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20章 八万四千


        一身青布僧衣的树大师见到众人也很惊喜,在和陈履安与云轶奇见过礼后,看向华澜庭他们微笑道:“我说今个儿一大早儿,凌烟阁前枝头上的喜鹊不停地叫喳喳呢,果然有稀客驾临。”

        晦岸说:“师父啊,您的神境通功夫不是开了嘛,怎么没料到有贵客莅临?”

        树大师敲打了一下晦岸的头:“哪有那么神奇,现在还处在需要机缘巧合、心血来潮时才能有所感应的时期,师父又不能什么事情都未卜先知。”

        陈履安和云轶奇面上没有显露,内心很震惊。之前树大师是自行封印了功力到仙洲里云游的,华澜庭等人只知厉害,并不清楚真实的水准,现下树大师的修为可还在陈履安之上,幸好是友非敌。

        两下里叙话聊过后,树大师知道他们还要去参加广济寺大典,如今日子快到了,于是决定立即施法,为猫妖增加一命。

        在让晦岸把猫妖带入凌烟阁地下一层的静室后,树大师又邀请了华澜庭十人和伤重的风火伦、一罄以及子鼠和他一起进入地下,并着人带陈履安和云轶奇几人去佛堂与栖霞寺方丈见面。

        华澜庭等人不明其意,认为是树大师让他们观摩猫妖长命的施法过程。

        在静室门外围了一圈坐定后,树大师道:“等下我会以‘佛里佛气’紫金钵盂施展‘佛光普照’”。

        “听晦岸说,你们想了解佛学和密宗的有关事情,你们可以向我提问,大家一起探讨。诸位的注意力越专注,神思越凝定,施法的过程就会越顺利。开始吧。”

        大师身边的紫金钵盂放出金光,逐渐笼罩了静室和众人。

        华澜庭率先发问:“据我所知,佛家皈依仪轨中有‘不与外道为侣’的规矩,大师见闻广博,所修颇杂,您是如何看待和处理不同教门宗派之间在教义上的冲突的?佛修又是如何对待外道,看待没有信仰的人的?”

        树大师言道:“首先,这句话不意味着不能和信奉不同的人在一起交谈和交朋友。不与外道为侣的意思是,不应该有一个能在精神上影响左右你的异教亲近同伴。”

        “如果说修佛是向左走的话,那就不该让一个向右走的人影响到你的信念,那会让你感到困惑,甚至偏离自己选择的方向。”

        “在这里,我并没有说其他的教门不如佛教,仅仅是说它们在本质上是不同的,而一般人无法同时追随两种不同的法道。”

        “会有人说他们的道法博采众长,是集大成的教门。这或许是很好的尝试,但不会有效。我认为,最好是保持世界的多样性。”

        “就像菜系中有川菜、淮扬、粤菜、鲁菜等等一样,人们可以选择吃什么,但如果将它们混在一起,做出来的,一定是一道没有特色不好吃的菜肴。”

        “如果你头疼,就吃治头疼的药,不意味着你要去谴责或不尊重其他药物,或者是向胃疼的人推销头疼药。”

        “除了教义大异的宗教外,佛家和道家、儒家,以及佛门中不同的派系之间,因为我看不到重大的冲突,所以你可以信仰佛教,同时应用儒家的价值,而和道门修行者在一起也会有很多的助益。”

        “需要指出的是,在见地相同类似的点上,大家是可以相互借鉴融合的,但总体而言,不同的教法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在我看来,每种教法和修行路径都是独特而完整的。当你的识见没有到达一定的高度时,不要贪多嚼不烂。”

        “至于说在法门窍诀上,可以有兼容,例如一名佛修,他可以同时外修声闻、内修大乘、密修金刚。”

        林弦惊接着问:“佛法中有八万四千法门,信众要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呢?”

        树大师回道:“在佛门,活佛、上师和本师是大夫,信众是病人,而佛法是药。”

        “佛法就像那些不同种类的药材与疗法,每一种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情形下奏效。事实上,八万四千法门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虚数表述,法门比这个要多得多。”

        “佛陀教授我们不同的内容,一种法门并不必其他方法殊胜。有时为了鼓励弟子,不让他们分心散乱,倾向于说某种特定的方法是最适合、最好的,但那仅仅是种训练的方式,不应理解为一种比另一种更好。”

        “每种法门都有特定的受众,需要根据时机和每个人资质的不同而传授,不应拘泥。”

        “例如佛陀教导行游僧人在托钵化缘时,无论别人供养什么,都应该接受。这种情况下,你们可能会看到僧人接受了肉食,这不是在许可吃肉,重点在于是化缘时不应挑拣选择。”

        “佛陀的伟大在于,不会只针对某一个类型的人去教导度化,佛法不会因为文化的不同、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改变,而变得狭隘与局限。

