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97章 双面子鼠


        四大鬼使殒命的同时,万象门弟子和其他各家各派士气大涨,加大了攻势,就要趁机一鼓作气击败鬼军。

        然而诡异的现象忽然出现,群鬼之巅残破的护山大阵里猛然间风起云涌,黑气弥漫,群鬼不论是人身还是鬼体,都保持不住形状,缓缓散作鬼气烟雾状,发出凄厉的喊叫,连鬼判安格斯和五大鬼差都盖莫能免。

        大家惊疑不定,纷纷住手观望。

        大阵里,浓郁的鬼气翻卷中,随着桀桀怪笑,一道身影现形,升起在山巅空中。

        那是一个垂髫童子,光脚穿着红色的肚兜,双眼是两个黑洞,幽深无比。

        清脆的童音响起:“大家好,大家早。久违了,本座群鬼之巅鬼主煞通天,今时重见天日。”

        四下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恭迎鬼主,重临人间。王者回来,血海无边。”

        鬼主现身,他这是完成了召唤,要率领鬼军亲临,和众人决一死战吗?

        至于鬼主孩童的形象,大家倒是没有太过的吃惊。

        脱胎境以上强者都可以随意变换容貌形体,大多数习惯以原貌示人,而有的喜欢以更加年轻的形象出现,还有的愿意化作自己中意的其他样子,不足为奇。

        散了形的鬼判、鬼差和鬼兵鬼将们都已经回到阵中,融入鬼气当中不复存在。

        烂柯山黄家松放道长放声言道:“煞通天,等的就是你。为免你为祸世间,今日就要你形神俱灭!”

        鬼主毫不在意:“就凭你们?正好,那就当了本座面世的第一道早餐吧。过千道美味可口的人肉气血,勉勉强强够本座稳固住九阶境界了。”

        松放道长冷哼一声:“你虽然长的丑,但是想的美啊。诸位道友,各自结阵迎敌,务必将鬼主灭杀当场,否则遗患无穷。鬼主,放出你的兵将鬼卒吧。”

        鬼主啧啧两声:“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你们的消息过时了。本座后来改主意了,与其众鬼环伺,哪如自己的强大?”

        “好叫你们得知,讲个鬼故事先,召唤就是个幌子,本座已将鬼蜮鬼魂化为鬼气,一方面加强自身,一方面炼就一座大阵招待你们,待日后血洗方圆千里民修后升阶,本座就能召唤出鬼蜮冥河投影,称霸仙洲一方。”

        怪不得护山大阵很快被破,众鬼都被炼化,鬼主打的是这个主意。

        只听鬼主叫道:“哈哈。百鬼夜行,千鬼盛会,万鬼欢宴。群鬼大食代鬼阵,启!给我,吞了他们!”

        随着话音,众人脚下的大地中冒出无数鬼气黑烟,并在不断向上升腾,犹如一口巨大的黑锅罩住群修。

        此时,正值晨时初阳跳跃而出地平线,红光万道,光芒万丈。

        但鬼主煞通天已功力通玄,冒出的鬼气遮天蔽日,竟然不惧阳光的照射,而且鬼主施展鬼影重重大法,还能自阳光中吸取能量反哺大阵,端地厉害。

        煞通天这么做自然消耗极剧,但有源源不绝的鬼蜮鬼气补充,完全可以撑得住一段时间。

        陷入群鬼大食代鬼阵的众修就不同了,他们之中没有玄珠境强者,如今连黄家四道身上都缠绕上了无尽的鬼气难以根除,其他修为普通的修士更为不堪,功力低微的已经有人被鬼气炼化,血肉消于无形,横死当场。

        各家的阵势没有形成,遭此打击,纷纷四散溃逃,却逃不出鬼阵的笼罩范围,场面极为混乱。

        万象门弟子同样危急,感觉到了护体真气在持续衰减。

        猫妖三人出手护住众人也向外逃去,但鬼阵里鬼雾弥散,异常阴暗,方向都辨不清,更不知往哪里逃合适。

        林弦惊取出一面罗盘,紧急测算生机方位,随后以手点指一个方向,大家顺着跑了过去。

        没一会儿,在路上,易流年道:“不对啊,这个方向上的鬼气更为浓郁,弄错了吧。”

        林弦惊也不答话,边跑边以右手五指戳点自己心脏周围的七星穴位图形,在吐出一口鲜血后,喘着说道:“快了,就是这里了。此地是那位鬼仙前辈开辟的芥子空间洞府之点所在,是鬼阵唯一的空处和破绽所在。”

        到了地方,很小的一处空间上,果然风平浪静,没有鬼气侵袭。

        大家聚在一起刚刚喘息片刻,山峰上高空中的鬼主却发现了这里的异常,黑洞般的双眼一闪,双手连张,鬼术“鬼影重重”直接就针对他们打了过来。

        众人奋力抵御。

        但是合三名大妖之力,仍然挡不住相当于玄珠境的鬼主的术法攻击,妖力和灵气幻化的壁障在迅速变薄,一旦消失,谁都不能幸免。

        彷徨无计时,只听一声低沉的叹息,却是人堆儿里的子鼠发出来的。

        转眼间,就见子鼠的身形豁然胀大,变回妖身后跃起空中,变成了有一座小山般大小,鼠眼圆瞪,气势,大涨。

        到最后,看架势,竟然有着不逊于鬼主的修为!

