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一道道飘逸的剑影悄无声息的在空中旋转,几十柄刀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刘亦青心中生出了极大的恐惧,悬着的右手一阵狂招,空中也顿时凝聚出几十道剑气,陡然一顿,挡住了众多刀客的攻击。

    雨空之中,剑气与锋利的刀在不停撞击,与高速旋转的刀片在撞击,清脆刺耳与铿锵嗡鸣的声音交错响起,仿佛没有间断,刘亦青背着顾青辞,四周普通一池春水里落下了雨滴,总有一圈圈的涟漪在波荡,也像是桃花落下,被冷风吹散。

    刘亦青的脸越来越苍白,眉头一挑,淡淡道:“大哥,给我来一句诗怎么样,最后一博,潇洒点的!”

    顾青辞微微一笑,虚弱道:“纵百死其犹未悔,朝闻道夕可死矣!”

    “哈哈哈!”刘亦青仰天一笑,朗声道:“好一个朝闻道夕可死,那就让我纵百死其犹未悔!”

    他是刘亦青,他是天下七道谜,他是酒痴,他有自己的道,他有自己的追求,便是朝闻道而夕死,他也无所畏惧。

    有剑在震鸣,这是对他的回应,这是愿随他一战,一剑直到死,一剑划破生!

    随心剑在嗡鸣,在颤抖,渐渐收敛平息,袖外修长五指却是骤然一紧,随着这个动作,随心剑出手,顿时化作无数道长剑,没有太多花俏飞射出去,刘亦青踏步往前走,这街道上莫名多了几分狂风,一阵一阵的白雾渐渐笼罩住了一切。

    看着恐怖的一剑,实际上也很恐怖,蕴藏着人间锋利快速到极致的无数柄剑,极其恐怖的剑气发出了笃笃的声音,那几十个刀客中,很多人眼中都难得闪过一丝震惊,迅速一刀劈出,于是长街上,只有一声拉长的撞击声。

    “轰”

    一声剧烈的真气爆炸,这是几十个高手的真气涌动,四周的建筑都被这波动的真气被掀翻了,无数的瓦片塔塔的震动,有墙壁上出现一道道裂痕,有树叶被搅成飞灰。

    一团磅礴的水雾陡然升了起来,除了风声,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连天上落下的雨滴都在这时候化成了水雾,空间凝固,仿佛一切都停止了,只有那被风吹乱的雾气里,渐渐出现两个人影儿。

    刘亦青握着一柄剑,练剑驻在地上,单膝半跪,嘴角有一抹血迹,有些苦涩的说道:“大哥,果然是朝闻道夕可死,特娘的,十个大修行者,二十多个罩气境武者,什么时候高手这么不值钱了?”

    顾青辞轻轻咳嗽了一下,淡淡:“皇宫大内侍卫,这点实力也是很正常的吧!”

    刘亦青眉头一挑,道:“大哥,你什么意思?”

    顾青辞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那些白衣刀客,刘亦青抬头望去,这才注意到,这些刀客居然全都收起了刀,根本没有丝毫要斩尽杀绝的意思。

    “顾大人,刘少侠,陛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

    那酒楼里,夏皇看着战斗的长街安静了下来,淡淡道:“这真正的天才就是这么厉害吗?一个人对十几个高手。”

    无缺先生点了点头,道:“普通的大修行者,只需要累积真气,破开基础瓶颈就能够入先天,而像天下七道谜这些人,他们已经不能够用境界来衡量实力了,他们需要的永远不是境界,而是属于他们自己的道。”

    夏皇眉头一皱,道:“自己的道,这何其难啊!”

    “因为他们找到了,所以他们是天下七道谜!”无缺先生说道。

    夏皇点了点头,道:“那,顾青辞呢,他比天下七道谜如何?”

    无缺先生点了点头,道:“顾青辞,他是圣贤书读多了,心中有正义,他的道,是广泛的,包容性很强,实力自然也强,而且,我总感觉这小子有底牌,若真是要生死搏杀,他不一定就没机会掏出京城。”

    夏皇淡淡道:“这个世上,谁又没点秘密底牌呢?”

    楼下响起了脚步声,萧义走了过来,道:“陛下,顾大人和刘少侠到了。”

    …………

    “臣,顾青辞,拜见皇上!”

    “草民刘亦青拜见皇上!”

    屋里只有夏皇一个人,他看了看顾青辞和刘亦青,对萧义说道:“先带刘少侠下去疗伤,朕,跟顾爱卿有些事情聊一聊。”

    刘亦青稍微一愣,看到顾青辞点头,这才跟着萧义离开,走的时候还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夏皇,轻声嘀咕道:“原来,皇帝就是这样的……”

    房间里,只有顾青辞和夏皇两人。

    “需不需要稳定一下伤势?”夏皇问道。

    “臣,不需要!”

    顾青辞摇了摇头,他的九阳神功本就是那延绵不绝生生不息的神功,无时无刻不在主动运行,刚刚刘亦青在战斗这一段时间,他的伤势基本就已经为什么大问题了。

    夏皇微微抬手,指了指对面的凳子,道:“顾爱卿,做吧,也不用拘束,朕今日,就是想单独找你聊一聊,前些日子,在金銮殿一见爱卿风采,朕可是念念不忘。”

    顾青辞也没有太拘束,直接坐下,不冷不热道:“皇上厚爱。”

    夏皇微微一笑,道:“朕看爱卿似乎有些不悦,可是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让朕听一听。”

    “唉,”顾青辞叹了口气,道:“今日之事,臣只有一个感想,那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陛下,您说呢?”

    夏皇淡淡的笑了,道:“朕打听过,你在长岭县时,计谋无双,可后来行事却又完全像变了一个人,朕还以为你只是一时运气,现在看来,你的确只是不喜欢用阴谋诡计的人。”

    顾青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陛下,臣很不明白,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陛下您如此看重,不惜刻意用手段都要留下我,宁清问斩的消息就太突然了,我去救人也太顺利了,顺利到这么街道上都没有一个人!”

    顾青辞直接把话挑明,夏皇也干脆道:“三国同盟马上召开,今年更不一样,要远处三国朝廷天下行走,你应该明白,朝廷天下行走,必然会有一个盟主,这对于我夏国有多重要,你也应该明白的。”

    三国同盟的事,顾青辞也知道,只是以前没怎么留意,毕竟这个和他关系不大。

    夏皇继续道:“另外,朕真的很欣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