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95章 七巧魔瞳


        华澜庭也是积累到了,加之机缘巧合,一时福至心灵。

        这,就是猪脚光环!

        首先要说的是,当日在宗门秘境中,门中长老陈履安曾开示指导华澜庭突破至四象阴阳境。

        陈长老佛道双修,在不经意间,为华澜庭种下了佛修的一颗种子,算是奠了个基,这点华澜庭当时并没有感觉。

        陈履安曾说:“人生最好之境界——道为心,佛为骨,儒为表,以霹雳手段,行菩萨心肠,成就仁者无敌。”

        “老夫佛道双参,在我眼里——道如展手,佛似握拳。拳也是手,手亦是拳。手是拳之体,拳是手之用。”

        此其一也。

        其次,华澜庭的佛种沉寂许久,近日终得佛门至宝紫金钵盂的佛光普照疗伤,刺激其萌发萌动,有了发芽的迹象。

        今日,一而再,再而三,又得佛光照拂,佛种得以生长,嫩芽始发。

        巧合的是,恰逢华澜庭进阶道门六丁六甲温养境。

        何为自在无极功的六丁六甲?

        丁丑延我寿、丁亥拘我魂、丁酉制我魄、丁未却我灾、丁巳度我危、丁卯度我厄;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育我真。

        是为六丁六甲。

        在传说中,甲子、甲寅、甲辰、甲午、甲申、甲戌六个甲日,是上天创造万物的日子,也是妇女最易受孕的日子,故称女子怀孕为身怀六甲。

        六丁六甲,暗含创造和新生之意。

        佛种初生,道武突破,两厢结合,创造新生!

        华澜庭在紫金钵盂乍现佛光时,福至心灵!

        他也不太明白这是种什么感觉,就是自然而然在心中萌生了一式招法。

        此招术法这时无名,不算是他的独立原创,是他在往日所学基础上的一个升华,暂且以“道光一击”称之。

        道为道门,光为佛光。

        至日后他修为大成时,此招才正式定名“道光一击”,是为“大道光明、大道光辉”的意思。

        现在这一刻,他可以信手发出,其后却不能想用就用,因为“道光一击”目前还处在新生不成熟不稳定的阶段和状态。

        “道光一击”威力无匹,道法与佛光形式不同,但异曲同工,至少首次面世,不是被削弱的恨天高能够捱的下来的。

        “道光一击”并无固定招式,任何部位和方式皆可发出。

        然正值华澜庭突破六丁六甲境,彻底打通的是十二正经中足三阳经和足三阴经的通路,皆起于下盘。

        于是,在变色龙蜥背上的华澜庭在打出五雷鸣光掌后,在恨天高一窒的工夫,仍是一脚“是与不是纠缠腿”踢了出去,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正中对方的心窝。

        恨天高应声飞出,护体真气被破。

        全身上下,表面,无伤,脏腑,无损,但就是,生机瞬间断绝,死得不能再死了。

        恨天高成为“道光一击”的第一个牺牲品,饮恨而亡。

        栖霞寺凌烟阁树大师的真身目睹“道光一击”,惊讶之余不由欢喜赞叹:“小施主真好手段!佛家法门、道家法术兼而有之,神乎其技,妙哉。”

        “贫僧肉身受损,法身召唤不回,你且回归地下,我们另想他法。”

        说来也怪,华澜庭一击之后并没有被抽光灵力,反是神完气足,只苦了龙蜥,收回受伤的龙蜥,等他回到地下冥河后,金刚伏魔圈已经消失,大家都在岸上等他,一行人要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再说鬼主,等恨天高久久不归,以鬼眼术视之,看见鬼使已死,他的其他得力手下至今未回,他急于做法招鬼对付前来围剿的大批修士,遂关闭了上古遗迹和鬼府之间的几条通道,只留下了自己操控的供鬼兵鬼将出来的出口,等以后再亲自下去灭杀擅闯之人。

        上古战场遗迹形成的地宫甚大,暗无天日,众人不识路径,只得先胡乱行走寻找出口,但几个出口都闭合,鬼主所用的那个出口周围鬼气浓郁,就算杀出去还要直面鬼主,大家此时都感觉到待得久了功力不知不觉间受损,不敢硬闯。

        他们进来时的方法此时也行不通了,就如同人从岸上跳进水里很简单,但要从水里跳出水面上到岸上就费劲了。猫妖对于空间位面的理解和运用还不够精深,出现了误判,他们出去不得。

