腔中的结构相对于腹部就少了许多,特别是男性的盆腔。张凡直接在耻骨上端做常规切口。

  手术刀划过皮肤,如同是在白纸上用淡黄色的笔画了一条直线一般。张凡一个手持刀,另外一个手里拿着长方形的纱布,沿着切口轻轻的向外侧牵拉。黄色脂肪上慢慢的绽放出鲜红的花朵。

  薛飞一个手拿着吸引器,时刻准备着吸血,保证术野的清晰,另外一个手也是拿着一块纱布,和张凡手中的纱布平行,轻轻的牵拉。这是为了让皮肤呈现一种绷紧的状态。

  “电刀!”随着皮肤的打开,就开始有出血点了。一般的微小毛细血管出血是渗出的一种状态出现的,而稍稍大一点的毛细血管则是像泉水一样慢慢的向上涌,总的来说都是相对温和的。

  而动脉就不行了,不管大小,都非常的暴躁,它们的出血方式都是一样,呲出来的,压力还不小,不注意呲术者一脸的事情经常发生。

  打开皮肤,张凡开始用电刀进入,随着电烙铁一样的电刀发出刺啦啦的声音后,一缕缕的青烟也开始慢慢飘起。

  这时候的吸引器不仅要吸血还要吸烟,助手做的好的医生,几乎不会让这股子青烟冒出来的。薛飞手底下功夫一般,所以冒出了不少青烟。

  “兄弟,做完手术,我请你去吃烤肉吧。小杨,小李、小王咱们一起去。”他就是故意的。小李是手术护士,小王是巡回护士。

  张凡没搭理他,小杨倒是笑了笑,说道:“薛主任,烤肉就算了,请我们吃个肯德基吧。”两个护士笑了笑没说话。

  “行,等做完手术,我让王子鹏买去。今天的夜班加班费,我也给你们全部算两次。”

  “薛主任,你太好了!”巡回护士笑的脸都开花了,原本在家的她被喊来后,本有点不乐意,结果竟然能有两次加班费。

  在耻骨上正中打开皮肤,依次切开下层筋膜并分离及牵开腹直肌以显露膀胱前间隙。耻骨其实就是在骨盆在人体前侧的结合处,具体的就在生殖器上方。脂肪层菲薄的人一按就可以按到。

  “我的天啊!怎么成这样了。”当张凡进入膀胱后,薛飞立马惊呼起来。也不怪他惊呼,这种压力性损伤的膀胱太少见了。

  尿憋多了,大脑就会着急,它一着急,就会直接下达疼痛信号的,所以正常状态的人根本不会也憋不到这种程度,也就是这人喝醉了,不然也不会把膀胱给喝爆炸了。

  膀胱的外表非常的光滑,外面有层薄膜,隐约的可以看到血管网在膀胱表面爬行,就如同有些特别白皙的脸蛋一般。

  当打开筋膜组织后,看到的是如同是被鞭炮炸裂开的破纸壳子一样,一个直径在三四厘米大小的口子,口子呈开花状,带血的膀胱肉片,就如同是花瓣一样在发黄的尿液中漂浮,像极了风中的花朵。而且膀胱内部的结构也给翻了出来。

  膀胱外侧光滑,这是为了减少与其他组织的摩擦力。而膀胱内侧则是有很多皱襞形成如同小山梁一样的沟沟壑壑。

  这个结构和胃体特别像,这也是为什么在好多卖羊杂碎的小摊上面,把膀胱称为小肚子的缘故了,而且膀胱煮熟了,其实和胃的口感差不多,都带着一种有嚼劲的韧性。

  “吸引器!”张凡立马用纱布挡住了马上要溢出的尿液。

  随着张凡的说话声,薛飞立马把吸引器的塑料头插进了膀胱裂开的口子中。因为有血液的关系,尿液明显发黄。吸引器透明的塑料管,迅速抽吸着尿液。

  看着这一幕,薛飞脑海里不知道怎么的,就闪现出街上时髦的美女带着墨镜用吸管吮吸橘子汁的情景,怎么都挥洒不掉。想一想也就算了,可这不要脸的玩意,竟然不自觉的吧唧了一下嘴巴。

