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93章 八支铁军


        群鬼之巅内,鬼主正暴跳如雷,他的两路安排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果,在把几大鬼使鬼差骂了个狗血喷头后,怒火稍息的鬼主盘算了下,伸手一抹眉心,展开了鬼眼术,此术又名阴阳清:

        “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精,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法法奉行,阴阳法镜,真形速现,速现真形!”

        鬼主的鬼眼术类似道家的开天眼法和佛家的天眼通,可以辨别对方的真身和真实修为,也可以大范围探察外部周围的情况,千里之遥鬼主力有不逮,遮阴山方圆之内还是可以看得清楚通透的。

        做法完毕,鬼主发下命令:“这帮人没有走远,他们的主力未到,人手受损,正是吃掉的好时机。本座已经召出一名鬼判,恨天高留下,其余四大鬼使和五大鬼差,跟随鬼判安格斯立即领大队追上去,务必在天亮之前消灭他们!”

        遮阴山外,正在休息的万象门弟子等到了回归的猫妖三人。

        两边交换了下各自的情况,子鼠翘着胡子说:“看看,要不是我们仨大胆深入敌后,拖住了群鬼之巅的三名鬼使,估计你们几家就悬了。”

        猫妖踹了子鼠一脚:“不吹牛皮你会死啊,绊住了鬼使是不假,当鬼主中断召唤要向我们出手时,你小子跑得比谁都快。”

        子鼠委屈地说:“打不过就脚底抹油,鼠族胆小,天生如此。再说了,鬼主确实强大,也没见你们两个留下来反抗啊?”

        又说了会儿话,华澜庭问向猫妖:“毛大人,您精通生物神魂的情况,我有件事想问一问。”他随后把中央天井之后的位面穿越之事简要地说了说。

        猫妖道:“照你这么说,这漆晓白和黄照鉴有可能是那些个女子中的两个,个人的天生魂魄强弱和后天修为高低不同,能够记忆起来的程度有所差别,不用手段的话,老夫也确定不了具体是谁。你确定要知道吗?”

        华澜庭还没有回答,有人过来说漆晓白有请华澜庭过去。

        华澜庭以为漆晓白的伤情出现反复,连忙去了临时搭建的帐篷里。

        帐篷内,一进去,只漆晓白和黄照鉴一卧一坐,华澜庭微惊,见漆晓白面色红润,不似有问题的样子,先放下心来。

        冷不丁漆晓白柳眉一竖,俏脸寒霜,突然问道:“卫展眉!你可还记得我们姐妹是谁?”

        华澜庭没有心理准备,措手不及,张口结舌。

        旁边的黄照鉴于心不忍,柔声道:“姐姐你不要吓他,事情还没搞清。我来问你,华澜庭,你是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华澜庭定定心神,小声弱弱地问:“区区在下昔日正是青川南镇抚司总旗官卫展眉,不知两位姑娘是?”

        黄照鉴笑了:“卫大哥你好,果真如此!哎呀,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呢,我是季瑜,她是殷姿。”

        一言点醒梦中人,华澜庭也是苦笑。

        那方世界里,娇顺柔弱的殷姿是如今暴脾气的漆晓白,英气勃发的季瑜却是腼腆温和的黄照鉴。

        想当初,“山中一夜雨”的漆晓白和烂柯山黄家黄照鉴也有份儿随门派家族去往中央天井一行,不意被卷入中心区后,碰巧都穿越到了青川,和卫展眉产生了一系列的纠葛。

        她两人返还后就回了各自家中,每人对青川的印象和记忆有多有少,有清晰有模糊的地方,两人虽是好姐妹,但对这种奇遇一直都只字未提,直到分别见了华澜庭产生疑问,漆晓白伤愈后身子虚弱情绪不稳,这才对黄照鉴提及,不料黄照鉴也是同路之人,两女不由错愕感叹,这才叫过来华澜庭试探。

        真相大白,想起半朦胧半真实的过往种种,三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咳了一声,华澜庭要打破尴尬冷场,忽听外面有人叫嚷。

        出去一看,是易流年,流年急道:“走,大家快走!肖子鼠察觉有大队鬼兵鬼卒正在赶来,不可力敌,往外逃吧!”

        幸亏子鼠见机的早,几批人马上全力出逃。

        猫妖三个是大妖,“山中一夜雨”、黄家和台山宗也有一些高手在场,四大鬼使、五名鬼差他们并不怕,但加上一名相当于玄珠境修为的鬼判和数不清的鬼兵鬼卒就不妙了。

        好在他们逃得早逃得快,等到万鬼之巅的鬼军快要追上时,天色终于开始泛白。

        鬼都惧亮,连鬼判的实力在白日阳光下都要受到削弱,在夜晚时会增强,鬼军于是开始退却。

        见鬼军打了退堂鼓,众人才缓了下来,收住脚步。

        大家合计了一番,意见出现了不一致。

        “山中一夜雨”还是要等到大队到来后才肯回身;子鼠和林弦惊与单天冲三人提议立即回头,出其不意杀对方一个回马枪,趁鬼军怕亮光,能消灭多少是多少,出一出被追杀的闷气;黄照鉴是自己没有主意不置可否。

        各有各的理由,闹得其他人也不知听谁的是好。

        最后,修为最高的猫妖毛矛茅叫过子鼠、灵猿和万象门的人,捋着胡子道:“老夫有个胆大的想法,不知你们谁愿意陪同冒险。”

