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90章 一半称心


        搅局的人是路牙子带来的,但来头可比他还要大。

        此人乃是血炼峰掌门毕赞之子,名叫毕珂。

        麻不烦只是元阳城里的小霸王,毕珂却是在十万大山里横着走的混世魔王。

        毕珂对他的父亲毕恭毕敬、父慈子孝,但只要出了血炼峰,他就能把十万大山所有门派和村镇搅和得鸡飞狗跳,被祸害的人碍于毕赞的厉害还敢怒不敢言,毕珂就是个典型的纨绔。

        听说路牙子要来元阳城,毕珂就一力撺掇着要跟来玩耍。

        毕赞对这个儿子是恨铁不成钢,修为是不差,德行没法恭维,偏偏毕珂在他面前乖得像只小猫,一出去就为非作歹。他就这么个独子,也教训打骂过,也好言劝慰过,都不管用,让他很是头疼。

        这次毕珂要跟来,毕赞最终同意了,他自认管束不住,认为毕珂只有哪一次在外面吃了亏、碰了壁,才能有所醒悟和长进。

        毕珂得了吩咐,开始还收敛性子,没有惹是生非,等见到他家玄珠境长老路牙子没能镇住场子,大丢了血炼峰的脸面,他按奈不住了。

        有本事一直闹事闯祸,还能活得活蹦乱跳的人,很多脑子并不笨,都有些聪明劲儿,他知道在这种场合胡搅蛮缠,那也要说出自己的道道儿来。

        毕珂跳将出来说道:“敝人毕珂,血炼峰少掌门。承蒙元阳三大家邀请前来,适才诸位你来我往斗得精彩,瞧得我手痒,在座的都是练家子,坐着不动未免无趣,哪位肯下场指教一二啊?”

        公孙兮兮回道:“毕少掌门,这是我们两家和元阳三家之间的赌斗,既已分出结果,没有必要再节外生枝了吧。”

        毕珂装糊涂,振振有词道:“是吗?我怎不知。我只听刀家主说聚会欢宴,请大家活动活动助助兴,没说什么赌斗和一场定胜负就结束了啊?”

        看公孙兮兮还要解释,毕珂继续说道:“你说要赌就赌好了。既然适逢其会,那就算上我血炼峰一份儿。血炼峰也是元阳城买卖的大主顾,在城里几家大铺面里还有出过资占着份额,不能说没有这个资格吧。”

        这就有些强词夺理了。

        商锦书皱眉看向对面:“三位家主,这是何意?咱们不是说好了吗?”

        徐俊叹口气道:“大少你也看到了,我们也没想到毕少掌门要代表血炼峰出头,十万大山我们也一样得罪不起,人家既然拿得出筹码,大少要是不接,倒也无可厚非,咱们算咱们的就好。”

        徐俊这话说的是驴粪蛋表面光,说的是光棍,可也挖了坑下了套,商锦书有些生气。

        但他转念一想,情况变化到这里,不接显得示弱。接下来后,如果赢了,等以后向西南纵深开拓的时候,掌控十万大山的血炼堂就不好掣肘了,搞好了还可以进一步合作;要是输了,谅三家也不敢出尔反尔,大不了舍出一些利益,只要破了冰有进展,自己就能向家里交待。

        念及此处,商锦书对毕珂说道:“那好,就依少掌门,要怎么个玩儿法?”

        毕珂成竹在胸,对方高手众多,涉及血炼堂的利益和名声,柿子当然要拣软的捏,遂言道:“在下是来给三家助拳的,自然要对上给商家和公孙家助拳的才是,请自在万象门出一个人吧。”

        真好算计。

        毕珂四十多岁了,在毕赞的资源堆积倾力培养下,已是温养境升堂期了,万象门弟子们都在还丹境上,这么打还不是以大欺小,有胜无败。

        商锦书当时就要发作,华澜庭豁然起身:“无妨,华某愿战!”

        华澜庭经佛光普照治愈后状态极佳,他在晋级失败、比斗失手后正憋了一肚子闷气没处发泄,见毕珂歪理一堆咄咄逼人,要杀一杀对方的威风气焰。

        毕珂见他上钩,喜道:“有种。毕某输了的话,元阳城内的产业划归万象门,血炼峰的资源进出交出一半给商家和公孙家打理,反之就按刀徐麻三家的方案来谈。”

        见商锦书缓缓点头,华澜庭又道:“甚好,那就三招定胜负。三招之内见不了分晓,拖久了我更加不是少掌门的对手。”

        话说的谦逊,口气却狂妄,但也在理,境界差别摆在那里,持久战对他并没有好处,这点华澜庭心里有数。

        毕珂仰天大笑:“如你所愿。那便,开始吧。”

        他的话音还没落地,华澜庭一个寸步千里,已闪身欺进。

        毕珂没想到对方这么快,一错愕的时候,护体真气自然而然激发而出,华澜庭竟突不到他的身前。

        华澜庭受阻,一提气,斜向以“脱袍让位”又硬挤进半个身形后,金丝铁线环绕飞出,缠向毕珂。

        毕珂并不慌乱,任由金丝铁线绕住腰身,他身着血炼峰异宝“奇门遁龙甲”,金丝铁线切割不动,随后他猛然发力,将金丝铁线连同华澜庭就崩了出去。

        一来一往,第一招。

        毕珂转守为攻,一式“血河倾泻”打向华澜庭。

        华澜庭的身影忽然消失。

        太极巾罩体,肉眼无法得见。

        毕珂灵力笼罩前方,发现了人形气息波动,心随意转,“血河倾泻”变作“血色黄昏”,转向追击。

        华澜庭在魔原之内苦练“长安十二时辰神隐术”,已经领先其他弟子率先超越了“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阶段,第二层“举目望日,长安不见使人愁”还没练成,但他把之与太极巾结合,制造出的本体气息幻象栩栩如生,伪装欺骗性极强。

