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05章 曼陀罗叶


        慕倥偬领着风火伦、猫妖三个去了太昊观在海苔岛上的分道观寻求帮助。

        华澜庭和林弦惊他们与一罄一道,去了形意和尚在法华寺的住处查看。

        而陈履安、云轶奇陪同了然大师要去面见佛门在岛上的话事人河上大师说明情况、商量对策。

        单说华澜庭这一头,在法华寺知客僧班首的引领下来到了形意暂居的禅房。

        禅房不大,摆设极为简朴,除了一床一桌一蒲团外,别无长物。

        静室一览无余,并无异状,唯一引起大家注意的,是木桌上一张薄薄的纸笺。

        纸笺为淡黄色半透明的两张,中间夹着一片枯黄的叶子,叶大,底部椭圆,顶端渐尖,边缘有不规则的波状浅裂,主脉两边各有五条清晰的侧脉。

        林弦惊问道:“请问班首,这是什么叶子?”

        班首回道:“此为曼陀罗树的树叶。”

        “形意师父生性朴素,并无其他财产随身,平时只喜好曼陀罗花叶,云游到哪里都带着这片枯叶。”

        睹物思人,知客僧已经知道了形意和尚失踪,念了句佛号,继续说道:“我想这也可能和他老人家修炼的功夫有关。”

        “形意师父的佛学修为深湛,但武学修为不算太高,当在明心期,也就是相当于道门的炼己境上,而且他老人家不愿与人争斗,练的主要是防身守御的法门,叫做‘曼陀罗壁‘’。

        “这门功夫有什么独特之处?”华澜庭问。

        知客僧班首说:“只是坚韧,层层加固,循环往复,只要体内灵气不绝,就能一直发挥作用,同阶或只强上一些的对手,一般是很难攻破的。”

        “可有什么弱点?”林弦惊问。

        “这倒不知,修为高的自然能够以力破之,或者耗光使用者的内力。”

        易流年又问道:“曼陀罗似乎是佛教术语,有什么讲究吗?”

        “曼陀罗是梵文译语,在梵文里大概是坛场的意思,以轮圆具足或聚集为本意,指一切圣贤、一切功德的聚集之处。”

        “佛门中的曼陀罗图形,是日常修习秘法时的心中宇宙图,以圆形或正方形为主,相当对称,含有万象森列,圆融有序的意味,用以表达宇宙真实万象、融通内摄的禅圆之境。”

        出了禅室,在回去的路上,医道广博的一罄对大家说道:“曼陀罗有毒。”

        众人闻听吓了一跳。

        一罄又道:“我不是说这片叶子,此叶即便有毒,枯萎这么久也无害了。”

        “殊玄仙洲里少见曼陀罗,但在西方等地有不少。我只是在典籍中看过,而且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同一种植物,有可能只是翻译成文字同音而已,有曼陀罗、曼荼罗、曼达拉多种名称。”

        “书上讲,这曼陀罗俗称毒参茄,是花中极品,高贵典雅而神秘,夜开昼合,花香清淡幽雅,花朵清丽,叶子妖娆,有剧毒,无解,也称情花,闻多了会让人产生幻觉。”

        “传说中,此花受过诅咒,每一株里都住有一位精灵,可以帮人实现愿望。交换的条件是人类的鲜血,只要用自己的鲜血浇灌,在它开花的时候,花中的精灵就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代表热烈而致命的感觉。”

        “曼陀罗全株有毒,以果实,特别是种子的毒性最大,嫩叶次之,干叶的毒性最小,毒素具有麻醉和迷幻效果,严重者会晕睡、抽搐、痉挛,直至死亡。”

        易流年道:“师姑你别吓我,难道说形意和尚是被下毒了?”

        一罄摇头:“我只是刚好想起来了,这么一说。一是这片叶子肯定无毒,二是两者不一定是同一种树木植物,三是据说西方有大曼荼罗,三昧耶曼荼罗,法曼荼罗,羯磨曼荼罗四种,只有黑色的才有剧毒。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没有亲眼见过。”

        既然只是猜测,大家没有再继续讨论下去,回到了住处,等待其他两处的消息。

        最先回来的是陈履安三人,说河上大师听后很是震惊,极为重视,让他们先不要声张,他会先全力搜寻调查。

        午后申时左右,慕倥偬几人回来了,带回来一摞纸张,都是太昊观在这半天时间内查访到的资料,慕倥偬说太昊观的人办事很有效率。

        海苔岛上的佛魔两方和其他中小门派以及散修共有一两万人,占据了岛屿中心的山脉和散落各处,岛上的平民却有数十万,除了原住民,很多是从华言神域避祸迁居来此的,大多居住在外围和临海区域。

