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33章 昆仑斗法


        “啥?”单天冲惊问。

        “二爷爷,你是咋想的?你个玄珠大能,要亲自下场?天机比斗,凶险万分,他们都是我朋友,你不能伤他们。”

        单火道:“冲儿,正因为二爷爷的修为高,能够控制,所以只是考较,我自会拿捏分寸,伤了人算我输,好不好。而且,我的意思是,他们可以一起上。”

        单天冲转头,目视众人询问。

        林弦惊振衣而出,洒然道:“可。”

        霍徽晓兴奋地搓搓小手,傲然道:“无所。”

        邵枫的光头上已经留出了细密的头发,森然道:“正合吾意。”

        华澜庭似是想起了什么,嘴里咕哝了一句后,扬声道:

        “我方出三人,我看不如单道子也过来吧,有他在,单二老爷子就不舍得误伤了。”

        单烛听了鼓掌:“有趣有趣,我看可以,姓华的小子很有头脑。放心,我和大哥会在旁护持,单家数代老军那个中医了,受伤包治。”

        实际上,华澜庭并不是怕什么误伤,而是想起了这四人正好凑成了“风林火山”,他倒要瞧瞧,被简朴寨称作天机界未来后起之秀的四人联手,会是何种状况。

        单天冲也觉得有意思,走了过去和三人并列,半包围住了单火。

        单火没有离开太师椅,他盘起了腿,很轻松地用双腿摆了个旁人看过去极其别扭难以做到的姿势,然后一手撑椅支起,一掌向天。

        瑜伽茅台天机术之“金鸡独立”。

        这边的单天冲也是同样的姿式。

        林弦惊是盘坐在地,一把算筹撒向空中。

        算筹在他的操控下,按照八八六十四爻的不同组合连续变换排列,煞是好看,同时煞气冲天。

        大衍天机诀之“凌空解语刀”。

        霍徽晓松松垮垮不丁不八地站着,双手如抱太极,双膝微曲后前后交叉晃动。

        自在万象门秘传天机攻击术之“十字摆莲“。

        邵枫的术法融合了佛门的大手印功夫,手势多变:

        双手拇指食指夹起,中指、无名指、小指打开,此为“香”之印;

        两手五指分开略收,束住翘起向天,此为“花”之印;

        双拳紧握,然后食指向上,拇指从中穿出,此为“灯”之印;

        两手握拳朝前,拇指前凸,此为“果”之印。

        窃字天机术之“顶礼献佛”。

        天机互斗,多为远程攻防,这种近距离的斗法,五人都把战场指向了高空。

        天地人同在一方天宇内,阴阳消长、五气运行,互为投射、模拟和象征,万物互连、互融,互感、互应、互渗又互立、互通、互补,所谓的天机命运,显现为动静莫测的气机。

        这种气机是天地山川、万灵万物在“呼吸”。

        任何天机术,都是修士借助特殊的力量和技巧试图去捕捉、揣测、影响、指挥这种天地“呼吸”带来的气机。

        而人呢?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人之气亦在于呼吸,一呼一吸为人之气机,没有呼吸人就死翘翘了。

        空气在人的身体内外进进出出的呼吸吐纳,是一切修行的根本法门。

        人之身体,有一部分是可以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人的意识控制的住的,比如脑袋和四肢,人可以竖一竖中指,瞪一瞪眼睛,翕动一下鼻孔,张一张嘴巴,转一转臀部,以及,收缩几下肛肠肌…….

        人的身体,另有一部分是很难指挥得动的,普通人不能随便让自己的耳朵煽动,人被吓得肝儿颤其实只是形容,颤是颤不动的,还有,让舌头打卷也不是人人做得到的。

        在这两套可控、不可控的系统之间起连接过渡作用的是呼吸。

        强大的修真者通过控制呼吸的节奏和气息的走向,能够让不受意识左右的那部分动起来,例如你的心跳快慢,你的肠胃蠕动,你从脚到肩那条肝经的“颤动”是可以感受和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的。

        熟练之后,配合相应的力量和技巧,就可以感应天地间的某些气机。

        更强大后,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支配这些气机,而后就能进行某些判断,或者让气机去攻击对手,扰乱打断对手对身体的控制。

        这其中,除了控制力的强弱,最为关键的是“频率”。

        如果你能感应识别某种频率,并可以把自己的调整到同频共振的状态,不但自己会非常地“爽”,还能驱动其攻击他人,掌握的越多,调动力越强,攻击效果越好。

        现在,五人就是以不同的方法在控制不同频率的“气机”进行拼斗。

        单火成竹在胸,指挥自己的“气机大军”横冲直撞,扶摇直上,去势汹汹,实则他悠着劲儿呢,这队先遣人马色厉内荏,只是试探性攻击的炮灰,旨在测试和消耗对方。

        “风林火山”四人是头次协同“出兵”,除林弦惊和霍徽晓,彼此之间并无了解和配合可言,又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基本上是各自为战。

