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18章 磕死强敌


        舒轮台作为云轶奇的嫡传弟子,现在的修为比华澜庭还要高上一些,武技尤其精湛。

        此刻双方都是全力以赴,要速战速决。

        尽管在耗损元精后,黄奕又回到了脱胎境上,压过了舒轮台,然舒轮台一冲二顿三绕四扭五转八翻,招招出其不意,角度匪夷所思,重伤在身的黄奕被晃得跟不上舒轮台的步伐节奏。

        最后,舒轮台一试鹞子翻身,贴身一剑,穿透了黄奕的左膝。

        黄奕惨叫一声,如今他的四肢和脏腑都被重创,两处罩门之伤更令他的气息直落谷底,惨不堪言。

        老魔不肯服输,低首一个头槌,撞上了欲弃剑而走的舒轮台的胸口。

        舒轮台的胸骨骨裂,一路喷出一条血线飞出老远,落地后昏迷不醒。

        黄奕像也像一袋没有支撑的面口袋一样摔倒在地。

        两败俱伤。

        这一刻,除了奚如笺,其他人或昏或醒,地上已经没有了能够站着的人了。

        在大家紧张的注视下,黄奕蠕动了几下,没有死透,却是缓缓地艰难爬了起来,坐着喘息几下,不理众人,自顾自盘膝调息。

        到了此时此刻,双方比拼的就是恢复的速度了,谁先能起来动手,谁就是胜利的一方。

        这对华澜庭他们很不利。

        黄奕再怎么濒临油尽灯枯之境,玄功的底子也要比他们任何一人浑厚的多,他心知肚明眼前的形势,所以心无旁骛地打坐。

        不过几息时间,顾不得调息,黄奕又睁开了单眼。

        因为,小姑娘奚如笺,正缓步向他走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黄奕也是放开了,不再端着强者的架子,反而平静地笑了,嘶哑着声音说道:“怎么着,小丫头也要来掺和一腿?没问题啊,凭你刚刚筑基的能耐,老夫就算坐在这里让你打,口耳咽喉下面,你随便攻击,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黄奕这话半真半假,一半是吓唬,一半是真的不在乎。

        他再衰弱,玄珠境血肉筋骨的自然强度放在那里,还真不是奚如笺一元复始境修为的力道能够轻易解决的。

        奚如笺止步,拍了拍胸口,露出害怕的表情,随即站直,柔声说道:“嘴硬是吧,姑奶奶我还真有点儿含糊,不大敢上前。”

        “不过,我不行,它行!”

        “就问你,怕,是不怕?”

        话毕,奚如笺的肩上扛上了一根炮管,碗口粗细,银光灿然,这是风火伦为了让她有自保之力,特地量身定做的的灵力炮。

        奚如笺功力低微,这门灵力炮里加了少许铼矿粉,减少了后坐力,三发炮弹也是特制的,威力要超过其修为水平。

        奚如笺,要成为压死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黄奕色变,全身绷紧道:“你们,还有后手……”

        华澜庭用双手拄着地面才勉强坐了起来,气息萎靡不振,断断续续说道:“你,你师父没教过你吗?人在,人在江湖走,怎能不留一手。哼哼,你的,死期到了。”

        尝试挪动身体,未果,黄奕闭目不答,继续调息。

        为今之计,他只能硬接。

        奚如笺不再给他时间,激发出了第一炮。

        炮弹在黄奕胸口爆开,他的旧伤再度被撕开,引以为傲的胸骨出现断裂,血肉迸现。黄奕脸上肌肉扭作一团,咬紧牙关,不吭一声。

        奚如笺的第二炮又至。

        黄奕刚才是只凭肉身扛过了第一弹,而没有运气行功,这一次却发力,硬生生向旁平移了两寸,险险避过了炮击。

        奚如笺人小鬼大,最后的第三炮已经接踵轰击而来。

        连续激发,奚如笺承受不住强大的后座力,向后跌倒,也是爬不起身来了。

        众人都眼巴巴地以目光目送灵力弹划出光痕,打向黄奕。

        黄奕再没有了办法,同样只能眼睁睁看着炮弹撞在自己的小腹上。

        火光与血光化作一团,波浪四散。

        黄奕一头栽倒。

        大家安静了片刻,四仰八叉躺倒,终于可以欢呼出声。

        太难了,杀死一名玄珠境真是太不容易了!

        然而,只三五息过后,耳边又响起黄奕虚弱不堪的声音:“小子们,老夫,可还没死。”

        众人惊起,只见黄奕抬起一片血污的脸,颤抖着往嘴里喂了枚丹药,他想笑,却牵动伤势笑不出来,竟又缓缓坐了起来,一面化解丹药之力,一面说道:

        “年轻人,后手谁都有。谁能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

        “老夫,送你们四个字——吃亏是福!吃了亏才能得到经验,不过,这个宝贵的教训,今个儿要你们,用性命来换!”