        海苔岛地处要冲,是出入华言神域的主要通路,为了掌握主动,佛门和魔修三方曾展开过多次争夺,惨烈战事后没有一家能独吞此地,这才形成了现在共同驻守的局面。

        为了保持此处通道的畅通,海苔岛上的现状比华言神域上相对平和很多,魔修没有在这里大肆杀戮平民,相互之间以及和佛门之间是小的矛盾冲突不断,但没有大规模的攻伐。

        佛门为了普及佛法和百姓还多有来往,大部分其他修士都是高高在上,很少会和普通民众接触。

        太昊观在南海一带的存在久远,后来限于规模实力,迫于佛修四方的压力,在海苔岛上没有发展起来,但是他们进入的早,基础好,于是选择了下层路线,在平民百姓中有大量的信众,民间帮会也多听命于太昊观。

        这样的话,有涤尘四道的传信,加上当地主事办事得力,在短短半天时间里,根据慕倥偬提供的形意师徒的画影图形,很快就搜集到了大量的有关信息。

        林弦惊很满意,立即着手翻看分析这些汇总的情报。

        不一会儿,他在两张地图上标上了记号并绘制出了路线,指着上面的一张对大家说道:“你们看,这就是形意师徒今早出寺后的大致行走路线,从图上还看不出太多的问题,我建议我们走上一回,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异常和其他的线索。”

        为了锻炼后辈弟子们的能力,陈履安等长辈留在寺内,华澜庭十人出发寻访。

        形意师徒到的第一个地方是一个早市,是当地人买卖生鲜和蔬菜瓜果以及吃早点的地方,形意两人应该是在这里化了早上的斋饭。

        离开之后,形意师徒转向海边进发,并不是散步观景,而是到了一处当地渔民出海的集散点,据太昊观找到的目击者说,形意最近常在这里向渔民传播佛教教义。

        形意到的下一个地方也是个市集,是早饭过后和渔民出海打渔后,居家百姓自发形成的一个交换和买卖日常物品的场所,形意也是在这里布道。

        此地距离海边不远,线索到了这里就断了,后来巨鲸王的进攻形成了海水漫灌,人们现在都在忙于整理和恢复。

        华澜庭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告诉他们他曾看见两名僧人和一个做海中与陆上生物标本买卖的人说过话,然后就从这里向里面的海岸线走去。

        十人循着方向过去,在爬上个小山坡后,他们极目眺望,远处一堆高高的山岩之上,有座小小的庙宇,岩石下有几间破旧的屋棚。

        应该是找到事发地点了。

        陈履安曾描述过巨鲸王给出的画面里,在早上的晨雾中,就有这样的小庙和破屋。

        众人疾行过去,临到近处,看似渔民堆放废旧渔网等杂物的仓房里有嘈杂的人声。

        林弦惊想了一下,带着大家没有进去,而是从侧面绕上了山岩。

        山岩上的小庙是座龙王庙,没什么香火,从这里正好可以俯视下面的屋棚。

        屋顶残破,里里外外有不少人,正在翻翻捡捡,议论着什么。

        瞧服色,竟然佛门和魔修三派的人都在内,这是比他们抢先一步找到了这里。

        原来,这四方的人虽然没有太昊观的底层人脉,但毕竟熟悉当地情况,回去后就分别派人在岛上各处寻找小庙和破屋,岛上居民修建的的龙王庙、海神庙、妈祖庙有很多,多方寻找下,先后确定了这处地点。

        易流年说:“糟了,来晚了,现在怎么办?”

        林弦惊道:“算了,我们先回去吧。下面高手众多,而且这里刚被海水淹过,有什么行迹和遗留的气息也都被毁掉了,不会有有价值的线索。”

        一行人回到法华寺,还没来得及歇息和商量下一步行动,就有知客僧进来说有人在找华澜庭,正在偏殿里等候。

        大家过去一看,是个光头青年带着几个人,心说海苔岛上如今怎么这么流行留头不留发,佛法如此昌盛么?

        光头青年一身皂袍,看上去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就是两只眼睛细看上去有些异样,不是斗鸡眼,但就是异于常人,不是散光就是色盲的赶脚,一只的眼神极端漠然,另一只和这只不同步对焦,温润而妖异。

        来人一抱拳:“来的可是自在万象门华澜庭华道友,敝人南方华言神域罡魔宗丹魔门大魔子,邵枫。”

        这丹魔门不消停啊,三魔子朱罗寂吃了亏,果然前后脚就派了人来寻仇。

        华澜庭拱手道:“道友不敢当,敢情阁下是来替朱罗寂出头的吧。”

        邵枫道:“非要说出头也行,我无所谓。我是临时来此,王长老要追杀你是他的事。在同辈人中,能轻易打败朱罗寂的人不是太多,本魔子只是见猎心喜,想同殊玄仙洲的道门天才过一过招,你我印证交流,点到即止,可好?”

        华澜庭在见识了玄珠境大能的交手后,心思平静沉淀下来,不复连胜后的自满狂妄,但进取之心更盛,也希望有机会和高手过招磨砺。

        邵枫此来虽是节外生枝,他此刻跃跃欲试,不欲避战,当下干脆应道:

        “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