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08章 岭南双煞


        因为突发的巨鲸王的攻岛事件,前往华言神域的传送阵一度关闭,海苔岛是只许进不许出,现在最大嫌疑人邵枫被抓获,传送阵才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重新开放,但是由于已经聚集起了很多要离岛的人,华澜庭他们一直排队等到了傍晚方成行。

        出了华言神域的传送阵,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

        这里除了更热,景致和海苔岛并无大的不同,另外就是空气中灵气的浓度和纯度确实不如殊玄仙洲,这也是去过其他几块大陆的万象门弟子的共同感受。

        到了华言神域,形势就不像海苔岛上那么相对平静了,佛门和魔修三方之间的争斗时有发生,各种规模的冲突不断,据说他们来之前就刚刚发生过一次上万人规模的战争。

        为了保证人员的出入和物资的进出,传送阵周围的一大片区域被划定为安全区,四方都约定俗成地不对这里进行攻击。

        按说大战过后应该有一段时间的平静期,但万象门诸人看到的却是人来车往十分繁忙的景象,问过之后,原来各方都会借此机会采购补充物资给养,所以安全区内此时反而是最为热闹的时候。

        距离寺庙庆典还有些日子,他们打算先去栖霞寺找树大师解决猫妖的问题,易流年一出传送门就已经向守卫打听了栖霞寺的位置,但他们在华言神域人生地不熟,大家决定找个当地的向导带路前往。

        这时天色已晚,众人在专供临时歇脚的区域租了房间住下,云轶奇几个长辈一如既往地把日常琐事交由华澜庭他们处理,安顿好后,华澜庭一行就出来扫听情况。

        询问过一番后,他们被告知要找向导就要到佣兵接待区去。

        华言神域战事频发,佣兵是催生出来的一个产物。

        为了增强实力和减少自身的损失,各方都会雇佣外来散修,担负侦察、渗透、扰乱等任务,以及参与地盘的攻防争夺战。

        虽然当佣兵的风险很大,死亡率很高,但由于报酬丰厚,所有战利品归己,同时还能在实战中磨练武技提升修为,其他大陆上始终有大量的散修不断来到这里,渐渐成为了一个冒险者的“乐园”。

        这些佣兵什么样的人都有,修为也参差不齐,但那些能够经过战火洗礼幸存下来的骨干,往往都是战力强悍、经验丰富之辈。

        搞清了情况,华澜庭他们来到了另一侧的佣兵接待区。

        佣兵接待区是个木头搭建起来的简易大厅,面积不小,里面杂乱地摆放着很多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或多或少招揽生意的佣兵,桌子旁边立着该佣兵组织的战旗,人数少的只是三五个人的佣兵小队,大的是会有数百人规模的佣兵团。

        这些佣兵有些会专为某一方服务,大部分都是价钱合适的话,谁给钱给谁卖命,交易的报酬一般是灵石,也可以是武器武技法宝功法等修炼资源。

        佣兵们过得是刀头上舔血的生活,接受任务后的危险性和压力极大,精神紧张,平常闲的时候都是聚在一起吆五喝六,通过喝酒、赌博等方式放松,所以接待大厅里是乌烟瘴气。

        大厅里并没有人满为患,这里的佣兵主要是为进入华言神域的物资运输提供押运保镖服务,如今正是忙碌的时期,已经有一些团队接了任务离开了。

        华澜庭他们一进去,马上有几批人呼啦啦围上来,等听说是要找向导,就都兴趣缺缺地散开了,带路的风险差不多但报酬不高,属于冷门的生意。

        万象门弟子接连问了几家都没有人愿意去,只好继续向里面走去,把注意力放在了寻找人数少的佣兵小队或个体散修上。

        他们不再关注佣兵团,但佣兵们多是粗豪汉子,见万象门弟子都很年轻,里面还有风清隽等几名美貌姑娘,有人嘴里开始不干不净地调笑着。

        知道佣兵的素质普遍不高,大家也没有太在意,这时华澜庭和林弦惊注意到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坐着两个人,他两个对视一眼,都觉得可以上前攀谈一下。

        这两人是上了岁数的一男一女。

        男的一头白发,长得一副愁眉苦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正盘坐闭眼吸着一种造型奇特的水烟。

        这种水烟他们从没有见过,烟壶细嘴圆肚,有半人多高,大烟壶周身的装饰物充满了异域风情,壶嘴上的托盘里有木炭和锡纸在烧着烟膏,壶肚里白雾缭绕,有管子伸出,管子的一头是供人抽吸的烟嘴。

        女的也在闭目打坐,头发灰白参半,脸上皱纹不少,但能看出来年轻时必是个美人,神态安详和善。

        两人的身前地上,各放着一把带鞘的宝剑。

        之所以看上这对像是夫妇的老者,一是两人独坐,在壮年汉子居多的佣兵中显得鹤立鸡群,应该是没有组队的散修,二是其他佣兵距离二人都有些距离,似乎是不敢靠近打扰的样子,那这两人的实力应该不俗。

        华澜庭和林弦惊正要走上前去搭讪,旁边却有一个坐在桌子后的不开眼的胆大佣兵冲着宋霏霏吹起了口哨,说道:“小姑娘,找帮手啊,看哥哥我怎么样?我们暴熊佣兵团个个如狼似虎,服务到位,三陪三包,比你身边那些雏儿可强多了,过来一起聊聊呗。”

        林弦惊自从宋霏霏在太初魔原受伤后,对她的态度依旧是不温不火,但其实心里却对宋霏霏的安危特别在意,听到佣兵调戏的话语,马上就怒了,冲上去道:“你嘴里放干净点儿,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大嘴巴扇你!”

