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六十七章 生命之轻


  心内科,永远都会听到这么一句:我的某个老病号以后再也不来了。听到的人也不会问,去哪了。而是沉默,最多的感慨的说一句:是啊。

  外行听起来挺怪异的,这都是什么啊。再也不来也就是走了,去另外一个可能再也没有病痛的世界。

  叶晶虽然主动性差一点。可对病号还是挺好的,不急不躁。总是笑眯眯的,话多,爱和病号聊天,家长里短的,挺受老人的青睐。

  她的好多老病号,来了就住她管的病床,病情好点以后,就会找她来聊天。她身边经常围着一大堆老头老太太,扯着闲话。

  任丽就不希望出现这样的场景,她不希望医生和病人有过多和治疗无关的联系,会影响诊疗关系。她是二号欧阳,比较严肃,一就是一,不会像叶晶一样笑嘻嘻的。

  用叶晶的话说,我能干下去的动力,就是还有一帮老头老太太围着我转,要是连这点虚荣心都被剥夺了,干这行还有什么意思。一天冷冰冰的,没一点人味。

  成就感,这就是一种成就感。

  病房住的满满的,过道里都是病床。病人、家属到处都是人。早上查房,拥挤的走不动。

  晨会上,任丽发火了。“这么多的病人家属,出现意外都不能及时到达,还谈什么急救,这个样子怎么进行正常的治疗工作,护士长,今天开始,护士上双岗,加大护工的数量,所有的家属都清理出病区,危重病号只能留一个家属在身边。”

  这也是没有办法,市里就市医院的心内强一点,大家都奔着好的专家,好的治疗条件来,拒收谁都不行,只能这样。

  加大护工,就意味着增加治疗费用。这个费用医保是不报销的。家里条件实在有限的,可能就会离开,去其他医院治疗。

  任丽不是冷酷,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是出现危重病号,满楼道的人,怎么抢救。抢救不及时,就是分分钟要人命的事情。所以只能让钱来说话了。

  三床,一个老病号,年级不大,五十来岁,可病史就长了,而且高血压、冠心病、肺心病、老慢支、糖尿病,几乎所有的慢性疾病都有。

  他是叶晶的老病号,从第一次住院到现在都有七八年了。也是个话痨,爱和叶晶聊天,因为肺心病的关系,气憋的要死,有时候还得靠面罩呼吸。可他只要能喘上气来,就要说话。

  今年开春,又下了一场大雪,本来变热的气温忽然下降了好几度,他感冒后病情加重,直接住进了危重病室,已经下了病危通知。

  往常很开朗的老头,这次来,求生欲望不大,也不爱说话,灰败的脸色呈现着一股股的死气。老伴也一脸的忧愁。

  他们家里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姑娘。这几年老头子生病,家里的老底已经花的七七八八了。小儿子三十多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对象要结婚,姑娘就一个要求,不想和老人住在一起,要婚房。

  孩子年纪大了,为了婚事也经常的发愁,老两口也着急,成宿成宿的睡不着。终于有一个愿意和儿子结婚的姑娘了,可人家要房子,着急上火,老头病情就更重了。

  “阿姨,得输点蛋白了,太低了。你看老爷子这几天都开始浮肿起来。”叶晶看着生化单子对老太太说。

  白蛋白是维持机体营养和渗透压的主要物质,球蛋白是一类具有免疫防护功能的物质,白蛋白/球蛋白(A/G)在临床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价格也贵,一支七百多,一个疗程要用好多支,还要看生化指标,用多用少得看他恢复的情况。按老头的状况,最少得用五六天。

  老太太哆嗦着嘴唇,说道:“我去给孩子们打电话。”

  “赫!赫!”躺在床上的老头,带着气罩费力的摆着手。意思就是不用,也不要给孩子打电话。可他病情重的不行,不能躺在病床上等死啊。

  老太太上前给他掖了掖被子,说道:“好的,你别急,我不打电话,过几天咱们就回家。你一点也不要着急上火。你这病急不得。你好好躺着,我送送叶医生。”

