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94章 六丁六甲


        远处有一条长河,不是很宽,但飘渺浩荡。

        经过时,河面上阴气沉沉,空无一物,河水无声流动,散发死寂肃杀之意,给人一种片羽不可落的感觉,像极了黄泉之水。

        转过一道弯,遥遥看见了喊杀声传出的地方。

        河面上不再空荡,一人立足其上,四面八方是密密麻麻的不散阴魂野鬼,正在前赴后继地攻击那人。

        等抵近一些,大家惊讶地发现,这人却是在诺邓山上不辞而别的大叔凌烟树!

        凌烟树这时不是白衣黑鞋了,而是一身黄色僧袍,配上他标志性的光头和颈下一圈佛珠,活脱脱一名僧人的模样。

        凌烟树此刻正跌足盘坐在放大了的紫金钵盂之上随波漂流,口中念念有词,钵盂不断释放出一圈一圈的金色毫光,厉鬼们沾之即消散。

        然而鬼魂似没有惧怕的情绪存在,仍在源源不绝地拥上前去,在黑压压无穷无尽的持续冲击下,紫金钵盂放出的光芒在缓慢减弱,光圈逐渐缩小。

        仔细倾听,华澜庭辨出来凌烟树在反复念唱的是地藏王心咒和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

        地藏王菩萨是汉传佛教四大菩萨之一,曾发下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称“大愿地藏王菩萨”。

        地,安忍不动,犹如大地,指菩萨的禅定;藏,静虑深密,犹如秘藏,指菩萨由禅定而生智慧;王,自在之意,指菩萨证到诸法的实相,得大解脱。菩,菩提,即为道;萨,萨埵,即为心。菩提萨埵又作觉有情,觉是佛道,有情是指众生。

        是为地藏王菩萨。

        凌烟树,这是在度化秘境里自古战死不得超生的冤魂孤鬼。

        见凌烟树的形势不是很妙,华澜庭等人互相看看,凌烟树在诺邓山帮过他们的大忙,不能视而不见,问过单天冲和黄照鉴后,猫妖发动短途挪移,将众人送到了河中间。

        华澜庭叫道:“大师,是我们,前来帮忙。”

        凌烟树闻声睁眼,钵盂金光没有阻拦,放了众人进去。

        凌烟树口中梵音骤然加快变大,音波和佛光将众鬼推了开来,这才停下,双手合什,微笑温和说道:“善哉善哉,原来是众位施主,贫僧这厢有礼了。”

        易流年道:“大叔变大师,和尚大师,您这是在做那般?”

        凌烟树笑道:“真是有缘。当日贫僧以为了却因果,于是自行离去,经过这里时,望见此地鬼气阴气戾气冲天,遂不自量力下来超度亡魂。”

        易流年说:“无边无际,哪里超度的完啊。”

        “施主说的是,不过身为我佛弟子,度得一个是一个,贫僧自会量力而行,却不能不管不顾。”

        林弦惊道:“敢问大师法号?”

        “贫僧南方华言神域栖霞寺凌烟阁,树和尚。”

        华澜庭道:“原来树大师,佛光有所黯淡,是不是可以了,能否随我等就此离去?”

        树大师道:“阿弥陀佛,尚可坚持。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自知法力平平,又兼东来游历时自封修为,虽会尽力而为,但也做了些准备。”

        “一是我得紫金钵盂异宝,和我所修结合,一旦佛光收束在三丈之内,就形成了金刚伏魔圈,坚不可摧。”

        “此其一,其二是我乃法身下来,真身留在山中隐秘之处,一旦支持不住,还可回归本体,不会白白枉送了性命。”

        “第三一点,却是贫僧有些托大莽撞了。我临下来之前,为求多多度化战死的冤魂,曾和栖霞本寺联系获得授权,施法招来地府百战阴兵支援,不想修为封印后不足,加上此地鬼气死气怨气冤气过重,八支阴兵降下虚影却不能助战,不然成果更大。”

        原来如此。

        树大师继续道:“多谢诸位,你们本不该来,现在不劳出手,再等片刻,等金刚伏魔圈形成,待其中法力耗尽后,我法身方能被召回本体。届时,圈中的你们可随我出去。此冥河投影怨力沉重,可伤人于无形,久留必有损大家的修为。”

        大家见树大师早有准备,倒是己方多虑了,就静观其变。

        说话的功夫,万千鬼魂又再奋力涌上,佛光终于缩回,形成了金刚伏魔圈。

        大家正在观看佛门神通度化冤魂的时候,突闻树大师叫了声不好,他脸色一变,说道:“糟糕,鬼主察觉了,他在招鬼过程中不能离开,却算得了贫僧真身所在,派了人去击毁。”

        华澜庭忙问:“会有什么后果?那您不用管我们,先遁回本体吧。”

        树大师答道:“真身被毁,贫僧的法身就只能长久留在这里了。现在金刚伏魔圈法力未尽,我还回不去。而且,紫金钵盂与冥河相连,大家都走不脱。”

        这便如何是好?