        大家目瞪口呆,就是和子鼠朝夕相处了好几年的猫妖都张大了嘴巴,一副见了鬼了的不可思议模样。

        这是什么情况,子鼠的另一面?

        子鼠,到底是什么身份?

        鬼主当然看到了子鼠,出了同级的对手,鬼主不得不放缓了对阵法的控制,还活着的一半修士在减弱了的鬼气包围下,都喘息着停了下来。

        只见子鼠眼中放出精光,两只鼠爪结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印,嘴里说道:“我的状态不能持久,会给鬼主重重一击,你们谁还有大招,赶紧准备。”

        说完,鼠爪挥出,口中一句一字,蹦出四个字:“玄、盗、机、命!急急如律令,去!”

        一股令在场众人心中似有所感,但玄奥难明、让人心悸的气息发出,直扑鬼主。

        鬼主煞通天见了,勃然色变,狂叫:“天道、天盗、天机。盗天机!玄仙本命法术!这不可能!”

        鬼主在鬼蜮中待了百年,曾于修炼时在一处险地遗迹里,感受到过上古战场中大能者惊天大战遗留下来的气息,也因此受益,推动了其修为的进步。

        但仙洲里怎么会有人能使出仙术?

        是不可能,子鼠用出来的也是徒具威势外形,但这也足够鬼主喝一壶的了。

        虽不可能,不伦不类,这一式术法却符合道意,很有得道成仙者法术的模样。

        道门之“玄”,相当于道。

        《道德经》有云: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称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玄,本为幽深不测,深邃通达之意。

        玄者,天道也,地道也,人道也,自然之始祖,万殊之大宗。

        玄是生成宇宙和万物的本体,与道同义。

        何为“盗”?

        “盗”在道教教义中指天地万物的相互联系、相互窃取精气,修道者需要不断汲取天地万物精华方可长生,修道就是盗天地之机,盗阴阳之和。

        内修方法就是“盗天地,夺造化,攒五行,会八卦”。

        修炼莫不盗天地之机,夺造化之妙。运用则符乾坤否泰,抽添则像日月盈亏。又有经云:盗机之喻,妙哉矣!盗者何?不可测知也。”

        从明月处借日光,即是“盗”之一字的明显例子。

        何谓“机”?

        机,本是弓上发箭的装置,同时含有关键、时机、征兆等意。

        道门将“机”视作天地和万物存在的根据与变化的原因,认为“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是深明造化,洞晓阴阳的关键。

        《阴符经》称:天性,人也。人心,机也。天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天人合发,万变定机。

        “命”的解释就更为复杂了。

        不论怎样,玄、盗、机、命,常被视为登仙者所全面理解和真正掌握的道果,仙法多据此而成。

        再不济,子鼠的这一招也是临摹仙法而成。

        鬼主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其他反应,术法临身。

        童子身破,再显形时,是一个苍老干瘪、双眼带血的狼狈枯瘦鬼影,嘶声哀嚎,竭力抵御术法带来的伤害,周身鬼气涌动,看上去无比痛楚。

        子鼠跌落尘埃,化作寻常大小,晕死过去。

        有了子鼠的提醒和争取到的时间,因经验和准备不足,一直没有什么作为的仙南第二大派“山中一夜雨”高手,终于对着陷于挣扎中的鬼主施放了大招。

        十余人联手发出了合击大法。

        诗云: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微茫一线路,回合万重山。

        但见一道由细飞速变粗的气线,凌空倏然打到了移动不了的鬼主头上,立即爆开,化作重重灵气山峰当头压下。

        鬼主煞通天,爆体而亡。

        此役,终。

        接下来,众修入山,收拾残局。

        万象门诸子却趁乱偷偷离去。

        他们先是联系上了商家在南部的据点,然后经过数次辗转的传送,回到了自在万象门。

        路上,子鼠苏醒,大家也知道了原委。

        原来,子鼠并非本界之人,实乃天外来客。

        它具体来自哪里,本体是何物,子鼠都记不起来了,只知是比这里更为高级的界面。

        家乡发生了战事,它受到波及,并被人暗算,不但变成鼠身,还被卷入空间乱流,后流落于太初魔原。

        子鼠遭受重创,又穿越异度空间位面,据它说实力至少降低了一半,而且记忆受损。

        为了能早日寻找和回归故土,它在遇到猫妖后,发现猫妖热衷于研究空间穿梭并有了些许的眉目,于是就封印了自己的修为,装作比猫妖弱的样子留在其身边。

        直到这次,为了自己和大家活命,不得不解开了封印,以印象里曾经掌握的术法摆平了鬼主,但也因此修为真的再次降低。

        华澜庭他们这一路,从太初魔原到仙洲西部,再转南部回来,途径路程,何止八千里路云和月。

        后来,猫妖和风火伦相见,两个痴于研究的家伙一拍即合,猫妖被聘为洞明峰客座长老,子鼠和灵猿也留了下来和华澜庭等作伴,牧犴和奚如笺也各有去处。

        这次回来,周翕,包括云轶奇和风火伦等长辈,无论如何不肯再让华澜庭和其他人出山,说他们的各种出行耽误了太多修炼的时间。

        如此,众人安心在梦笔生花山中修行。

        一晃儿,就是几年的时间过去。

        期间,仙洲内外也发生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但门里都派其他人去处理,六十代弟子一概不准外出。

        直到这一年,又到了春风送暖入屠苏、浅草才能没马蹄的早春时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