        此刻他的真身却在毕珂的另一侧。

        毕珂一招打空,一攻一守,第二招,还是未分胜负。

        华澜庭在近处现身,他的咸带鱼带盐大法自从进化到红烧鱼后,经过这么久的时间,如今已经到了“糖带鱼”层级,双元素剥夺秘法无形发出。

        毕珂体内的盐份和糖份快速流逝,人体内少了盐缺了糖,有什么灵力和功法也要打了折扣。

        毕珂浑身酸软无力,头晕目眩。

        华澜庭紧跟着上前就是毫无保留的一掌,几乎贴身的五雷鸣光掌,轰然而至。

        第三招!

        毕珂修为减半,抵挡不住,催动“血海无边”,要靠着奇门遁龙甲拼命防御。

        遁龙甲接收的灵力支持不足,本身材质受不住华澜庭五雷鸣光掌的全力一击。

        雷声闷响,电光缭绕,遁龙甲的几处地方焦黑,发出糊味,并出现了裂纹,毕珂受伤。

        华澜庭接着一记“是与不是纠缠腿”蹬了出去,毕珂飞出,身子压碎了后面的石桌。

        华澜庭以连环进击、紧密衔接的三招,击败了血炼堂少主毕珂。

        旁观众人静了片刻才叫出好来。

        剩下的事儿就不用华澜庭他们操心了。

        刀徐麻三家和商家与公孙家展开了谈判,三家做出了较大的让步,另外两家见好就收,双方达成一致。

        暗中吃亏较少的是徐家,商锦书因为万象门帮了大忙的缘故,要求徐俊支持平戎策。

        徐家于是收留了平戎策,平戎策只想查明真相,对平家中暗算平素简的主谋进行惩治,有徐家作为后台罩着,等他日后成长强大起来,自会接手平家,振兴无平阵道宗。

        其他人忙活的时候,万象门弟子们却找不见力挽狂澜的光头大叔凌烟树了,他人已经在助阵了却因果后,静悄悄下山,飘然离去。

        两天之后,圆满完成任务的商锦书和公孙兮兮要直接回返家中,华澜庭等人要和猫妖三人要继续转道仙洲南部回归自在万象门,几厢自此作别。

        商锦书和公孙兮兮本来要重重酬谢他们,考虑到两家的关系,众人婉拒了谢意,于是商锦书和公孙兮兮提前知会了两家在仙洲南部的分支,让万象门弟子如果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寻求帮助。

        第三天头上,天刚蒙蒙亮,大家继续启程上路。

        商锦书送了他们上好的灵兽马匹,众人边走边闲谈。

        话题就说到了不辞而别的凌烟树的身上,华澜庭说这人可是个妙人,以后只能等有缘再见了。

        猫妖三人的话不多,可能是觉得没能在和路牙子的一战中克敌制胜吧,有些情绪不高,说到凌烟树时,猫妖却多追问了几句,易流年问他为何对凌烟树这么感兴趣,猫妖没有作答。

        子鼠突然开声:“你们几个小子有所不知,猫妖大人是有原因的。”

        猫妖要制止他,子鼠不听,继续说道:“咱们能从空间风暴里安然脱身,可不那么简单容易的,猫妖大人为此可是去了一条命啊。”

        众人大吃一惊,连忙追问。

        猫妖轻描淡写道:“老夫没那么高尚,当时的情况下只能自救,也顺带救了大家。再说了,也是我一意要来研究平行空间的,搞出了事,自然由老夫解决。”

        子鼠续道:“猫妖一族不是生来就有九条命,它们是得天独厚,生下来就是灵兽,通常在一到三条命之间,三命猫妖的潜力最大,有很大的几率在日后成为九命猫妖,猫妖大人之前已经修到了五命,现在只有四命了,修为有损。要不然,那路牙子未必能压过我们。”

        大家心生感激和歉然,华澜庭问道:“要怎么才能长回去?”

        子鼠道:“一是靠漫长的修炼,也有其他的捷径,比如我看那凌烟树的紫金钵盂佛光就是很大的助力。”

        大恩不言谢,华澜庭等人心想,将来一定要找机会寻到凌烟树,为猫妖续命。

        易流年赞道:“毛矛茅大人果然洒脱,如此大事,竟不告诉我们。”

        猫妖道:“开始也很颓丧。兽类不比人类,进入灵兽层级后,寿命虽长,修炼上却缓慢得多。”

        “但我这次来到仙洲,发现人族虽寿短,但正是由于紧迫性,人族的创造力非凡,而且潜力无尽,更为可贵的是,你们有可贵的文化传承,在应事的态度上更为豁达,受到感染,老夫的心怀才有所解开。”

        “老夫曾在元阳城内看见一副对子——人生那得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这不是无奈和消极,而是一种达观和智慧。在和那户人家的主人聊过后,老人送我几句话,很有味道啊——

        自古人生最忌满,

        半贫半富半自安;

        半命半天半机遇,

        半取半舍半行善;

        半聋半哑半糊涂,

        半智半愚半圣贤;

        半人半我半自在,

        半醒半醉半神仙;

        半亲半爱半苦乐,

        半俗半禅半随缘。”

        大家一路聊着,这一天,就进入到了仙洲南部地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