  “怎么?想喝了吗!”主要是薛飞吧唧嘴的声音太大了,张凡都惊讶了。

  “额!怎么会呢,你少胡说。现在怎么办?缝合吗?”薛飞有点尴尬了,赶忙的转化话题,“今天这是怎么了!”娃心里暗暗自责了一句。

  “我先探查一下,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损伤。”一般这种情况也就只会有一个突破口,可作为医生,如果不看清楚,不看明白,下了手术就遭罪了,绝对会忐忑不安好久。

  随着张凡的检查,张凡说了一句,“这人的前列腺也有点肿大了。哎!”

  “不肿大都奇了怪,本来就是出租车司机,又爱玩个憋尿。等再过几年就该还账了。”薛飞瞅了一眼后说到。

  前列腺和膀胱到底是怎么个关系?其实,用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就是葫芦,哪种古装电视剧中经常用来装酒的葫芦。

  葫芦底部大一点的是就是膀胱,而上面小一点的就是前列腺,葫芦口就是尿道,非常的形象,如果上面的这个小一点,直接就一模一样。

  随着年纪或者不良习惯的增加,就会慢慢的让前列腺肿大,这个东西里面可不是空心的,就如同新鲜的葫芦,里面的东西没被掏空一样。

  越来越大的前列腺就会让尿道越来越窄,直至窄到尿不出尿。而且因为这个地方神经肌肉都非常丰富。

  所以当前列腺肿大以后,强行尿尿的时候,各种神经反射就会导致这里的肌肉收缩舒张,也就会出现所谓的尿液滴答!

  为什么这地方这么多神经和各种的类肌肉呢,也很简单,因为射(a)精管就在这个里面走形。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有两个通道,粗一点的是尿道,细一点的是射(a)精管,它从膀胱上衍生下来的。

  “缝吧,其他地方未见破溃!这人手术下来一定要正规使用抗生素,不然这地方感染发炎后粘连不愈合,就麻烦了。”

  “放心!”薛飞点了点头。

  这个缝合相对于其他地方的缝合来说就是分层比较多一点,而且还要剪去一些已经失活的膀胱组织。

  张凡拿着针开始逐层缝合,以3-0或4-0肠线分2层或3层缝合膀胱裂口。肠线其实就是所谓的可吸收线,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东西,华国早年间根本做不出来。

  最后光滑的膀胱表面就如同一朵菊花一样秀在了膀胱上,如同光滑的排球上面打了一个补丁。

  手术就是这样,怎么进去的怎么样出来。层次一定要分明的缝合,不然以后这个地方就是乱麻一团。

  “造瘘!”张凡缝合好后说了一句。膀胱缝合后就怕尿液导致膀胱再次破裂或者感染,造瘘就是用刀子在膀胱前壁下端打开一个口子,放入塑料管直接把尿液引走,从输尿管出来多少尿液,引走多少尿液,就怕感染不愈合。

  膀胱手术说起来简单的很,好像打开皮肤缝合就完了,其实这个东西难点在探查。膀胱里面有好几个管道口。

  双肾输尿管的开口,如同电线埋在墙壁里一样的输精管、尿道口,这些东西损伤一个,都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输尿管损伤一个,等症状表现出来的时候,相应的肾脏都成肾积水了。所以别看膀胱就如排球一样,其实也很复杂的。

  手术结束,张凡对薛飞说到:“一定给家属交代好,要看护好,特别是这个造瘘口,你也多注意点。”

  “行!我知道了,兄弟,谢谢啊!”没人的时候,薛飞正色的对张凡说到。

  “没事。以后有手术就喊我把!”张凡点了点头,其实张凡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以前薛飞从来不喊他兄弟,高兴了喊张凡,不高兴了喊牲畜。

  好像,这声兄弟怎么听着都没牲畜自然!自虐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