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19章 佛道与魔


        这事儿说起来有点儿令人啼笑皆非。

        栖霞寺和七霞寺同音,而七霞寺比栖霞寺更为常人所知。

        栖霞寺规模不大,且为密宗寺院,其存在和影响局限在佛门内部很小的范围,在神域内的声明不显,造成了传送阵守卫误以为他们要去的是七霞寺,这才导致了这个误会。

        从门内知客僧那里了解到实情后,大家也是无可奈何,真正的栖霞寺距离这里还有很远的一段路程,以目前众人的伤势,不宜马上长时间赶路,还是先在此地将养些时日,并通知和等待陈履安到来为好。

        知客僧将大家引进寺中去拜会方丈,进到寺里,氛围却显得十分肃穆。

        问过之后,他们得知七霞寺派出参与最近一次佛魔大战的高僧全部战死,寺里在举办过祭奠法会后,每日里都在诵经超度,其他佛事活动暂停,所以显得人气不旺,气氛也比较压抑。

        七霞古寺新接任的方丈接待了大家,同意腾出禅房让他们在此养伤休整,并告诉众人事有凑巧,正好有一位栖霞寺的僧人被派来寺中吊唁,可以在启程时带他们前往正确的目的地。

        于是乎,万象门弟子们在古寺里安顿下来。

        不日,陈履安风尘仆仆赶到。

        详细询问了配合慕家抵御魔修和华澜庭等人击杀黄奕的细节后,陈履安脸上的表情数变,他既为门下弟子能够侥幸脱险感到庆幸,更对惊心动魄、起伏跌宕的过程感到后怕。

        另一方面,他亦感十分自豪和欣慰。

        作为自在万象门长老会的成员,他自然深知以万谢夫妇和万象门这些弟子的实力,要灭杀一名玄珠境巅峰强者是何等的不易,这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奇迹。

        换句话讲,这岂不是说,如果再加上云轶奇和慕倥偬,连他这个瑶池境升堂期的大能要是对上这个阵容的话,都可能会直面死亡的威胁了?

        当然了,能够做掉黄奕,其中有不少因缘际会的巧合和运气的成分,那也是非同小可了。

        耽搁了数日,等华澜庭他们勉强可以骑马行动的时候,众人离开了七霞寺,在栖霞寺僧人晦岸的引领下再次启程。

        晦岸是树大师的亲传弟子,年纪要比华澜庭他们还小几岁,人看上去有些呆头呆脑,不是很灵光的样子,但众人没有小瞧于他,晦岸的修为不比林弦惊等人弱,这在仙洲内也属得上是修炼天才了。

        晦岸是个不问不说话的人,在路上,易流年由于在养伤期间觉得闷得慌,出来后就经常逗他说话。

        这不,易流年又找了一个话题向晦岸提问:“晦岸小师父,现下我们殊玄仙洲里还算太平,我看神域里的佛门和魔道你来我往,斗得是不亦乐乎。“

        “人们常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我道门,意思是说正气难修,邪气比正气更容易高涨,还表示修为越精进,心头的魔障和阻碍越大,始终不能松懈大意。”

        “不知佛家是如何看待魔道的,都说正气必将战胜邪恶,为什么一直不能将魔修消灭殆尽,反而往来拉锯,此消彼长呢?”

        “阿弥陀佛。”

        晦岸宣了声佛号:“小僧修行浅薄,当不能完满回答易施主的问题,不过我常听师父和其他大德讲经,可以把所闻与你分享一二。”

        “魔之一字,所指非常复杂。在佛学中,魔,泛指一切有碍修行的念头和障碍。”

        “一种是指人们内心中的情绪和欲望所生出来的心魔,属于个人自身的贪嗔痴慢疑烦恼等等。另一种是真实存在的,但我们看不见的欲界第六天中生存的魔民。”

        “在佛教理论体系中,三界分为欲界、色界和无色界。其中欲界有六天,第六天为他化自在天,此天人以魔王波旬为首脑,最喜阻碍佛教中人修行,此人是佛祖释迦摩尼的死对头,其神通甚至到了逼迫佛祖涅槃的地步。”

        “至于说魔修,应该是魔念的一种外化形式和表现。凡是人,心中皆有魔,不止于神域魔修一众。”

        “人心之魔,是一个人的一体两面。佛祖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直接以法力灭尽人心中的魔,如果直接灭魔,那就等同于灭了众生。我佛慈悲,所做是要引导众生自己勘破和解脱。”

        “正如波旬亦是天人,是三界众生之一,佛祖旨在普度众生,当然也包括波旬在内,如果直接消灭他,岂不是说此魔不可度?这与佛法之学相悖。”