        华澜庭一闪念,急道:“不如这样,大师告知方位,我有一术可传送过去,护您真身。”

        树大师不肯让他冒险,宁愿失却真身,等金刚伏魔圈耗散,以法身再和他们一起在地底寻求脱身之法。

        华澜庭劝道:“大师勿虑,如果我不能敌,再回来一起想办法,试试无妨。”

        数次蜷缩之后,树大师终于点头:“那好吧,只得如此。你且出去看看,如果不行,即刻回返。贫僧法身不灭,只是需在这里花费漫长的时间重修便是,妨碍不大,不必为难。我尽量助你一臂之力。”

        猫妖和华澜庭先试了试,果然如树大师所说,在佛门紫金钵盂和金刚伏魔圈的束缚下,不能像来到时候一样把众人都传送出去。

        没奈何,华澜庭念动咒语,作为施咒者本人,只身以大穿送术传了出去。

        一到地方,就见一个树洞之内,树大师的真身端坐,两只耳朵变长变大,护住了眼睛口鼻咽喉等头脸的要害之处,一个身材矮小之人正抡起斧头砍斫大师的肉身。

        这个矮矬子是为鬼主护法的五大鬼使之一的恨天高。

        树大师封印后的修为只相当于温养境,恨天高却有着相当于脱胎境的实力,大师的本体肉身强度在其显示出的修为之上,但也已经开始有了损伤。

        华澜庭断喝一声:“贼子休得无礼,看招!”晃身形就冲了过去。

        恨天高奉鬼主之命前来灭杀树大师的肉身,忽然间有人凭空出现阻挡,吃了一惊,定睛一看,见只是个还没到温养境的小子,他有任务在身,话都懒得讲,回身挥斧劈下。

        以华澜庭现在的修为对上脱胎境强者,能多支持些时间都是侥幸,那就是找死。

        华澜庭岂能不知,他冲上来的时候就放出了变色龙蜥。

        变色龙蜥长期在空天青烟玉里休养,甚至吸取了大部分空天青烟玉积存的精纯灵气,如今还是没有恢复到巅峰期,但也有了温养境的水平。

        龙蜥现在的身体有鳄鱼般大小,这还是它第一次出来以真身和华澜庭配合作战。

        即便如此,一人一蜥依旧不是恨天高的对手,甚至都不敢硬接对方的正面攻击。

        华澜庭有寸步千里身法,还有太极巾和“长安十二时辰神隐术”,变色龙蜥擅长迷幻之术,两个依靠连续的闪躲变幻,才勉强和恨天高周旋了一会儿。

        在对方愈发强大的气息威压下,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小,华澜庭已经升起了遁走的念头。

        但在这之前,他还要搏上一搏。

        在龙蜥的掩护下,华澜庭后退,他要再次尝试,临战突破!

        上次升级失败后,他在这一路上向猫妖三个请教过。

        尽管功法不同,大妖们对这种突破都有各自的认识和体会,有不少的经验和窍诀供华澜庭参考。

        此外,经过紫金钵盂的佛光疗伤,他体内暗伤消失,灵力的周天搬运顺畅之极,只要念头通达、底蕴足够,就不会再有意外发生,也不需要择时择地静心突破。

        气势拔起,一涨,再涨。

        华澜庭已经压制的太久,现在“开闸放水”,一发不可收拾,气息直接过了六丁六甲境升堂期才有所回落,停在了升堂期之前。

        进阶成功,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华澜庭成为温养境修士。

        恨天高并没有太过在意,还差着太多,哪里就能抹平境界之差,击杀仙洲天才弟子,只会更让他更加期待和兴奋。

        果不其然,尽管华澜庭的实战能力一直在表面修为之上,但两个与众不同的温养境也不能撼动脱胎境的恨天高。

        华澜庭还有几项底牌手段没有使出来,但他也知道无济于事,也就是多拖延些时间,顶多给对手造成些麻烦或轻伤,于事无补。

        思及此处,他是真的要准备退走了。

        心动的时候,旁边树大师的真身有了动静,长耳收回,双目睁开。

        法身在外,真身不能移动,却弹指抛出了紫金钵盂。

        紫金钵盂是个异宝,等阶极高,法身带走的是紫金钵盂的法体和大部分能量,留下的本体中只有不多的佛光储存。

        佛光一出,恨天高惊呼出声,他四周的鬼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树大师的真身和紫金钵盂的本体不足以对付恨天高,不过对他进行短暂的压制和削弱却是可以的。

        佛光和天雷都是鬼气的克星,佛光普照之下,恨天高感受到了痛楚,在分神抵御后,这让华澜庭和变色龙蜥进一步拉近了和他在修为和力量上的差距。

        华澜庭也沐浴到了佛光,他突然间脸现惊喜之色,迅速和龙蜥进行了沟通。

        器灵分身在交给他龙蜥的时候,除了教会了御使的方法,为防龙蜥在恢复强大后反叛,已将两者的心神相连,华澜庭随时可以轻易灭杀龙蜥。

        同时,这种心神沟通是双向即时的。当然,华澜庭作为主人能够不让龙蜥知道他的想法,龙蜥的想法只要华澜庭想知道,就可以马上获知。

        华澜庭明白佛光只能坚持很短的时间,有了这个助力,他和龙蜥加起来依然弱于恨天高,反杀的时机稍纵即逝,不能迟疑。

        龙蜥得了吩咐,仰头狂吼一声冲了出去,它要以本体受伤为代价,为华澜庭创造致胜的机会。

        恨天高一斧子就劈在了龙蜥的背上,深入见骨,变色龙蜥咬牙负痛,以骨肉夹住斧刃,同时还激发妖力阻挡恨天高拔出斧头。

        华澜庭已经飞身而至上了蜥背,在佛光的干扰下,先是一记声势浩大的五雷鸣光掌劈出,震的恨天高就是一滞,而头上的紫金钵盂佛光大放,放出了最后的能量进行袭扰。

        此时,就是他们能做到的让恨天高最弱的一刻。

        接下来,华澜庭,就要施展出他在瞬息之前才明悟出来的,夺命大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