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29章 奇峰突起


        陈履安在广济寺庆典后就脱离了大队不知去向,此时连夜赶回,直接落下,进入了楼上的房间内。

        坐定后,河上大师开口问道:“听云峰主说,陈长老手头有发现的新线索和证据,不知是什么啊?”

        陈履安先没回答,手一扬,一只麻袋被他惯到了地上,从里面滚出来一人。

        这人气息凌乱,样子狼狈,并且显然是被陈履安制住了,出来后翻了两翻站不起身来,一双眼睛惊恐地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鬼魔宗林风致的身上。

        河上大师盯了几眼,惊道:“血魔门长老,鬼灵精!”

        他没认错,此人正是被华澜庭他们迫退的鬼魔宗血魔门长老鬼灵精。

        这是何故?

        原来,万象门众人受了鬼灵精的暗算中毒之后,一罄根据症状,分析那团粉末很有可能是她在法华寺里说过的曼陀罗之毒,后来她与华澜庭、林弦惊去和陈履安、云轶奇商量,林弦惊当时提出了一个猜测,即鬼灵精也许和形意和尚与巨鲸王子嗣之死有关。

        不管有没有关联,他们那时没想到易流年会碰巧用万醍醐的烟叶解了毒,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为了赶快救人,林弦惊建议出动陈履安长老,请他捉拿鬼灵精回来给大家解毒。

        陈履安虽然是瑶池境大能,但要孤身深入魔修领地擒回一名玄珠强者,先不说难度和风险极大,首要的问题是他们不掌握鬼灵精的行踪,根本就无从下手。

        但林弦惊不会无的放矢,他们巧遇的魔修大能鲍词牌在离开时,曾给华澜庭留下了一枚传音玉简,说如果需要帮助可以找他,正好可以用上。

        于是华澜庭联系了鲍词牌,对方真就一口答应了。

        神域魔修的内部几乎是一盘散沙,相互的敌视、倾轧和争斗是家常便饭,鲍词牌又是位特立独行、不喜听命他人的散修大佬,尽管受到过三方的拉拢,他却没有加入罡魔、体魔、鬼魔任何一方,因此他对暗中算计一名血魔门长老毫无心理负担,甚至还很有兴趣。

        鲍词牌本人又在散修中深孚众望,有相当的影响力和人脉势力,在三大宗里也有一些至交好友,暗地里打听出鬼灵精的所在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但他终有些顾忌,不肯亲自出面,只愿意协助提供消息,这就够了。

        陈履安只身潜入等待多日,终于觅到良机,抓获了鬼灵精。

        鬼灵精在和华澜庭等人的一战中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逃走后很快就恢复了,在魔修的地盘上他也没有戒心,而且还是被鲍词牌略施小计引诱出来的。

        虽说他和鬼影子两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守望相助,很少离得过远,但陈履安事先已经知道两人有远距离交换位置的技能,不会给他们施用的机会,凭着高出一大截的修为,陈长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得了手。

        在佛道双修的瑶池境大能手下,鬼灵精没能熬过陈履安的严加拷问,把他知道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确如林弦惊所料,鬼灵精真的是暗害形意和尚的执行者!

        他奉宗主鬼神惊之命来到海苔岛,在摸清形意的外出习惯后,跟踪师徒两人,然后拌作做小买卖的人接近形意下了手,形意师徒中了曼陀罗之毒,失去意识产生了幻觉。

        鬼灵精给形意换了外衣,随后以鬼魔宗秘法进一步影响已经致幻的形意的神智,使他把每天一早会到无人的破旧茅屋练功的巨鲸王子嗣当作阻挠佛法传播的恶魔,两人展开激斗,形意杀了对方。

        两人打斗的时候,鬼灵精重创了巨鲸王子嗣的护卫,让它逃回海里报信。

        鬼灵精接着杀了形意抛尸海中,永空也被他篡改了记忆,形成了大魔子邵枫接连击杀形意和巨鲸王子嗣的印象。

        鬼灵精并不知道鬼神惊交给他的粉末叫什么,但此毒份量足、发作快、毒性烈,以致后来各路大能都看不出真假,没发现永空的记忆被篡改的迹象。

        鬼灵精有心眼,自己私自留下了少许粉末,也就是后来用在万象门弟子身上的那些,否则要是量大充足的话,烟叶也解不了其毒,致幻性更甚,致死性更严重。

        陈履安在路上反复盘问,鬼灵精的确不知道更多了。

        其余的事情,包括邵枫后来被诬陷的具体过程和另外还有什么安排,鬼灵精都没有再参与。

        此事到底是鬼魔宗宗主鬼神惊的主意,还是另有其人唆使,目的何在?好处是什么?为什么要挑起海兽和人族的争斗?又与万象门诸人有什么关联?

        其中还存有疑问甚多待查,但至少大魔子邵枫的嫌疑应该是洗去了。

        听了陈履安的叙述,海苔岛四位强者都没有马上开口表态。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和尚大师的面容古井无波,林风致眼神闪烁,高雄脸色阴晴不定,吉隆也皱着眉头似是在消化消息。

        陈履安无疑是个大高手,但又是无关的外人,他的话可信度几何?后续的影响又会怎样?

