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02章 不吐象牙


        海苔岛上有着不少的寺庙,规模不等,有些看上去金碧辉煌,有些外表朴实无华,万象门一行就住在了一座不大的寺庙旁边,寺名法华寺,是个四进的院落。

        陈履安三人已经在这里盘桓了数日,一直在和法华寺主持了然大师与一对在寺里挂单的云游僧人形意和尚师徒讲经论道。

        陈履安之所以提前出发,就是因为听说中央厚土大陆上的老友形意和尚来到殊玄仙洲云游,但等他赶过去,形意和尚已经去往南海,后来两人终于在海苔岛会上了面。

        云轶奇先是给华澜庭他们放了两天假,让他们在海苔岛上游玩,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

        第三天一大早,晨曦微露,天还没透亮,法华寺里的晨钟已经敲响,这是和尚们要做早课诵经了。华澜庭等人打坐修炼了半个时辰,趁早饭时间还没到,集体来到法华寺里散步。

        进到里面,清晨的寺里肃穆庄严,让人不自禁地放轻了脚步和声音,心里也不由自主地平和安然下来,除了华澜庭和诸葛昀会上香跪拜外,其他人都只是默默观看。

        行走间,易流年突然小声问道:“诸葛,寺庙寺庙,为什么我在这里常看到的是寺,少有叫庙的啊,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诸葛昀说:“说法不一,讲究是有的。寺字通侍与是,应该是侍奉和遵从皇帝,以及永续的意思,最早指的是朝廷下面的官署办事机构,像什么大理寺、光禄寺。”

        “佛教传入后,有天竺僧曾住在接待外使的鸿胪寺,后在附近修建了白马寺,寺逐渐就成为佛教建筑和寺院的通称。”

        “寺里主要供奉佛菩萨,是出家人修行和居住的地方,有僧人研修佛经,传扬佛法。”

        “庙有所不同。庙比寺出现的还早,最开始是帝王、贵族祀奉祖先和天地的地方,民间的氏族宗族也有祖庙家庙,后来演变为供奉为大众所普遍接受和敬仰的神鬼仙魔或已故的有德有才的圣人贤人的地方,例如孔庙、关帝庙、龙王庙、灶王庙等等。”

        “除了供奉不同,寺里有僧人、庙里一般没人修行,林外佛寺的规模大,有殿堂和禅房、斋堂等建筑,庙就要小得多。两者指代不同,只是现在口语中多混谈一处了。”

        易流年又问:“那住持和方丈呢?我也傻傻搞不清楚。”

        诸葛昀答道:“住持一词,原本是安住之、维持之,主持佛法的意思,后引申为代佛传法,续佛慧命之人,再演化为寺院当家师父和负责之人的称谓。”

        “方丈则是寺院的精神领袖,出自僧人住地一丈见方之意。方丈必须有足够的资历和佛法修为,一般是接受过传法、有法卷可证明其传承的和尚,有相当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且所在寺院要丛林制度健全,有相当的规模,通常会是个寺庙群。”

        “简单说,寺院无论大小,都有一个公推的住持,但不一定有方丈,而一个方丈可以兼任多个寺院,方丈一定是住持,但住持不一定是方丈。”

        华澜庭接口道:“还有个有意思的说道,方丈一词原本是我道门的名词,后来才转为被佛教广泛使用。在道教中,方丈是‘人心方丈,天心万丈’的修行术语,是全真派对十方丛林最高领导者的称呼。当然,由来如何现在并不重要了。”

        十个人轻聊慢走了一圈,又转回到了大雄宝殿之前,听里面传来讲经的声音,就信步走了进去。

        今天恰逢住持了然大师一月一次讲大经的日子,殿里或站或坐满满是人,一半是法华寺的僧众,另一半是本地的居士信徒和外来的普通民众修士,陈履安和猫妖等五人也在座,只日前认识的形意和尚师徒没在场。

        华澜庭他们因闲逛来得晚了些,讲经已近尾声,接下来将是问答环节。

        佛教也分为很多流派,教义和修行法门不尽一致,比如说天台宗、唯识宗、华严宗、律宗、密宗、净土宗等,而法华寺这一支传承的是禅宗。

        禅宗是佛教传入殊玄仙洲后本土化了的教派,主张“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强调佛不外来,就在内心之中,只要向内求索,所有人都能成佛。此外,禅宗倡导生活化的修行,认为担水砍柴皆是妙道。

        佛门流派当无高下之分,都是敬佛礼佛的教门,只是对佛道理解的重心和成佛路径不同。

        长久以来,由于净土和禅宗的理念与实践最为接地气,易为大众所接受,流传的越来越广,像净土宗认为修佛可以静坐专修,通达佛经,广研教义,然一心念佛亦可往生极乐净土,法门相对简单。

        天台宗的大乘宗义精密复杂,修之需要极高的学识素养和思辨水平,唯识宗最为讲求悟性,华严宗也是体系繁复高深,律宗在精神和身体上都要求严苛,密宗的密法从不轻易示人和传人,所以信众的数量要少于净土和禅宗。

        禅宗也有讲究悟性的部分,注重顿悟,他们的问答不同于一些流派的辩经,要求身体动作和手势声音的幅度很大,场面激烈,而是简单一问一答的禅机,根基不足的往往摸不着头脑。

        像今天,就有一位外来的僧侣向了然大师发问:

        “敢问,什么是道?”