        四人的性格和风格也各异。

        林弦惊是不动如山,动若脱兔;

        霍徽晓是侵略如火,一惊一乍;

        邵枫是其疾如风,其徐如林;

        单天冲是油滑如鱼,剑走偏锋。

        今天也该着单火点儿背。

        面对单火大肆攻来却虚张声势、虎头蛇尾的头三板斧,四位小将不约而同地认为其他人会先拦击以挫其锋,全都决定自己稍后再强势出击,如此方显手段了得。

        四人或退守、或迂回、或沉潜、或散开了气机,以致单火的先导攻击扑在了虚处,做了无用功,白白损耗掉了。

        这时四人才有约在先似的,饿虎扑食般露出了獠牙,从不同的方向上“撕咬”单火的后续大军。

        单火好比一拳打空,招式用老,露了行迹。

        单火本是只猛虎,以为面前只是四只恶犬,在他闹着玩儿的刻意压制下,这只猛虎只用出了公牛的力量,却不想恶犬实际上是四只雏虎。

        四大天机奇术各有所长,共鸣的气机律动,以频率声调比喻,有的如丝竹之高亢音裂锦帛,有的雄浑如鼓镲敲击震耳,有的像笛箫笙管悠扬入腑,有的如同琴瑟不和鸣,令人刺耳欲吐。

        俗话说得好:拳怕少壮,乱拳打死老师傅。

        四只小虎一通乱捶乱咬,打得老牛皮开肉绽、招架不住。

        换个比喻,把单火的“气机”看作是处陋室的话,本来可以何陋之有,问题是被干扰后,谈笑全白丁,往来无鸿儒,有丝竹之乱耳,多案牍之劳形,苔痕湿滑绿,草色迷人睛,左住西蜀张翼德,右居曹魏许仲康,实在是难以调素琴,阅金经。山是假山,仙是半仙儿,斯是陋室,其陋无比。

        总之,四人出击,长中短的多个频率打乱了单火的节奏,令他对气机的把握顿时失了机,急忙快速调频之下,空中所感全是呜哩哇啦无意义的“杂音噪音”不着调。

        单火的修为和天机造诣高出四人甚多,他的人是毫发无伤,可太师椅抵受不住他面对气机攻袭时身体做出调整所造成的影响,厚重的椅子裂开。

        “金鸡独立”的式子还在,可在天机斗杀中,要是实战相博,单火还有反击的机会,但在模拟对战中,这就算输了,因为你控制不住,没有消除对手施加的影响。

        台山三老没有掩饰眼中的惊诧之色。

        四小联手,让估计和防备不足的单火竟不能随意展开反击,而是不得不缓下来防守了一招,这很说明问题。

        天机攻防不同于普通斗法,很少缠斗过久,瞬息见生死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而且,另三人的水平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估,这还是在各自为战的情况下,如果配合有度,刚才就能伤到单火。

        不止于此,林弦惊、霍徽晓和邵枫的术法都有令三老耳目一新的感觉,这让三人的目光迅速从诧异变得热切起来。

        单亮颔首,说道:“如何?这第三场还要测吗?”

        单烛寻思下应道:“已过两关,第三关无所谓了,不过既然说好了,那就再看一轮。”

        “测试修为、武技什么的没意思。听说,天冲的瞳术已经在中央天井你们遇到的那次里露了白,你们出几个人吧,不限术法,看看能否挡住他的瞳术攻击。”

        华澜庭听到这里心里又是一动,冲口说道:

        “三位老爷子,在下有个不情之请。道子的七彩魔瞳威力非凡,巧的很,我们这里也有两位精通瞳术,对轰的话我怕控制不好,能不能找个同样的靶子,大家比拼一下?”

        “哦,这么巧吗?”

        单烛不以为意,世间的瞳术虽比较另类,但也不是单家独有,可据他所知,能一较高下的就很罕见了。

        “这个好办。”

        单天冲接口道:“我家有一口西昆仑消失时残存下来的古钟,虽然只剩下一半了,但硬度弹性足够,声响奇特,一直被我当作练功的靶子,可用作比试之用。”

        邵枫和霍徽晓也是跃跃欲试,两人的瞳术在未练完全时秘而不宣,现在都已初成,见有此少有的以瞳术较技的机会,都起了好胜之心。

        大家绕到昆仑台的后身,那里一侧的山壁上嵌着一口残破的古钟,只有半面多一点完好,裂口处平整光滑,该是被一剑切削开来。

        西昆仑真是修真胜境,就连流传下来的普普通通一口钟,任单天冲的瞳术冲击多年都无损,那把之一下子劈成两半的宝剑该是何等锋锐。

        三人站定后,作为主人,单天冲第一个出场,施展他的“七彩魔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