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六十六章 膏药


  死亡!多么可怕的事情。在心内几乎天天都有,随时都可能发生。一周下来,张凡皮了,习惯了。

  其实这个状态不好,缺乏对死亡的敬畏,将会变的漠视。因为常态化导致缺乏同情心、怜惜之心。可又能怎么办呢,一个人口超级大的国家,就那么点医生,能让这群白衣使者怎么办,随波逐流罢了。

  好多人觉得医生冷酷,其实也是他们的无奈,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生死。他们也是一群普通人,当穿上那件白大褂的时候,常常也背负着普通人所不理解的责任。

  人的感情天生就那么多,天天面对死亡,见识死亡,感情也会分不过来的。不管家属多么的痛苦、悲伤,对于他们来说,太正常了,就和吃饭睡觉一样,这也是身为医生的悲哀。

  第一次面对死亡的时候,张凡迷茫、茫然、失落,有种忽然从云端掉落的感觉,那段时间梦中经常出现血淋漓的画面。

  医生不是万能的,很多的时候其实是无奈的,面对疾病经常也是毫无办法。可他们还要直面家属、病人祈求的目光。

  这就是一个心路的历练,等挨过了那段时间,张凡的职业之路成熟了,其实也代表着他开始成为正真的职业医生,而不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实习生。当别人看到他的时候,往往会第一时间加一个前缀:医生。

  心内科的生活,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紧张、谨慎、严谨、辛苦。

  心脏作为身体的发动机,出点任何意外都会导致丧命,而作为修理这个发动机的心内医生,更是时刻紧绷着神经。

  普通三甲医院的急救室,心内科的是最大的、药物设备也是最齐全的。经常会出现两三组人,同时在抢救两三个频临死亡的病号。

  实习的医学生心理素质差的别说参与抢救了,看到这种场景,腿能不发软就算过关的。这群穿着白大褂的人,心也不是天生的硬。

  是一年年的专业训练、天天的经历,才让他们坚硬起来的。不坚硬不行,走一个哭一个,不用干活了,天天坐哪哭都哭不过来。

  大二的时候,张凡的解剖老师,就给他们这群未来的医生一个警示:医生这个职业不是风花雪月,它需要直面死亡的。医学生第一年学习的是基础,第二年才接触和临床紧密相关的学科。

  那一年天气热的要死,关闭了一个暑假的人体解剖室内,气味难闻。腐肉味、福尔马林味充斥着整个一个大楼。

  一群新嫩的学生兴奋的围着一个尸体储藏盒。虽然天热可没办法人太多,三十多个人围在一起,等待着见识一下所谓的人体解剖。

  当盖子打开的那一刹那。铺面而来的酸腐味,剥去皮肤,红白相间的尸体时,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先忍不住了。

  噗嗤!吐了,早上吃的豆腐脑,还带着香菜和辣子,红白青,吐了一地,一个吐,连锁的,三十多个人都开始吐,有一个算一个,满地的牛奶、咀嚼过的面包、碎烂的面条、鸡蛋。竟然有人早上吃了臭豆腐,那味道!

  三十多人一起,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内同时呕吐,那场面酸爽至极。

  解剖老师早早的就出去了。她知道这第一课不好上,但必须是他们要经历的。从那以后,人体解剖课,就是围坐在尸体旁上了两年。

  最后都无所谓到,端着方便面在尸体旁吃。不是不讲究,而是无奈,你这一关都过不去,那早早的还是转行吧,医生你干不下来,不要耽误自己和未来的病号。

  心内科,张凡干的最多的就是写病历,给病号做心电图。心内的药物太繁杂,一周多了张凡还未全部掌握。没有系统的加持,他也是一个普通人。

  另外两个小姑娘就比他厉害,毕竟人家在内科转了好几个科室,差了就追赶呗,总不能等着系统开启。看书,一遍不行,就看两遍,还不行就看三遍,肝呗。

  下班回宿舍,就看书学习,进度不慢,结合着临床,效果很好。重新拾起丢掉的基础,生理、生化、病理哪个都少不了,缺一门,就搞不懂,为什么要这样治疗。这个病怎么形成的。

  医学是个特别讲究上下链接的学科,缺一门就会出现缺陷,就弄不清楚疾病的原理,治疗不好病人。

  邵华妈妈最近好多了,张凡的按摩恢复效果很明显。傍晚时分,她妈妈一个人来找张凡,这几天都是邵华陪着来的,张凡没有看到邵华,稍稍的有点失落。

  “张医生,谢谢你啊,最近好多了,你看胳膊都能抬起来了,也不太疼了。”说着就抬起胳膊给张凡比划。

  “那就好,你在家肯定也锻炼了是吧。光靠我治疗没这么好的效果。”

  “对啊,我天天的做你教的爬墙操。”说完,她又从包包里面拿出了一盒膏药。“张医生,你看看,这个是我家邻居给我介绍的,据说特别神奇,一个瘫痪的病人,贴了几盒子后,直接站起来了。我不信,她非要让我试试。”

  张凡拿着盒子看了一下,成分就是红花、麝香之类的。“阿姨,这个膏药贴,有一定的活血效果,但是对你的这个肩周炎效果一般。”

  “我就不相信,我们家邻居说的可神了,一盒子一百多。”

  “阿姨,你还是正常的锻炼,按时来找我按摩,这个膏药暂时还用不上,邵华怎么没来。你一个人来,她放心吗。”

  “我都快好了,没什么不放心的,她今天加班,好像要应付上级检查,天天忙。”

  “哦!”张凡放心了,他怕邵华躲他。这几天两人虽然没啥进展,可治疗的时候,张凡还是非常主动的找话题和邵华聊一聊。

  说起膏药来,最近市面上流传着一股奇特的传言。某人瘫痪十年,用了某牌子的膏药,竟然能直接站起来行走。先不说治疗效果,瘫痪十年,肌肉都萎缩了,没有一个长时间的肌肉锻炼,站起来就走,又不是机器人,钢铁打造的。

  好多老年人还特别相信,而且这个牌子的膏药,还治百病。咳嗽了,贴到咽喉部。头疼了贴到太阳穴。肚子疼了就贴肚子上。

  有些疾病不用治疗,身体就能自愈,可一些老人就相信,我感冒了,贴了两贴就好了。没有打针也没吃药就好了,真的管用。

  一盒子一百多,花点钱倒无所谓,可耽误了病情就不是小事情了。尽管华国的医疗行业,各种不好,可短短几十年的功夫,就把一个人均寿命三十多,提升到七十多的国家,医疗行业功不可没。

  心内最近很忙,春暖乍寒的时候,最容易引起感冒感染,连锁的导致心力衰竭。住院的病人很多,好多没有床位,只能临时住在过道里等床位。

  病人多,就容易出事,任丽在晨会上天天强调,大家也紧绷着神经。叶晶这几天也熬不住了,要不是有张凡帮忙,她都准备申请年假了。

  千小心万小心的时候,叶晶管的病号出事了,还是大事,叶晶直接崩溃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