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07章 大中小傻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才注意到后来的一批人中领头的几个是谁,竟然是佛门河上大师、万泉师太和罡魔宗长老高雄、体魔宗宿老吉隆和鬼魔宗客卿林风致五位大能联袂而至。

        罡魔宗是华言神域修炼罡气一道魔修的通称,内部派系过百、管理松散,丹魔门是其中最大的一支,高雄却不属于丹魔门。

        作为丹魔门大魔子的邵枫心里虽然不爽,但面子还是要给,于是沉声说道:“高长老,你这是何意?”

        高雄先斜了眼林风致,转头对邵枫说:“邵枫,我且问你,今天一大清早你在哪里,做了些什么?”

        邵枫不明其意,道:“我在海边修炼,怎么了?”

        高雄又问:“可有人证明?”

        邵枫答:“本魔子修炼素来不喜有人在旁观看,没有让人陪同,到底何事?”

        高雄说:“鬼魔宗找到了一个人,是名佛修,他说是你杀了巨鲸王的子嗣。”

        一语既出,众人和邵枫都是一惊,邵枫怒道:“血口喷人!胡说八道!是谁?是这个家伙吗?”他指向站在林风致身边的一个和尚。

        这个和尚神态萎靡,了然大师等人和万象门诸人都认出来此人居然是和形意和尚一起失踪的形意的徒弟。

        林风致开口道:“此人叫永空,是我鬼魔宗在搜寻时发现的。当时人已经昏迷,救醒后据他讲,他和他师父形意今晨在海边弘法,见到你在修炼时杀了几个路过的平民百姓,就上前和你理论,你一怒之下把他师徒二人打入海里,他侥幸生还后爬到岸上,亲眼目睹了你和巨鲸王子嗣起了冲突,并杀了对方。”

        邵枫听罢暴跳如雷,上前几步道:“本魔子练功时岂容他人窥伺,当时是随手杀了几人,但这永空师徒我根本不曾见过!佛门和我们对立,你们怎么会听信他的话?这是污蔑!”

        高雄说道:“我们当然不会轻信。但一来永空言之凿凿,而且巨鲸王给出的正是一光头男子和其子嗣打斗致死的画面,二来我们五人各自都以秘法进行了搜魂,永空被你所伤神智混乱,但他的记忆片段确实和那幅画面一致。”

        “阿弥陀佛”,河上大师也插言道,“出家人不打妄语,老衲这里说句公道话。”

        “永空脑海中的画面是一致,不过当时雾气太大,光头男子的面目和衣着都是不清,我已查过形意师徒早上失踪,而且形意和大魔子的样貌有相似之处,所以两个人都有嫌疑,只是那人的穿着不是僧衣,故而大魔子的嫌疑要大一些。”

        邵枫怒道:“岂有此理!关我屁事!我是在你们查的那片海滩修炼,但光头就一定是本魔子吗?记忆难道不能被篡改吗?”

        高雄喝到:“我们五位九阶都搜过其魂,你是在质疑我们吗?你没有人证,所以被怀疑,这不是正在调查吗?并不是定论,你要想办法洗清自己的嫌疑,免得给我罡魔宗抹黑,替他人背锅。”

        邵枫闻言猛一转头,盯向永空,右眼之中,精光一闪而逝。

        浑浑噩噩的永空大叫一声。

        邵枫的这只眼睛对外宣称叫丹精魔瞳,有看破幻境之效,其实只是掩人耳目,实为异宝“六晓灵瞳”,功效非凡,练到极致,不次于佛门顶尖大能的天眼通、天耳通、神境通、宿命通、他心通、漏尽通这六大神通。

        邵枫当然还距之甚远,但也可以探察永空脑域中记忆画面的虚实。

        他和永空离得很近,瞳光瞬息即至,然而不等他得到结果,永空身旁的鬼娘子林风致已经一把拉过永空,并以法力切断了瞳光。

        与此同时,永空继续惨叫,面容扭曲,浑身抽搐痉挛,随即软瘫,倒地而亡。

        林风致喝到:“邵枫!你,做贼心虚,竟敢杀人灭口!”

        邵枫惊怒交加,叫了句:“我没有!”

        他只是探察,根本没有动用瞳术杀人,这是怎么回事?

        永空当着大家的面死去,岂不是坐实了他的罪名,让他百口莫辩。

        高雄道:“邵枫,你好大的胆子!这不是不打自招吗?不要怪老夫将你拿下了。”

        邵枫被高雄制住,口中竭力辩白。

        五位大能商量了几句,此事看来是水落石出,巨鲸王要二十天后睡醒才会来要结果,尽管邵枫不服,这期间尽可审问清楚,排除所有疑点。

        众人散去。

        回到寺里,华澜庭问林弦惊:“这邵枫看着不傻啊,怎么会做出当面杀人灭口的事情?”