        “八万四千法门,从中选择和自己感觉相应的。怎么寻找适合自己的法门?我的建议是探索。”

        “寻找的过程也是成熟的过程,只要坚持不懈,一定会有美好而丰厚的回报,只要精进不懈,满怀渴望,保持开放的心态和批判性的思维,一定会和你的法门相遇。”

        “好坏快慢都是次要的。”

        “众生的资质各异,能力有别,认知不同。药是一样的,剂量可不同。快慢也是相对的。”

        “打个比方。一个小孩生病了,需要通过服药来治疗。问题是如果他嫌药苦,不肯喝,那就只能哄他吃、骗他喝。大人要把汤药兑上牛奶、蜂蜜、果汁,这需要时间去做榨取、染色、标记等等工作。”

        “但如果这个孩子有勇气、有能力看到药就直接喝,那就会快许多。”

        “一日顿悟成佛的先例也不是没有。”

        “所以,学何种法门还取决于人。有的人生性谨慎,会选择较长但安全的路;有的人会选择捷径,但是路上有障碍,如果不能很好地应对,那反而会比别人更晚到达。”

        易流年又问:“来的路上,晦岸说末法时代有很多假大师伪活佛跳出来骗人,人们要怎么分辨和选择指路人呢?”

        树大师说:“确实有这个问题,情况还很严重,时代不同了。”

        “我记得我的上师过得是颠沛流离的生活,他日复一日地传播佛法,他们那一代活佛是在帐篷里面培养和教导弟子,吃的是青稞荞麦,喝的只是煮开的热水。”

        “但现在年轻的活佛传承者们前呼后拥,被人膜拜,不曾挨过打,不曾在被棒喝得头破血流,他们有人服伺,习惯于使唤人,他们被过度保护,他们没有被拒绝过,他们不了解外面的世界,他们甚至连亲自走路都不肯。”

        “你们想想,一个人要是连自己的衣服都不会亲手去穿,怎么能指望他去解救众生呢?”

        “很多时候很难判断真伪,因为只有大成就者,才能判断另外一个人是否是大成就者,或是具有长期传承的寺庙才能做到。为此,我们需要去考验自己的传道者。”

        “例如,用他的自己的方法去考验他。他癫狂,你就比他更癫狂。他爱责骂人,你也去辱骂他。他如果并不为此生气,也没有因此改变价值取向、行为态度和思考方式,那或许就还不坏。”

        “另外就是,要观察他的发心和动机,看他是否对世俗事务过于热衷,看他们对弟子的精神价值关注多少,而不是看重你供养的多少。”

        “再有,就是看他掌握多少佛法知识,但实际上那是一个非常次要的判断方式,更重要的是看他是否戒律清净,这不仅指外在的戒律,而是对三宝与因果规律的尊重。”

        “很多人会为了钱财、权力和名声而传授佛法,甚至是当作一门生意去兜售,这是非常严重的过失与恶业。”

        “好的师父,是一个会教给你解脱之道的人。他关心你的解脱,有勇气告诉你需要听到的,而不是只告诉你你想听到的。”

        “活佛与上师同样是人,并不完美,也会犯错误。“

        “我自己也时常迷惑,希望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却如同风中之羽一样难以抉择,而是被各种境况拉来推去。所以,我并不愿意被称作为活佛,那只是一个名号。”

        就这样一问一答,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

        最后,树大师弹指一敲紫金钵盂,一道振聋发聩、清脆而悠扬的声音响彻凌烟阁,对猫妖的增命完成。

        众人从对答中醒脱出来,纷纷一下子惊住了。

        他们人人发现自己的伤势尽皆痊愈,在场的无论受伤轻重,包括子鼠在内,全身再无一处明伤暗疾。

        更令人惊喜的是,他们每个人的修为都直接跃升了一个小境界。

        大师慈悲!

        树大师没有提前告诉他们,而是借坐谈为托词,用佛光普照为他们施了密宗的复原之术。

        大家都站了起来向大师致谢。

        大师没有起身,只摆了摆手,神色间十分疲惫,身旁的紫金钵盂和他的面色变得黯淡了几分。

        树大师没有言说,实际上,为猫妖施法和为众人治伤与提升,以其卓绝的修为和紫金钵盂的佛力,也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负担和消耗不小。

        这是树大师的善意之举,但也为他们带来了麻烦。

        栖霞寺地处偏僻,和魔修辖区之间还有几座山峰和寺庙。

        自从树大师初开神境通神通后,一旦魔修有侵入进攻这片区域的行动,树大师每次都能心生感应,从而提前做出应对。

        但今天功力耗损后,这个神通没能及时激发自行启动。

        大家此时都不知道,一场危机正在悄然向他们,逼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