  出了病房,老太太看着叶晶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出口,叶晶也知道老太太家情况不好,可也没其它好办法。

  老太太犹豫了好久,回头从门上的玻璃,看了看自己的老头,还是拿出了电话:“姑娘,医生说你爸爸要输蛋白,他脸都开始肿了。你给老大说说,不行就先输几天。看着他难受的样子我也不好受啊。”说着说着就哭了,无声的哭了。

  下午,她女儿拿来了五千多,“输吧,我们几个再想法子,总有解决的办法。晚上让小三来替换替换你,你也回家休息一下,别我爸爸躺下了,你也给累病了。”

  “我没事,小三这几天又去找了份兼职,也累的不轻。”

  五千顶多就是两天的治疗费用而已。两天以后呢?老太太这几天也累坏了,没日没夜的守护在床边。老头输了蛋白,睡觉也稳当多了,不然刚睡着,就会憋醒。

  晚上,老太太趴在床边睡着了,累的都打起了小呼噜。老头忽然睁开了眼睛,轻轻的摸了摸老太太的头发,凝视了好久,这个陪她过了一辈子的女人,没享啥福,就顾着伺候他了,好吃好喝就紧着他,自己瘦的柴棍一样。

  “不能再拖累他们了。她和孩子们都不容易。”他心想。轻轻的下了床,费力的给老伴盖了一件衣服,这是他能为她,可以做到的最后一件事情了。长长的舒了口气,下辈子希望你能嫁个有本事的男人,要是还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再拖累你了。

  回头看了看趴在床边的老伴,他轻声的说道:“孩子他妈,我先走一步了。”面容安详,坚决。踩着凳子,打开窗户,二十楼风大,真的!风很大,他纵身而下。

  砰!沉闷的一声。走了!他走了。

  “我就刚趴下睡了一会会啊,他咋就这么想不开啊。这要我怎么活啊,你好狠的心啊。我的心啊!”老太太哭的死去活来。

  家属扶着老太太,她已经昏了好几次了,几天来的劳累,加上巨大的打击,她垮了。风里雨里相扶着走了一辈子了,结果半道上,他逃跑了,把孤单和无尽的悲伤留给了她。

  医院死人正常,很正常的事情。可跳楼自杀,在市医院是从来没有过,警察、医务处、行政科、后勤、保卫科,管事的人都来了。

  家属没有闹,也没有拉横幅,没有在心内科开灵堂。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走了。带着她的丈夫、他们父亲的遗物,安静的回家了。一点怨气都没留给医院。

  可医院不能就这样算了,为什么他会跳楼。当天值班的医生、护士,主管医生叶晶全部停职内查。警察先找叶晶和当班的医生护士了解情况。然后主任和叶晶谈话,这几天说过什么话,有没有过激的行为。病历直接被封存,拿去让医院的领导检查。

  接着是医务处的处长找叶晶,“你有没有暗示过什么。有没有说过什么让病人产生自杀的话语。”

  最后是院长欧阳,从叶晶进入科室的表现开始,数落的她一无是处。

  不停的写,写经过,写这几天的经过。流着泪的叶晶边哭边写。科室的医生都有种兔死狐悲的情绪。也只能同情叶晶,一点忙都帮不上。

  这事情怎么解决,谁的错,该处罚谁。一目了然的事情,叶晶最轻得记大过,再严重弄不好得吊销医师执业证书。

  医务处的主任也找过张凡,询问这几天的治疗经过,叶医生到底有没有,说过什么或者干过什么。这事和张凡关系不大,叶晶是带教老师。所有的一切都要她来扛,好与坏都是她的事情。

  晚上宿舍,躺在床上的张凡看着外面灯火辉煌,无尽的疲劳席卷而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