        林弦惊也说:“说的是呢,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邵枫的行为确实不符合常理。”

        “据我所知,魔修和罡魔宗的内部并不和睦,不知道那高雄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还是在就事论事,我总觉得他的话有提醒邵枫使用瞳术的暗示在内。”

        “我看几位大能也未必没有心存疑虑,你像万泉师太就很公正,本来魔修惹了祸,佛门该乐见其成才是,她却极力主张审问清楚,继续调查。”

        “我请太昊观查找形意师徒下落的时候,顺便让他们也查查巨鲸王子嗣紫衣青年的行踪,结果显示他是一早从体魔宗管辖的地方出来,在经过鬼魔宗的地盘时就消失了,再无人见过,然后直接出现在了很远处的事发地点,很奇怪。此事我已经禀告了陈长老。”

        易流年说:“反正和咱们没什么关系,你俩要是有兴趣,为什么不用天机术或紫微斗数算一算?”

        华澜庭道:“算命哪能都算准,另外这事牵扯太大,以我和弦惊的修为与能力,恐怕力有不逮。”

        易流年顺嘴问:“你们俩这么会算,到底我们的命是不是既定的,我一直很迷惑。”

        林弦惊道:“说法不一,讲不清。”

        易流年说:“嗯。有人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命由我不由天;有人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还有什么说法?”

        林弦惊想了想说:“命运就是命加上运,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

        “人有创造性,所以认命的同时是可以造命的,但人的创造性有大小。”

        “人有自主性,所以人各有志,人各有命,自主性有强弱。”

        “人还有局限性,我们能改变的东西是很有限制的,有多有少。”

        “总的来说,命运的一部分是可控的,另一部分是控制不了的,叫做无可奈何。”

        “先天的命可说是既定的,决定了你的成就与格局,决定了人生的规格和范围,后天的命是可以自造的,先天规划和后天行动配合好了,能够达到上限,但也极难突破,配合不好,只能认命。”

        “是服从先天,还是注重后天,这是每个人意志的不同选择。”

        “不努力,你不知道你的命是什么,努力了半天,也不过是知道了自己的命是什么。人的一生,就是在证明你的命是什么。”

        “努力过,问心无愧就好。”

        “孔圣也想治理国家,最后证明他的命是要给人做万世师表的,而不是给鲁国做治世能臣。”

        “人的价值在于造命那一部分,但不要勉强。在我看来,做正当的且你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最好的选择。”

        华澜庭接着说道:“从技术层面讲,命盘并不等于现实。”

        “同佛家一样,命盘讲因缘和合。命盘是占比很大的因缘组成部分,但还有很多不由命盘决定的因缘。”

        “有的因缘轻和虚一些,有的更实更重。”

        “我们的命盘和现实中的信息结合,才是人生。什么信息?你的名字、你的家庭、你出生的时代和出身的环境,加上风水,以及和其他组织与个人形成的共运,你在岔路时的选择等等,都会导致因缘的加强或削弱。”

        “命盘信息虽不够精确,但对应到具体人事上时,会变得唯一。”

        “命运如同一块蛋糕,同盘的人分不同的部分,只看蛋糕不容易说准,但对应具体人事,你是哪一部分,你取的哪一部分,如果水平和技术足够高,是可以断定的。”

        “其他一些,有作用。比如说读书,问题是读书读出了什么,掌握知识是一方面,读书其实要理解为明理为好,死读书不明理,作用就不大。”

        “佛家讲因果,有一种很有意思的说法,命运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但是时间长了人们忘记了,就把它称之为不可知不可控的因素在冥冥之中决定了我们的命运。”

        “换句话说,人们创造了天道,然后记性不好,又把创造我们这件事归功于天道。”

        易流年似懂非懂:“我最近一直在读书明理啊?”

        华澜庭:“最近在看什么书?”

        易流年:“老子”。

        华澜庭:“对庄子有什么理解?”

        易流年:“不太理解。”

        华澜庭:“不看庄子而看老子,无有是处。”

        易流年:“请讲讲庄子。”

        华澜庭:“庄子之道,至大。然而要点有三境界,一曰观鱼,二曰梦蝶,三曰鲲鹏。”

        “观鱼者,己不知彼,彼不知己。彼己有别,只知不知。此为小傻哔境界。”

        “梦蝶者,彼可为己,己可为彼,彼己一梦,梦而有知。是为中傻哔境界。”

        “鲲鹏者,彼本为己,己本为彼,万物一体,以息相吹。则为大傻哔境界。”

        “懂了吗?”

        易流年:“不懂。以息相吹?吹牛吗?怪不得前些天去理发洗剪吹,洗剪收我一块,吹收我二十……”

        华澜庭:“为何不懂?”

        易流年:“我是小傻哔,所以不懂。”

        华澜庭:“以后要努力。做傻哔,就一定要做大的。”

        易流年:“一定要做傻哔吗?”

        华澜庭:“唉,人啊,全都是傻哔,大小见高低!”

        易流年:“……”

        第二天,陈履安暂时留在了海苔岛上,他安排华澜庭等其他人先行经传送阵,前往南方华言神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