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27章 以毒攻毒


        众人吸入的粉末量不一样,所以中毒的轻重不依,但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幻觉,神智时好时坏,另易流年和林弦惊有抽搐和痉挛的表现,陷入了好几次短暂的昏迷状态。

        自在无极功的运行逼不出毒素,一罄在自己清醒时给出的丹药也完全没有缓解的作用,就连陈履安和云轶奇元识的深入探察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一罄询问众人在出现幻觉时的感受,大家一致回答说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反而可以全身心沉浸在各自喜欢事情的幻想上,有的只是极度的舒服和酥爽,难以自拔不愿抽离,清醒后更会回味无穷,只想再度进入迷幻的状态。

        好在人人没有危及性命的迹象,应该是吸入的数量不多。

        大家一筹莫展。

        陈履安和云轶奇试着以大能级别的真气替众人伐经洗髓,结果只是发作的间隔变长,但症状还是没有丝毫的减轻。

        凌烟阁树大师闻讯过来诊视,但他同样是束手无策,紫金钵盂的佛光普照对此毒都收效甚微。

        毒力看样子是在随着时间的流逝缓慢消退,但没有对症的解药,能否或何时可自愈,或者还有什么其他危害,都是不得而知。

        就这样捱到了第二天晚上,在一罄和林弦惊都清醒的时候,两人叫上华澜庭一起找到了陈履安和云轶奇,几人在一起商议此事。

        等三人在讨论完毕后回到禅房,一推开门,只见屋子里烟雾缭绕,既呛且熏。

        这间屋子住着重症隔离的易流年和林弦惊,由一罄亲自重点照料,刚才一罄和林弦惊离开时,易流年正处于迷幻的状态,现在应该是清醒过来了。

        三人还以为是走水了,仔细一看,易流年正靠坐在床上喷云吐雾,原来是他醒后百无聊赖,顺手拿起了林弦惊放在墙角的万醍醐留下来的水烟袋抽着玩儿。

        华澜庭问道:“流年,你在作甚,这东西上瘾有害,不要沾。”

        易流年深吸一口道:“啊,好爽,你不知道以毒攻毒吗?抽上几口,浑身舒泰,我感觉好多了。”

        一罄见状,皱眉道:“真的好多了?那让他吸一会儿吧,烟丝有麻痹神经的效果,能缓解一下也好。”

        “事急从权,但记住切不可上瘾,烟瘾是一种低级趣味和快乐,沉迷其中是修道者的大忌。”

        易流年可怜兮兮地说:“我知道,我这不是中毒生病了嘛,偶一为之,偶一为之。”

        “在俗世界里,帮主就严正警告过我,绝对要远离黄赌毒,实在要有些爱好娱乐,可以适当抽烟喝酒,哪怕烫头也行。”

        一罄笑道:“你们帮主的三观还挺正,这里面确实是有道理和依据的。”

        “开阳峰里有位水木然大师,我曾经听过他的课,他对上瘾有过研究和自己的见解。”

        “他认为,人的大脑里有一种专门负责传导愉悦的物质,在当人们被外界刺激产生快感时,这种物质会激增,像一个会心的微笑,一个善意的拥抱,一句赞美的话语,都会引起这种物质的升高。”

        “当来自外界的刺激足够强烈,我们的身体和精神就会进入到一种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如狂如野的感官舒爽状态中。”

        “人们从讲笑话、吃美食、听赞美,甚至是看热闹,乃至惊悚中,都能体验到浅层次的舒爽;再往上的层级是喝茶、抽烟、游戏等带来的过瘾感受,深层次的,就是你刚才说的黄赌毒了。”

        “对比而言,以浅层愉悦为基准的话,烟瘾能让神经愉悦传输物质的分泌提升一半,两性情爱可导致激增一倍以上,药物引发的毒瘾可以达到几倍以致十几倍,所以说毒品的致瘾是很难戒除的。”

        “我怀疑我们中的毒,就是一种致幻致瘾毒素,有可能是从我们在法华寺发现的,形意师父收藏的那种曼陀罗叶的变异品种中提炼出来的,要不然为什么连佛光普照都对之无可奈何。”

        “按照水木然大师的说法,各种带来快感的手段和这种物质本身还都不是本质,令人过瘾和上瘾的真正的原因,在于一个字:空。

        “人在最爽的那一刹那,大脑是‘空’的。大脑真正放空的瞬间,就是人间至爽的时刻,这就是所谓的“色即是空”。

        “放空两个字看似容易,实际上要做到很难很难。”

        “当你刻意要放空时,你就已经是无法放空了,指令性的强迫只会引发各种杂念充斥脑海。”

