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一百二十一章:昔人依稀,再见老头儿(求推荐)
    赶马匆匆,一路风尘仆仆。

    一阵寺庙钟声敲响,惊醒了世人的几场美梦,路过灵云寺,顾青辞很开心,“早就听说,天下武功出少林,我今天要去见识一下!”

    商队里有人笑道:“顾兄弟,这是灵云寺,不是少林寺,也不是大光明寺,你想去见识武功,怕是怕是不可能了!”

    “不都是和尚吗?”

    ……

    西城夕阳向西下,经郁山,赏一轮洪阳晚照,望一片松柏苍苍郁郁。斜阳偏照,天如云锦般绚烂,顾青辞颇具诗情画意的唱了一句“春水秋天白,郁山晚照红。”

    有人大赞叹一声:“好诗!”

    顾青辞微微一笑,这郁山风貌,楼阁亭榭,缭墙环绕,垂柳扶岸,九曲回廊,倒是可以加上一个“顾青辞到此一游!”

    然后,被人骂死!

    一路上,顾青辞带着商队的人,教会了请一个曲子,一路大喝,“与君歌一曲,不见故人归,天涯明月新,朝暮最相思……”

    一群大老爷们儿,确实没啥唱歌的天赋。

    ……

    自郁山出,观穆公灞桥,登灞桥,不得只将军般饮马,却可以在销魂桥上走一走。路过灞桥,顾青辞犹豫着要不要赋诗一首,几百年前有一学子曾写“初程莫早发,且宿灞桥头,”东流的灞水送着游子离别,迎着故人缓缓归,“筑堤五里,植柳万株”,早春的清风袭来,柳絮纷飞,是为人间三月天。

    在这满天柳絮中,折下一枝杨柳,别在船头,孤舟泛泛而过,西行至阳关,便是黄沙散漫。乘舟折柳,仿着古人,自行送别,恍惚间可以看得见身着戎装披战甲的乱时将士,下马小憩,喝上几杯淡酒。

    顾青辞端着酒,敬出去,“各位兄弟,有缘再见!”

    “告辞!”

    萍水相逢,偌大江湖!

    顾青辞满满饮下一口酒,将杯子放回桌子,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他要去泌阳府,去这个马世联的故乡,摸了摸黑木匣子,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会近乡情怯。

    风吹来,那个酒杯蓦然化成了一堆灰屑。

    那一堆灰屑飘落在桌子上,粘在了酒水印上,露出了几个字:

    大夏江湖,中原汉地,青辞仰慕已久!

    …………

    传说很高的地方都很寒冷,位于塞外的天山便是如此,有诗云:

    “天山雪云千峰,万岭雪崔北风,夜卷啸啸踏花开,一夜天山白,能吐秋时月,又看照银山,一剑过铁关。千鸟飞绝,维剩路上马蹄。

    晻霭寒氛几万里,功成难上千丈冰。狐裘暖,不暖天山客,宝刀冻断不出鞘,只因天山雪下时,送君离时望断崖。雪中何以赠君别,惟有青青松树枝。”

    天山上有道阁,远远望去,便是万柄冰霜剑,普通暴雨般从天而降,只是定格于此,遮蔽了上方苍穹的天光,微微荡漾的湖水,寒冷异常,却不结冰,名为天池!

    在这天池旁,有一白色道袍的女子执剑而立,女子无垢,剑也无垢,人称剑谜,她叫秦可卿,淡然如冰雪无双。

    天池另一边是一个青衫男子,手里同样提着一柄剑,沾满了泥土,包括那个人也是浑身泥土,头发乱糟糟的,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很大,说酒桶更合适,他叫刘亦青,也叫酒痴!

    刘亦青看着秦可卿,说道:“秦可卿,你凭什么说我打不过你,我都已经入先天了好不好,”说着,刘亦青一拍酒葫芦,拿起来喝了一口,把剑往地上一扔,笑呵呵道:“哦,你是不是怕输给我,嘿嘿,你直说嘛,我肯定给你留面子,只要你以后见我就叫哥,我就不打你……”

    刘亦青得意的笑容渐渐凝固了,换成了一副不可置信,慢慢地就是惊恐!

    秦可卿没有说话,无垢剑出鞘,在天池旁舞动起来,一株桃树,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放开来,一瓣,两瓣……在风中微微颤抖,生命的气息,一双清澈的眼。

    身在雪山,面对花开!

    若有樊笼,便如繁星!

    刘亦青吞了吞口水,站了起来,也不敢嬉皮笑脸了,诺诺的,哭丧着脸,道:“你……你……不会要杀了我吧……大姐,我错了!”

    秦可卿平静得犹如天池冰水,淡淡道:“我不杀你,我要你去给我带一个人来找我,他可能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刘亦青松了一口气,嬉皮笑脸道:“谁呀?”

    “一个在剑道上打败我,并且让我由死亡剑演化出生命剑的人!”秦可卿望着惨淡的天空,轻声说道。

    刘亦青一口酒认喷出来,震惊道:“我靠,高人啊!”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小路上,在黄昏的衬托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被越拉越长,一个是马,一个是人。

    夕陽已经在慢慢的落下去了,顾青辞被马驮进小村子里。他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什么波动,各家各户炊烟袅袅升起,整个乡村便笼罩于轻柔的烟雾之中,朦朦胧胧。那层层叠叠的山,将一缕缕袅袅的炊烟,将牛背上牧童悠悠的柳哨声,扯得好远,好远。

    有一条小溪,横冲直撞的贯穿在小山村中间,缓缓地流着,要是站在高山顶上望去,就像系在村腰上的一条绿色的绸带,有着不一样的韵味。

    小小的村落枕着溪流,村后面是一望无际的桑园和一片片的竹林,在前几天雨露的滋润下,桑树一抽一出了新芽,整个桑园就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本身就是绿油油的竹林这会儿更是鲜艳翠绿。村庄周围是层层梯田,东面的山沟是经济林区,西面的山沟是牧坡。那白的是羊,黄的是牛,红的是马,黑的是驴,走进了连绵不断的画卷,无欲无求。

    “当真是人间仙境,好地方!”顾青辞暗赞了一句,跳下马背,落脚处是一个小茶馆。这小茶馆热闹啊,方圆两丈不到,七八张桌子,全都坐满了人,还有十来个蹲在地上,都叫了几碟花生米,或是喝着两杯淡酒,品着两口苦茶。

    顾青辞将马放在茶馆外,进去花了几个小钱,端了一杯杏花酒,小酌一口,“不错!”这酒,风味十足,唇齿有花香。

    这时,茶馆传来一阵哄闹,几个汉子打趣,“老头子,我们等你可是等得心痒痒!”

    一根小凳上,身边摆放一张小桌,桌上一块惊堂木,搁两三壶酒,一只大白碗,一碟花生米,仅此而已。一个穿着皱巴巴灰色长衫的老头儿端着紧握的双拳向着四周致意,引来一阵一阵的喝彩,此起彼伏,好一个热闹喧嚣!

    “啪”惊堂木一拍,众人都聚齐了神,老头儿开口道:“若说江湖,不说江湖,好一个恩怨情仇,又哪是三言两语能道尽,各位且当打发时间,莫要深究,思量思量!”

    顾青辞小酌一口,抬起头望了过去,“噗”的一口酒水喷了出来,惊讶道:“颜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