        黄奕到现在还没死透,这枚丹药,就能让他很快再有行动之能!

        还清醒着的万象门弟子心中,一片冰凉。

        除了,华澜庭。

        华澜庭咳了一口血出来,抹抹嘴唇,和黄奕对视。

        缓过一口气后,华澜庭挤出一丝笑意,慢慢道:“真有你的,华某佩服。但是,我师父,还和我说过,人在江湖走,怎能,只留一手。”

        “笑到最后,笑得最好,受教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

        “那四个字,原数奉还。我再,额外回赠附送四个字,正好凑成一幅楹联。”

        “祝您老人家:吃亏,是福!福如,东海!”

        “来人啊,恭送黄长老,一命,归西!”

        一声来人,真就在他身边,出现了一人。

        观其相貌,正是如假包换的,岳光寒!

        那次岳光寒藏身在空天青烟玉中,帮助华澜庭逃过陆庚的追击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因为玉里面的灵气太浓郁了,特别适于修炼。

        这次出行,两人在和云轶奇商量后,岳光寒就再次进去,被华澜庭作为最后一张底牌,此事只有他们三人知道。要不是目前除了变色龙蜥只能再存身一人的话,华澜庭都想多带几个。

        底牌派上了用场。

        岳光寒现身后,在原地蹦跶了几下,为防夜长梦多,他举手向天,随后落下指向黄奕,施咒做法。

        岳光寒入门后,大穿送术有门中长老去琢磨,他自己在修炼之余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练习这“大诅咒术”。

        如果黄奕完好,只有二龙出水境的岳光寒的大诅咒术对他不会有什么作用,但他现在已经处在苟延残喘、靠丹药吊命的状态,岳光寒此时发出来的效果就是:

        言出法随!

        “四值功曹,五方揭谛,吾行禹步,听吾号令。”

        “魔修黄奕,气血攻心,逆血入脑,一命呜呼,魂飞魄散。急急如律令!”

        “老贼,好走,不送!”

        黄奕受到诅咒后,外表看不出来,体内已如一团乱麻,烂泥般软倒。

        他这次运道不利,好端端一位玄珠境大能,就此陨落在马首山下。

        岳光寒上去探看,确认黄奕确实归西。

        万象门一十三人,加上万谢夫妇,此战历经一波七八折的艰险,死磕大能,终是磕死了强敌,也为岭南双剑报了仇。

        危机解除,岳光寒一一把大家扶到一起,让众人休息疗伤,然后问华澜庭:“师兄,现在做什么?”

        没了黄奕的阻拦,华澜庭冲天发出一道定位求救的烟花信号后,说道:“你去收拢一下万谢两夫妇的遗物,等我们回仙洲的时候,先转道岭南好好安葬,再找到两人的侄子带回门中。”

        “那黄奕呢?”

        “唉,能修到玄珠境之人,都是天纵奇才,值得尊重。黄奕也算魔修中的枭雄,挖坑埋了吧,不能让他曝尸荒野。”

        没过多久,慕家和云轶奇等击溃了魔修赶到。

        看到现场,问清了情况,大家听得是惊心不已。

        短短时间,两位魔修大能丧生,好在众人皆都平安。

        经此一役,魔修估计暂时不会派出更强的阵容来抢夺铼矿石,在收拾一番,商量过后,万象门一行仍要去往栖霞寺,慕家则继续向目的地前行。

        云轶奇已经设法通知了在海苔岛上的陈履安,陈长老不日将赶过来和他们会合,有了他,他们的安全就有了更大的保障。

        神域内,佛魔两家长期对抗,战事频发,两方的地盘犬牙交错,还有很多块位于对方控制区域的飞地,传送阵也时好时坏且不安全,怎么走都可能遇到危险,加上其他货物亦是量大贵重,所以慕家这次才没有派强者单独护送矿石。

        分开时,慕家拨出了几辆大车供万象门的人乘坐。

        黄奕开始没把万象门的人看在眼里,后来想着要猫捉老鼠玩弄折磨大家,所以其中一罄和风火伦的伤势较重,但也没有性命之忧,而华澜庭等弟子们个个筋断骨折,但多是灵力枯竭和皮肉筋骨之伤,需要一段时间调养,好在都没有不可治愈会留下隐患的内伤。

        没有了向导,大家一路打听着,这一日,他们来到了栖霞寺的所在山峰。

        走过蜿蜒曲折的大段山路后,到了半山山门之下,众人相互搀扶着拾阶而上。

        他们在进山后没有看到什么人迹,向上看,寺门外也空无一人,显得有些冷落凋零,不像是间僧侣众多、香火旺盛的寺庙。

        待爬到山门之前,只见寺门上方挂着一匾,上书四个大字:

        七霞古寺。

        这是,什么情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