        “因此,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必须通过感化对方,等其福报用尽,在经受魔之考验后,度化成佛才是。直接灭魔,只是小道小术,只是过程中的手段之一。”

        “因此故,佛魔之争如你所说,善恶正邪如影随形,此消彼长,永无止息。但请记住,冤业随身,终须还账。”

        “小僧亦曾得闻,道门的仙神体系中有仙帝也有魔帝,仙帝主司赐福与教化,魔帝主司护卫与惩戒,仙与魔是大道阴阳两面的显现,在根源上是一体的。”

        华澜庭听后点头道:“晦岸小师父说得不错。魔的存在有其意义,魔的最大作用,就是对人的磨练与考验,是一道道考察的关口,我们连续通关直至达到彼岸,这本身就是修行。所以,道祖也不会直接以神通消灭所有的魔。”

        “另外,听七霞寺住持说,栖霞寺属于佛家密宗一系,密宗相对于显宗显得隐秘,我很感兴趣,像活佛、上师、转世、金刚乘等都很令人好奇,可否为我解说解说?”

        “树大师,他是不是活佛?”

        晦岸答道:“在我心中,师父是个神人,嗯,神奇的人。师父是活佛,但他并不太情愿弟子和人们这么称呼他。师父他显密双修,并且对佛教中很多派别的教义与法门都有涉猎。”

        “他老人家喜欢到处云游,曾去过各个大陆的很多地方。据师父说,他在中央厚土大陆西边偏远的不毛之地,还见到过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等一些信奉世间有万能造物主的宗教。”

        “现在是末法时代,佛法衰微,有很多打着弘扬佛法旗号的假活佛、伪大师出来招摇撞骗,师父最反对这些佛里佛气的人。”

        “比如,你所说的活佛转世是一种系统,或者说制度,制度本身是很好的,但未必执行制度的人,都一定是很好的。

        “从严格的大乘的观点来看,不能说那些经过坐床和认证仪式的活佛就是更加真实可信的活佛,而那些未经认证的,例如示现为鸟儿、蝴蝶、狗或猎人的就不是活佛。事实上,情况更有可能是相反的。”

        “在历史上,有很多做出过非凡贡献的僧侣,他们不一定拥有高级的头衔。师父认为,当一个法座或者一种传承变得有影响力,事情就有可能变得浑浊、容易腐化。师父觉得,但凡一位高僧大德有点儿理智的话,他甚至不会声称自己是活佛。”

        “什么是密宗,小僧有些了解,不过既然咱们很快能见到师父,还是等他老人家来给你们解说吧。”

        一行人边走边聊,话题后来转到了即将举办的广济寺成立三千年庆典上。

        说到这个,晦岸的话明显多了起来:“这可是神域佛门里的一大盛事,届时将有很多寺院的人来观礼。唉,小僧这次被派来七霞寺吊唁,不知去参加庆典还会不会有我的份儿。”

        林弦惊忽然问道:“佛魔战事刚歇,要是各处的佛修都赶去观礼,难免力量空虚,会不会给魔修留下可乘之机?”

        晦岸说:“庆典上高僧云集,魔修是不敢去破坏的,而且出席活动的毕竟还是少数,我想长辈们也会考虑到你说的情况,做出相应的布置的。”

        “再有,我听说为了弥补大战造成的损失,神域佛门已经邀请了一批厚土大陆上的佛修高手前来华言助阵,我们的力量比以前更强了。”

        “你们知道吗?当中有一些是女菩萨,其中就包括有名的十二位师太,她们在出席庆典前,会在栖霞寺旁边的慈荫庵暂住。她们可都是玄珠境的强者,法号分别是定喜、慧喜、性喜、融喜、灵喜、净喜、释喜、心喜、暖喜、情喜、影喜、谛喜。”

        易流年调笑道:“晦岸啊,我怎么看你一提到师太们就很兴奋啊?”

        晦岸有些不好意思:“施主说笑了,只是跟随暖喜师太前来的一个女弟子,是小僧在厚土大陆未出家时的儿时旧友,小僧来这里后就再没见面,所以比较期待罢了。”

        易流年道:“原来如此,了解了解。邻家小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都遁入空门,仍念念不忘,可以可以。”

        “流年,休要胡言乱语。”华澜庭斥道:“我观晦岸小师父四大皆空,六根清净,岂是你这样五行缺五行的人能编排的。”

        “哈哈,五行缺五行,澜庭你好断语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你这是说我也与佛有缘吗?”

        一路上有陈履安坐镇,晦岸选的也是一条绕了路,但多在佛门领地的路线,他们连日穿山过水长途跋涉后安全抵达,见到了栖霞寺凌烟阁的树大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