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14章 窃字天机


        毫不迟疑,风火伦和一罄挺身上前,护住身后的华澜庭等人。

        林弦惊等七人迅速结成真武玄元阵,华澜庭单独顶在阵前,舒轮台保护着奚如笺落在最后。

        风火伦和一罄在心底都是一沉,对方竟还有第十个玄珠境暗藏,这下可麻烦大了。

        六十代弟们子进步神速,像华澜庭的修为已经直追他们这些师长,风火伦等人自然也没有闲着,他和一罄都已经到了温养境造极期,但卡在这个关口上许久不得突破。

        风火伦能模糊感受到面前这个黑影魔修刚过玄珠境升堂期,可是以全部十二人的身手,对抗对方比蚍蜉撼树也强不了多少,就是要从其手下逃生,也是难比登天。

        风火伦只得暗中传音华澜庭,让华澜庭在他和一罄竭尽全力争取挡住对方一时半刻的时候,找机会发动大穿送术,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案了。

        华澜庭还没有下决心有所动作,那黑影似提前感知一般,转过了身形。

        借着清冷依稀的月光,众人看清了对方的面目,都是微微讶然。

        黑影的全身罩在一个宽大的斗篷之内,斗篷上的帽子虽遮住了两边,大家还是能看到此人老态龙钟,脸上眇了一目,所剩一只独眼精光湛然,脸的一侧缺了一耳,盘坐在岩石上的两腿一腿长一腿短,居然是个跛子。

        转身的同时,一股沛然的气息水银泻地般柔和却快速地漫延过来,束缚住了众人。

        大家如重物及身,就要挣扎着开始动手。

        老人的嘴角抽动一下,像是要对着大家微笑,并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摆了摆:“慢来。”

        声音瓮瓮,不见他的嘴唇翕动,声音是从腹部发出来的,腹语?这人还是个哑巴?

        “知道你们不甘心,不会束手就擒,老夫会给你们机会的,不过动手之前,不如陪我聊几句。长夜漫漫,不急在一时,说不定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呢?”

        对方不急,他们当然更不会急着以鸡蛋碰石头。

        风火伦不爱与外人交谈,一罄是个女流,华澜庭努力上前半步,虚抱一拳:“有话请讲,观您是魔修,暗夜阻路,不知意欲何为?”

        老人收了些气势回去,以腹语发音说道:“老夫,罡魔宗长老简朴寨,你们可曾听说过。你们,来自何门何派?”

        云轶奇在路上给大家补过课,所以他们一听就记了起来。

        这老者可不是普通的魔修长老,在华言神域里大大有名,精擅天机预测之术。

        简朴寨术出奇门,放眼几块大陆的天机领域,都是名声显赫之人。

        简朴寨所在的天机门派名唤“窃字天机门”,风格特点独树一帜。

        其一,从窃天机的名字就可以想见其预测之术的高妙,事实上也正是如此。神域魔修的天机术士从整体上说不多也不强,不夸张地讲,几乎全靠简朴寨一人在独撑。

        在历次佛魔大战和与佛门预测神通的斗法中,简朴寨可谓殚精竭虑功不可没。如果没有他,佛门的势力应该是比现在更为昌盛才是。

        其二,窃字天机门的窃天机之术和主流的预测术有别,一个窃字道尽其精义——重在“偷取”天机以改变未来,并能以“偷盗”出的内容影响未来。

        此术异常诡秘。同时,大概是因为前文书所说的术法道功、窃运天机、为天所恶、习者有碍之故,施用者所受的反噬既重且多,这也是为什么承担任务繁重、出手频次过高的简朴寨如今落得这般模样的根由,如眇目、缺耳、跛脚、苍老等等,这是受到了“五弊三缺”中的残之损害。

        事分两面,从另外的角度来说,窃字天机门也因此由历代传人发展出了很多躲避天谴、减轻反噬的道法技巧,在这方面的成就和积累无出其右。

        其三,窃字天机门的传承规矩极为特殊。

        首先是一脉单传,不是说弟子只能有一人,而是传承主要绝学和门派衣钵的只能是一个人。

        其次,传承之法怪异无比,不论是修炼之法还是天机秘术,师父只要是教会给了弟子,自己就会失去相应的功力,并忘却这门功法的内容,这会给门派延续造成不少的困扰。

        综上,窃字天机门能绵延至今也是个奇迹了。

        大家在脑海中闪过这些信息。

        此时人在矮檐下,拖得一刻是一刻,华澜庭沉声作答:“原来是简老前辈,失敬失敬。我们是殊玄仙洲自在万象门的弟子,看来您是专门在此等候吾等,敢问有什么指教?”

        简朴寨扫视一圈,慢慢说道:“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此谓风、林、火、山。”

        “你们之中,可有名姓和这几个字相同或谐音之人?”