        楼上一时变得异常寂静。

        落针可闻的时候,蓦然听得歪倒在地下的鬼灵精朝着林风致大叫:“娘子,救我!”

        血魔门长老鬼灵精和鬼魔宗首席客卿林风致份属同宗,鬼灵精向她求救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林风致外号鬼娘子,这一声娘子听上去也不算突兀。

        然而林风致却浑身一震,斜瞥了河上大师一眼,起身,后退半步,紧盯着鬼灵精:“你,陈履安说的可是真的?这事儿是你做的?”

        鬼灵精人既胆小,在陈履安逼问他时吃够了苦头,这时也顾不得了,大叫道:“一夜夫妻百日恩!娘子,你可要救我,不要让他们把我交给巨鲸王,我不想死啊!”

        一语既出,众人皆惊。

        陈履安和云轶奇不清楚,其实其他人都听闻过鬼娘子林风致生性随便,据说人尽可夫,因她长居海苔且修为很高,大家只敢在背地里嚼舌根,少有公开议论的,不想她和半人身半鬼体的鬼灵精还有一腿。

        林风致色变,她虽做得,但最恨别人拿她这点公开说事儿,叱道:“你胡说什么,找死不成!”说着手中双剑亮了出来。

        鬼灵精见她绝情不认,也是急糊涂了,想着把事情搅乱他才有生机,狗急跳墙慌不择路口不择言,豁出去了冲口而出:“听你们适才所言,你不就是想嫁祸给罡魔宗!你个贱人,你以为刚才那眼神我看不见,你和那老和尚不清不楚,真以为瞒得过我鬼灵精?”

        林风致再次变颜变色,鬼灵精所看的方向不是别人,正是她身边的河上大师!

        在场之人又一次被惊到。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林风致一身气息猛然拔起,一剑圈转防护,右手另一剑疾刺向鬼灵精。

        剑气如虹!

        不能动弹的鬼灵精竟被她一剑洞穿,钉在了地上,一命呜呼,气绝身亡。

        高雄与吉隆是没料到林风致会突下杀手,反应慢了一慢,而且他们也未必肯拦和拦得下这一剑。

        陈履安的修为和反应要高出不少,他怎肯让林风致把人证当堂灭杀,立即出手阻拦。

        但是,他的一击却被林风致的左手剑挡下。

        剑气如瀑!

        “一身诗意千重瀑”剑法。

        要知道,林风致此前是接近玄珠境巅峰的修为,正面挡住瑶池境初期的陈履安的攻击本不应该如此轻松的。

        那是因为,林风致拔起的气息直接越过了玄珠境,到了瑶池境界!

        与此同时,林风致身侧的河上大师同样是气息大涨,也达到了瑶池境的水平,手中扁拐配合林风致打向陈履安。

        这两人在短短二十天内双双突破进阶,迈入了瑶池境!

        今晚故意隐藏了修为,迫于情势才显露了出来。

        陈履安对两人没有疑心,所以不会刻意去感受探察。

        三名瑶池境出手,小楼哪里经受得住,二层整个楼面轰然碎开,六位强者齐齐升上夜空。

        楼下的华澜庭三人也赶忙跑了出来。

        这一下不打自招,这林风致和河上大师两个必然有问题,有情况!

        现在问是问不出来了,鬼灵精已死,要应付巨鲸王明早的诘问,还要着落在河上大师和林风致的身上,不能让两人跑掉。

        陈履安一人迎战河上大师,云轶奇和高雄与吉隆合战林风致。

        河上大师以扁拐敌住了陈履安,在两人都没有幻化出法身的情况下,初入瑶池境的河上大师全力防守,暂时没有落败。

        林风致晋级后,“一身诗意千重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双手剑愈发凌厉,攻势如潮,杀得云轶奇三人只能保持合围之势但难以反攻。

        六人分作两对,在半空打得轰鸣不已、风卷云翻,地下华澜庭三人看得直咋舌。

        斗了不久,河上大师挡不住刻舟求剑变幻无方的攻击,率先显出了法身,就在陈履安也要如法炮制,再加上云水青山瓶好尽快拿下对手的时候,他们头顶上方高处的云层忽然出现了波动。

        陈履安最先警醒,大家随之仰头观望。

        云彩分开,中间出现一人,不对,是一头缩小了身形的鲸鱼!

        巨鲸王!

        巨鲸王不知何故,竟提前一天潜入海苔岛。

        巨鲸王早已隐身在云层之中,偷听了众强者在楼上的对话,等他们的打斗激荡云层,不能也不必藏着掖着了,鲸王现身相见。

        巨鲸王的修为强横,当日大家联手也不能战而胜之,今时河上大师和林风致已入瑶池境,但众人却不齐心了。

        巨鲸王,这是意欲何为?

        今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奇峰突起跌宕。

        众人心中各自惊疑时,巨鲸王,出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