        最后,还是林弦惊和单天冲各自用天机术查看生路。

        这里受到鬼气的影响,天机术的效果一般,两人只能判断出一个方向显示的气机波动异于其他地方,这样一行人就奔了过去。

        冥河投影里的鬼魂众多,地面上因为大多都集聚到鬼主召唤的地方去了,反而稀稀落落,沿途所遇都被大家击溃,他们得以顺利来到了尽头壁障处,气机最为异常的所在。

        众人尝试以术法攻击破开,过程十分艰难。

        树大师力竭,紫金钵盂的佛光也消耗殆尽,需要出去后才能补充,其他人竭尽全力取得了些效果,但鬼气不断从两侧涌入修复,怎么也打不通壁障。

        无计可施之时,单天冲无奈叹道:“好吧,还是本道子用出瞳术吧。”

        现在单天冲的七彩魔瞳已经不是当初的仿制品了,他已经得到了家里的真品传承,问题是太过损耗修为,他轻易不愿使用。

        就在他开始念咒,左眼急转,现出七彩毫光时,一旁的树大师惊咦出声。

        易流年问:“到底是何物?大师知道?”

        树大师说:“传闻世间有几大厉害非常的瞳术,传承时有间断,有的千百年都不能得见,不想这七彩魔瞳在他这里。这次看见了华澜庭的佛道结合术法和七彩魔瞳,不虚此行。”

        言罢,又摇头自语道:“希望这位施主好自为之,七彩魔瞳极其厉害,但同时很难控制,容易受到宝物的反噬,用之不当,为祸世间。”

        说话间,瞳术已成,七彩光轮高速旋转发出,洞穿了壁障,华澜庭扶起脱力的单天冲,大家就冲了出去。

        壁障在身后合拢,眼前景物绝美,却不像是在遮阴山中。

        周围有溪流阡陌,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真如世外桃源一般。

        但头顶并无日月,光线不是天然生成,大家心生失望,能感应到这里还是一处人为开立的袖珍位面空间,他们没有出到外面。

        定定心神,总好过刚才的人间鬼界,他们小心翼翼向前走去。

        这里空无一人,半晌后,眼前出现一座茅屋,大着胆子推门进去,里面还是没有人,屋中只有一桌一床,桌上有一玉简。

        走进前看,玉简上的字迹已经黯淡无光,但依稀还能辨别,上写:

        我本凡间一书生,因缘际会之下,习得异术,得成半仙之体,不意卷入诸方战事,历经千险,侥幸生还,余者皆逝。

        重伤之下,本万念俱灰,然孤独一人,百无聊赖,竟让我另辟蹊径,达致鬼仙成就。另无所干扰,心思纯明,终临突破鬼仙难以飞升上界的亘古难关,幸甚。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这位前辈在上古战事中幸存,并在鬼蜮鬼气中难得地修成正果,这得是多少万年前的事情了。

        继续看下去,玉简上写到:

        此地为我成就鬼仙后开辟的寄身之所,不知能否有后辈发现进入。

        我得道实属幸运,所修之法千难万险,难以复制,不欲留存。有缘者或可于仙界相会,那时再结传承之缘不晚,否则茅屋终有一日化为飞灰。

        竟没有功法宝物留下,可惜。在仙界相会,这位大佬还真是敢想,不过大家此时也不太在意,就不知有没有出去的办法。

        玉简下部写道:

        我初为儒生,不忘书生本色,闲时曾创《中华字经》一篇,可作为异日相认之信物。

        此外,欲出者需完成另一半的飞花令,即沾染我遗留之气息。不然,可于此终老。

        我亦知在仙界相会何其飘渺,但吾道即于不可能之中所成,谁知道一定不会呢?先定下这个小目标,哈哈!

        告辞,等你哈!

        玉简背面先是一段字经,曰:

        乾坤有序,宇宙无疆,星辰密布,斗柄指航。

        昼白夜黑,日明月亮,风驰雪舞,电闪雷响。

        云腾致雨,露结晨霜,虹霓霞辉,雾沉雹降。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时令应候,寒来暑往。