        众人不解其意,符合要求的,那就只有风清隽和林弦惊了。

        华澜庭告诉了简朴寨。

        简朴寨看了眼风清隽,摇摇头:“不是她,对应风字的另有其人,这林弦惊么……”

        一厢说着,简朴寨的独眼中精芒一闪,盯向林弦惊。

        林弦惊如受到实质性的攻击,距离过近,他本能地以大衍天机诀抵挡。两人之间无物,大家却能在无声中感到金戈铁马般的杀伐征战、金铁交鸣之意念。

        林弦惊不敌,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向后退去。

        旁边的华澜庭一把扶住他,紫微星斗观天诀瞬间激发,一种他在这几年里结合紫微斗数自行领悟出的“杀破狼”天机星战术破体而出,第一次现世,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就会自然而然用了出来。

        简朴寨的身子轻轻一震,收了天机术的攻击,先是望向林弦惊:“不错,就是你,占了个林字。”

        然后转向华澜庭,沉吟半晌不语,忽然笑了,喃喃道:“佛家讲方外之人,道家说化外之身。原来如此,竟然这般。好一个造化之力,好好好……”

        华澜庭在目光中露出不解询问之意。

        简朴寨摇摇头又点点头:“罢了,此天机非老夫可以泄露,以后自见分晓,此际不必再问。”

        言罢,他继续问道:“你们认识的天机年轻后辈之中,可还有符合火山两字的?”

        林弦惊寻思一番,在见识了简朴寨的天机修为后,他老实答道:“晚辈同门中有一女,预测之学不在我之下,名为霍徽晓,霍字通火字。”

        “另外,我曾遇一人,是殊玄仙洲西部台山宗道子,精通茅山道术和家传茅台瑜伽术,闲谈他时曾说亦有预测之功,此人名为单天冲,单通山,或许……”

        简朴寨点点头:“你既如此说,当是不错。其实,风林火山不一定是指四个人,沾边的也许都有因缘。”

        “什么因缘?”林弦惊追问。

        简朴寨应道:“这事儿说说倒也无妨,反正还早。据老夫推断,这几片大陆将来终有一天会经历劫火,历劫并有战火。有劫难,就会有应劫之人和化劫之人。”

        说到这里,简朴寨又瞟了眼华澜庭,继续言道:“在我天机领域,化劫之人,没准儿就落在与风林火山四字相关的后起之秀上了。我们这一代,已经老了,赶不上也化不了。”

        大家正听得入神,简朴寨却戛然而止:“老夫时间不多了,挑明了吧,此番我主动前来,不是要为难你等,而是要在确认后,对你们另有所求。”

        这可是峰回路转,华澜庭和林弦惊同时问道:“前辈究竟有何事?”

        简朴寨长出一口气道:“老夫有一嫡传弟子,就是那风字之人,名为邵枫,你们应该照过面了吧。我算得他近日有难,需由与风林火山相关之人化解。”

        原来大魔子邵枫,他是简朴寨的传人,他果然是有难。

        林弦惊问:“要如何帮助化解?”

        “这等细碎的事情,如今不必且我已无力尽算。”顿了一顿后,简朴寨又道:“另外,林弦惊,这片玉简老夫要拜托你在日后交给邵枫,让他好自为之,就说老夫说的,要他和风林火山后三字之人多亲多近。”

        “玉简里,是我窃字天机门最为重要的三种术法秘要和老夫的心得体会。以后,就由他接掌门派了。”

        简朴寨说着扔出了一枚玉简,林弦惊抬手接过,疑道:“前辈为什么不亲自解救邵枫?这些门派秘要,也该由您交给他啊?我道门和魔修,即便不在任何时候都是敌人,也算不上朋友,怎么会交我等办理这样重要的事情?”

        简朴寨呵呵两声道:“天机术士,岂非常人。风林火山,异脉同源。老夫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相信老夫所托,必是信人,哪有那么多忌讳和说道儿。随心之意,任性行事,方显魔修风范。”

        “再说了,毕竟彼此门道不同,你学之无用,而且还有坏处。”

        “我辈魔修,在世人眼中皆是恶人。其实世人皆蝼蚁,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间如熔炉,值得不值得,万事皆如此。”

        “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

        “老夫生于魔长于魔,魔修有些做法,我亦看之不惯。虽如同一只啄木鸟,似乎在永不停歇地为大树的枝干捉虫治疗,终是无法改变根系,治标难以治本。”

        “一切都是,时也,命也。天机可窃,天道,不可欺。”

        “你,到底愿不愿意接受老夫所托?”

        听了简朴寨不明所以的话语,感受其中似有似无的悲凉之意,林弦惊下意识地点头答应。

        简朴寨笑笑:“既然帮忙,以老夫为人,岂会不有所馈赠。这片玉简里,是我门中抵抗消减天机反噬之法的汇总,会于你有用。”

        再给出一片玉简,简朴寨仰天环顾四周一圈,自顾自道:“你等还有一劫,直面威胁,勇往直前即可。”

        盘坐得更加舒服后,简朴寨整了整斗篷,颔首低语:“余事已了。老夫累了,很累。我们就此再见吧,再也,不见……”

        声音逐渐低沉,直至埋首胸前。

        等华澜庭他们再仔细感受,简朴寨已然,生机断绝,闭目而逝!

        怎么会这样?!

        林弦惊欲上前再行查看,就见简朴寨的身子寸寸虚化,骨肉扑簌簌落在岩石之上,磐石随之化作一地齑粉,被风一吹,四散飘落。

        众人经此奇遇奇景,不由面面相觑,怅然呆立。

        一代天机宗师,就此消散风化,不留,痕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