        “平常心是道。”了然答说。

        华澜庭在下面轻声对易流年解释:“在禅宗里,道即道路,人人能走,所以是平常的。平常心就是直心,就是一切平等之心。禅宗讲观心和治心,其结果就是明心见性,不是固守清净一念,无视世俗,相反,是要返回世俗之中。”

        “所谓世间法入佛法,佛法入世间法。所谓直心是道场,直心是净土。正如钻木生火,火存木中,而木非火;淤泥出莲,莲生泥中,而非淤泥。这就是禅宗倡导的真俗不二。”

        僧又问:“什么是佛?”

        “殿里的。”

        “殿里的佛像不是泥塑的吗?”

        “是。”

        “那真正的佛在哪里呢?”

        “殿里的”,了然重复了一句。

        “不明白,贫僧方入丛林禅门,还请禅师指点迷津。”

        了然看了看他,转而问:“你刚才吃过粥了吗?”

        “吃过了。”

        “洗钵盂去。”了然淡然道。

        这回是诸葛昀对易流年分说:“大师的意思是吃完粥就去洗碗,这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这样的事你会很自然地去做,怎么一到学起佛来,就千般思虑,万般计较呢?”

        那僧仍不甚理解,接着问:“什么是平常心?”

        “自然而然罢了。要眠即眠,要坐即坐。热即取凉,寒即向火。”

        “那自然中的道体又是什么?”

        “一口针,三尺线。”

        “我还是不懂。”

        “益州布,扬州绢。”

        华澜庭继续和易流年解释:“不要以为自然很简单,却有妙义在里头。别小看一口短针、三尺线头,益州布和扬州绢,都是这口针和三尺线编织而成的。平常心听似简单,但真积力久了,自然会有胜境出现。这就是禅宗的见解。”

        易流年挠挠头道:“这禅宗的精义和道门有相似之处啊。”

        华澜庭还没有回答,旁边却传来语带轻蔑的声音:“你们三个臭小子,不懂就闭上鸟嘴。上面老秃驴大声哔哔,巧言令色,玩儿文字游戏,下面有小赤佬小声哔哔,不懂装懂。佛修都是这么装哗骗人的吗!”

        此人声音不大,却显然是名修士,音波震得佛像上的布幔无风自动,惊得众人侧目而视。

        说话的是个年青人,全身罩在黑袍斗篷之中,只露出帽下的一颗光头,肤色同样雀黑,不是个和尚,眉眼不善,话语更是粗俗。

        见众人望过来,他毫不在意。

        易流年怒了:“披着黑毛的鸟人,此乃佛门圣地,休要口出秽言!”

        那人抖了抖斗篷,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呲牙冲易流年一笑:“你个小杂毛,不也口出不逊?今天出门真晦气,上面是一个巧舌如簧的老神棍,下面是几个装神弄鬼的小道童。我说佛道两门什么时候同流合污了?”

        听他三番两次讥讽侮辱了然大师和佛门道家,华澜庭听不下去了,出言道:“这位朋友,你不信佛法没关系,还请你出去,不要在这里聒噪,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吃骨头又吐不出象牙。”

        黑袍青年一下子跳了起来,张牙舞爪,掀飞了斗篷:“敢骂我是狗?谁和你是朋友,有胆儿你别走,有种儿就待在原地,看小爷我不揍得你满地找牙!”

        “阿弥陀佛!”了然大师宣了声佛号,“这位施主和你的同伴,怕是魔修吧。我佛虽普度众生,本寺虽佛门广开,接纳有缘,不禁魔修进入,也愿意一起辩道论法,但如施主要动武,休怪老衲让护法僧请你出去。”

        黑袍青年驳道:“讲佛法就可以,斗神通就不行?那大和尚你身有修为,而且还养着护法僧,不就是等着打架的吗?”

        了然笑道:“阿弥陀佛,施主说得也在理。不过本寺规矩,寺内只允许以佛门神通斗法。你想打过,还请在寺外等候,不定哪天老衲或护法僧得空出寺,再行抻量好了。”

        了然本人在佛门中属于温和中立派,不是那种一见了魔修就要立即拔刀除魔卫道的佛修,他这是缓兵之计,料对方也不会长时间真的在外面等着他出门。

        不想这次走了眼。

        就见黑袍青年嘿嘿一笑:“好啊,这可是老和尚你亲口说的。在下罡魔宗丹魔一系的三魔子朱罗寂,正巧会些佛家法门。你看,是你上,还是护法僧出手?”

        这朱罗寂不但是来惹是生非找茬捣乱的,而且看来还是有备而来,居然还学过佛门术法。

        看了然大师被朱罗寂用言语挤兑住了,华澜庭挺身而出:“你我都是来听大师讲经的外人,既然三魔子要伸手,那就由我道门华澜庭以佛家手段,见识一下魔修的佛门神通吧,也好请了然大师见证指点一下。”

        见华澜庭出头,万象门弟子都振奋起来。

        他们在前不久经历了华澜庭一招制敌和一式退敌的神勇后,此时对华澜庭的信心爆棚,都期待着再看一场好戏。

        宋霏霏叫道:“朱罗寂,加油!作死,我看你是认真的。澜庭,干翻他!”

        易流年也喊道:“朱罗寂,加油!我看好你哟。拜托了,请用你的脸,给我狠狠地抽澜庭的鞋底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