        远古洪荒,海田沧桑,陆地漂移,板块碰撞。

        山岳巍峨,湖泊荡漾,植被旷野,岛撒汪洋。

        冰川冻土,沙漠沃壤,木丰树森,岩多滩广。

        鸟飞兽走,鳞潜羽翔,境态和谐,物种安详。

        形分上下,道合阴阳,幽冥杳渺,天体著彰。

        凝气为精,聚能以场,缩浓而质,积微显量。

        化巨幻虚,恍惚成象,强固凌弱,柔亦制刚。

        终极必反,存兴趋亡,色空轮回,动静恒常。

        唯实众名,一理万方,父母爹娘,没齿难忘。

        兄弟姐妹,危困助帮,姑姨叔舅,亲戚互访。

        侄男闺少,哺育茁壮,夫妻相敬,梦忆糟糠。

        隔屋邻舍,遇事谦谅,伯公妪婆,慈孝赡养。

        尊朋礼友,仁义君郎,炎黄二帝,尧舜禅让。

        禹启世袭,灭桀商汤,周武伐纣,侯列各邦。

        秦皇集权,汉刘楚项,鼎立割据,乱晋八王。

        南北对峙,腐朽隋炀,贞观政要,五代续唐。

        陈桥兵变,耻辱靖康,耶律完颜,元建宋僵。

        钟离太祖,崇祯吊丧,清军入关,大臣驻藏。

        粉碎叛卓,犁域设将,诸子百家,孔孟老庄。

        扁鹊灵医,鲁班巧匠,罗盘硝药,针灸疗伤。

        蔡伦毕升,鉴真玄奘,易经论语,史记达畅。

        河图洛书,算术九章,西三红水,聊儒瓶厢。

        诗词曲赋,戏剧说唱,琵琶琴瑟,锣镲铿锵。

        笙箫呜咽,卧笛悠扬,筝音奔奋,唢呐高亢。

        荆浩匡庐,董源潇湘,米芾写意,悲鸿骏昂。

        笔墨纸砚,匾楣楹榜,楷隶篆刻,碑帖草狂。

        敦煌石窟,长城伟墙,青铜甲骨,缕衣纱裳。

        虎符越剑,陶马俑葬,彩瓷宝瓮,丝绸他乡。

        亭榭楼阁,寺庙殿廊,蓬门荜户,丈室绿窗。

        府弟别墅,画栋雕梁,庭院踏步,影屏幕障。

        承尘藻井,篱笆柱桩,舷舵扶靠,凭栏眺望。

        悬崖峭壁,峰峦叠嶂,泉喷岚罩,湍急瀑宕。

        峡沟潭渊,溪涧流淌,池渠堰坝,沼泽泥塘。

        漩涡带波,礁屿连江,汹涌澎湃,惊涛骇浪。

        灾涝溢泻,汛潮浮涨,苍松寿柏,垂柳毛杨。

        芭蕉蒲扇,斑竹篾筐,槐椿榆桦,杉桂榕樟,

        斋扉紧闭,栅苑濒旁,坪埔莱茵,菲窥坞坊。

        蔷薇翩跹,莆菏蔚茫,蕴蒂荚芯,蓓蕾琳琅。

        奇花异卉,艳丽荣秧,兰荷菊梅,四季芬芳。

        杜鹃泣血,芙蓉吉祥,茉莉馥郁,玫瑰刺芒。

        瓜果蔬菜,葱蒜韭姜,茴椒芹葵,皮芥辣酱。

        芸苔芋笋,葫芦瓢瓤,番茄蘑菇,乳蛋醇酿。

        碘盐食醋,脆卜甜糖,珍馐旨甘,肴馔膏粱。

        葡萄美酒,玉液琼浆,咖啡益智,茗茶顺肠。

        桃李杏柿,汁鲜味爽,椰柚橙桔,渴饮品尝。

        菠萝柑橘,橄榄槟榔,梨枣苹楂,荔栗榴棠。

        蝌蚪摆尾,蛤蟆鼓囊,钓饵蚯蚓,蠕虫蚂蟥。

        鹦鹉学舌,蜜蜂穿忙,蝙蝠栖洞,梧桐引凰。

        蜘蛛牵补,螟蛉蛀粮,蜻蜓振翅,鸠鹏张膀。

        鸥莺燕雀,蝴蝶鸳鸯,鲤鲫鲇鲸,蛙蚌螺螃。

        蚜蛾蝉蛹,龟卵翼蝗,蚊蝇鼠蚁,蛇蝎鳝蟒。

        蜈蚣毒腺,蟋蟀蹬闯,鹿狈狐狸,熊豹豺狼。

        猿啼猴吱,鸵孵獭躺,雏猩攀梢,雌牡匿冈。

        此经确实神奇,如此多字竟无一字重复,堪称绝妙。

        再往下,是很多段诗句,每两句中有间隔空档,此飞花令需要他们完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