        那佣兵晚间多喝了两杯,不然一般不会对不摸底细的客人出言不逊,他酒虫上脑就和林弦惊吵了起来,他身边的同伴欺负众人年少,纷纷围了过来,半是起哄半是帮忙,眼见两边就要打起来。

        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忽听传来一声呼喝:“王七,欺负小孩子是吗!”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打坐的老妇人,她的音量不大,声音却如同在众人耳畔响起一般,震得耳朵嗡嗡作响。

        那名叫王七的汉子一下子清醒过来,变了脸色,连忙转身,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赔笑道:“我今儿多灌了几杯黄汤,糊涂了,忘了三娘您今天在,小的下次不敢了。”

        说完又向林弦惊等人连连作揖打拱:“几位,恕罪恕罪,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王七在此赔礼了。”

        见他道歉,林弦惊也就不为己甚,抱拳对老妇人道:“多谢大娘解围,我等正好要找人带路去往太姥山栖霞寺,不知您老愿不愿意接下这趟活儿?”

        那王七的酒意已经被吓醒了,在旁边接口道:“小兄弟,我看你们是初来乍到吧,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万三爷和谢三娘你也敢请来当向导?那可是多少大商家的车队请也请不到的主儿。而且此去太姥山,一路上可是佛门和魔修几家势力犬牙交错、盘根错节的地界儿,我们暴熊佣兵团都轻易不肯去的。再退一步讲,就算两位老人家愿意,你也出不起价钱啊。”

        听他话音儿,这两位老者在这里的名声很大。

        老妇人谢三娘先是叹了口气,后又笑道:“也罢,看你们的年纪和我那孩儿相仿,我们夫妇可以陪你们走一趟。不过神域里这一行的规矩不能破,费用着实不菲,你们可承受的了?”

        林弦惊问了价格,的确极高,和护送一支小型货物车队的费用差不多。

        他和华澜庭商量了两句,既然此行风险较大,虽然有云轶奇和猫妖等人在一起,能省事就省事,少些麻烦也好,权当向导加保镖一起请了,于是点头答应下来。

        付过了一半定金,谢三娘让他们明天早饭后来大厅门口相会。

        大家用过了晚饭,在睡前聚在一起闲坐,这时被派出去打探谢三娘夫妇虚实的易流年回来了。

        这两位果然是响当当的人物。

        万三爷大名万醍醐,谢三娘闺名谢素夙,两人原是殊玄仙洲南部岭南一带的修真剑客,万醍醐的剑和剑法取名“剑可剑”,谢素夙的剑和剑法名为“非常剑”,修为都在脱胎境造极期附近,因为术法高强、剑法精绝,人送外号“岭南双剑”。

        两人原本双宿双飞,叱咤一方,并在老年得一独子,极为疼爱,不想有一段时间夫妇俩闭关精修一套双剑合璧的剑法,他们的儿子没人管束后交友不慎,听信损友之言来了华言神域闯荡,结果死在了一场魔修三派的混战之中。

        万谢夫妇得信后是一夜白头,两人星夜赶赴神域为子报仇。

        他们的独子是死在混战之中,具体是谁下的手都说不清,夫妇俩于是大开杀戒,以大成的双修合璧剑法一一杀尽了所有在那场战斗中幸存的魔修。

        两人老来丧子,悲恸无比,生无所恋,杀光幸存魔修后仍不能解恨释怀,就留在了华言神域,专找魔修三派的麻烦。

        夫妇二人双剑合璧后的威力奇大,就算对上玄珠境大能也能全身而退,死在“剑可剑”和“非常剑”之下的魔修不计其数,岭南双剑就此被魔修称为“岭南双煞”。

        等魔修三派急了眼,意欲出动多位玄珠境大能围杀,甚至连瑶池境名宿都要出手,偏生两人潜行经验老到,踪迹神出鬼没,也不在意名声,每次闻风察觉后就会主动避开,或是逃到佛门领地深处暂避一时,待风声一过又会出来,有时是联手明打暗杀魔修,有时会作为佣兵接受雇主的特定任务,总之是要和魔修斗个没完没了,不死不休。

        这次华澜庭他们正巧遇到两人在此休整,谢三娘对带路的事情本不会有兴趣,偏偏华澜庭、林弦惊这些年轻弟子让她想起了自己惨死的爱子,如果尚在人世的话也是这般年纪,这才在感怀伤心之下答应充当一回向导。

        当夜无话,转过天来,万象门众人和万谢夫妇一同上路。

        然而,谁都始料不及的是,去往太姥山的这一程,却是腥风血雨的一次艰难历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