        “只有少数真正有修为的人,比如道家和佛家的大能,才可以通过打坐、冥想等不同的方式实现放空。因此,武断地说出世人、出家人体验不了人间乐事那是大错特错了,他们随时随地可以让自己放空,体验那种极致美妙的感觉,而且不是短暂的,可以延时很久。”

        “《道德经》里说的致虚极、守静笃,《心经》里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都指的是一个空字,只要抵达一种虚极放空的状态,就能洞察到万物的本质,看到事物的发展逻辑以及各种真相,身体的愉悦只是一种副产品而已。”

        “可惜世间大多数凡俗之人,只能沉迷于前述的低中高三类方式,以求获得身体上的短暂快感和上瘾体验。”

        “更可怕的是,人是会对快感脱敏迟钝的,快感的阈值是会不断升高的,要想一直获得快感,就必须不断加强刺激的程度,一旦停止下来,人就会陷入极度的空虚。”

        “哦,我知道了”,易流年讪笑道:“万老留下来的烟丝烟叶没多少了,我抽完就不抽了。”

        一罄语重心长地说:“修道者最好的状态是能够自律,方可成为一个真正的自由人。如果一个人的欲望可以被无限满足,他离灭亡就不远了。我们修行,最高的价值就是内心不再被外物牵扯。”

        易流年虚心受教:“是是,人们总是对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视而不见,因为它们太不起眼,太朴素无华了,寻找、识别、坚持的过程又非常痛苦。”

        一罄拍掌道:“着啊,凡是让你感到爽的东西一定会让你痛苦。反之,凡是让你感到痛苦的东西,最终也一定也会让你有所成就和收获。”

        “真正看透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在用苦难修行。越能让你在当下感到痛苦的事,比如修炼、读书、运动等等,都能使你获得进步,但这些需要一个人有强大的上进心、克制力、自律性。”

        “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寒门出贵子,人生先苦才有后甜,先甜就会后苦,这是世界的平衡法则。修行很苦,努力很煎熬,真话不让人舒服,但恰恰是这些让你感到痛苦的东西才能让你超凡脱俗。”

        “佛家有一种快速修行的方式叫苦行僧。这些僧人必须忍受常人认为最痛苦的事,例如断食、断水、睡钉床、走火炭,以及忍受酷热严寒等等来锻炼忍耐力。”

        “痛苦,是一个人觉悟的最快方式。只有痛苦不断触及一个人的灵魂,才能顿悟。”

        林弦惊也接着道:“嗯嗯,传统文化说白了就是两个字——克己,即适当控制自己的欲望,当绝大部分人选择被低级快乐麻醉的时候,只有极少一小部分人选择精进。”

        “不错”,一罄点头:“在将来,能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并能建立认知坐标和思维体系的人会越来越少,而恰恰是这极少数人,方能站上人类食物链的最顶层,引领和驾驭一切。”

        三个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火朝天,一旁没有开声的华澜庭忽然打断了他们:“停,打住,等一等。”

        “你们先别师姑慈师侄孝,兄友弟恭了,你们注意到没有,这都过去大半个时辰了,流年和弦惊都没有再发作?”

        三人一怔,想想真是如此,最近一天每隔半个时辰就入幻晕睡的两人现在精神健旺,谈锋甚健。

        难道?这水烟的确是毒药的克星?

        易流年大喜。一罄谨慎,又观察了一个时辰,在检查过两人的身体后,确认他们都恢复了正常。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易流年歪打正着,顺手牵羊的打发时间之举,竟然一举解了奇毒。

        后经陈履安和云轶奇同意,一罄把中毒的所有人都叫到了禅房,点燃了最后剩存的一小包烟叶,在一屋子云山雾罩咳嗽声不断之后,大家果然不药而愈!

        一罄留下了几根烟丝以便回山后做查验分析之用。

        转过天来,庆典观礼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于是众人和树大师话别,赶往广济寺。

        这一路这一程上无话也无事。参加完庆典后,因为距离和巨鲸王的二十日之约为期不远,大家继续动身回转海苔岛。

        回程上少了一人,陈履安长老不知去办什么事情了,由云轶奇带领大家打马扬鞭,疾驰向来时的传送阵。

        半途,在趟过一处浅水河滩时,忽听吸溜一声,华澜庭的座下灵兽骏马扬脖嘶叫,华澜庭本人浑身抽搐,脸色煞白,竟坐不稳鞍桥,滚鞍落马,一头栽入河中。

        事发突然,这是啥子情况咋回事儿?

        他,也中了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