        “小家伙儿华澜庭有大穿送术,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老夫打算直接进到万鬼之巅的老巢。”

        “鬼军在白天行动迟缓,而且大部分会潜入地下,如果我们动作够快,赶在鬼军回归之前进入鬼主府,那里正是守卫空虚的时候,保不齐可以折腾折腾鬼主。”

        华澜庭听了道:“慢着,我可没把握能穿送到鬼界里去,再说山里还有护山鬼阵。”

        猫妖道:“我们去看过了,鬼府又不是真正的幽冥鬼界,不过是鬼主利用地下古战场开设出来的一处鬼域,仍属于仙洲的范畴之内。”

        “另外,老夫在魔原里研究平行空间虽没有成功,但也对这种小空间位面的传送有些心得,可以助你破开鬼阵防护和鬼府的壁障。”

        林弦惊道:“进去了又能怎样?连你们都打不过鬼主,送上门让人家瓮中捉鳖吗?”

        猫妖回道:“鬼主始终不敢离开鬼府,因为他要做法召唤兵将对抗围剿。这种召唤轻易打断不得,接续回去更加费力耗时,之前他为了对付我们三个已经停下了一次,现在鬼主有了牵绊还少了帮手,该是最容易对付的时候。我们到了看看情况,如果没有机会,随时再传送出来。”

        易流年竖起大拇指:“大妖勇猛,艺不高但妖胆儿大。额,别打我,算我一个。”

        众弟子议论过后,决定冒险。

        他们把情况通报给了其他几方。最后,大家决定精选出一路人马闯入鬼府,人员包括:大妖猫妖、子鼠、灵猿,万象门华澜庭、林弦惊、易流年,台山宗单天冲和宗门护法索匠,烂柯山黄照鉴和家族护卫高手尹军。

        其他人原地修整,等待后援。

        三妖七人抓紧时间立即行动。

        各家的一众高手助阵,华澜庭发动,猫妖以技法加持,十道人影倏然消失,就悄然穿送进了万鬼之巅的鬼府巢穴。

        他们有鬼府的大致位置,没有精准的坐标,落地以后,周围空空荡荡,鬼气重重,阴冷幽暗。

        在空间感觉上,远处似乎异常的广大深邃悠远;看近处,却生出十分逼仄窄小压抑的束缚感。这种反差令人很是不适。

        群鬼之巅名为巅,鬼主的鬼府,却是处深入地下的地府。

        这里其实不是鬼主所在的鬼府鬼殿,而是之下的上古战场遗迹,鬼主百多年间就是在这里修炼和利用战死的鬼魂培养党羽的。

        大家辨不清方向,只好随意选择了一侧前行。

        一路走着,易流年打了个寒颤说道:“这什么鬼地方,好冷好渗人。”

        黄照鉴道:“很正常啊。人死为鬼,鬼亦称之为‘归’,归宿之意。”

        “人受父母一点精血而生,受天地五谷之气长成,人死之后魂飞魄散,精血生机耗尽,形骸散于天地之间。“

        “而且,关于其人的信息并不是完全消失,比如言论、著作,身前所作所为的影响,人们喜恶恐爱等印象和情感还在,生者可以感应。某种程度上,鬼,因感应而生。感应因人而异,鬼,在阴阳不测之间。”

        “鬼,亦能自感,能借他人感应之力修行,拥有影响外物的法力。”

        “活人在鬼蜮,就会不寒而栗。”

        “行行,我知道了,快别说了,怪吓人的”,易流年东张西望,突然大叫道:“鬼啊!见鬼了,你们快看!”

        大家闻声望去,真的在远处,出现了大批的,鬼军!

        说是鬼,因为看上去虚幻不实,个个消无声息。

        说是军,因为数量众多,且排列整齐,队伍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他们,正处在行军中样子,迅而不乱,鱼贯疾行。

        众人吓了一大跳,待仔细看,目标并不是他们,而且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一种虚妄的感觉。

        猫妖这时说道:“不要自己吓自己。这里不是黄泉地府,但老夫判断此处空间和真正的幽冥地府,有某种类似投射似的奇异联系。此地曾为远古战场,煞气极重,所以投射过来影像的与战场军队有关。”

        华澜庭忽道:“看装备装束,很像是书上描写的杀神白起的大秦铁军。”

        还在观望的时候,远处的空间就是一变,另一只军队从不同的时空方向上奔腾而来,耳朵听不到声音,却让人感到策马奔腾的勇烈气势拂面而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八支装束、武备、风格迥异,但全部是强悍无比的鬼魅铁军依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经过,每一路都是军纪严明、威风八面、煞气十足、精锐之极。

        按照华澜庭和林弦惊的判断,分别是:白起大秦铁军、宋岳家背嵬军、明戚家军、东晋北府军、南北朝白袍军、元蒙古铁骑、明末关宁铁骑和唐玄甲军。

        华澜庭叹道:“如果再有满洲八旗兵、三国虎豹骑和无当飞军,真凑够了古历史上的十大常胜铁军了。这些人全盛之时,可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兵锋所指,所向披靡。”

        既然是投射的虚影,他们也敢于上前感受。

        果然,即便走进队列,兵士们也只是从他们的身上穿过继续前行,没有任何的影响。

        正在肃然感慨,远处隐隐传来模糊的喊杀声,并有光芒发出,这确是真实的声与光。

        大家于是加着小心,奔行过去察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